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睡妻条件》作者:石秀

[复制链接]
查看684 | 回复4 | 2019-3-27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出版日期:2019年3月22日


内容简介:
女人不好追求,说风是雨,想追也只能由她了;
男人看着冷酷,说一不二,想受也只好顺他了。

祈向城觉得感情这种东西,谁认真谁就输了,
所以他从没打算玩真的,想要也得到那就够了。
可林初静是年少时的他,唯一看上眼的女人,
她却高傲的甩了他面子,怎麽也不给他追,
只是兜兜转转几年过去,曾经的大小姐变得落魄狼狈,
他竟起了捉弄的坏心。过去的喜欢变成陪睡交易,
她成了他唯一的床伴,林初静这女人,不碰还好,
一旦碰了,他竟欲罢不能。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他,
是众人巴结讨好的大少爷,生意场上打滚过的他,
手段狠绝,而女人,玩归玩,他从没付出真心。
唯独林初静让他放不下又舍不得甩掉,明明不想承认,
却还是栽了,这女人让他栽了两次,这一回, 他很清楚,
没有退路,没有不要,他非娶她不可。
手机用户请使用UC、360、搜狗、Chrome、百度、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晚上七点,名城休闲会馆的餐厅外铺着红地毯的走廊上,林初静与她的助理在服务生的引领下,神色匆匆地走过。

  她脸上化了精致的妆,五官更加明艳动人,身上优雅端庄的一字肩黑色连身裙,让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惹火,裸露在外的肌肤雪白如瓷,在灯光下泛着温润的光泽,脚上一双黑色绑带细高跟鞋,让她笔直修长的小腿,更显性感。

  她迟到了,她额上、颈间都沁着汗,抬手轻轻地撩一下乌黑的鬓发至耳後,细长的耳环熠熠闪光。

  就在这时,走廊的转弯处走出几个穿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

  看到为首那个神情疏离的那张脸,她脊背僵了一下,但很快便假装镇静,迎面而上。但步伐明显有点凌乱,那麽多年了……没想到还会遇见他。

  淡淡的清香,让对方很快也注意到了她,不过是打个照面的瞬间,对方眉头皱了皱,但仍然一脸冷漠,径直走着。

  擦身而过的片刻,训练有素的服务生跟那男子点头致意,然後伸手引领着她的客人道:「林小姐,这边请!」

  林初静努力地调整一下心情,脸上随即扬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推开门走了进去。

  古色古香,很有格调的包厢内,几个跟自家服装公司有生意往来的老板已经到了,正在交谈着。

  「对不起,我迟到了!」林初静声音甜却不媚,因为从小是爸妈宠在掌心的骄傲公主,从来不需要跟谁低声下气地说话,从骨气里都透着一股傲气。

  但眼下,时势不同了,爸爸的公司遇到恶意竞争的对手,对方手段恶劣,欺行霸市,她家生意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这些老客户都慑於那个竞争对手的威胁,不愿意再跟她家合作,她这次来是想说服他们续约的。

  「没想到这次是林小姐过来和我们谈,早就听说林小姐年轻貌美,一直定居国外,这次回来,林董事长是有帮手了。」其中一个老客户打量着林初静,眼神有些放肆。

  「张老板,我一直在国外学习,这次回来,是因为爸爸有心栽培我接掌家业,以後还请各位老板多多关照提点。」林初静落落大方地说道。

  「林小姐,你爸爸是有心栽培你,还是让你接手烂摊子,你真的不知情吗?」另一个平时作风有问题的王老板笑着打趣道。

  林初静当然听得懂对方话里的意思,她红唇一勾,脸上保持着微笑道:「事在人为而已,不是吗?」

  王老板被她用话狠狠一堵,有点不爽,腆着大肚子拿起酒瓶走到她身边,一边往她酒杯里倒酒一边说道:「林小姐,别的就不多说了,可是今天你迟到了,得罚你三杯酒!」

  「好,我自罚三杯。」林初静端起酒杯往嘴边送,就在这时,包厢的门打开了,服务生的声音传来,「老板,里面请!」

  林初静望向门口,差点就被口中的酒呛一下,只见祈向城款款走进,可是她晚上宴请的名单上根本就没有他!

  她刚想问他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可是和她吃饭的一桌子人都齐刷刷站了起来,脸上是谄媚的笑,「祈总,没想到你也是林小姐的座上宾,看我们,真的失敬了。」

  「没事,是我迟到了,我自罚三杯。」祈向城拿酒瓶往杯里倒酒,很快就喝下了三杯酒。

  林初静总不能赶人,毕竟在座的人都很给祈向城面子,她端起王老板给她满上的酒,再次一饮而尽,紧接着,便是第三杯。

  她酒量不是很好,喝完三小杯,她脸颊已经绯红,一双杏眼更是水汪汪的。

  「好了,菜要上齐了,听说祈总的会馆中式料理请的是最有名气的大厨,做出来的料理是别的饭店领略不到的风味,今天真的是让林小姐破费了。」

  看着满桌上等佳肴,在场的人都已经食指大动。

  林初静微微一笑,「大家尽兴就好。」不经意间,她总感觉对方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但她下意识地不去看。

  祈向城在高中的时候高她一届,那时候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身边花花草草特别地多,没想到多年不见,他成了圈子里能呼风唤雨的人物,看在场的人对他一脸讨好的样子,她不得不承认,这社会真的很现实。

  酒至半巡,大概有人想到林初静能请祈向城这座大佛来,多少有点本事,於是微笑看着她道:「林小姐,你现在是林氏服饰公司的总经理,不知道你跟祈老板之间有什麽合作?」说到一半他望向祈向城,「难道说是祈总有意向服装界进军?」

  祈向城微笑看着林初静,他也没想到,事隔多年会在这里遇到她,高二那年,她高一,第一眼看到她,他就喜欢上了她,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校庆上,他当着全校人的面追她,没想到她竟然拒绝自己,让他很没面子。之後在学校遇到,他一直很冷漠。没多久,她就被家里安排出国念书了。

  刚刚打个照面,可是他漫不经心的一眼就认出了她,身材还是那麽纤细高挑,气质温婉端庄,但身上散发的小公主傲气还在。

  他跟经理了解了个大概,知道她宴请客人,还是一群圈子里有名的色老头,他不能冷静了,硬是闯了进来,他的身分和地位,她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他倒是看看,她会不会还像当年那样不给他面子。

  林初静一双美眸望向祈向城,她不知道他的来意,她根本没邀请他,是他脸皮厚不请自来。她多少也懂察颜观色,大家会对她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是误会她跟他那层关系。

  「祈总是我的学长,我们之间并无合作,至於他有没有意向进军服装界,这个问题得让他作答了。」她陪笑,只能说实话,因为她不想祈向城像当年那样,又做出什麽兴师动众的事情来。

  祈向城笑了笑,「林小姐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撇那麽清,想必是对当年我们之间的不愉快还记恨在心吧?这杯酒就当是我向林小姐赔罪,虽然有点迟,希望林小姐给我个面子,不要再计较了。」说完,他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在座的人立马释然,知道他们之间没有关系,都放松了些,想着林初静也太傻,现在圈子里谁敢不给祈向城面子?只要能跟他沾上一星半点关系,她还用得着在这里陪他们这班老头子周旋?果然是年轻气盛,嫩了点!

  林初静当然察觉到大家听到祈向城那一席话,态度都有了些许变化。只是她觉得今晚差不多可以进入主题了,她笑容依旧地看着大家,「今晚很感谢大家赏脸,我代爸爸来,就是想和叔叔伯伯们谈一下续约的事情,毕竟我们合作那麽多年了,一直都取得共赢对不对?」

  「我们跟林董事长交情是不错,一向以来的合作,林董事长给我们很大的让利,只是……」张老板有点为难,有人给他们放过狠话,要是帮林氏服饰,就是跟他们作对,他多少有点顾忌。

  林初静听得出来张老板有些考虑,她忙让助理拿出合约来,「张老板,爸爸说,价钱方面我们可以微调,给我们的合作商更大的利润空间,你可以看看合约再决定。」

  助理把合约分派给在座的人,想着总经理终於用诚意打动了对方,能帮林氏服饰度过这场危机就好。

  可是这时候张老板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把合约一放,起身匆匆走到露台去接电话,很快脸色微变。

  「抱歉各位,我有点急事,先告辞了,等下次我请吃赔罪。」张老板看也不看那份合约就匆匆离开。

  这下,大家都猜得出来张老板有点麻烦,没人敢再和林初静签约,怕下一个倒楣的是自己。

  ◎             ◎             ◎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客人都以有事为由,纷纷离席。

  林初静知道,她的竞争对手手段恶劣,她已经放下身段去恳求那些老板,可是大家都无可奈何,没有人想惹祸上身。她看着仍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祈向城,不知道他打的是什麽主意,只是有些疲惫地站起身来,「今天晚上让学长看笑话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祈向城拦住她,她的助理想替她解围,她不动声色地摇摇头,示意助理先出去等她,继而笑看着把她拦住的人,「不知道学长还有什麽事?」

  祈向城笑,讽刺地笑,「不知道学妹想要学长怎麽关照你?」

  林初静抬手理了祈向城西装衣领,淡淡一笑,「当年我让学长那麽没面子,怎敢开口?」

  祈向城捏起林初静的下颔,看着她饱满的红唇,「只要是你开的口,学长都舍不得拒绝,说吧,想我怎麽帮你?」

  林初静看到祈向城眼底的嘲弄意味,「需要学长帮忙的地方多了,只是不敢开口,怕学长身边的莺莺燕燕不高兴,所以还是算了吧!」

  说完,她轻轻别过脸去,甩开祈向城捏着她下颔的手,准备走人。

  祈向城从她身後拉住她的手,目光落在她肌肤温润如玉的肩上,「跟我上床,我帮你。」

  林初静顿了顿,一把甩开他的手,「我是来谈生意,不是出来卖的,学长你有这需求不奇怪,只可惜,你找错人了!」

  祈向城倚在门口看着林初静离去的背影,捏了捏下巴,饶有兴味的样子,想着总有一天要一口一口啃光那女人。

  林初静很努力地维持着自己稳定的步伐,但没有人察觉到她内心的慌乱,狼狈。这麽多年过去,没想到祈向城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一点没变,跟一个女人上床的要求可以随口就说出来,她冷冷一笑,这种男人,真的可笑至极!一想到公司那一堆烂摊子,她知道自己的重心应该放在哪里,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任何的男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林氏服饰公司股价大跌,股票市场哀鸿遍野,林父在办公室里接完一通货款的电话,一气之下心脏病发,秘书忙叫来林初静,一同将他送往医院。

  「爸爸,你要挺住,不要有事!」林初静看着吃了速效救心丸,脸色苍白忍着疼痛的爸爸,满心焦虑,急着眼泪都掉下来了。

  「爸爸没事……别担心……」林父很辛苦,但还是安慰着女儿。他很不甘心,林氏服饰公司是他一手创办,这麽多年都稳稳当当的,他还想着等自己退休後把它好好地交给女儿,没想到……

  「初静,爸爸的公司,一定不能有事……」

  林初静握住爸爸的手,「爸爸你放心,我会守好它,不会让它有事的。」

  护理人员把林父推进手术室,门关上,灯亮起。

  林初静在手术室外踱来踱去,双手十指并拢,焦虑不安,手指关节泛白。现在爸爸的情况这样,公司又内忧外患,她真的很怕。

  电梯门打开,一个身影跌跌撞撞走了出来,林母看到女儿,差点站不稳,林初静忙扶住妈妈。

  「妈,不要慌,爸爸在动手术。」她安慰妈妈。

  「初静,你爸爸……他会不会有事?」林母看着女儿,哽咽着声音问道。

  「没事,妈,你来坐一下,等一下手术完看医生怎麽说,我们还要照顾爸爸,千万不能倒下了。」林初静把妈妈扶到手术室外的长椅坐下,不停地安慰妈妈。她知道,妈妈一直人生平顺从来没有过大风浪,性格柔弱,遇事就怕,就乱,只是软弱地哭。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是爸妈唯一的依靠,她不能倒下。

  「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劝他不要太操劳,公司现在很不好,之前我就说让你回来帮忙,可是你爸爸不同意,硬要撑着,如果不是医生再三嘱咐说他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他都不肯叫你回来,都怪我说他几句,什麽都听他的,不自己拿一次主意……」想到老公的身体,林母很自责,不停地埋怨自己。

  「妈,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爸爸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会打理好公司。」林初静用纸巾帮妈妈擦眼泪,安慰着。想起来那场饭局那些老板的态度,她真的很忧心,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想到祈向城提的条件,她苦涩一笑。

  林母突然想起什麽,一把握住女儿的手,「初静,你一个女孩子家,我不放心!你去找阿哲,你和他都订婚了的,他总会帮我们……」

  林初静想起宋哲,她的未婚夫,其实她跟宋哲之间只是半年前按爸妈之命订婚了,两人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基础。不过宋哲一表人才,又是爸爸朋友的儿子,两家才撮合他们的婚姻。

  她没有恋爱经验,其实不懂爱情是怎样一种感觉,只是觉得那男人合眼缘,有份不错的工作,就点头答应了,毕竟爸妈高兴。

  她跟宋哲的婚礼,两家安排在年底,可是眼下家里频出状况,这婚礼恐怕要泡汤了。

  「好,等爸爸手术完,我去找他问问看。」林初静听妈妈的,很快应允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一个小时後,手术室的灯灭了,林父被推了出来。

  「医生,我爸爸情况怎样?」林初静上前,一脸紧张地问道。

  「病人度过了危险期,只是身体状况很不好,需要住院观察,千万不能再受刺激了。」医生说完,擦一把额上的汗。

  「谢谢你,医生!」林初静看着脸色苍白的爸爸,稍稍放下心来,只是接下来,她不敢想像公司的情况。

  ◎             ◎             ◎

  林父被推进了病房,林母看着他,林初静看爸爸麻醉未过在休息,她叮嘱妈妈照顾,匆匆离开病房。

  公司外面有人欠薪在闹,布料供应商又来催拖欠的货款,她的手机快要响爆炸了,是她调了静音,才没让妈妈知道。

  如今,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爸爸宠着护着,做什麽事都有爸爸替她撑腰的小公主了,上天像是给她出了一道大难题,不管她想走向哪个出口,都会被卡住,走不通。

  匆匆赶回公司,林初静先安抚讨薪的员工,承诺大家会尽快发薪,然後和布料供应商谈。

  因为拖欠布料供应商的不是小数目,而公司的货因为竞争对手恶意打的价格战,价钱压太低,已经亏损太多,资金不能回笼,所以成了最棘手的问题。

  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两点钟,林初静还没吃午饭,饥肠辘辘,好不容易说服供应商给她宽限三天的时间筹钱,她饿得快要瘫倒。

  办公室门口传来敲门的声响,林初静条件反射般身体紧绷,精神紧张,幸好,进来的是她的助理。

  「总经理,我买来了午餐,你快来吃点吧。」助理把买来的盒饭送到了林初静面前的茶几上,并帮她打开。

  「谢谢,你真的是我的救星,我快饿死了!」林初静有气无力地从沙发上坐起,抓起筷子,这顿饭,她吃得很香。

  饭後,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宋哲还是没给她回电话,她又一直打不通他的,可是她真的很需要他的安慰,哪怕是一点点鼓励,也让她心里好过些。

  她站起来拎起包,对助理道:「你留在这里,有什麽事情马上通知我,我要出去一趟。」

  助理表示知道了。

  离开公司,林初静驱车开往宋哲的公司,她很想知道宋哲为什麽一直没有接她电话。虽然这半年的时间,他们分隔两地,但经常有视讯聊天,她觉得宋哲还是很喜欢她的,所以就算在国外有不少追求者,都被她婉拒了,她觉得对另一半忠诚是非常重要的。

  车子停好,她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走进宋氏集团大厅,正想直接上楼去找宋哲,却被一把熟悉的声音喊住。

  「初静,你来有事吗?」

  林初静回过头,眼中溢出惊喜的神采,「晶晶,好巧!」

  黎晶晶脸上没有和她一样的惊喜,只是不失礼貌地走到她面前,「初静,你……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林初静看着眼前的闺蜜,看到她状态很好,似乎已经从半年前的失恋里走出来了,很为她高兴。

  「我回来了,不欢迎吗?对了,在阿哲这里工作还习惯?我没介绍错吧?」林初静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半年前,林初静回来订婚,可是黎晶晶那时候却失恋又失业,整个人很不好,林初静很担心这个闺蜜,经常陪她谈心,开导她,又在未婚夫的公司给她谋了一个好职位,让她一点点走出来。

  黎晶晶看一下四周来来往往的人,拉着林初静到了楼梯间。

  「晶晶,你带我来这干嘛?我有点事,要找阿哲。」林初静对黎晶晶的举动有些疑惑。

  「初静,我求你,不要找宋哲好不好?你们解除婚约,把他让给我好不好?」黎晶晶哀求道。

  林初静脑子里轰地一下,一脸错愕地看着黎晶晶,她的好闺蜜,惊讶了半晌,她才喃喃开口,「晶晶,你这话是什麽意思?」

  「我爱上他了,一开始,他总说帮你照顾我,很关照我,可是慢慢地,我发现我喜欢上他了,我们甚至……初静,你人漂亮,心地好,追求你的人很多,可是我不同,那次我们喝醉酒发生关系後,阿哲跟我说,他会跟你解除婚约……」黎晶晶很为难的样子。

  林初静感觉全身血液沸腾,一股恶心的感觉袭来,她转身就要走,可是黎晶晶拉住了她。

  「拉着我做什麽?我要找他问清楚!」林初静很愤怒,她无法忍受背叛,不管是什麽样的情况下,都不可以!

  「他很忙,而且那件事之後,他一直对你有愧疚,不知道该怎麽把解除婚约的事情和你说,所以求你了初静,你成全我们好不好?」黎晶晶低声哀求着,却不忘把最现实的问题拿出来说。

  「解除婚约?」林初静看着黎晶晶那副丝毫不愧疚的样子,冷冷一笑,原来多年的闺蜜,她掏心掏肺用真心对待的闺蜜,就是这样回报她的。

  甩开黎晶晶拉着她的手正要走,可是黎晶晶却换了一副嘴脸,「你别找他,那晚我们做的时候没戴套,我可能怀上他的孩子了!」

  林初静听到黎晶晶的话,脸色霎时白了,多年的好闺蜜,果然拿捏很准她的命门,她最无法忍受的,偏偏他们都做了!

  也不怪宋哲迟迟不接她的电话,原来她成了彻头彻尾的傻瓜,把自己的闺蜜往自己的未婚夫怀里送!

  失魂落魄地离开宋氏集团,她开着自己的车在马路上乱转,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跟家人说,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

  也不知道转了多久,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她一向平顺的人生,此时此刻糟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aoyanba | 2019-5-15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yeeyeewong | 2019-8-4 14: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抱走,很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睡妻条件》作者:石秀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睡妻条件》作者:石秀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