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彪悍总裁来讨婚》作者:桔子

[复制链接]
查看505 | 回复2 | 2019-3-27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出版日期:2019年3月22日


内容简介:
再追小女人,又哄又拐,怎麽也舍不得凶她一句;
大男人强势,高冷霸道,依旧对他爱得不可自拔。

他们是彼此的初恋,一个是理科学霸, 一个是术科学霸,
男的高冷帅气,女的漂亮迷人, 本是不该有交集的两人,
却误打误撞的成了男女朋友。 直到柏翔川不告而别,
丢下她成了全校大笑话时, 曾雯霜告诉自己,
这辈子跟柏翔川老死不相往来。 谁知五年後,
这个高冷男却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她还来不及辞职走人,
就被他打包带上床给办了。 他啃了後还不餍足,不但对她死缠烂打,
讨好卖乖, 还很强势的说,他不是前任,因为他们没有分手。
曾雯霜恨不得踹他几脚,追她的男人排了几条街,
她才不稀罕他,可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不得了。
柏翔川就是个小心眼的,竟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
还撂言,她要是再不乖一点,小心让她下不了床!
手机用户请使用UC、360、搜狗、Chrome、百度、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听说了吗,今天执行长就要来公司视察了?」

  「真的?不是说要下星期吗?」

  「是临时决定的,听说执行长刚好有一场会议取消了,所以行程就空出来,顺便来我们公司看看情况。」

  「那怎麽办?我好紧张,万一表现不好执行长一个生气,会不会裁员?」

  曾雯霜刚踏进公司大门,就听到来往的同事们议论纷纷,脚步顿了一下,她脸上扬起笑容,拍拍其中一名同事的肩膀,「别自己吓自己了,执行长那麽忙,哪里有空来搭理我们这种小职员?顶多就是到时候让我们在公司门口迎接一下,鼓个掌,真正负责接待执行长的是总经理,我们该干嘛就干嘛。」

  「雯霜,你和秘书姐姐关系好,有没有拿到第一手的消息啊?新执行长性格怎麽样?」同事甲立刻凑过来。

  曾雯霜摇头,「收购我们公司的可是跨国集团,我们这种小公司根本就入不了那真正的执行长眼,说不定这场收购都不是执行长负责,顶多就是在最後的收购合约上签了个字而已。今天来我们公司也就是露个脸,别说我们都被收购了,却连执行长长什麽样都不知道。」

  「啊?那你也不知道执行长长什麽样子?」同事乙很失望。

  「不知道,好啦,你们别想了,不管执行长是恐龙还是天仙,都和我们没多大关系。只要他愿意给我们发薪水,那就是我们的老大。」曾雯霜笑眯眯的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

  曾雯霜目前就职的是一家网游公司,工作性质是美工人员,之前开发了两款益智游戏投入市场,反应还不错,就被着名大企业纳川注意到了,经过一番洽谈,公司便被纳川收购了。

  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曾雯霜觉得公司被收购是件好事,只要他们好好做,不仅不可能被裁员,指不定以後的福利待遇还会更好。之前就听说了,纳川的薪资待遇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丰厚!

  ◎             ◎             ◎

  上午十点半,经理通知下来,说是执行长到了,请各部门注意一下,务必给新执行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曾雯霜将手绘板放在一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和同事们一起走到公司门口,分开两队站成一排。

  没过一会儿,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的清脆响声响起,曾雯霜有点好奇的转过头,就看到经理站在一名身材修长,样貌隽秀的男子身边,满脸笑容开口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新执行长,柏翔川,大家鼓掌欢迎!」

  曾雯霜眨眨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等她将视线真正落在那位据说是新执行长的人身上的时候,停顿一秒,嘴唇微微张开,随即迅速垂下了脑袋,恨不得现在面前出现一个坑,把整个人都埋进去。

  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

  怎麽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面下见到初恋男友,纳川可是家族企业,现任继承人据说是总裁唯一的儿子,是天之骄子!她的初恋男友有这麽富有吗?

  以前没发现,不可能不可能,绝对是她看错了,说不定只是同名!

  可是她现在连抬头确认到底那人是不是她初恋男友的勇气都没有,怎麽办?

  「大家好,我是柏翔川。」柏翔川的声音很清冷,也不罗嗦,只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和经理以及开发部的几个大神一起进了会议室。

  在场的大小主管一离开,整个办公室紧绷的气氛顿时松散开了,曾雯霜有点出神,只听到身边的女同事们兴奋的尖叫着,「没想到执行长会这麽这麽帅,看起来还很年轻,不到三十岁吧?」

  「天啊,我感觉我那乾枯的心终於又活过来了!我宣布,从这一刻起,我是执行长的脑残粉了!」

  「你们就别想了。」有男同事酸溜溜的开口道:「执行长日理万机,我们这种小公司,顶多就是年终的时候把报表呈上去给执行长过目一下,平日里哪里有机会看到执行长的身影。」

  「没关系,我们以後就是纳川旗下的子公司之一了,好像公司每个月都有期刊,发布公司的新动态,我们一定能经常在上面看到执行长英挺的俊颜,这可就是我以後的精神食粮了。」

  「雯霜,你肯定和那群花痴不一样,我看你就很淡定。」男同事气呼呼的,转头发现曾雯霜居然脸上一点激动的表情都没有,顿时笑着道。

  曾雯霜有点恍惚的点点头。

  拜托,一个为了出国抛弃她的前男友,重逢的时候她没拿刀把那个混蛋大卸八块都算是她很善良了,怎麽可能还会花痴?

  好吧,虽然她没拿起刀的主要原因是她意识到两人之间差距太大,她怕是还没近柏翔川的身,就被他身边的保镖给按在地上了。

  原来他家世这样出众,难怪当初要出国历练,毫不犹豫的甩了她,好像也在意料之中了。

  曾雯霜抿了抿嘴巴,埋着脑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又忍不住低低的哀嚎一声,脑袋一下一下的嗑在桌沿。

  「你不是傻了吧?」同事拍了一下曾雯霜的肩膀,「干嘛跟自个儿脑袋过不去?」

  「没有,我就是突然想起一点事情,有点烦躁。」曾雯霜抬起头对同事笑了笑,拍了拍脸颊要自己振作起来。

  虽然这些年她已经很少会想起柏翔川了,但是这麽突然重逢,她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有些人最好还是安安分分待在记忆的角落里再也不要出现在生活里比较好。

  只是再见一次面,对她而言都是打扰。

  嗯……她要不要辞职呢?

  可是柏翔川好像没认出她来,而且目前她好不容易在公司混了一个首席美工的职位,薪水待遇不错,同事之间相处也很好,最关键的是,柏翔川作为纳川的领头人,应该也没什麽时间来操心旗下一家小小子公司的事吧?

  曾雯霜就在这麽纠结的想法中渡过了煎熬的一天,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辞职算了。

  她发现自己还没有释怀当初的事情,一点都不想看到柏翔川。一想到自己居然要在柏翔川的手下工作,就心烦气躁。

  这人说出国就出国,她也不是非要拦着他破坏他的前途,但是他好歹跟她说一声,就那麽不声不吭的走了,明明是她和他之间的感情问题,她居然是最後一个知道自己是被甩了的人?

  实在太过分了!

  ◎             ◎             ◎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曾雯霜立刻收拾东西准备起身走人,恰好会议室的大门被打开,柏翔川率先走了出来。

  曾雯霜看到这一幕,瞬间转身坐回位置上,经理跟在柏翔川身边,对办公室的员工说了一句,「大家下班吧。」就送翔川离开了。

  曾雯霜一直坐在位置上,等了好一会儿,估摸着柏翔川的车肯定都开出好远了,这才跟做贼心虚似的缓缓吐出一口气。

  想想又觉得自己孬种,分明是柏翔川以前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为嘛不敢见人的居然是她?

  拎着包包下了电梯,曾雯霜走出公司大门,正打算过马路去坐公车,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就停在她面前,车窗一片漆黑,也看不清里面是什麽情况。曾雯霜疑惑的瞥了一眼车窗,正打算绕过车子继续过马路,就看到车窗缓缓降下,柏翔川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就这麽露了出来。

  心里咯噔一下,曾雯霜的表情有点僵硬,但她还是装作很淡定的视而不见,埋着头踏着匆匆的脚步离开。

  「曾雯霜。」柏翔川开口唤她。

  曾雯霜才不打算理他,埋着脑袋只恨自己脚上怎麽没装风火轮。

  「你等一下!」柏翔川直接拉开车门下车,一把抓住曾雯霜的手臂。

  「你干嘛,放开我!」曾雯霜大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柏翔川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这又是在大马路上,继续纠缠下去只会影响交通,只好被动的教柏翔川拉着往回走。

  砰的一声车门被打开又关上,曾雯霜瞪着眼睛看着柏翔川,发现对方根本不理睬自己,最後还是只能默默的鼓着腮帮子把安全带系好。

  「你到底要干嘛?」曾雯霜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漠一点。

  「还记得我吧?」柏翔川轻哼一声,双手握着方向盘,「在公司不是一副恨不得从来不认识我的模样吗?」

  「你这是在责备我?」曾雯霜气极反笑,「怎麽?当时那种情况你难道是很希望我大声叫出你的名字,然後和你来一场久别重逢的拥抱吗?」

  柏翔川没说话。

  他当然知道那不可能。

  「你不要生气了。」许久,柏翔川像是无奈似的,吐出这麽一句话。

  曾雯霜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生气?是哦,她这场气生得有点久,都好几年了呢。

  「你想多了,我们现在只是陌生人而已,我还不至於那麽小气,对陌生人都要生气。」曾雯霜心里梗着一口气不舒坦,说完了,才想起问柏翔川,「你打算带我去哪里?」

  「吃饭。」柏翔川说道:「你中午也没吃什麽东西,一定饿了吧?」

  「你开会那麽忙,真难为你还有空注意我吃饭没有。」曾雯霜语带嘲讽。

  柏翔川那一瞬间清楚的意识到,他还是高看自己了。

  他知道曾雯霜一定会很生气,他也作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才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然而真的看到了这样冷漠的曾雯霜,他还是觉得……没有办法接受。

  他已经被那个开朗的,可爱的,狡黠的曾雯霜给宠坏了。

  「霜儿,我们冷静下来,好好说会儿话,可以吗?」柏翔川低声说道。

  冷不丁被柏翔川叫出小名,曾雯霜立刻清醒了。

  她何必还要觉得愤怒?

  她现在和柏翔川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就是吃顿饭,就像是高中同学叙叙旧咯,没什麽大不了的。

  「好啊。」她可有可无的点点头。

  两人毕竟这麽多年没见,就算心中对彼此没有怨怼,怕是也难有以前的熟稔。

  ◎             ◎             ◎

  这晚,柏翔川带曾雯霜去了一家很有名的高级法式餐厅,需要预约的那种。

  「不错嘛,才刚回国,就把知名餐厅都摸清楚了,应该没少带女孩子来吃吧?」曾雯霜嗤笑一声。

  「只有你一个。」柏翔川摇头说道。

  「这话我不信。」曾雯霜讽刺道:「你当初也跟我说你明天要去亲戚家吃饭,谁知道第二天你就直接出国了。」

  那种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独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印象实在太深刻,曾雯霜就是想忘也忘不了。

  对於这件事,无论柏翔川有多少理由,在曾雯霜看来都不过是藉口。

  多年之後,柏翔川也意识到自己那时确实太懦弱,连分别的话都不敢亲自向曾雯霜开口,出国之後他给曾雯霜打了那麽多次电话,之後每年回国也总是要去她家门口走一走,可惜这麽多年,两人竟是没一通电话也也没再见过一次面。

  或许真的是没有缘分……

  想到这里,柏翔川的脸色有点冷。

  就算是强求也好,他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曾雯霜的。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以後要让我带你吃烛光晚餐。」柏翔川亲自为曾雯霜拉开椅子,看着曾雯霜坐下,才打了个响指。

  很快,餐厅里面的灯光暗了下来,正中央放置了钢琴的地方被一束光打下来,有钢琴师坐在那里,开始演奏。

  曾雯霜这才意识到,这家餐厅今天竟然是被柏翔川包场了,他早就作好准备。

  换言之,今天她和柏翔川的重逢,也许并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她不仅没有觉得惊喜,反而只觉得心情越加复杂。

  当初他离开的时候没给她任何交代,现在回国了,也还是突如其来,没给她任何作准备的时间。

  他总是这样,自顾自的,不曾考虑过她的感受。

  红酒很好喝,牛排很好吃,钢琴曲子也很优美,坐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也很帅。

  这一切都曾经是她高中时期,殷殷幻想的场景。然而现在,曾雯霜切下牛排送进嘴里,心里毫无波动。

  迟来的弥补比路边的狗尾巴草还要廉价,她又不是狗,被主人伤害了躲起来伤心了,只要主人再次招招手,她就又能继续甩着尾巴蹦躂上去。

  「好了。」吃完最後一口牛排,曾雯霜放下刀叉,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柏翔川,「饭也吃了,旧也叙了,我们就此别过?」

  柏翔川愣愣的抬起头看着曾雯霜。

  莫名就有了一点可怜兮兮的意味,曾雯霜心有片刻的柔软,但是很快又硬了起来。

  不行,曾雯霜,你不可以心软!

  他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你就原谅他了,那你也太傻了!

  这人一向是这样的,平日里对她高冷得不得了,一旦做错了什麽事,立刻抓住你心软的毛病对你示弱。

  你上了那麽多次当,可不能再继续上当了!

  「我看你好像也没什麽别的事情了,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曾雯霜说着,就要转身拿包。

  「我送你。」柏翔川立刻也跟着起身。

  「不用了。」曾雯霜摇头拒绝。

  「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家我不放心。」柏翔川难得失了镇定。

  曾雯霜停住脚步,扭头,像是很诧异,又有点讽刺的模样,「柏翔川,我已经大学毕业整整一年了,毕业後这一年里,我都是独自一人上下班的。」

  柏翔川心里有点难受,知道在这件事上,终归是他做错了,所以怨不得她现在用这样的态度面对自己。

  但是今天这个场景也不是太出乎他的意料,早在柏翔川准备好一切打算再次出现在曾雯霜面前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可能性。

  曾雯霜现在对他有抗拒,是正常的。

  但是柏翔川相信,这种状况,持续不了多久的。曾雯霜这辈子就注定只能和他在一起,没别的选择。

  这晚,曾雯霜最後没能拗得过柏翔川,还是让他送了自己回家。下车的时候曾雯霜在心中纠结了很久,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礼貌的对柏翔川说一句谢谢。

  柏翔川微微颔首,看着她下车了,才突然开口唤道:「霜儿。」

  曾雯霜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才回头,「干嘛?」

  「没事。」柏翔川微微一笑,「早点休息。」

  我们,来日方长。

  曾雯霜没出声扭头就走,心想柏翔川这人高中的时候就一肚子坏水,每次这麽笑的时候就绝对没好事,只是以前柏翔川都是坑别人,如今可不能坑她。

  她今天可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他下了冷脸,把自己树立成了一个特别有原则,绝不原谅他的女人,可不能破功了。

  以後可不能再和他见面了,不然指不定自己哪天就落了下风。

  不行,她得辞职!

  而且一定得尽快!

  她明天就辞职!

  说做就做,回家後曾雯霜开了电脑,立刻写了辞职信,就等着明天早上一上班就交给主管。

  ◎             ◎             ◎

  第二天一早,曾雯霜拿着辞职信朝经理办公室走去了。

  「经理我……」想辞职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曾雯霜就看到经理笑眯眯的朝自己招手,「雯霜?正好,我有事跟你说。」

  「嗯?」曾雯霜有点疑惑的上前。

  「你看,这是总部昨晚发过来的邮件,恭喜,你升职了。」经理笑着说道。

  「什麽?」曾雯霜觉得自己有点懵。

  「是不是惊喜太突然,有点接受不了?」经理笑着打趣道:「纳川的总部可是要求很高的,要进去不容易。不过你一直都很优秀,昨天柏总来开会的时候,特地看了一下我们美术部的设计稿,着重表扬了一下你的作品,昨天晚上调职公文就来了。」

  曾雯霜张张嘴,没能出声。

  「去了总部要继续加油,纳川的待遇可比我们这儿好得多,你要好好把握机会!」经理语重心长的拍拍曾雯霜的肩,「好了,去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去去纳川那边报到,对了,你刚刚是找我有事吗?」

  「没……」经理都这麽热情了,她也不好意思现在泼冷水说她想辞职。

  只能暗叹柏翔川动作太快,让她连辞职的机会都没有。

  曾雯霜叹了口气,也不明白柏翔川到底想做什麽,难道还真想和她再续前缘?

  问题是,她可是会害怕的,毕竟当初被抛下的恐惧印象实在太深刻,曾雯霜总想着,这种事有了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

  再说了,她都和柏翔川多少年没联络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经历了那麽多,又怎麽可能还和以前一样?也许他再和她相处一段时间,就会觉得她现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指不定柏翔川就会意识到,也许他只是在怀念高中时候那种纯纯恋爱的感觉,而不是真的对她曾雯霜这个人有什麽期待。

  想到这里,曾雯霜又有点难过起来。

  当初就是她一厢情愿追柏翔川,当时柏翔川可是全校女生的共同男神,当时要不是被她捡了个便宜,柏翔川怎麽可能会和她谈恋爱。

  这段感情说现实点,就算最後柏翔川确确实实负了她,那也是她占了便宜。

  回座位的曾雯霜因为私人物品不多,一个小纸箱子就装完了,接受公司其他同事的祝福後,她安静的抱着这纸箱,搭车去纳川总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彪悍总裁来讨婚》作者:桔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彪悍总裁来讨婚》作者:桔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