[已收录] 《娘子要和离》作者:朱轻

[复制链接]
查看21461 | 回复11 | 2017-12-19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轻《娘子要和离》

朱轻《娘子要和离》

朱轻《娘子要和离》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15日

内容简介:

女人的挑逗,男人那股劲儿,没有尽兴哪会干休;
男人的撩拨,女人那傻气儿,想逃下床哪有机会。

当初荆楚墨对妻子一见锺情,於是他厚着脸皮敲锐王府的大门,
厚着脸皮跟锐王爷求亲。一个小副将敢上门求亲,
没有被锐王爷当场打死,已经算他厉害了。
谁知,求亲遭拒後,荆楚墨竟拿着军功,厚着脸皮求皇上赐婚,
当年为了求娶李韵凝,他那股子死缠烂打的劲儿, 全京城谁不叹为观止。
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 他还真的娶到了李韵凝。
只是婚後聚少离多, 京中流言渐起,大将军荆楚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驻守边关多年,身边没个女人怎麽行?
李韵凝自认是个妒妇,忍不了夫君纳妾, 索性亲自送了和离书到边关休夫。
但她忘了, 荆楚墨犹如一头下山的狼,凶猛得吓人,
而今又素了一年多,她这麽送上门,哪这麽简单放她下床。

下载链接:https://www.yqtxt.net/thread-95694-1-1.html
手机用户请使用UC、360、搜狗、Chrome、百度、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残雪斗疏梅 | 2017-12-19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金秋八月,将军府,後花园。

  将军夫人李韵凝躺在假山最高处的玲珑台上晒太阳,台上铺着厚厚的、最柔软的羊绒毯子,四角的芙蓉花香炉里点着她最爱的熏香,粉色薄纱的帐子随着微风轻轻飞舞。

  阳光温暖,晒得她昏昏欲睡。天上的白云也懒洋洋的,半天都不肯动上一动。边关的天空,也是这般高、这般蓝吗?

  李韵凝无聊地翻了个身,悠悠地吐了一口气。不,那个没良心的说过,边关的天更高、更蓝,雄鹰在天上翱翔来去,苍凉又宏阔。

  二十日了,那没良心的一封信也没有回,这可是成亲六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起初她还担心是不是边关形势不好,战事吃紧,害她三四天都没睡好。後来实在是担心得不行,她亲自跑到宫里,拐弯抹角地问了皇帝哥哥,确定边关一切安好,他也安好,才放下心来。

  从宫里回来後,她又生气了。既然一切都好好的,为何他不肯及时回信?哼,他若是再不回信,她一定跟他翻脸,再也不要理他了。不,即使他回信了,她也不要理他了,她要过四十天再回他,让他也着急着急。

  李韵凝不高兴地翻了个身,又想想,欸,四十天是不是太久了?万一他也学着四十天才回信怎麽办?罢了、罢了,她还是大度一点,三十天再回他信吧,回太快了,好像她很念着他似的。三十天,既让他知道她生气了,也让他明白她也不是那麽想念他的,随便他爱回不回。

  李韵凝胡思乱想了一阵,渐渐放下了心里的不快,迷迷糊糊地睡去。

  梦里,李韵凝见到了那个没良心的,她不理他,他却厚着脸皮贴过来,抱着她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肉麻话。她生气,想挣脱,却浑身没劲,被他紧紧地圈在怀里。他的身上带着边关苍凉冷风的味道,让她觉得有些冷,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一双小胖手将她脚边的薄毯拉起,笨拙地拉过来盖在她的身上,然後继续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双手撑着下巴望着她出神,一张团子脸上满是心事。

  荆华璋是李韵凝和荆楚墨唯一的孩子,如今已经五岁,生得雪团似的,十分漂亮,人都说他长得像他娘,个性却随他爹,稳重、懂事得超出了他的年纪应有的。

  荆华璋刚刚下学,便跑来找他娘了。吭哧吭哧地爬上了玲珑台,见娘亲似乎睡着了,他便放轻了呼吸,慢慢走过去,学着他爹的模样,坐在床边看她睡着的样子发呆。不过,他到底是小孩子,坐了一会,加上被太阳一晒,便有些犯困,於是,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与李韵凝头靠头,安安心心地睡了。

  李韵凝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多了个人,她伸手摸了摸,确定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於是一把将他搂入怀里,蹭了蹭他柔软的头发,继续睡觉。等两个人睡醒,已经过了午时。

  李韵凝醒过来後,她睁开眼睛,便看见宝贝儿子趴在身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她,满腹心事的样子像个小大人。她笑着捏了捏荆华璋的脸蛋,软绵绵地问他,「华华,你下学了啊?」

  荆华璋不满地皱着眉头,「娘亲,爹爹说过,儿子已经五岁了,不能再叫儿子华华,娘您怎麽又忘记了?」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得用大名了。

  李韵凝撇撇嘴,不满地道:「你爹爹都把我们忘记了,你还记着他的话啊?」

  荆华璋抿着嘴摇头,「爹爹才不会忘记我们。」

  李韵凝仰面躺着,望着天空悠悠叹气,「你爹爹这麽久也不写信给咱们,恐怕是把咱们都抛到脑後了。」

  荆华璋先是难过了一下,然後忽然眼睛一亮,「娘亲,不如我们去边关找爹爹吧。」

  李韵凝吃了一惊,然後大摇其头,「不妥、不妥,边关远在千里之外,且路上又不太平,怎麽去啊?」

  荆华璋似乎很满意自己这个灵光一闪的主意,他的双眼亮晶晶的,拍手笑道:「娘亲,咱们坐马车去,再请外祖父调一队府兵护送我们就好了啊。」

  李韵凝有些心动,但是一想到要走那麽远,她就觉得害怕。

  俗话说,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日难,往年回老家,要嘛有父王在,要嘛有他在,如今父王身子不大好,不能出远门,他又不在,她实在是没有勇气跑那麽远。而且,据说边关那边很乱,那边的鞑靼人不知礼数,杀人如麻,非常可怕。

  越想越觉得害怕,李韵凝赶紧摇了摇头,「边关太乱,我们不能去。」

  荆华璋十分想念爹爹,就捉住娘亲的袖子摇来摇去,「娘亲,儿子听说边关那边自打爹爹驻紮以後,已经平稳了许多,鞑靼人已经不敢来了。」

  李韵凝只是摇头。其实她也想去的,但还是害怕独自去那麽远的地方。

  荆华璋拉着她的手摇晃,眼巴巴地望着她,「娘亲,我们去找爹爹吧。」

  「不去、不去,太远了。」

  「去吧、去吧,一点也不远。」

  「千里之外啊,很远了。你别闹了,快回去读书吧,乖乖的啊。」

  「可是华华想去,华华已经快一年都没见着爹爹了。」

  母子俩正打着语言官司,贴身伺候李韵凝的丫鬟碧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仰着头看了看,听见他们的声音,扬声大叫:「夫人、小公子,将军来信了!」

  李韵凝母子顿时停了下来,相视一眼,开心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拿上来。」李韵凝顿时觉得心跳加快,脸蛋红红的,菱唇弯弯的,大眼睛还水汪汪的,好像装了一片清澈的湖泊。

  「快拿上来、拿上来、拿上来!」荆华璋跑到栏杆处,朝下面一叠声地叫道。

  碧草用手遮了遮阳光,笑咪咪地应了声是,跑进了假山山洞,沿着台阶快速地往上爬。

  荆华璋守在出口,急得小脸通红,漆黑如墨的眼睛里彷佛有星星在闪耀。但是,等碧草出现时,他已经板起小脸,俨然是个小大人的样子了。

  碧草行了礼,双手将信奉上,荆华璋接过信,转身递给娘亲,漂亮的眼睛快速扫了一眼信封上熟悉的字迹,嘴角的笑意掩饰不住。

  李韵凝拿着信仔细地看了几遍,确定是那个没良心的字,忍不住露出甜蜜的笑意来。她拿起小刀,细心地将信封裁开,取出信,展开,揽着儿子一起读了起来。

  碧草笑着侍立在旁,悄悄擦了擦汗。夫人这些日子为什麽不开心,她都看在眼里,所以一接到信便立刻飞奔送来,直到看到夫人的笑容,她才安心地大口大口喘着气。

  依然是两页信纸,字体苍劲、锋锐,彷佛他手里的刀剑,剑意纵横,气势非凡。李韵凝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读得十分仔细,两页纸的信,她看了许久,才依依不舍地收起来,折好,重新放回信封,让碧草拿去放好。

  荆华璋坐在李韵凝旁边,笑道:「娘亲,爹爹又立功了。」

  李韵凝笑着点头,「嗯。」她的夫君就是这般厉害,全天下谁都比不上。

  「走,娘给你做好吃的去。」

  荆华璋笑咪咪地点头,牵着她的手慢慢地下了假山,往凝香园走去。

  ◎             ◎             ◎

  又过了几日,便是李韵凝的母妃锐王妃的生辰。

  生日前夕,李韵凝又收到了荆楚墨快马加鞭随军报送回来的信,厚厚的一封信。李韵凝十分好奇,他写了什麽,居然那麽厚?结果打开一看,让她哭笑不得,原来里面是一叠银票,加起来足有一万两,说是战事吃紧,他来不及准备生辰礼物,只能送点银子聊表心意,让她尽管花,务必要让母妃开心。

  寻常人家一年也就十来两银子的收入,一万两够人几辈子花的了,他这样铺张、浪费,若是给皇帝哥哥知道了,又得罗嗦半天了。

  虽然话是这麽说,但是李韵凝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既然他这麽说了,她就好好给母妃热闹一回吧。相熟的几个小姐妹也许久没见面了,不如都请了来聚聚。

  锐王妃生辰前几日,李韵凝便带着儿子荆华璋回了锐王府。

  今年锐王爷的身子不太好,锐王妃便提前回绝了要来祝寿的王公贵族等,只留了几个至亲的小辈聚聚。

  但是李韵凝爱热闹,就把京城里最好的厨子和戏班都叫来了。锐王爷很赏脸地陪着妻子、女儿和外孙们看了一回戏,就去了外院。李韵凝就和几个要好的姐妹们在後院里玩乐了起来。

  小姐妹们最喜欢锐王府的後花园,於是携手去逛後花园。而李韵凝喝多了酒,走了没多远便称累了,要歇会。附近便有一座暖阁,她便去了暖阁休息。

  睡得迷迷糊糊的,李韵凝听到一阵争执,她翻了个身,抓了软枕压着脑袋,想将那争执的声音关在外面。然而,外面的声音更大了些,苍蝇似的让人烦躁,伺候的人也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李韵凝被迫醒了过来。

  李韵凝臭着脸坐起来,正打算推开窗户骂几句……

  「你为什麽要阻止我告诉她?」一个女声沙沙的,像是好友杜氏的声音。李韵凝清醒了一些,她顿了顿,没有马上开窗。

  暖阁建在一丈多高的高台上,後面是山,两边是阶梯,前面是一排花树,花树的前面是一条仆人们抄近路踩出来的隐蔽小径,平常也没人走。此刻,她的好姐妹蒋氏与杜氏正躲在花树下争吵。

  杜氏道:「不行,我可不能瞒着凝儿,你别拦我。」

  「你糊涂啊?凝儿和荆楚墨之间不能出任何问题,否则後果不堪设想。」蒋氏急得跺脚。

  杜氏怒道:「荆楚墨在外头养了个女人,都已经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若峰镇的将军府了,若是生了孩子,你让凝儿怎麽办?不行,我一定得告诉凝儿,无论如何,也要教她心里有底,免得将来打她个措手不及。」

  「凝儿和荆楚墨,那是皇上赐的婚!凝儿什麽脾性你不知道?她必不能忍的。但这御赐的婚姻岂是儿戏?哎,你也不想想後果……」蒋氏拉着杜氏不肯放手。

  暖阁里的李韵凝顿时呆若木鸡。

  蒋氏要拦,杜氏要走,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出了小径,迎面撞见了锐王妃,两人吓了一大跳,尴尬地行了礼,然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刚才两人的对话有没有被王妃听到?

  锐王妃掐了一朵花,闻了闻,然後浅浅地笑了一笑,道:「你们两个这里做什麽?害我们好找。厨房炖了燕窝,要不要试试?」

  两人连忙点头,「多谢王妃。」

  锐王妃笑着牵了两人的手,「走,咱们去暖阁,凝儿在那里呢。」

  「好。」杜氏、蒋氏迟疑了一会。李韵凝原来就在这暖阁上休息?此时此刻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盼望她已经听到,还是没有听到的好。

  锐王妃才领着杜氏、蒋氏进了暖阁,就看到李韵凝打着呵欠从里头出来了。

  「醒来又饿了。母妃,可有什麽好吃的?」李韵凝拉着锐王妃的袖子摇来摇去。

  锐王妃笑骂:「成日里吃了睡、睡了吃的,比宫里贵太妃养的兔子还懒。」

  众人都笑了起来。

  锐王妃和李韵凝表面上都看不出什麽,陪着众人一直玩到傍晚。

  最後曲终人散,当锐王妃开始送客的时候,杜氏还是不死心,故意落在最後,想告诉李韵凝关於荆楚墨的事情。只是,杜氏刚要开口,便被藉口找东西的蒋氏给拦住了,蒋氏硬是将她拽走。

  ◎             ◎             ◎

  回到後院,锐王妃屏退下人,拉着李韵凝叹了口气,「你都听见了?」

  李韵凝点点头,眼眶红红的。

  锐王妃连忙将她搂到怀里安慰,「也许是个误会,谅他荆楚墨也没这个胆!放心,待会我就跟你父王说说,让他派人去边疆看看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母妃,我想自己去,我要亲眼看看他是不是真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不行、不行,太远了,路上也不太平。」锐王妃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劳苦奔波,边境那麽乱,她不放心。

  李韵凝沉默了一会,道:「我必须去一趟,若是他真纳了妾,我便与他和离。若是误会,正好去看看他。华华这几日一直闹着想见爹爹,他也快一年没见着他爹爹了。」

  锐王妃愁眉不展。她唯一的宝贝女儿当初要嫁给荆楚墨时,她就不同意的。荆楚墨当时只是一名副将,若非王爷和皇帝双双保证,她是绝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荆楚墨出身微寒,虽然他自己很上进,但是,她就是觉得他不配凝儿。不过放眼整个京城,她瞧得上的女婿也没两个。

  罢了、罢了,如今扯这些旧帐都没有意义,还是处理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

  「母妃,您就让我去吧,不弄清楚这件事,女儿……寝食难安。」李韵凝难过地说道。

  锐王夫妇一生只有这麽一个女儿,不免爱她如命。见平时总是快快活活的女儿这样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锐王妃只觉得心如刀割。

  「你想去,那便去。你父王和皇上那边,母妃给你处理好,你自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出门的事情。只一点你要记着,万一那个臭小子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千万别和他闹,只装作不知,回来以後告诉母妃,母妃给你出气!」

  李韵凝扑进了锐王妃怀里,呜咽地说了声:「多谢母妃。」

  锐王妃叹气,心中着实担心。

  回到将军府,李韵凝把自己关在内室,悄悄哭了一场。等听到有人敲门,她才收了声,擦了擦眼泪收拾了一回,方才装作没事人一样起身去开门。

  荆华璋仰起头,甜甜地笑着唤了她,「娘。」

  李韵凝的眼睛肿肿的,但是见到儿子的那一刻,她的心又暖了过来,她牵着他进屋坐下,沙哑着嗓子问道:「华华想不想去见爹爹?」

  荆华璋连忙点头,「想!想死了。娘,我们真的要去边关吗?」他的眼睛亮得像星星,纯净又透亮,让人的心顿时变得温柔无比。

  「是真的,你好好想想要给爹爹带什麽礼物。」

  荆华璋开心得跳了起来,大声笑道:「哦哦哦哦哦,要见爹爹了。」

  过了两日,李韵凝的心情平静了些,她安慰自己,荆楚墨应该不会瞒着她纳妾的。不过,她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这些天京中流言渐起,都在传大将军荆楚墨在边疆讨了个两头大的平妻,还说荆楚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驻守边关多年,身边没个女人怎麽行?

  李韵凝不愿意相信,可是……哎,她和荆楚墨是年轻夫妻,他常年累月的不在她身边,有时候她也想呢,换了是他,恐怕只有更想的吧?所以,尽管她不愿意相信,可那些流言蜚语还是变成了一根刺,让她一想心就疼。

  「没良心的坏蛋!」李韵凝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

  千里之外的边关重地若峰镇,荆楚墨正在跟几个下属将领讲解沙盘上的地形、地貌,以及他初步拟定的作战策略。忽然,他觉得鼻子有点痒,结结实实地打了两个喷嚏。

  下属郑海生递上乾净的巾帕,关切地道:「将军?」将军已经有两日未曾阖眼了,之前又钻到雪山里待了一段时间,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有点吃不消了,大约是受凉了吧?

  荆楚墨摆摆手,「无妨,继续。」他根本没当回事,指着一处地方继续同下属们讲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myyjw | 2017-12-22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什么时候才能下载完整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ove438948069 | 2018-1-12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啊   哈时候能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andydolly | 2018-2-16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啊   哈时候能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gehen | 2018-2-21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想看这本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ocoli2007 | 2018-3-28 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15v币,太贵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米色天堂 | 2018-3-29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未删版吗?有人下载过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alice | 2018-4-13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未删版吗?有人下载过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alice | 2018-4-13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滴好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娘子要和离》作者:朱轻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娘子要和离》作者:朱轻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