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P.S.我爱你》作者:乔宁

[复制链接]
查看398 | 回复5 | 2019-2-27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版日期:2019年3月8日

内容简介:
对P图界第一高手沈珍蓁而言
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齐以诺更了解她的人
从小到大,她一直活在天才哥哥的光环下
她的努力被视而不见,她的存在被视若无睹
为了抗议父母的漠视与冷落,她刻意压抑天赋
不渴望成名,不愿被世人关注,就这麽荒废埋没自己
成天靠PS替明星艺人美化造假,甚至是制造假新闻
但即使她努力把自己隐藏起来,齐以诺仍然看见了她
父母没能给她的肯定,这个男人却毫不怀疑的给了她
他总能看透她的心,精准抓紧她的每个想法
并且对症下药的哄她,让她乖乖如他所愿……
明知他从头到脚,都不该是她会喜欢的类型
偏偏她就是对这个介入并主导她人生的男人动了心
为了他染上患得患失的爱情病,甚至彻底改变自己
直到她得知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一场局
为了布局事业,不惜牺牲下海陪她演一场热恋戏码
而她充其量是他想网罗她哥哥的一颗棋子罢了……
手机用户请使用UC、360、搜狗、Chrome、百度、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2-27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外带一百二十二号的大杯冰拿铁好罗!」

  听见柜台的呼号声,沈珍蓁顶着一双永远睡不饱的黑眼圈,一手胡乱爬梳过及肩的茶色鲍伯头,上前领取她的大冰拿。

  手握咖啡,沈珍蓁慵懒地步出连锁咖啡店,经过隔壁的便利商店时,她习惯性地走进去,停在书刊杂志区前,动手抽起以当红女星徐宓为封面照的时尚杂志。

  望着杂志封面上,徐宓那一身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精致绝伦的五官,沈珍蓁不得不佩服起自己的鬼斧神工。

  想当初,这间时尚杂志寄给公司的照片,惊吓指数足以破表,整个工作团队当场炸开了锅,也不管她人正在遥远的欧洲当刻苦的背包客,十万火急狂叩她,随後不顾她的反对,坚持将那一组破绽百出的杂志照寄来,逼她得关在旅馆里一天一夜才完成此等修补大业。

  想起这件事,沈珍蓁心里就呕,她拧起秀眉,大口啜饮冰拿铁,随後将印有徐宓封面的杂志放回架上。

  两名小女生经过,抽起了她刚放下的时尚杂志,叽叽喳喳起来。

  「是徐宓耶!她长得好正喔!」

  「前阵子不是有个杂志票选最美五官的女艺人,徐宓就是第一名耶,听说她的五官是最对称的,脸部比例也是最接近黄金比例的……」

  将小女生的叽喳声抛诸脑後,沈珍蓁不由得在心底没好气咕哝起来。

  五官最对称?那也得看是挑徐宓的哪张照片来分析。经过她巧手PS的照片,五官能不对称吗?能不接近黄金比例吗?

  搭上拥挤的捷运,来到位於黄金地段的经纪公司,沈珍蓁刚与老警卫打完招呼,正欲搭上电梯时,她便让从电梯里迎面撞来的小芮一把拉住,拖至一侧说起悄悄话。

  「珍蓁,别上去,上面正在刮台风。」小芮心有余悸的猛拍胸口。

  「什麽意思?」沈珍蓁一头雾水。

  「咱们家的女神正在跟老板开撕。」

  「发生什麽事了?」沈珍蓁讶问。

  小芮神经兮兮的东张西望,活似在传递某种国家级情报。

  沈珍蓁没好气的推了推她,让她别再演了。这个小芮,当初就是想一圆星梦,才会来经纪公司当起小助理,只要让她逮着了机会,就开始大展表演慾。

  「听说女神要求提前解约,准备跳槽了。」小芮收起夸张的戏剧性,正经八百的报告。

  「她要跳槽去哪里?」虽然早习惯徐宓的任性,但沈珍蓁闻言仍免不了一阵惊诧。

  「听说是『威映』底下的经纪团队来挖角的,女神还说了,对方愿意帮她支付解约赔偿金。」小芮用着不可置信的口吻回道。

  「威映?!」沈珍蓁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咖啡纸杯,讶呼一声。

  「对啊,很难以置信吧?」小芮与她一样惊讶。「虽然女神很红,但没想到居然能让威映底下的经纪公司来挖角,谁都想不到。」

  「徐宓真打算跳槽?」沈珍蓁一双秀眉拧得死紧。

  「不信的话,你去问问她──」小芮话锋一转,又说︰「听说女神是为了你才跟老板杠上耶。」

  闻言,脸色本就不太好看的沈珍蓁,顿时脸更臭了。

  她不发一语的绕过小芮,兀自搭上往三楼的电梯,一走出电梯口便能听见老板与徐宓的争吵声浪。

  她快步走向经纪公司的大门,推门而入,几个经纪人正愁眉苦脸围坐在接待厅里,另一侧隔成小会议室的那扇门半敞,争吵声浪正是从那扇门後传出。

  沈珍蓁缓步上前,透过门缝往里探去,只见身穿风衣、戴着大墨镜的徐宓跷起一双修长美腿,靠坐在沙发椅上。

  「星空」经纪公司的吴老板端坐在檀木办公桌後方,那张年过五十且布满刻痕的脸庞,看上去严肃又冷酷。

  「一句话,两千万违约金,外加珍蓁得归我。」徐宓慢条斯理的搁下马克杯,一副势在必得的态度。

  「两千万违约金我同意,但是珍蓁不可能归你,她是我签下来的员工,领的是我的薪水,凭什麽跟你?!」吴老板反应极大的驳回。

  「她领的是星空的薪水没错,但是她额外的津贴都是我给的,还有,当初要不是为了我,星空也不会把她找进来,所以她是因为我而存在的。」

  「她负责的艺人不只有你一个,整个公司的艺人都是由她负责,你凭什麽说她是因为你而存在的?」

  听见这一来一往的反驳,沈珍蓁气炸了,随即推开门冲入会议室,双手叉腰瞪视着那两位。

  「你们有完没完?!告诉你们,我不归任何人管,我只是在这间公司上班,但不是卖身给任何人,你们把事情搞清楚一点!」

  沈珍蓁小脸涨红,满脸怒气,双手拢握成拳,任谁见着她这副模样都会吓一跳,只因沈珍蓁的性子向来是漫不经心,更不曾与谁面红耳赤的争论。

  咱们当今最火红的影视女神徐宓率先跳起来,好声好气的安抚沈珍蓁。

  「珍蓁,你别气,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是啊,我们绝对尊重你的想法,更不可能强迫你跳槽到任何地方。」

  听见吴老板酸味浓重的说法,徐宓细眉一挑,摘下了墨镜,不悦反瞪。

  「我几时有过强迫珍蓁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不可能开出比我更优渥的条件留住珍蓁,所以劝你放手,让珍蓁跟我走。」

  吴老板笑了笑,说︰「珍蓁是什麽样的个性,你会不清楚?她做事是看心情的,从来就不是看酬劳高低,她与大夥儿相处融洽,又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美术助理,她才不会跟你走。」

  眼前这样一男一女,你来我往争论不休的情景,勾起了沈珍蓁埋藏脑海深处的童时回忆──

  ☆☆☆   ☆☆☆   ☆☆☆

  「当初说好了,珍蓁归你,征峰归我,你现在是说话不算话吗?」

  澄黄褪色的记忆里,同样是一男一女相对而坐,讨论起离婚後孩子们的去留。

  「征峰跟着你不会有好资源,不如跟着我一起去美国,能够保障他未来一定能成材。」男人态度沉稳的劝说。

  「征峰归你,我就活该要带一无是处的珍蓁?」女人冷嘲热讽的提高音量。

  楼梯口,两名孩子悄然探出苍白的小脸,往客厅方向望去。

  「都是自己的孩子,你怎能这样说珍蓁?珍蓁虽然不像征峰有天分,但是她一样有很大的潜力……」

  「既然如此,那你怎麽不要珍蓁?」女人冷笑回呛。

  「我说过了,征峰更需要资源栽培,才不会被埋没,珍蓁跟着你一样能往设计领域好好发展。」

  「说穿了,你就是把烂的留给我,把好的带走。」

  「有哪个做妈的会这样嫌弃自己的孩子?!我就讨厌你这种心态还有这种嘴脸──」

  客厅里争吵声浪越演越烈,楼梯口的两个孩子,并肩坐在第三阶上,女孩眼角垂泪,满脸倔强,男孩则是一脸无措。

  「珍蓁,你别哭,爸妈只是在呕气才会那样说,他们心里才不是那样想你。」

  十岁的沈征峰安慰着只相差一岁的妹妹。

  沈珍蓁甩开他的手,兀自生着闷气。

  只因她天分不如哥哥,爸妈闹离婚时,两人争相抢夺哥哥的监护权,却将她当作烫手山芋,推来推去,谁也没意愿留下。

  「珍蓁……」

  沈珍蓁小脸一红,忽然蹦起身,狠狠推开兄长,冲着那张秀气且错愕的脸蛋破口大骂。

  「我讨厌你!要是没有你就好了!我根本不想要你这个哥哥!」

  童稚的吼声引起了大人的关注。

  「沈珍蓁,你这是在做什麽?!」母亲一靠近便是怒目斥责。

  父亲则是上前扶起了兄长,眼神严厉的扫向她,尽管一语未发,但光是眼底的责怪,便足以刺伤她幼嫩的心灵。

  沈珍蓁不知是从哪儿生来的勇气,她恶狠狠地瞪着面前那两大一小的三人。

  「我讨厌你们!我才不要跟你们当家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2-27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1-2

  童稚而愤怒的吼声,言犹在耳,沈珍蓁恍惚间回过神。

  此刻,在她面前的,不是她又爱又恨的至亲,而是吴老板与徐宓。

  那两人自顾自地唇舌攻防,并未察觉她的异状。也幸好他们没察觉,她可不打算让任何人碰触她的过去。

  沈珍蓁冷静下来,恢复了往常漫不经心的神态。

  「你们吵够了吗?」

  她打断了尚未吵出结果的那两人。恐怕全公司也只有她敢这麽对这两位说话。

  吴老板与徐宓齐首望向她。

  沈珍蓁冷冷地说︰「你们不必吵了,我决定辞职。」

  闻言,吴老板与徐宓俱是大惊失色,尚未来得及出声劝阻,那穿着一袭简单黑衣黑裤,骨架纤细的率性人影转身便走,丝毫不把他们两人放在眼底。

  「珍蓁,你说要辞职是开玩笑的吧?」同样身为美术助理的阿肯,急巴巴的凑上来,脸上满是惊恐与慌乱。

  沈珍蓁转动那双灿亮大眼,只是冷冷瞅去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这一走,阿肯顿时天地变色,山崩地裂,当场跪倒在地上。

  「天啊!以後我要一个人修那些妖魔鬼怪的图了吗?!我要一个人面对那些魔神仔了吗?!」

  小芮默默飘到阿肯身旁,吐槽一句︰「重点是那些魔神仔才不会把照片交给你修,你省省吧!」

  徐宓追了出来,大喊︰「那个谁谁谁──快点去把珍蓁追回来啊!」

  众人瞬间弹跳而起,彷佛丧屍出巡,涌入电梯。

  只可惜,当他们这群丧屍被电梯运送至一楼时,早已不见沈珍蓁的人影。

  众人顿时涌现恐慌︰「珍蓁不会是认真的吧?她这个P图界第一把交椅,万一真的不干了,那我们公司的艺人不就准备现出原形了?」

  「去她家堵人啦!」末日恐慌中,有人提出好点子。

  於是众人一阵欢呼。

  然而,欢呼过後却是一阵沉默。

  「珍蓁她家住哪儿?东区还是西门町?士林还是淡水?」

  一只苍蝇自众人头顶上盘旋飞过,一票丧屍仍旧无人应答。

  「靠!北七喔!连珍蓁她家住哪里都不知道,还堵什麽人?!」

  「打她手机啦!」又有人献上妙计。

  众丧屍又是拍手欢呼,随後有人开口问出关键︰「珍蓁不是前两天才换手机号码?她的新号码是多少?」

  末日现场又陷入一阵无止境的沉默。

  ☆☆☆   ☆☆☆   ☆☆☆

  沈珍蓁走进一间尅二手唱片,充满八○、九○年代复古氛围的老旧杂货舖里,与老板点头打了声招呼,随即在播放唱片的大型机台前投下硬币。

  片刻後,老鹰合唱团那首经典不坠的「Hotel California」回荡在不大的空间里。

  沈珍蓁刚在老位子坐下,斜背小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

  她心中一烦,取出手机,正欲关机时,不意然地看见来电显示上的跨海号码。

  又是他?她前两天才换掉手机号码,他是从哪里弄到她的新号码?

  犹豫片刻,最终沈珍蓁仍是接起了这通电话。

  「沈小姐,你打算什麽时候才愿意签下合约?」

  手机彼端传来一道低沉悦耳的男性声嗓,对方用着流利英语,且带着浓重英国腔,语气听来平静,没有一丝不耐。

  听出对方身分後,沈珍蓁有些惊诧,却没表现出来,她稳了稳情绪,泰然自若的回应。

  「齐先生,您会不会太劳师动众了?您可是威映影视集团的大老板,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美术助理,何须您亲自拨电话游说我?」

  她刻意用着字正腔圆的中文回答,语气透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揶揄。

  「沈小姐是难得一见的人才,而我对於网罗一流人才加入威映这件事,一向不遗余力,况且,若是只需凭我一人,就能说服沈小姐,哪里谈得上是劳师动众?」

  线路彼端的男性并未因此而动怒,他依然彬彬有礼,像个英国绅士,同样礼貌性地回以流畅中文。

  殊不知,这样的回应在沈珍蓁耳里听来,像是一种带刺的挑衅。

  於是她做了个深呼吸,语调平静的回呛︰「齐先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美术助理,我平日的工作是负责帮人PS照片,这种人才满大街都是,哪来的资格加入威映集团底下的美术团队。」

  「沈小姐太看轻自己了,你的才能我们有目共睹,况且沈小姐的朋友也大力举荐你,如果我们还傻到不懂得网罗你这样的人才,那才是我们损失。」

  听出电话彼端的齐先生并不打算就此罢休,沈珍蓁亦懒得再拐弯抹角。

  她吐了口气,语气一转,开门见山地回道︰「我不管阿扬跟你说了什麽,那件案子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参与,他会向你推荐我,完全是出於私心。」

  ☆☆☆   ☆☆☆   ☆☆☆

  一切开端得从三个月前说起──

  三个月前,她最好的大学死党阿扬,凭着威映集团举办的亚洲设计奖,一举包办了美术设计与3D动画设计的奖项,并且成功加入威映集团底下的美术团队。

  威映集团是来自新加坡的影视集团,由祖父辈移居新加坡的华人齐氏家族一手创立。

  威映近年来不断并购亚洲各国的影视公司,俨然已成为亚洲最庞大的影视集团,企图朝着成为亚洲的好莱坞这个目标前进。

  威映集团旗下有着无数的相关子公司,而近年来威映致力於发展亚洲的美术特效团队,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举办各种相关奖项,只为了挖掘相关领域的人才。

  设计不分家,只要是设计界的好手,统统有机会进入威映集团,坐拥高薪与丰沛资源,这对亚洲各界的设计师来说,无疑是大展长才的绝佳机会。

  因此,当阿扬毅然决然脱离原本的小团队,投入威映集团底下的美术团队後,他竟然向威映举荐了沈珍蓁这号人物,甚至主动自首,透露得奖作品有一半是由沈珍蓁协助完成。

  这也没什麽,毕竟人都有私心,往上爬的同时亦想拉夥伴一把,顺道累积自己的人脉势力。

  浑然不知,这举动彻底踩中了沈珍蓁的地雷。

  当她在三个月前接获威映人资处的电话时,她气得立马拨通阿扬的手机,把他轰炸得只差没跪地求饶。

  在她数不清是第几回拒绝威映的面试邀约後,某一天晚上──她的时间观念很差,但唯独这件事的时间点她记得异常清楚──

  齐以诺拨电话给她的那一晚,已近深夜十二点,她原先没想接起,不知怎地,一时脑袋不清楚,竟然接起了那通电话。

  「请问是沈小姐吗?」

  当那道低沉磁性的男嗓,用着迷人的英国腔,在夜半时分涌入耳底,她竟没由来的静止了片刻。

  心,不自觉地抽动一下,好似琴弦被轻轻拨动。

  或许是单亲缘故,性格敏感的她,自小便懂得透过观察对方的声调与情绪,藉以划分敌友关系。

  因此,在听见齐以诺声嗓的当下,学设计而擅长想像的她,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勾勒起这个男人的轮廓。

  在她脑中的画布上,这个男人先是有一副宽阔的肩膀,然後是修长的身躯,也许蓄着修剪整齐的短发,抑或是梳得整齐、有层次的中长发。

  至於他的面庞,应该是深邃而硬朗,该有着一双精明锐亮的眼,挺直的鼻梁,以及一双寡情的薄唇──

  停!大半夜的,她发什麽神经?!她竟然因为一通来路不明的电话,开始揣度起对方的容貌。

  犹记得,彼时的她下意识地握紧手机,张了张唇,却没能答出半句话来。

  直至那个男人开始改用中文自我介绍,她才逐渐缓过心神。

  「我是齐以诺,威映集团的负责人。」

  那个男人用着平缓且标准的中文说道。

  「我想邀请沈小姐前来我们集团面试,所有费用将由我们承担,沈小姐只需要付出一点时间成本即可。」

  沈珍蓁从没想过,自己一介小人物,竟然会惊动这样的大人物亲自出面。

  但另一方面,她内心有一部分又不是那麽的意外,只因她有着一双名气响亮的父母,也许齐以诺早调查过她的底细,方会如此锲而不舍。

  於是她直接了当的回道︰「你知道我父亲是谁?」

  那个男人顿了下,随即反问︰「我有必要知道沈小姐的父亲是谁吗?」

  从对方的语气判断不似造假,沈珍蓁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这并不影响她对这份面试邀约的抗拒。

  她当机立断出声拒绝︰「齐先生,我很感谢你的青睐,但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你需要的人才,不要再浪费你宝贵的时间与电话费。」

  那个男人却悠然回道︰「你劝我别浪费时间与电话费,那你为何要浪费你的天赋与时间?」

  她闻言一窒。

  明明隔着话筒,未曾相识,未曾谋面,但在这一刻,她竟有种被这个男人看穿的错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2-27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1-3

  「沈小姐,你还是坚持己见,打算就这麽虚掷光阴,浪费你的天赋吗?」

  一如此刻,当齐以诺再次用着沉稳的语调,低沉而性感的磁嗓,对她晓以大义,她总觉得自己长久以来无人闻问的心思,就这麽赤裸裸地被他看穿。

  沈珍蓁做了个深呼吸,对着彼端的男人不客气地回呛。

  「这件事是你干的吧?」

  「如果你是指徐宓接受跳槽合约这件事,那麽我可以给你肯定的答案。」

  那头的男人竟也不打算掩饰,直接爽快的大方承认。

  「你以为把我的老板挖走,我就会跟着走?」她半挑衅的哼笑一声。

  「我不认为徐宓跳槽,你就会愿意离开台湾。」

  齐以诺说起话来总是慢条斯理,彷佛天大的事情发生,也得按照先後顺序来解决,丝毫不容半点紊乱。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她的揣测。

  这三个月来,她与这个男人通过无数次电话,她仅能透过他的语气与情绪变化,去推敲这个男人的性格。

  「挖角徐宓本来就是计画中的事,与你无关。」

  尽管齐以诺否认与她有关,但沈珍蓁却不这麽想,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再加上这三个月来齐以诺的不断接触游说,令人很难不去怀疑两件事的关联性。

  可齐以诺既然否认,她若再坚持己见,将会成了自抬身价。

  看来,她只能被迫接受他的谎言。

  沈珍蓁讨厌这种被迫接受任何事情的感受,这令她本就坏透的心情更糟。

  所以她选择结束这通电话,「齐先生,我得挂电话了,再见。」

  未等彼端有任何反应,她兀自切断了通讯。

  恐怕,她很可能是唯一一个敢挂威映集团总经理电话的老百姓。

  清楚威映集团影响力的人,巴结齐以诺都来不及了,怎可能一再拒绝他的面试邀约,更遑论是挂他电话。

  但她沈珍蓁才不在乎这些。

  将手机往桌上一扔,她弯身抱起店猫,跟猫咪玩耍了一会儿,又跟老板闲扯淡片刻,随後才百无聊赖地重新拿起手机,开启相簿,端详起她从网路下载的某张模糊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在一群西装精英的簇拥下,正准备步出某间高级酒店的大门。

  男人面庞略略低垂,不短不长的黑发服贴整齐,依稀可看得出俊美轮廓,可惜画质有些模糊,无法完全看清轮廓真貌。

  齐以诺这个家伙太神秘,她搜遍了网路,最终只找着了这张面貌不清的照片。

  她知道,只要有钱有势,要想把网路上的照片撤下,是件易如反掌的事。

  再说了,那些身价不菲的富豪,就怕惹来觊觎与麻烦,自然不乐见自己的照片散布於网路。

  只是她想不透,如齐以诺这般年纪的年轻富豪,应当是不会抗拒曝光;毕竟今非昔比,眼下是个讲求曝光度与讨论度的年代,齐以诺又不是妖魔鬼怪之貌,为何他如此抗拒曝光?

  端详着萤幕上的模糊照片几近入迷,沈珍蓁说不明白是什麽原因,她总想着把照片上的男人看清也看穿。

  有时她会想,这三个月来,断断续续与她通电话的男人,真是照片里的人吗?

  齐以诺……究竟是什麽样的人?

  熟悉的摇滚乐声响起,沈珍蓁的冥想遭手机铃声打断。

  盯着来电显示好片刻,她屏住呼吸方接起,「妈,你找我?」

  她有个坏习惯,每次换了新的手机号码,总会拨一通电话给母亲,让母亲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尽管每一次母亲带给她的只有满满的挫折感。

  毫无意外地,线路彼端传来母亲冷静却充满压迫的责备。

  「你人在哪里?你哥寄来的包裹为什麽到现在还没拆?」

  沈珍蓁选择沉默以对。

  「你还想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吗?堂堂美术系毕业的高材生,不好好走设计的路,跑去当什麽P图师,你什麽时候才会清醒?」

  面对母亲尖刻的责骂,沈珍蓁向来不愿多作回应,她知道这就是母亲情绪上的一个周期,时候到了便会找她开刀,忍忍就过了。

  不过,显然这一次母亲周期性的坏情绪越发恶化了。

  「沈珍蓁,我怎麽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你到底像谁?身上没有一点像我,当初真应该把你扔给你爸去教──」

  沈珍蓁冷着脸,将手机从耳边拿开,随後果断地结束通话。

  吧台里的文青老板探来同情的一眼,说︰「你妈又炸了。」

  望着再次铃声大作的手机,沈珍蓁瞪着它,就好似瞪着一个会咬人的怪兽。

  「沈珍蓁,你敢挂我的电话?!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面无表情的任由母亲在彼端痛斥,明明该是心如止水的,可当沈珍蓁听见母亲再次把远在美国的兄长搬出来,与她大作比较,她握紧粉拳,怒气迅速凝聚。

  「你爸想尽方法要帮你弄进Art Center,甚至不惜破例去帮你关说,你沾着你哥的光,好歹也能进去熬个好看一点的学历,出来以後找份像样一点的工作,怎样都好过现在这副落魄模样……」

  在母亲眼里,学经历远比不上兄长的她,不论从事什麽工作,都是落魄模样。

  「我在知名的大型经纪公司当美术助理,月薪六万五,含劳建保,不必打卡,责任制,忙起来也不必进公司,只要手边有电脑即可工作,我替大明星修照片,我经手过的照片,最终会被刊登在各大知名杂志上,我一点也不落魄。」

  沈珍蓁终於打断母亲滔滔不绝的轰炸。

  「修照片叫有出息?沈珍蓁,我是怎麽教你的?你的眼界就这麽点大?」

  她的解释没能平息母亲的怒火,反而是火上添油。

  显然今天的母亲格外难缠,沈珍蓁自认也不是什麽好脾气的人,前段日子她与母亲已陷入了冷战,没想到又再次为了兄长寄来的包裹而起争执。

  她恨透了这样的日子。

  沈珍蓁目无焦距的听着母亲在手机彼端训斥。

  直到她的毫无反应,彻底惹恼了母亲,愤而挂上电话,切断通讯。

  沈珍蓁闭了闭眼,做了个深呼吸,将手机往桌上一搁,起身离去。

  「珍蓁,你的手机!」

  听见文青老板追出来的叫唤声,沈珍蓁只是举高一只手对空挥了挥,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文青老板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又望了一眼渐远的纤细人影,不禁摇头失笑。

  他回到咖啡店里,打开柜台收纳抽屉,将沈珍蓁留下的手机,摆在另外两支已蒙上一层灰的手机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2-27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1-4

  「沈小姐,你还是坚持己见,打算就这麽虚掷光阴,浪费你的天赋吗?」

  一如此刻,当齐以诺再次用着沉稳的语调,低沉而性感的磁嗓,对她晓以大义,她总觉得自己长久以来无人闻问的心思,就这麽赤裸裸地被他看穿。

  沈珍蓁做了个深呼吸,对着彼端的男人不客气地回呛。

  「这件事是你干的吧?」

  「如果你是指徐宓接受跳槽合约这件事,那麽我可以给你肯定的答案。」

  那头的男人竟也不打算掩饰,直接爽快的大方承认。

  「你以为把我的老板挖走,我就会跟着走?」她半挑衅的哼笑一声。

  「我不认为徐宓跳槽,你就会愿意离开台湾。」

  齐以诺说起话来总是慢条斯理,彷佛天大的事情发生,也得按照先後顺序来解决,丝毫不容半点紊乱。

  当然,这一切不过是她的揣测。

  这三个月来,她与这个男人通过无数次电话,她仅能透过他的语气与情绪变化,去推敲这个男人的性格。

  「挖角徐宓本来就是计画中的事,与你无关。」

  尽管齐以诺否认与她有关,但沈珍蓁却不这麽想,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再加上这三个月来齐以诺的不断接触游说,令人很难不去怀疑两件事的关联性。

  可齐以诺既然否认,她若再坚持己见,将会成了自抬身价。

  看来,她只能被迫接受他的谎言。

  沈珍蓁讨厌这种被迫接受任何事情的感受,这令她本就坏透的心情更糟。

  所以她选择结束这通电话,「齐先生,我得挂电话了,再见。」

  未等彼端有任何反应,她兀自切断了通讯。

  恐怕,她很可能是唯一一个敢挂威映集团总经理电话的老百姓。

  清楚威映集团影响力的人,巴结齐以诺都来不及了,怎可能一再拒绝他的面试邀约,更遑论是挂他电话。

  但她沈珍蓁才不在乎这些。

  将手机往桌上一扔,她弯身抱起店猫,跟猫咪玩耍了一会儿,又跟老板闲扯淡片刻,随後才百无聊赖地重新拿起手机,开启相簿,端详起她从网路下载的某张模糊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在一群西装精英的簇拥下,正准备步出某间高级酒店的大门。

  男人面庞略略低垂,不短不长的黑发服贴整齐,依稀可看得出俊美轮廓,可惜画质有些模糊,无法完全看清轮廓真貌。

  齐以诺这个家伙太神秘,她搜遍了网路,最终只找着了这张面貌不清的照片。

  她知道,只要有钱有势,要想把网路上的照片撤下,是件易如反掌的事。

  再说了,那些身价不菲的富豪,就怕惹来觊觎与麻烦,自然不乐见自己的照片散布於网路。

  只是她想不透,如齐以诺这般年纪的年轻富豪,应当是不会抗拒曝光;毕竟今非昔比,眼下是个讲求曝光度与讨论度的年代,齐以诺又不是妖魔鬼怪之貌,为何他如此抗拒曝光?

  端详着萤幕上的模糊照片几近入迷,沈珍蓁说不明白是什麽原因,她总想着把照片上的男人看清也看穿。

  有时她会想,这三个月来,断断续续与她通电话的男人,真是照片里的人吗?

  齐以诺……究竟是什麽样的人?

  熟悉的摇滚乐声响起,沈珍蓁的冥想遭手机铃声打断。

  盯着来电显示好片刻,她屏住呼吸方接起,「妈,你找我?」

  她有个坏习惯,每次换了新的手机号码,总会拨一通电话给母亲,让母亲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尽管每一次母亲带给她的只有满满的挫折感。

  毫无意外地,线路彼端传来母亲冷静却充满压迫的责备。

  「你人在哪里?你哥寄来的包裹为什麽到现在还没拆?」

  沈珍蓁选择沉默以对。

  「你还想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吗?堂堂美术系毕业的高材生,不好好走设计的路,跑去当什麽P图师,你什麽时候才会清醒?」

  面对母亲尖刻的责骂,沈珍蓁向来不愿多作回应,她知道这就是母亲情绪上的一个周期,时候到了便会找她开刀,忍忍就过了。

  不过,显然这一次母亲周期性的坏情绪越发恶化了。

  「沈珍蓁,我怎麽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你到底像谁?身上没有一点像我,当初真应该把你扔给你爸去教──」

  沈珍蓁冷着脸,将手机从耳边拿开,随後果断地结束通话。

  吧台里的文青老板探来同情的一眼,说︰「你妈又炸了。」

  望着再次铃声大作的手机,沈珍蓁瞪着它,就好似瞪着一个会咬人的怪兽。

  「沈珍蓁,你敢挂我的电话?!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面无表情的任由母亲在彼端痛斥,明明该是心如止水的,可当沈珍蓁听见母亲再次把远在美国的兄长搬出来,与她大作比较,她握紧粉拳,怒气迅速凝聚。

  「你爸想尽方法要帮你弄进Art Center,甚至不惜破例去帮你关说,你沾着你哥的光,好歹也能进去熬个好看一点的学历,出来以後找份像样一点的工作,怎样都好过现在这副落魄模样……」

  在母亲眼里,学经历远比不上兄长的她,不论从事什麽工作,都是落魄模样。

  「我在知名的大型经纪公司当美术助理,月薪六万五,含劳建保,不必打卡,责任制,忙起来也不必进公司,只要手边有电脑即可工作,我替大明星修照片,我经手过的照片,最终会被刊登在各大知名杂志上,我一点也不落魄。」

  沈珍蓁终於打断母亲滔滔不绝的轰炸。

  「修照片叫有出息?沈珍蓁,我是怎麽教你的?你的眼界就这麽点大?」

  她的解释没能平息母亲的怒火,反而是火上添油。

  显然今天的母亲格外难缠,沈珍蓁自认也不是什麽好脾气的人,前段日子她与母亲已陷入了冷战,没想到又再次为了兄长寄来的包裹而起争执。

  她恨透了这样的日子。

  沈珍蓁目无焦距的听着母亲在手机彼端训斥。

  直到她的毫无反应,彻底惹恼了母亲,愤而挂上电话,切断通讯。

  沈珍蓁闭了闭眼,做了个深呼吸,将手机往桌上一搁,起身离去。

  「珍蓁,你的手机!」

  听见文青老板追出来的叫唤声,沈珍蓁只是举高一只手对空挥了挥,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文青老板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又望了一眼渐远的纤细人影,不禁摇头失笑。

  他回到咖啡店里,打开柜台收纳抽屉,将沈珍蓁留下的手机,摆在另外两支已蒙上一层灰的手机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eeyeewong | 2019-8-4 14: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何时可以抱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P.S.我爱你》作者:乔宁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P.S.我爱你》作者:乔宁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