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我的隐婚日常》作者:七巧

[复制链接]
查看689 | 回复2 | 2018-7-15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出版日期:2018年7月13日
  
【内容简介】
守则一:他不能在自己住处留下东西,就算一支牙刷;
守则二:不管是约会、上床,还是大吵一架,都不能离开屋子;
守则三:除了经纪人,即便是闺蜜都不能说出「我结婚了」;
守则四:就算被狗仔抓包、被大众质疑,也绝对不承认关系……
这是身为明星的她&身为总裁的他,三年来的隐婚日常,
喔喔,不,不是,妳猜错了,这不是渣男想维持身价想出来的烂招,
事实上是她想维持演艺圈形象而希望他配合的婚姻,
幸好他真是个好男人,遵守约定、配合行程,就算生气也能哄回来,
她以为日子就会一直如常到她得最佳女主角奖,
即便那次在国外大吵一架、他先回国她继续拍片,她都觉得哄哄就好,
直到回家才发现,饭菜香是因为有人在乎、能见面是因为有人退让,
如果那个人不愿意再改行程,她不想错过他,就得换她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8-7-15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下午四点,桃园机场。

  西装笔挺的男人出差回国,甫一入境,数名在入境大厅等候多时的媒体记者立即围上前采访—

  「齐总裁,欢迎回台!听说您这次前往日本是与Yakato合作成立的珍珠研究开发机构又即将有新品上市?」

  「在您主导下,成功的将珍珠饰品推展到奈米水解珍珠粉的养生美容领域,新产品的珍珠能量饮料及食品系列,相信也会大受欢迎。」

  「可以请您简单谈谈将在日本和台湾同步发售的新品吗?」

  几名记者纷纷提出专业问题,都想要取得第一手消息。

  星钻这个跨国企业集团是由现任总裁的祖父母成立,主要从事珍珠和珊瑚采集,钻石珠宝加工、出口及批发等业务。

  由於其祖母为美国华裔,星钻集团早年便跨足美国,在夏威夷成立的公司,成为掌控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钻石原料的B.D集团的特定经销商。而与日本最大养珠公司Yakato合作多年,其生产的高品质珍珠一直很受消费者喜爱。

  星钻集团现任总裁齐高睿年仅三十三岁,虽接任总裁一职才三年,但他读研究所时就开始接触齐家事业,研究所一毕业,自美国返台後,空降为集团副执行长高位,立即着手推动与日本Yakato的新合作计划,双方各出资一半成立一间联合子公司,为珍珠研究国际开发机构。

  几年下来,成功开发出一系列的奈米水溶性珍珠粉、珍珠霜等产品,在日本和台湾及亚洲数国都有不错的销售成绩,也顺利打入欧美市场。

  不仅如此,齐高睿又投资开发,扩大养生美容市场,历时两年终於研发出高品质珍珠食品,即将於近期公开上市,肯定会成为一大热门话题。

  除了美容保养及养生食品有好成绩外,星钻集团的珠宝产品也是不容小觑,在台湾以及美国也兴建国际珠宝中心,并与南非着名的钻石切割公司合作,因产品品质卓越,迅速扩大事业版图,在全球二十多国分别设立子公司。

  而齐高睿接任总裁後,也陆续与中国大陆洽谈多起合作投资,星钻集团在青出於蓝的他带领下,集团事业蒸蒸日上、闪闪发亮。

  「齐总裁,您这回前往日本与Yakato社长孙女会面相谈甚欢,请问两人是否有後续发展?」记者问完公事,不忘关注他的私人感情问题。

  面对一干七嘴八舌的记者,英挺尔雅的男人扬唇一笑,正打算简言回答重点,这时,机场另一侧传来一阵骚动。

  数名记者在那头守候,等着采访返国的人气女星—

  「于洁,欢迎回台!」

  「这次去大陆拍戏都顺利吗?」

  「新戏预计什麽时候上档?」

  「听说你跟剧中男主角交情匪浅,两人是不是假戏真做?」

  一头飘逸长发,戴墨镜,穿着天空蓝丝质衬衫搭配白色牛仔裤,现年二十八岁的于洁,上着淡妆的丽颜向媒体记者们展露一抹高雅柔和笑靥,但并未开口回应。

  「谢谢各位关心,于洁要返家休息,在这里不便多做回应,至於她跟严钧纯属朋友,请记者朋友们不要妄加揣测。」她的经纪人翁钰琴一边俐落的制式回应,一边替她挡开围上来的记者,并用眼神向两名保镳示意赶快护送于洁离开机场。

  来接机的还有大批的粉丝,青一色都是男性,他们拿着手机、相机狂拍,还有人举牌,也有人高声呐喊着「于洁女神,我爱你」。

  于洁朝左右两边被隔开的粉丝们的挥了挥手,送给粉丝们更加甜美的笑容。

  这方—

  齐高睿微侧首,瞟一眼骚动的那方,俊眸微眯了下,神色看似淡定,内心却掀起一阵波澜,他原本打算向记者们简单谈几句公司新品的讯息,此刻突然没了应付的心思。

  他薄唇轻掀,淡淡地道:「有关新产品的讯息,稍晚会召开记者会详细说明。不好意思,我赶着回公司开会。」说完,他迈开大步,匆匆穿过媒体群,直朝机场大厅出口步去。

  跟在他身後的随行秘书也朝骚动那方看了一眼,随即匆匆追上上司的步伐,同时向记者们表示歉意,请他们稍晚再到总公司出席记者会。

  齐高睿一搭上等候接机的凯迪拉克专车,立即命司机驱车离去;另一方,在保镳和经纪人的护送下,于洁也搭上保母车离开机场。

  「总裁,是否要直接回公司开会?」坐在副驾驶座、现年三十八岁的秘书杜艾琳询问独坐宽敞後座的上司。

  她跟在上司身边多年,心知总裁此刻已无心公司大事,但仍故意这麽问。

  「不,回筑爱小窝。」齐高睿手肘撑在车窗边,望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色,他的心也激烈跳动着,他要赶在她之前回到那里。

  「总裁不是要进公司先向干部们回报,稍晚还要召开记者会,正式发布新品讯息?」杜艾琳又问。

  「你跟行销经理先做回报,记者会改到明天上午……不,明天下午三点再召开。」齐高睿立刻变更既定行程。

  唯有她,能让以公司为重的他轻易做出改变。

  「绕去超市,我买点东西。」他交代的同时也在滑手机,看食谱笔记思忖起来。

  「是。」杜艾琳无奈一笑。这时候她劝谏无用,只能附和。

  约莫半小时後,车子抵达位於新北市一处华厦大楼社区。

  齐高睿口中的筑爱小窝,对一般人而言不仅不小,还是高级住宅公寓,不过与齐家占地广阔的豪宅别墅相比,自是小巫见大巫。

  这处才兴建八、九年的新社区,保全严谨,一间公寓少说五、六千万起跳,住户多是经济条件优渥、社会地位颇高之人,也有不少名人,亦有富商买来金屋藏娇。

  齐高睿在三年前买下其中一间六十余坪的公寓,但他只在特殊时间才来这里住上几日。

  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停在专属停车格,司机下车替齐高睿打开车门,接着开启後车厢,提出他的行李箱。

  杜艾琳也跟着下车,拎出後座上司前一刻在超市购买的两袋物品,问道:「需要替总裁提上楼吗?」

  这里是齐高睿的私人住所,即使身为他的贴身秘书,她也鲜少踏进这处公寓,不像在齐家宅邸,她反倒较能自由出入。

  「不用,你们先回公司,明天早上再来接我。」齐高睿一手拎过她手中的塑胶袋,一手拖着大行李箱,简言交代後朝电梯那方步去。

  于洁先跟翁钰琴返回经纪公司一趟,简单交代一些事项後,才又搭上保母车回到住处。

  「早点休息,明天拍广告要穿露肩礼服,注意一下。」于洁下车前,翁钰琴提醒道。

  「嗯,我知道。」于洁脸蛋不由得一红,随即笑着朝她扬手。「翁姊,明天见。」

  她拖着大行李箱由地下停车场搭电梯上楼。

  步出电梯,她往左边那扇门走去,掏出钥匙开门,推开门板,踏进玄关,同时拿下墨镜,声音愉悦的道:「我回来了。」

  可屋内静悄悄的,只有进门时玄关上方因感应而亮起一盏晕黄灯光,她朝客厅那方看去,也是一片幽暗。

  「还没到吗?还是在另一边?」于洁狐疑的喃喃低语。

  离家一个月,一回到这里没能看到他的人,她心里不免有一丝失落感。

  她将大行李箱搁在玄关,朝客厅走去,打开灯,同一时间,她的腰被人一把搂住,吓得她惊呼一声,「啊!」她转头瞠了齐高睿一眼。「唉呀,你到了,干麽躲着吓人?」话音方落,她的身子随即被高高的抱离地球表面。

  「好想你!」他一双膀臂将她紧紧拥住,随即给她一记深情热吻。

  于洁双手环抱着他,嗅闻着他熟悉的味道,感受着他熟悉的温度,同时被他吻得醺醺然。

  「饿了吗?」他哑声问,热切缠吮完她甜蜜的嘴,他涌起更多渴望,炽热的唇舌往她雪白颈项吮吻着。

  「还不饿……在飞机上吃过了,但我想念你的料理……嗯……等等。」他狂热的吻令她不禁娇喘出声,而他进一步的撩拨,让她嘤咛低语着欲喊停。

  「我等了你一个月,不想再等了。」齐高睿的大掌捧高她的臀部,长腿一迈,朝卧房步去。

  他持续热吻着她,手也没闲着,俐落的解开她的衣扣。

  他很快的将她放倒在床上,高大身躯欺向她。

  「明天……要拍广告……要穿露肩礼服……」轻易被他撩拨起情慾,她眼神迷离的望着他热切的眸光,娇声提醒。

  若他在她身上落下明显吻痕,隔天要化妆遮掩很是麻烦,再加上不能被别人发现,往往是翁姊在化妆师到之前先替她做遮瑕处理。方才她下车前翁姊才提醒过,她可不想明天被翁姊念叨。

  齐高睿一手撑起上身,一双深眸凝视着她的娇颜。

  这种时候她还顾虑工作状况令他有些不悦,但他不希望造成她的困扰,只能避开她雪白颈项、性感锁骨和白皙胸口。

  他再度俯下身,直接侵略她美丽的酥胸,火热唇舌与双手在她娇躯点燃簇簇火苗,惹得她颤声娇吟,他很快便占领她全部感官,并深深埋入她柔软甜蜜的体内。

  她身心颤栗着,指尖掐进他的肩胛,紧紧攀着他,承受他的强力冲击。

  他在她的深处释放自己,感受彼此因对方颤抖亢奋的狂喜,愉悦满足。

  他爱怜的亲吻她的眉心、她的秀鼻、她的樱唇,他在她唇瓣低语,「我爱你……」

  「我也是……」她娇喘着回应,抬手轻抚着他英俊脸庞,娇颜被他的爱润泽,泛出幸福光彩,过了好一会儿她羞赧的道:「你可以……出去了吗?我想冲个澡……」

  虽然才傍晚,但因为刚搭机回来有些倦累,明天还有工作要忙,她想要早点休息。

  他用双手手肘撑起身子,从她体内退了出来。

  于洁有些意外他这麽快就放过她,连忙坐起身,侧过身便要跨下床,只是脚还没碰到地板,她的身子又被他从身後环抱住,她向後坐倒,跌进他赤裸结实的胸膛。

  「你这次又让我独守空闺一个月,不多给我一点补偿吗?」他挑高一边的眉,扬起一抹邪佞的笑。

  「对不起,这次回来没有休假,不能陪你玩通宵,明天还要工作。」她转头看着他,再次强调。以往她外出拍戏回来,他总会彻彻底底爱她一回又一回,让她隔天几乎下不了床。

  他对她的爱很热情、很贪婪,她也喜欢被他热爱、疼宠,但眼下还是要以明天的工作为重。

  「我会节制,让你明天还能下床。」他笑笑的申明,大掌握住她一边臀瓣,又滑过她柔腻的大腿。

  感受到他的硬挺抵着她,于洁忍不住逸出呻吟,她的身体又想接纳他了。

  她无力抗拒,只能虚弱的道:「你……客气点吃,不要吃太饱,给我留个全屍……」

  齐高睿倏地哈哈大笑,再次从她身後进入她,令她娇吟颤抖,他热切的爱她一回又一回,以不同方式掠夺她、占有她。

  她浑身软绵绵,虚弱的求饶,「你吃完帮我洗乾净,我好困,想睡……」

  她趴在他布着汗水的性感结实胸膛,她身上也是香汗淋漓,因过度运动而娇喘不已。

  她确实困极了,不在意他还在她体内就闭上眼。

  他唇角一扬,轻柔的亲吻她的眼帘,这才退出她的身体,将她抱下床铺。

  她微掀开眼皮,一双藕臂环住他的颈项,将全身重量挂在他身上,随即放心的又闭上眼。

  他抱她进浴室,在浴缸放热水,先拿卸妆棉替她卸妆,接着拿起莲蓬头替她洗头。

  若非顾虑她隔天要工作,他肯定会再热爱她两、三回才能真正餍足。

  他没在浴室内对她继续上下其手,动作温柔的替她洗脸、洗头、洗澡,再抱着她一起泡进热水中,而浴缸里滴入她喜欢的薰衣草精油。

  「好舒服……」她依偎着他,半梦半醒间,像猫儿般蹭着他,舒服的喟叹。

  他低头亲吻她微湿的发,俊容露出幸福喜色。

  过了一会儿,他将她抱离浴缸,替她裹上浴巾才抱着她步出浴室,又替她将头发擦乾吹乾,换上睡袍,终於让她安稳的躺到床上。

  他很快也打理好自己,在她身侧躺下,却了无睡意,一手撑在额际,一双黑眸眷恋的望着她娇酣睡颜。

  「小洁,我爱你……」在她耳畔,齐高睿再次喃喃诉爱。

  在外人面前,他无法如其他男人那样表现出对她的迷恋崇拜,更遑论大声对她诉爱,他看见她,甚至必须波澜不兴。

  她是国民女神,但在这里,她是他唯一的女神,更是他的妻。

  只有这时候,他才能够毫无保留的对她释放热情,恣意的爱她、宠她,欣赏她的一切美好。

  当初,他答应她的结婚条件—不能公开两人的关系。以她的形象,连男友的存在都不行,更遑论结婚。

  两人是在美国秘密登记结婚的,连他至亲的祖母都不知情,身边唯二知情者,只有他的随行秘书及她的经纪人。

  转眼间,两人已秘婚三年。

  因为爱她,身为总裁、高高在上的他,心甘情愿沦为地下人夫。

  她拍戏忙碌,经常出门十天半个月才回来,若是去大陆拍戏,一、两个月才回来一趟都是常态。

  他长期忍受着她不在时的思念煎熬,只要她一回来,他便会来这里迎接她,在她待在台湾期间,他就住在与她相邻的对门公寓。

  他之所以在这里置屋,完全是配合她,只为了能与她幽会。

  在这华厦社区内的数名管理员、警卫和一干住户眼里,他们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彼此出入时间不同,也并非长时间住在这里,甚至不曾一起搭过电梯。

  身为跨国集团领导者的他,明明工作比她繁忙数倍,三不五时要当空中飞人到各国出差巡视,他肩上的担子比她重大,他却能全然配合她,甚至为了她而暂放下公司大事。

  唯有她能让他做出任性失常之举;她更是他执着的唯一。

  即使两人已秘婚三年,他仍常有不真实感。

  他虽得到她,她却又不属於他。

  她十四岁以少女偶像团体Pretty Angel出道,她姣好的外型和甜美的歌声,让她一直是团员中人气最高的那一个。

  几年後,Pretty Angel解散,团员不是单飞就是退出演艺圈,她也逐渐转型,因拍广告、偶像剧更加走红,她被票选为国民女友,之後一跃成为国民女神。

  外型美丽、身材窈窕、气质高雅脱俗的她,不仅是偶像明星,更是实力派演员,她已跃上大萤幕,参与过两部国片演出,虽只担任女配角,但表现突出,拿到上一届的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

  她是许多女性欣赏的对象,更是一堆男人的梦想,但她不能属於任何人。她必须维持单身纯洁形象,否则支持她的广大男粉丝会锐减,也将影响她的广告约和片约。

  其实,她大可退出演艺圈,正大光明当星钻集团总裁夫人,以他的权势,也能让她继续兼顾演艺兴趣,光是代言他集团商品广告,就能让她应接不暇。

  可是她对於演艺圈有执着,怀抱远大梦想,她要继续挑战电影演出,要拿到最佳女主角大奖,完成她在母亲临终前许下的承诺。她要替母亲实现无法完成的梦。

  所以他的身分会成为她的绊脚石,若公开两人的关系,她一直以来的努力将被一笔抹煞,会被渲染成是依靠他的背景势力。

  因他承诺会支持她实现梦想,所以每当她为了工作必须离开,他即便再怎麽想要求她留在他身边,仍旧只能忍耐包容,期许她早日圆梦,继而正大光明成为他的妻。

  齐高睿伸出大掌,爱怜的摩挲着她的脸庞,接着他看了眼腕表,她这时间入睡,不会一觉到天亮,半夜应该就会起来。

  他跨下床,悄悄离开卧房,转往厨房。

  深夜十二点半。

  熟睡数小时的于洁,缓缓睁开眼帘,她发现床侧另一头空荡荡的,不禁坐起身。

  「回去了吗?」她喃喃疑问。

  他不会经常在她住处过夜,是因她有顾忌,她的住处偶尔会有朋友来访,所以必须避免他留下任何足迹。

  她这里连他一件替换衣物、盥洗用品都不会放,往往是他自己从对门带过来。

  反倒是她比较常去他的公寓过夜,他那里放了不少她的物品,但每当她结束在外地的长期拍摄回家,他便会早她一步来到她住处迎接她归来。

  她回来当日,他会一直陪着她。两人不久前欢爱得那麽激情,他不会吃完就走人。

  于洁下床,拢拢睡袍,补眠几小时还是觉得困倦,尤其被他「蹂躏」一番後,她更是浑身酸软无力,也感到饥肠辘辘。

  她才步出卧房,便隐隐闻到一阵香气从走道那方飘来,她循着味道朝厨房那头步去。

  厨房灯亮着,身材高?的齐高睿穿着衬衫、长裤站在流理台前。

  齐高睿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朝站在厨房门口的她咧嘴一笑。「宵夜准备好了。」

  「你怎麽知道我这时间会起来,还想吃宵夜?」于洁一脸甜笑问道,连忙坐到餐桌前。「好香!」桌上摆着两盘香味四溢的奶油培根义大利面,及一碗冒着白烟热气的玉米浓汤。

  「你喂饱我,现在换我把你喂饱。」齐高睿从锅里又盛了一碗玉米浓汤,将汤碗端上桌,坐到她对面。

  「宵夜吃这个太有负担了吧?」她虽然抱怨,但已经迫不及待拿起叉子,卷了一大口义大利面送进嘴里品嚐。「好好吃!」她愉快地眯起眼。

  「咦,我是不是吃错盘了?」吃完了一口,于洁才发现两个白色瓷盘盛装的面条分量明显不同,她忙着要将自己面前的这一盘和他的交换。

  「你没吃错,那盘的确是给你的。」他心疼地道:「你瘦很多,多吃点。」

  每次她离开一段长时间返回,他总要亲手秤秤她的体重,当他第一时间抱起她,就感觉她又轻盈许多,而褪去她身上衣物与她欢爱,更明显摸出她变得更骨感。

  他知道她拍戏很辛苦,虽然担心,却无法守在她身边,只能等她回来这里时再好好照顾她。

  他学会做许多料理,就是为了在她归来时将她喂得饱饱的,替她养些肉。

  「只瘦一点点,我要维持体重,不能随意暴饮暴食。」若非她拍戏瘦了些,回来也无法放心的接受他喂养。

  因两人无法一起外出用餐,也不便叫外送到住处,他都是自己下厨,身为大总裁的他,不仅在事业上展现专业魄力,没想到学起厨艺也这麽有天分,竟能做出道地美味的料理,而这口福只有她能独享。

  她不在时他不会下厨,也没闲功夫做料理,而且齐家宅邸有专业主厨,还有一票佣人供他差遣,可他却甘愿来这里伺候她。

  「你吃不胖,可别给我刻意节食。」齐高睿睐她一眼,语带警告。她比他这个日理万机的大忙人还三餐不定时,他无法不操心。

  「我没节食,都有乖乖的吃三餐。」于洁像小孩般对他再次挂保证。

  先前她拍戏,因为三餐不定时而闹胃痛,与她相隔两地的他担心不已,要求经纪人对她加紧叮咛,务必每日向他回报她的用餐状况。

  「那就乖乖把给你的食物吃光光,不然打你屁屁。」齐高睿以玩笑口吻叮咛着。

  「这盘太多了,不然你替我吃几口。」于洁鼓起腮帮子,跟他讨价还价,打算拨一些面条到他的餐盘里。

  虽说他做的料理很合她的胃,每每都很热衷捧场,但这盘义大利面的分量是她正常食量的两倍多!

  「慢慢吃,真的吃不完再说。」齐高睿没打算先替她分食,他会盯着她尽可能多吃一些。「你行李箱里的东西我已经拿出来整理好了,衣服也洗好晾在阳台。」他陪着她吃宵夜,一边说道。

  「你又替我洗衣服。」于洁既感动又羞愧。

  每每她回来,他都会替她整理行李,带回来一堆要清洗的衣物,他会细心的先分类,有些丢进洗衣机清洗,不能丢洗衣机的他就手洗,尤其她的贴身衣物,想来就令她尴尬别扭。

  「你不是也才回来,行李整理了吗?」每次她出国将返回时,会通知他预计抵达机场时间,也才得知他正巧去日本出差一周,会跟她在差不多时间返抵国门。

  「还没,不急。」

  「那待会儿我过去替你洗衣服。」她也想要尽点做妻子的责任。

  齐高睿听了不免好笑,「我的衣服自己洗,大不了带回宅邸给佣人洗烫,怎麽可能让你动手。」就算只是丢洗衣机,他也不会要她代劳。

  「但我出门那麽久,回来却什麽事也没替你做,当老婆未免失职……」于洁一边大口吃着他做的美味义大利面,一边嘀咕。

  身为大总裁的他,为了配合她,无怨无尤当「地下人夫」,甚至还成为她专属的「家政夫」,她感到很过意不去,对他非常歉疚。

  「你是我的女神,不用做那些家事琐事。」他宠溺的笑望着她。

  若非这里不便有外人出入,他真想请个帮佣,能全天候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你只要把自己顾好,回来时让我好好宠你就够了。」

  「睿,谢谢你。」于洁朝他甜甜一笑,亲昵的轻唤一声。

  她何其有幸,能被他如此捧在手心里疼宠。

  先前他下厨时,她表示要负责洗碗盘也被他阻止,说她是明星,洗碗手会变粗,而她一双美丽的手要拍珠宝广告替他公司做代言。

  那虽是事实,可她更清楚,这是他舍不得她做任何家务的藉口。

  「要谢我,今晚就别再让我孤枕难眠。」他朝她眨眨眼,打算今晚留宿她这里。

  「可以啊……呃,不行。」她轻易点头後,忙又摇头改口,「我吃完宵夜真的要好好睡觉休息了,这样明天才有体力应付一整天的拍摄工作。」

  若答应他留宿,他肯定又会不安分,她怀疑他精力都用不完。

  齐高睿不禁笑了,扬起手发誓,「我保证,只陪你睡觉。」

  于洁粉脸微赧,睐他一眼,咕哝道:「你的保证通常无效。」

  稍晚,当她再度躺上床,他也跟着上了床,将她揽在他的臂弯里,两人甜蜜偎靠。

  他在她额际落下一个轻吻,向她道声晚安,安分的与她一起入睡,直到天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8-7-15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咦,要换拍摄礼服?」

  上午九点半,于洁来到摄影棚,正在接受化妆师化妆,却听到服装师表示要更换礼服,不免讶异。

  拍摄用的礼服早就选好了,等她回台试装定装就直接开拍,之前若是接拍广告,往往在正式拍摄前就会确实定装妥当。

  「齐总裁的秘书,也就是厂商代表,要求你换上这套礼服。」翁钰琴拿来一套水蓝色礼服,并随她走入更衣间。

  「这跟先前礼服颜色、质料完全不同,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原先要呈现出的画面格调?」于洁拿过合身露肩的长礼服,虽然这件也是亮丽高雅,但之前选定的是飘逸薄纱的白色礼服。

  「那一件开高衩,又带点透明感,想必齐总裁不喜欢。」翁钰琴故意道:「你私下在家穿,他应该就不会反对。」

  于洁先是愣了下,随即朝语带调侃的经纪人睐去一眼。「他这麽说?」

  「当然没明说。不过,原本挑的那件礼服你可能也无法穿了。」翁钰琴意有所指的看向她穿着长裤的大腿。

  于洁不明所以,脱下长裤和上衣,打算试穿礼服,这才惊觉大腿有几处明显吻痕,霎时脸蛋热红。

  齐高睿虽然没在她肩颈和胸前烙印,可他在她大腿留下斑斑欢爱痕迹,摆明是不让她穿开高衩、露大腿的礼服。

  她顿时又羞又恼。

  她今天是为代言他公司的商品进行拍摄,齐高睿有权指定模特儿的衣着款式,若换作其他厂商的代言Case,可不能说换装就换装,在这种状况下,要遮瑕也很困难。

  她暗忖,回去一定要骂他几句。

  「就因为是代言星钻集团的产品,他才能临时要求更改。那男人对你的占有慾这麽强烈,竟能隐忍跟你隐婚三年还无怨尤?」翁钰琴协助她换上礼服,接着又笑道:「礼服很合身,不用修改。连你腰围瘦了半寸都知道,看来你昨晚已经被好好测量过了。」

  「翁姊!你干麽一直调侃人家。」于洁脸红耳热,无法不回想昨晚与齐高睿一幕幕激情画面。

  「我不是调侃,是羡慕。你要好好珍惜。」翁钰琴藉机又提点她。

  身为于洁的经纪人,她自是希望她在演艺圈有更多演出机会,能得到更多成就和光环,但身为女人,她其实想劝她退出演艺圈,把握已有的幸福,珍惜更重要的人。

  「以他的身分背景,能委屈求全等你三年,实在不容易,我原以为你们不到一年就Over了。」

  当初于洁冲动答应齐高睿要闪婚,她是举双手强烈反对,即使是瞒着外界秘婚,她也不赞同,更不看好他们的婚姻,没料到一转眼,他们的婚姻关系竟维系了三年。

  身为跨国集团总裁的齐高睿,对长年聚少离多且只能秘密幽会的人妻,竟能持续疼宠至今,令她意外又佩服。

  「他说愿意等到我实现最大愿望。」让最爱的男人委屈求全,于洁也很愧疚,却仍坚持要以梦想为优先,那也是她答应跟他结婚的唯一要件。

  「得奖这种事,有时是靠运气,万一你一直无法拿到最佳女主角奖,难道你一辈子不公开你们的关系吗?」翁钰琴探问。

  「我没那麽自负,认为在三、五年内就可接演一部能拿到最佳女主角奖的电影,但只要过了三十岁,那时若公开有交往对象,我的男粉丝不会有太大反感,之後再慢慢透露婚讯,届时还能得到粉丝们祝福。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于洁一脸认真的反问。不过届时就算能公开她与齐高睿的关系,也必须隐瞒两人早已结婚的事实,不能让粉丝觉得被欺骗。

  「我是这麽说过,可前提是你以演艺圈为终身事业来考量,若你重视的是爱你的男人,你想要息影,我也会支持你。」翁钰琴语重心长地道。

  毕竟能遇到一个全心全意且真心爱自己的对象,比起赢得什麽大奖更难得,也更为可贵。

  正对着穿衣镜审视自己的于洁,听到这话,讶异的转头看向她。「翁姊?」

  「先出去拍摄吧,别让摄影组等太久。」翁钰琴笑笑的催促,随即拉开更衣间的门板。

  稍後,在摄影棚内开始进行广告拍摄。

  于洁身着一袭水蓝色贴身长礼服,一头长发吹成浪漫大波浪并半挽起,发间缀着珍珠花饰,踩着十公分高的细跟凉鞋,身形更显高?优雅,宛如希腊女神。

  她所代言的品牌是女神系列—由星钻集团专属的国际珠宝设计师,每年依序推出的限量钻石首饰精品,今年为「秋之女神」。

  她白皙颈项戴着高贵闪耀的蓝宝石项链,一双小巧的耳朵戴了一对钻石垂坠耳饰,修长纤细的左手上则戴了一枚钻戒。

  她面对镜头走位不断摆Pose,也让摄影师一再Take她佩戴的饰物做重点拍摄,因为那些首饰才是主角。

  站在摄影师身旁、穿着驼色套装的杜艾琳,也拿着手机朝她不停拍摄。

  杜艾琳是代替不便来现场的齐高睿来探班的,同时拍下即时画面,回传给人在公司开会的他观看。

  这支广告虽然是在室内摄影棚里拍摄,但是预计在电视及网路上播放的时间不算短,加上有不少场景变换及融合,原本预计要拍两日,但因为于洁能抽出来的时间不多,只好缩短为一日,是以要从早拍到晚。

  中午十二点一到,导演还没喊休息,代齐高睿来监工的杜艾琳先喊道:「齐总裁交代,要赶进度加班可以,但不能影响工作人员用餐时间,请导演让大家暂时收工,用餐吃饭稍作休息,下午一点再继续开工。」

  齐高睿会这样的坚持,明显是在护短,于洁心里有些没好气地道。方才拍摄状况正佳,导演被打断,内心肯定也会有很多OS。

  「既然齐总裁体恤大家别过劳而忘食,只好先休息用餐,我替你拿便当。」翁钰琴调笑道,走往一旁。

  拍摄时工作人员会订团体便当,通常十二点前就会送达,但工作人员往往不会准时用餐,甚至导演一投入,常是过了午餐时间还未必会喊休息。

  「这给于洁小姐。」杜艾琳拿起前一刻助理送来的便当提袋,转交给翁钰琴。

  翁钰琴看她一眼,意会的点点头,从搁在地上、便当店送来的一大袋便当内,只拿取自己的分,随後跟于洁两人同桌用餐。

  于洁拿过便当盒,奇怪外盒明显与经纪人的不同,一打开盒盖,和风系精致菜色摆满格子餐盒,一看就是饭店等级的便当。

  「杜秘书要我盯着你把便当吃完。」翁钰琴玩味一笑。齐总裁刻意订给她的便当菜色分量,一个大男人来吃都绰绰有余。

  于洁轻叹口气,齐高睿的无微不至和细心体贴令她感到暖意,却也有些负担,这个大便当若全部塞进肚,她身上这袭合身礼服可就要挺出小腹了。

  为了下午能继续顺利拍摄,她无法听话的把这特制便当嗑完,勉强吃下一半已颇负担。

  她跟经纪人喝杯咖啡边休息片刻,在导演喊开工时又继续拍摄工作。

  晚上六点一到,杜艾琳又准时喊休息,要大家先吃晚餐休息,七点再继续拍摄。

  导演被打断拍摄情绪,虽颇有微词,但碍於对方是付钱的厂商代表,只能顺从对方的要求。

  于洁又拿到专属便当,菜色与中午的不同,可是分量一样很多,同样也是饭店的特制便当。

  她比午餐时剩下更多,顾不得可能被他叨念,只能辜负他特别为她订便当的苦心。

  休息过後,一群人继续拍摄,而杜艾琳被齐高睿派来监工一整日,期间除了不时将现场画面藉手机传给总裁,一方面也拿出笔电处理一些公事。

  直到广告拍摄结束,导演喊收工,工作人员收拾现场,而于洁换下礼服,在翁钰琴的陪同下要离开,杜艾琳朝两人点点头,目送于洁搭上保母车。

  她拨电话向齐高睿回报,这才离开摄影棚。

  晚上十一点,于洁回到住处。

  推开门,她的嗓音带了一抹疲惫,「我回来了。」她在玄关踢掉脚下鞋子,拖着倦累的身子走往客厅,眼一闭,直接往长沙发仰倒。「累死了……」

  齐高睿从厨房走出来,见她瘫躺在长沙发上,没好气地道:「身体吃不消,还把工作集中在一天之内要完成。」

  「没办法,明天下午就要赶回大陆,谁教你不准我推掉这次的广告代言。」她微张开眼,有些哀怨的瞪着站在身前的他。

  她还有戏约在身,要在大陆拍摄长达三、四个月,她原本打算推掉这支广告代言,他却对她的经纪公司发火,扬言非她代言不可,否则要付高额违约金,所以她只能选在没她戏分的短暂空档匆匆赶回来一趟,赶紧拍完广告便要仓促返回大陆,不能影响剧组的拍摄进度。

  「星钻集团一年推出一季女神系列宝石首饰,除了你,没有第二人能代言。」齐高睿强调。

  过去两年的「春之女神」、「夏之女神」都是由她代言,而他当初有此构想,要求珠宝设计师特别设计女神系列首饰,并全球限量生产发售,完全是因为她的缘故。

  星钻集团有不少配合的模特儿和明星,替钻石珠宝产品拍摄型录、广告、做宣传,于洁也曾代言过几项饰品,而由她所代言的商品,销售量都极佳。

  所以不只是他的私心,连行销部门都很希望签下她当星钻的御用代言人,代言更多集团的产品,但她着重演戏,只能在片约结束空档才接广告。

  「原本近日要推出一系列的珍珠食品,我也打算让你代言,可是你的经纪公司推掉了。」他颇为遗憾地道。

  「没办法,我还有戏约在身。」于洁也觉得可惜。

  若时间能配合,她也希望能替他公司做代言,尽她的能力带动他公司产品的销量利润。

  「广告酬劳虽比拍戏优,但拍戏对我而言更有意义。就算没能代言,我也会爱用你用心研发出的新品。」她笑笑的保证。

  她使用不少星钻集团推出的美容保养品,但都是他免费供应给她。

  当他首次在她这里看见她买的珍珠粉、珍珠霜,之後便让人每个月寄一箱给她,她想付费还遭他白眼。

  她可以预想不久後,这里便会出现一箱箱高级的珍珠食品。

  「我弄了鲑鱼芦笋卷、马铃薯沙拉,吃完宵夜再去洗澡休息。」齐高睿伸手要将瘫躺在沙发上的她拉起身。

  「好累……不想动,也不饿……」于洁懒洋洋的瞅他一眼。她向来都对他做的料理很捧场,但此刻完全不想起来,也不免抱怨,「本来预计九点左右就能收工,你却让秘书来监工,要求午餐、晚餐都要休息一个小时,害拍摄时间不得不往後延……」否则这时间她已经躺上床休息了。

  「若我没派杜秘书去盯着,你是不是要一直不吃饭,直到工作结束?」他眼一眯,质问道:「你中午跟晚餐的便当都剩很多,你不是答应过我会乖乖吃完我给的食物,否则让我打屁股?」

  「你那分量是要喂猪。我要是全塞进肚子里,礼服会爆破。」她噘起唇瓣,说得夸张,仰躺的她缓缓翻过身,改为趴着,娇声道:「要打屁屁给你打,顺便帮我捶捶腰,今天站了一天,穿十公分细跟凉鞋走来走去的,腰酸、脚酸……」她欣然要接受他的惩罚,她心知肚明他舍不得打她,不过可能会换另一种方式惩罚她。

  齐高睿因她撒娇口吻,忍俊不禁。

  他往沙发扶手坐下,侧身向她,大掌朝她被合身牛仔裤包覆的臀部拍两下。

  于洁倏地惊呼一声,「你真的打我屁屁?」

  「疼吗?」

  「不会。」

  「但我心疼。」他轻叹口气,大掌转而握住她一双小腿肚,替她揉捏起来。

  他的行为令她又惊了下,随即放松身体,享受着他替自己按摩。

  「别让自己这麽累,我会舍不得。」他动作温柔、力道适度,揉捏、按压她的双腿和腰背穴位。

  「能享受你的按摩,再累都值得。」她双手枕着下巴,舒服得眯起眼,很想直接就睡着。

  他不仅厨艺佳,家事一把罩,甚至连按摩技术都比她去外面做SPA还舒服,这要说出去肯定没人会信,也唯有她能享受他独一无二的服务。

  「你别回大陆拍戏,我天天过来替你按摩,当你专属的按摩师。」他笑说。

  「不行,你要我毁约吗?」

  「违约金我替你付。」他说得认真。只要她愿意,那绝不是问题。

  她微抬起头,狐疑的问:「你是开玩笑的吧?你不想我继续演戏吗?」

  「开玩笑的。我期待你的新戏上映。」他温言说道。

  其实,他内心矛盾,一方面支持她追梦,在萤光幕前展现光芒;可另一方面,却对她心生贪婪,希望她能留在他身边,甚至,只属於他一人。

  稍後,齐高睿将因享受他按摩而快睡着的于洁拉起身,推往餐桌那方,逼她吃他准备的宵夜。

  她平常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但只要回到台湾,他就会把握机会喂养她,那让因累积的疲累而提早睡觉补眠的她也会不自觉在半夜醒来,吃他为她准备的宵夜,只是那分量往往与正餐无异。

  也许该庆幸,她一段时间才回来住几日,若天天回来这里被殷勤喂养,她恐怕真的会变母猪。

  她大口吃着鲑鱼芦笋卷和一大碗料多的马铃薯沙拉边嘀咕着。

  「你就算体重增加一倍,在我眼里依然是最美的女神。」齐高睿因她碎念而笑说:「真希望你丰腴些,抱起来比较舒服。」

  「所以你喜欢肉感的女人?」想起今天翁姊用玩笑的口吻提到这种事,让她现下不自觉脱口问出。

  她也不由得去想,两人聚少离多,每每她回来,他总是疯狂的热爱她,那她不在时,他又如何发泄需求?

  自两人秘婚後,他不曾有过任何绯闻,就她所知,过去的他似乎也没什麽被大肆报导过的交往对象,在外界眼中,他一直是只跟工作恋爱、绝对单身的钻石级单身汉。

  但他可是正常男人,甚至精力旺盛过人,会不会在她不知情下,选择去酒店发泄,又或者有固定床伴?

  即使两人已经当了三年夫妻,但真正相处的时间不长,结婚前,她甚至对他一无所知,而这几年,她对他的了解仍然不多,也不便与他的亲友有接触,反倒他比较了解她。

  「你这问题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发问?」妻子竟直言问起他是否有纯属发泄生理慾望的床伴,令他一脸惊愕。

  「我是认真发问,你诚实回答,我会有心理准备。」毕竟她无法常陪他是事实,她虽不像他受过西方教育,但在演艺圈也听过不少,只要他仍爱着她,不是精神出轨,她可理解和接纳。

  「你对我不信任?怀疑我背着你偷吃?」齐高睿眯起眼,俊容微愠。她怎能怀疑他对她的感情?

  「我不是怀疑你对婚姻跟我的忠诚度。我是指纯粹的生理发泄,不是感情脚踏两条船的背叛。」于洁一脸认真的澄清,难得见他对她面露一抹愠色。

  「我的感情和身体合一,不会有只为了发泄慾望的对象。平常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除了你,我不会抱其他女人。」他的一双黑眸直直的瞅着她,语气无比笃定。

  于洁被他如此耿直的眸光紧紧锁着,突然心生一抹愧意,也因惹他不悦而暗自气恼,早知道就不提这种问题了。

  「我随口问问咩,没有就没有,你不要生气嘛。」她声音软绵绵的讨好。

  「你敢怀疑我,把我想成是另一种男人?」齐高睿还是难掩火气,但并非真的对她生气。

  「对不起,你不是。我知道你只爱我,只迷恋我。」于洁赶紧起身走到餐桌对面,刻意往他大腿一坐,娇声说道。

  齐高睿对娇妻向来和颜悦色,无比包容,不曾对她摆过脸色,这会儿想再假装生气也很难。

  「你说错话,要补偿我的精神损失。」他刻意拿乔,略压低嗓音说道,心想只要妻子主动送个香吻,他就不计较她方才失言。

  于洁以为他是要求那方面的补偿,略感为难,藕臂环住他腰际,偎向他胸怀娇声道:「今天真的很累欸!要不,待会儿一起泡澡,请你吃顿宵夜可好?」

  闻言,他的身心猛地一震,虽很想与她再度温存,但他清楚她今天工作非常疲累,打算放她一晚,让她好好休息,未料她会暗示求欢,他怎可能拒绝!

  他唇角高高一扬,霍地将她一把抱起,朝浴室迈去。

  大理石浴缸内,他与她洗着鸳鸯浴,他细细品嚐属於他的宵夜,这顿宵夜吃得很久,令她再度无力的求饶……

  最後,她被他用浴巾包裹着抱躺回床上。

  他替她套上睡袍,亲吻她,拿起他稍早搁在床头柜的一套珠宝首饰,替她戴上。

  「嗯?」已困得阖上眼的她,感觉到颈项有一股微微的凉意,不解的略微睁开眼皮。

  「今年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他柔声说道,替她戴妥蓝宝石项链和一对钻石耳饰,接着拉起她的左手,将一枚钻戒套进她的无名指。

  这套崭新闪亮的饰物,正是她今天拍摄时戴在身上的「秋之女神」珠宝首饰。

  「结婚纪念日还没到。」于洁不由得侧过身,凝望着他。「我说过,不用特别送我大礼。」

  每年她代言新一季的女神宝石首饰,拍完广告,他便将那套新品送给她,言明提前送她当结婚周年纪念礼。

  这系列珠宝首饰一套订价上千万,全球限量九十九套,每年一推出,不久便被订购一空,而第一套首饰由她配戴代言後,也成为她的收藏品。

  她其实不在意他送她多麽贵重的首饰,她只在意他对她的心。他的爱对她而言是任何名贵宝石无法比拟的。

  「这是特地为你设计的,虽出於专业珠宝设计师之手,不过我也给予不少意见,是依照你的形象所设计的。」他捧起她一绺发丝亲吻了下,再次深情款款的向她吐真情。

  他从未吝於向她诉说甜蜜爱语,可她每每仍听得动容,心口甜滋滋。

  「对不起……」她欣喜感动之际,再度感到歉疚。

  「为什麽道歉?」

  「结婚纪念日都不能陪你共度。」不仅如此,在特殊节日,她也常因为拍戏而不在,一般女人在意各种节日,希冀与另一半共度,她的情况却相反。

  他记得各种节日、属於两人的纪念日,他往往会提前送礼,若当日她人不在台湾,他会打电话给她,对彼方的她特别热络关怀,透过电话向她倾吐满腔爱意。

  回想起来,前两年的结婚纪念日,她人都不在台湾,不知今年能否与他共度?

  「没关系,我记得就好。」尽管他很希望与她共度重要日子,但两人的关系无法浮上台面,即使为她庆祝,也只能选在各自公寓低调而为。

  他真正期望的,是能与她光明正大的在公开场合热闹庆祝。

  「睿……你真的会继续等我,等到我圆梦?」想到翁姊说的话,于洁心下有一丝不安,向他再次求得保证。

  「当然。」齐高睿抬起大掌揉揉她的头,语气肯定的承诺,但心里却忍不住想附上但书—别让他苦等太久啊!

  于洁幸福的偎靠着他,安心入睡,她梦见与他初相遇的情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我的隐婚日常》作者:七巧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我的隐婚日常》作者:七巧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