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羞答答的老婆大人》作者:金晶

[复制链接]
查看99 | 回复1 | 2019-12-21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羞答答的老婆大人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金晶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24日
【内容简介】
女人的情动,有些甜有些涩,只怕男人的冷漠;
男人的情火,有点毒有点霸,就怕女人的冷淡。

李慢慢这女生,光是坐在那里,就足以令他冷冷的血液开始滚烫!
那一刻,朱脩文对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渴望。 他知道她单身,
知道她在哪里工作,也知道了她住哪里, 刚好,他是一个野蛮的行动派,
当直觉征服了他的理性, 他毫无任何理由,直接顺服了本能,
千方百计地成了她的邻居。 为了征服她,他以蛰伏的方式,
想着手段打算一点一点地吞掉她, 却没想到,她一个华丽转身,
竟然成了他哥哥的女朋友! 让他就此罢休?不,他看上的女人从没打算放手。
只是这女人很迟钝,总是笑得像一个傻瓜,不知他哥爱男人,
因为知道这秘密,所以他有恃无恐。直到她哭着拉他上床,
被他狠狠地在床上收拾后,被他疼得全身虚软的她,
却抬着尖细下巴说这不过是一夜情,她不用他的负责。
笑话,他好不容易把人给啃了,拐上了他的床,她怎么能不负责?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19-12-21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李慢慢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福的女生,因为她有一个很优秀的未婚夫。

  星期五这天,到了下班的时间,李慢慢却还不能回家,她心痛地推拒了未婚夫朱廷伟的邀约,本来今天是他们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她连送他的礼物都买好了。

  但是她要加班。

  她只好用通讯软件传了讯息跟朱廷伟说了一声,接着咬紧牙关,继续加油。

  李慢慢一边不甘心地加班,一边想着交往纪念日的礼物什么时候送出去好呢?她和朱廷伟认识五年,她对他很有好感,在一年前,她鼓起勇气向他告白,他答应了,她欣喜若狂,于是他们从朋友走到了恋人。

  他们的关系很好,但似乎总是缺少了什么。就像是那种好吃,似乎少了什么的菜一样,她想了想,可能是少了强烈的调味吧,他们之间总是平平淡淡,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但是她心里常常空落落的。

  他就像是一个温和的大哥哥,对她很有耐心,也很温柔,独独少了恋人之间的激情,半个月前他们订婚了,他也没有提出来让她搬到他家住,好像订婚前后没什么差别,只是名义上从男女朋友变成了未婚夫妻。

  她咬了咬唇,偷偷地看了看桌子下的柜子,与一年前一样大胆的,她做了一个很胆大的选择,她要给他一个惊喜。柜子里放著一个纸袋,里面放着她精心准备的礼物。

  一件性感的黑色情趣内衣。

  他们之间需要激情,他儒雅斯文不主动,那就由她来做主动的那一方吧。毕竟他们之间真的太纯情了,到现在还没上过床,只牵过手,连亲吻都是亲一下脸颊就戛然而止。

  他尊重她,当然是好事,但尊重得过头,就不是好事了。

  她偶尔也会幻想他像偶像剧里头的男主角一样会吃醋,会拥抱她,霸道一点,热烈一点,而不是平平无奇,他们都还年轻,却像是七老八十的一对老夫妇了。

  不行,她一心二用,等著加完班就跑去他的公寓,来一场激情四射的夜晚。

  那件情趣内衣,她试穿过,穿起来真的很性感,绝对会令他疯狂,她胸有成竹。

  ◎◎◎

  晚上九点,她终于完成了工作,快速地拿起自己的东西,飞快地出了公司,拦了一辆出租车,到了住处,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回家去,啃了一块面包,刷了牙,将身体去了角质,敷面膜,还护了发……

  十点半,她里面不著寸缕,穿上黑色情趣内衣,外面就穿了一件米色长风衣,钮釦扣到最上面,脚上穿着红色高跟鞋,披着柔顺的波浪长发,一推开门,就看到对面的门打开了。

  「李慢慢?」

  男人很高挑,站在门边,几乎头顶都要抵在门上了,隔着一副黑色镜框,黑眸幽幽地扫了她一眼,「出去?」

  「嗯,我出去一趟。」她语气轻飘,有点心虚,她正要准备将香喷喷的自己送到未婚夫的床上,很不巧,前面的男人是她未婚夫的弟弟,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天才建筑师。

  朱脩文搬到这里大约是一年前的时候,那时候她和朱廷伟正式在一起,她都不知道原来朱廷伟的弟弟这么帅,这么有魅力,黑色的头发剃成了平头,很短很短,带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意味,就算他高挺鼻梁上戴着眼镜也遮掩不住他浪子气息。

  但她很明白,这样的男人意味着危险和难以掌控,他和朱廷伟两人是两个极端,一个充满荆棘,一个平和无棱角。

  「这么晚出去,不安全。」他说。

  「我去你哥那里。」她平时和朱脩文比较少碰面,就算他们住在对门,好像每一次见到他都在晚上,都在她从外面回来,或者是她要出去的时候。

  「哦?」他慢慢地点了点头,「我哥来接妳?」

  他的问话令她莫名有些紧张,想到她等一下要做的事,她脸蛋微微发红,很不好意思,摇了摇头,翘著的发尾微微一晃,「不是,我有事找他。」

  「什么事这么晚去找他?」他语气微凉,忽然又一本正经地说:「明天去找他吧,妳一个女生这么晚出门不安全。」

  想说他多管闲事,可他说的话又偏偏是一番好意,她脸快烧起来了,「没事的,我先走了。」

  朱脩文的声音在她脑后响起,「我送妳过去。」

  「不用。」

  「为什么?」

  啊!她要去勾引他哥哥,他送她过去干什么啊?

  李慢慢红著脸说:「真的不用,很安全!」她咬牙切齿,努力表达她的抗拒。

  「走吧。」他越过她,甩了一下手里的车钥匙,「我送妳。」

  根本是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怎么这么部会看脸色呢,没看到、没听到她拒绝了吗?

  他走到电梯旁,按下下楼键,幽幽地开口,「喂,妳一直拒绝让我送,该不会是妳要出去被着我哥偷吃吧?」

  她惊愕不已,这个人胡说什么!她是会偷吃的人吗?

  「如果妳是出去偷吃的话,那我就不送了。」他很大方地耸耸肩,甚至脚往内拐,大有要回自己公寓的趋势。

  李慢慢很不想阻止他离去,可她要是让他回去,那她不就说明她真的要去偷吃了吗?这个王八蛋!明明比她小五岁,却是非常的难搞,怪不得朱廷伟也说他乖戾到六亲不认。

  于是,她气呼呼地跟着他进了电梯,还得忍着气跟他道谢,「谢谢你。」

  「不客气,一家人嘛。」他笑着说。

  真的是一个怪人!她心里想,随口问了他一句,「你要出去干什么?」

  「买饮料。」

  「哦。」

  两人一路无话,李慢慢被他开车送到了朱廷伟公寓的楼下,她下车前,他突然开口,「我等妳。」

  「啊?」

  「反正我下车买东西,等妳说完事情,妳也下来了,再载妳回去。」他一副他很好心的口吻。

  朱脩文到底是想怎样啊!他难道不知道一对未婚夫妻半夜相会要做什么吗?他还要送她回去?她发誓,打扰她和朱廷伟的好事,朱廷伟一定会揍死他!

  「嗯?」他看她。

  她露出一个假笑,「不用,再见。」说完,不等他有任何反应,迅速推开车门,踩着那艳红色的高跟鞋,摇曳著身姿,消失在黑夜里。

  朱脩文盯着她,舌尖轻弹了一下,发出啧的一声,「看着真是可口。」

  她也许不知道,他早已从她有异于平日的表现中发现了端倪,近乎封闭的车厢里飘浮着她身上迷人的香气,散发著勾人的味道,而她不自知地无声蛊惑着他。

  朱脩文是在一场朋友聚会上认识了李慢慢,她只是跟着朋友过来随便转一转,吃一些甜点就打算离开,可他却被她一口一口吃甜点的专注模样给吸引了。

  怎么可以有一个女生,光是坐在那里,娴静地吃着美食,就足以令他身体里冷冷的血液开始滚烫!也就是那一刻,他对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他知道她单身,知道她在哪里工作,也知道了她住哪里。

  他是一个野蛮的行动派,当直觉征服了他的理性,他毫无任何理由,直接顺服了本能,搬离了原来的公寓,千方百计地入住在了她的对面,成了她的邻居。

  像她这样文静的女生,他打算用蛰伏的方式,小心翼翼地吞掉她,却没想到,他的计划才开了一个头,她一个华丽转身,成了他哥哥的女朋友?

  他就此罢休?

  不,他蠢蠢欲动,他继续慢慢地吞噬她的生活,一点一点地入侵,但是她很迟钝,反应很慢,眼里只有他的哥哥,时常笑得像一个傻瓜,围绕在他哥哥的身边。

  但他知道哥哥的秘密。

  因为知道,所以他有恃无恐。

  他吸了吸车厢里残留的味道,唇角一翘,他推开车门,拿了钱去了附近的便利商店买了一瓶咖啡,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淡淡的苦涩。他倚在车门边上,看着那向他奔来的身影,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他知道,她今天想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可能,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

  但是他很清楚,他哥哥不可以。

  而他就在这里等着她,守株待兔。

  过了一会,他看着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眼角含泪,一副受了惊吓的李慢慢,脸上适当地释放出善意,「怎么了?」

  「麻烦你带我回去。」她声音带着轻颤。

  他眼中一闪而过一抹狠厉,他不喜欢她这副样子,他没说什么,性感的薄唇轻抿著,他将饮料塞入她的手里,打开车门,绅士地让她先上了车。

  等她坐进去,他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正要启动的时候,余光一扫,她身体轻微地发抖,而安全带还未扣上,他侧过身,替她扣好安全带,他正了正身体,开车回去。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心之中。

  他能算计了一切,也算到了她不稳定的情绪,但他似乎漏算了,因为她波动的情绪而深受影响的自己,他抓紧了方向盘,心里一直压抑著那一股醋意,缓慢地弥漫开了。

  他吃醋了,吃了亲生哥哥的醋。

  该死的!她为什么这么伤心,看得他非常的不爽呢。

  与来前相比,他的车速快了不少,李慢慢脸色微微发白,捏著饮料的指尖都白了,等车子一停,她拧开饮料,狠狠地灌了一口,苦涩的味道令她皱了皱眉,就如她此刻的心情一般。

  她的心,被漫无边际的苦给淹没了。

  「到了。」他说。

  她点点头,下了车,双腿发软地往前走,走到一半,差点扭到脚,一只有力的臂膀扶住了她的腰肢,火热的温度透过他的手臂传到了她的身上,她呢喃地说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他松开她的腰,与她一起走进公寓。

  同一个电梯,身边站着同一个男人,去的时候,她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像是装了一只小喜鹊在心里一样,雀跃得不行,回来的时候,心浸泡在苦涩咖啡里,恨不得敲晕了她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叮!电梯到了。

  他们同时走出公寓,她对他挥挥手,勉强地笑了笑,就要开门回公寓了。

  「发生了什么事?」他站在她的身后问道。

  她拿出的钥匙打开门,虚浮地说:「没什么。」

  「妳不对劲,我哥……」

  「不要跟我说你哥!」她尖尖地喊道。

  他神色淡然,像是看着一个小女孩在闹脾气一样,包容地说:「不要怕。」

  「我没有怕。」她极快地否认道。

  「妳不怕吗?不怕为什么不愿意看着我说话?为什么从我哥那里回来就不对劲了?」他放柔了声音,「告诉我,妳发生了什么事?」

  她猛地抬头,看着男人,他脸上此时没有带着眼睛,这是一双被造物者亲吻过的眼,瞳孔黑到极致,眼眸深邃,眼角轻佻,揉合了西方狂野和东方韵味的风情。

  第一次,他们这么近,她发现他虽然比她小五岁,可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幼稚,成熟稳重,像一个可以依靠的大男人。她眼眶发热,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她摇了摇头,「没有。」

  「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我哥哥他公寓里有别人?」他轻轻地问。

  她的身体剧烈地一颤,「闭嘴!」

  她不想再去听了,也不想他再去猜,尽管他猜得这么接近。

  「看来我猜对了,他有人了?那妳上去用妳的高跟鞋敲他们的脸了没?」他怀疑她被吓跑了,还把她自己给吓坏了。

  「我……」她的呼吸突然急促。

  她想到了十几分钟之前看到那一幕,想到那一幕,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本能,不断地颤抖著,她真的没想过朱廷伟在外面有了别人,而且那个人还是男人。

  圆润如珍珠的眼泪,一颗颗地从她的眼眶掉落出来,她是真的没想到,原来一直很尊重她,甚至都不碰她的未婚夫喜欢的是男人,而她只是一个烟雾弹。

  她无法相信看到床单上翻滚的两个男人时,那深蓝色的床单还是她为朱廷伟买的,却被他和别的男人睡了。

  「朱廷伟!」她手里还拿着他给她的钥匙,她从来没用过,如果要去他的公寓,她会通知他,而不是像一个小偷似地进来,但她只是想给他制造一个惊喜。

  但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她的心脏被吓得几乎要停止了。

  朱廷伟同样没想过,这个时间点,她会拿着钥匙进来,看着她震惊到不断后退的模样,他有些愧疚,「对不起,慢慢,我应该早点跟妳说,可我想,妳这么好,也许试一试,我可能会爱上妳……」

  「你一直喜欢的都是男人?」

  「是。」

  李慢慢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朱廷伟的公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订婚戒指给扔到了朱廷伟的身上,后来又是怎么上了朱脩文的车回到了家,她看向他,他似乎还要说什么。

  但她一点也不想跟他谈心。

  她心里很慌、很乱,她想大哭一场,或者她需要转移注意力。

  「呵呵……」他低低地笑了,「妳该不会这么傻,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

  她就是这么傻。

  「李慢慢,妳被戴了绿帽子,妳要反击才是啊,拿把菜刀吓唬吓唬他也好。」他说。

  她怀疑他和朱廷伟是不是兄弟了?有这么不近人情的弟弟的吗?好可怕。

  「或者拿开水,往他身上浇,让他痛到一辈子都忘不掉……」

  他是魔鬼吧。

  可奇怪的,她听着听着却想笑了,她想对他说,他说的这些主意真的很不错啊。

  「或者……」他依旧在给她出主意。

  她的手突然拉住他往里走,门被她伸长的腿给一踢,关上了。她松开他的手,一手压住玄关的灯,晕黄的灯光照在他们的身上,四周一片静谧。

  她的心,咚咚地狂跳。

  她知道,她在疯狂,但她管不住疯狂的自己。

  小手扯开风衣,落在她的红色高跟鞋旁边,黑色的蕾丝情趣内衣勾勒着她完美的身材,束腰的设计让她的腰肢看起来更细,也拱得她胸前的两团白嫩更加圆滚滚了。

  胸前的设计更为精细,薄薄的薄纱覆蓋在她的乳尖上,若是挑开薄纱就能含住,而腰身那一块垂落下的黑色薄纱包裹着她的臀部,但是只要他的手伸进去就能发现其中的奥秘。

  大腿处分别被黑色的绳子绑着,漂亮的蝴蝶结交叉过她的身下,白嫩的肌肤被绑着时透出了一股被凌虐的快感,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黑与白的明显对比,以及赤裸裸的肉欲。

  她踩着高跟鞋走到他的前面,望着那黑到不见底的眼,她搂住他的脖颈,娇艳欲滴的红唇摩挲着他的,「你,要不要?」

  她居然问他要不要?他发笑,大掌扣住她的臀部,往下,滑过那些花样的薄纱,往下,摸到了赤裸的臀肉,他压低了声音,「妳就是这样出门的?坐在我的车上,妳想的是什么?」

  她呼吸一窒,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其实这是她一生中最刺激的一次了。

  她自己也料不到,原来有一天,她想讨好一个男人的时候,是可以放下所有的矜持的,但现在往回看,那时的勇敢果断又显得可笑、荒谬。

  他双手捧起她的臀部,往他的身上贴,「有想过要被我上吗?」

  全身的血液无法控制地全部涌上了她的脸,她结巴地说不出口,她那时又不是想对他献身!

  朱脩文快要被这股腐朽的醋味给酸死了,他居然也有为人吃醋的今天!

  她突然后悔了,为什么要拉他进来!她伸手就想推开他,远离他的掌控,却发现怎么也离不开他的怀抱,而他们相贴的某处正发生激情的变化。

  他放肆地对着她挑挑眉,搂着她转过一个身,将她抵在墙上,精瘦的身体隔着衣物轻轻地在她的身上蹭著,「很漂亮,妳挑的……」他眼神流连在她的娇躯上,「很对我的口味。」

  她觉得他不只是在说情趣内衣,更像是在说她这个人,这个念头钻入脑海里,她就无法自己地激动着,她轻轻地咬著唇,他不知道,情趣内衣的薄纱磨蹭在她的身上,在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了难以形容的酥麻。

  不是痒得想挠一挠,却又痒得想他再靠近些,事实上,他们已经靠得很近很近,他呼出的气息她能感受到一股夏雨过后的闷热,烘得她的体温也开始变高。

  他低下头,俯首在她的耳边,啄吻着她可爱雪白的耳廓,牙齿收起了锋利,吮着她敏感的神经,娇软的她在他的吻下更加的可爱了,耳尖红红的,小嘴咬著不肯发出声音,明明看起来很舒服。

  他的食指点在她的唇瓣上,挑开她的牙齿,蹭著那可爱的牙齿,沙哑地说:「舒服就叫出来,我想听……」

  她瞟了他一眼,心跳加速,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明显,明明他只是碰一碰她,亲一亲她,她便有些想娇娇地哼几句,但不行,怎么能呻吟出来呢,那样太浪荡了。

  他们连床都还没碰到。

  他低低地笑着,「看来还不够舒服啊。」

  她双眼朦胧,看着男人,心中警铃大响,其实他跟朱廷伟真的很不像,他更年轻,也更攻击性,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点燃她的势在必得,她有点怕,这个男人不是她能驾驭的。

  似乎是瞧出她的胆怯,他弯身将她抱起来,往她的卧室走去,她的脚挂在他的胳膊上,晃了晃,高跟鞋被晃掉了一只,掉在了路上,另外一只在他把她放在床上时,被脱下丢在了床脚。

  他坐在她的脚边,清楚地看见她腿间的蝴蝶结,黑眸幽暗,手指伸过去,将碍眼的黑色薄纱撩开了,他才发现下面的别有洞天,她没有穿内裤,双腿间的蝴蝶结捆在花穴口,而她的臀下又是赤裸,他哑声问:「这样不会不舒服吗?」

  当然会不舒服,特别是走路的时候,很难走,但她只想着计划一个惊喜,忽略了走动时的不适。到了这一步,她好像不能再说什么,她特别的矫情。

  做就做吧。

  她没什么好怕的。

  她忍着羞涩,「内衣不用脱掉的,解开蝴蝶结,那里会有一个开口……」她努力想解释清楚些。

  他微笑着,「慢慢。」

  「啊?」

  「我更喜欢自己探索。」他眼濛上一层雾色般情欲,深深地凝视着她。

  她的手指曲著动了动,「那……」

  「嗯?」

  「你保险套有吗?」

  室内一阵沉默,他弯起唇角,慢条斯理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直至全裸,他的手从裤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她快速地瞄了一眼,猜到了那是什么。

  他好变态,居然随身携带保险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羞答答的老婆大人》作者:金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羞答答的老婆大人》作者:金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