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蹭饭小娇妻》作者:桔子

[复制链接]
查看49 | 回复1 | 2019-12-21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蹭饭小娇妻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桔子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24日
【内容简介】
居家好男人,连哄带骗,把娇娇女拐回家养,
傻气笨女人,剽悍娇蛮,诱得男人心痒难耐。

男人眼中的童桐细腰丰奶,玉腿匀称, 标准的童颜无敌。
谁知这么一位漂亮的娇娇女, 竟是个对武术有天份,打遍武道馆没对手的剽悍美女。
十个男人九个男人别说呛声,在她面前连多吭一声都要很小心,
毕竟被美女打没关系,但被美女打趴就太伤男人自尊了。
就因为有男人看没男人追,不小心发现, 她的邻居竟是个花美男,不但多金,
还能烧得一手好菜。 身为吃货界的美女,一心想把这位极品男给叼回家养著,
毕竟外头花花肠子的花痴女太多,她心想不如把人拐上床办了。
只是撩人的是她,惹火的也是她,可等赵凭澜被她勾上床,
有色无胆的她把他给吃了后,竟俗辣的下床打死不认帐, 最后更没用的逃了。
奋战一晚的赵凭澜冷眸一扫, 他这人不动心便罢了,可陪她玩了一夜滚床单,
把她里外都啃透了,这女人还想逃去哪里?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19-12-21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腰挺直!」

  「踢腿要有力,软趴趴的是没吃饭吗?」

  「挥拳要快,你以为对手会站在原地等你揍过去吗?」

  童桐背着手在训练场来回走动,时不时出声低喝一句。

  刚进跆拳道馆的新人一脸有苦难言的训练著,童桐转了一圈,就看到自家老爸走进道馆,连忙迎上去摆摆手,一脸嫌弃,「老爸你自己去训练他们,我又没什么耐心,我怕看到他们这样子会忍不住动手。」

  「不不不,师姐我们还是希望妳来指导我们……」道馆内顿时响起一片哀嚎。

  童桐再怎么凶,至少她是个女人,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放眼望去,道馆内基本都是雄性生物,难得出现一个女性生物,还这么漂亮,就算被她踢两脚他们也愿意。

  最起码比馆长那身材粗壮的男人好。

  「叫什么叫,给我站稳了!」童父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声,转眼面对自己宝贝女儿又小心翼翼道:「新公寓住的还舒服吗?要不然妳还是搬回来住吧,左邻右舍的都想着妳呢。」

  童桐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童父一直没有再娶,就这么靠着一家跆拳道馆把童桐养大。他是个粗条的男人,没什么细腻的心思,也把童桐养成了大剌剌的性子,从小她又在道馆长大,里面清一色男人都跟她是兄弟,没一个发展成男朋友的。

  童父就想着这不行,女儿年纪到了,该找男朋友。

  就算暂时没有男朋友,嫁妆也该准备,于是就用多年的积蓄在台北市中心一个环境都还不错的社区买了一间公寓,刚装修好没多久,女儿前几天才搬进去。

  结果,女儿没任何不适应的地方,反而是童父自己不适应了。和女儿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突然有一天就剩他一个老头子了,还蛮不习惯的……

  「我才刚搬出去几天?」童桐拿起水杯仰头喝了一口水,「你自己把自己照顾好,要是有空就去找找自己的第二春,别老把生活重心都放在我和道馆上。」

  童桐继承了童父在跆拳道上的天赋,这么多年几乎就是一路拿着奖牌走过来的,无论是大大小小的比赛,只要她参加了,就没有不得奖的。

  当然,她自身训练很刻苦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童桐虽然老是劝童父不要只专注在道馆上,但是她自己对跆拳道的专注,却是比童父更甚。

  「那妳也要照顾好自己。」童父眼巴巴的望着她,「要是不习惯就趁早搬回来……」

  「好啦,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约,先走了。」童桐头疼的摆摆手,拿起背包就潇洒出了大门。

  旁边一直默默的围观的几位师兄小声议论道:「小师妹最近脾气很大。」

  「师父太依赖小师妹了,你们有什么单身的长辈没有?介绍给师父啊。」

  「我哪有空帮别人牵红线,我自己都还单身。」

  真是太惨了,来了世上二十多年,还是个连女孩子小手都没牵过的母胎单身。

  ◎◎◎

  童桐才不理会那群师兄在说什么呢,她走出道馆,搭车去了之前和朋友约好的餐厅。

  这家餐厅饮食清淡,童桐因为要参加比赛的缘故,很多东西其实都有饮食限制,这家店是为数不多的味道不错,且能放心吃的地方了。

  吃过晚饭,朋友又提议去唱歌,童桐没什么事,上星期才比赛完,最近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于是也跟着去了。

  这么一唱,等结束就快到十二点了。

  她的朋友都是女性,童桐也不放心她们单独回家,就先将她们送回去童桐再独自回家,路过附近便利商店的时候,童桐摸摸肚子。

  她运动量大,消化也好,才吃了饭不过四个小时,她就觉得晚餐的热量都在唱歌的时候被消耗了,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便利商店想买个饭团和饮料。

  结果刚拎着袋子走出便利商店,就看到前方略阴暗的小路上,一名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男人被好几个小混混团团围住,「把钱交出来。」

  「我身上没现金……」赵凭澜语调清晰,倒不像是很怕的样子,反而像是在和混混们讲道理,「你看我用手机转帐可以吗?」

  「你当我傻,你用手机转帐那我不就会被你知道我的银行帐号,到时候你报警那些条子不就直接来抓了。」小混混凶巴巴地吼道:「你这个手表看起来不错,交出来!」

  童桐以为那人起码也会反抗一下的,没想到他居然毫不犹豫就想拿下手表……这是哪儿来的胆小鬼啊?

  「你们够了没?」童桐看不下去了,皱了皱眉头走过去,「你们一群人围着别人抢钱,自己有手有脚的,干嘛?还靠着别人的施舍过活!」

  「哪来的多管闲事的女人,快滚!」为首的小混混不耐烦的挥手。

  「老大,这女人长得不错。」有小混混起了不轨之心。

  被围堵的赵凭澜皱了皱眉,站在童桐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些猥琐的视线,「你们要钱,我可以给钱,别太过分。」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英雄救美。」一群混混都觉得好笑,眼看就要动手。

  童桐想着这群人不给他们点脸色瞧瞧大概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干脆把自己手中的袋子一把扔给赵凭澜,「你帮我拿一下,站一边去。」

  赵凭澜刚要开口阻止,就看到童桐冲到人群中,三两下的,一脚摆平一个。

  别冲动三个字就这么卡在了赵凭澜喉咙口。

  真……厉害啊……

  这些混混都是些花拳绣腿,平时也就是仗着人多势众抢劫,毕竟普通人双拳难敌四手嘛。不过童桐战斗经验丰富,还真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今天姐姐心情好,就不报警了,再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有手有脚的不找份正经工作养活自己,偷鸡摸狗的算什么男人。」童桐拍拍手,双手叉腰,很有气势的道:「快滚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一群人连呻吟都不敢,就赶紧滚了。

  ◎◎◎

  「真是群没用的家伙。」童桐笑着摇摇头,转身,这才有心思好好观察刚刚被打劫的赵凭澜。

  这个男人很高,戴着无框眼睛,脸很好看,皮肤很白,整个人的显得很斯文,看起来就很弱。

  「你也是好笑,居然还和一群混混讲道理。」童桐摇头好笑,「能和他们讲道理的方法只有一个,先用拳头把他们打趴了。」

  赵凭澜皱了皱眉,没有解释自己的行为,只是语调清晰的道:「谢谢妳。」

  他的声音很清冷,带着特殊的韵律,是很奇异的会让童桐觉得心旷神怡的那种音色。童桐其实是不喜欢软趴趴的男人的,但是她觉得,看在这么好听的声音的分上,她可以勉强把对这个男人的印象从负十分提升为正六十分。

  「这年头的孩子有多坏你可能是还不够了解,那群人看起来像是都成年了,也不算孩子了。」童桐朝赵凭澜伸手,「给我吧。」

  赵凭澜将袋子还给童桐,「今晚谢谢妳。」

  童桐挑挑眉,好笑,「不过就是一件小事,不值得你连续两次对我说谢谢,时候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去吧,别在外面乱逛,当心又碰到坏人。」

  她的语调不重,甚至带了一些柔和,大概是这个人身上气息太干净了,和她以前接触过的男人很不一样,就像是……需要她小心对待的那种感觉。

  童桐又失笑,自己怎么会冒出这种想法?

  「好。」

  「你先走吧。」童桐微微侧了侧头,让赵凭澜先出发,「你也是住这个社区吧?」

  「嗯。」赵凭澜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走了两步,又转头很认真的对童桐说道:「谢谢妳,但是妳不用这样,其实我也有能力自保的……」

  他知道童桐故意走在他后面是想保护他。

  「是是是,我知道。」童桐没将赵凭澜的话放在心上,只当他是不甘心觉得被女人保护觉得很没面子,「你快走吧,大男人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童桐没什么性别意识,在她看来,无论男人女人,只要是好人,能力范围之内的她多照看也没什么,这完全是遗传了她爸的热心肠。不过她原本也只是打算跟着这名赵凭澜到他家楼下的,结果越跟着,她心里的感觉越微妙。

  居然……和她是一栋楼?

  赵凭澜已经回头看了她两次了,童桐有点受不住这过分明亮的眼神,硬著头皮开口,「你别误会……我家刚好也住这里,我没有要跟踪你……」

  赵凭澜抿了抿唇,居然罕见的露出一丝丝上扬的弧度,看得童桐一阵眼花。

  哎哟喂,这小白脸笑起来真好看,比那些明星还好看!

  直到两人进了电梯,赵凭澜按下楼层。

  童桐突然就笑出了声,赵凭澜疑惑的看着她。

  童桐指了指亮起来的那个圆圆的楼层键,「我也是二十二楼的,2202,你呢?」

  「2201。」赵凭澜回答道。

  「我们是邻居。」

  这栋楼一层住户只有四户,电梯左边两户,右边两户,结果居然就刚好这么巧,2201和2202就是邻居。

  「我才搬来这边不久,才一个多月。」童桐语调欢快,「你呢?」

  「大楼建好不久我就住进来了。」

  童桐也看出来赵凭澜似乎性格是很被动的人了,她跟这人走一路,可是每次主动开口的都是她。

  大概这人并不喜欢和人接触吧,童桐知道自己性格比较外向,这种性格让她的人缘特别好,但是对于内向的人而言,她的性格就会有些过度热情了。

  童桐还不想被人误会,于是接下来没再开口。

  电梯到达,两人一前一后踏出电梯,童桐在包里翻钥匙的时候花了一些时间,赵凭澜家是指纹锁,他门都开了,童桐还没找到自己的钥匙。

  ◎◎◎

  一股食物的香味从赵凭澜家中传出来,童桐下意识吸了吸鼻子,下一秒,肚子用响亮的号角声提醒童桐,我饿了,主人你该给我投食了。

  夜晚里本来走道就安静,这阵咕噜声就显得响亮,显然赵凭澜也听到了。

  他换鞋的动作僵了两秒,站起身盯着童桐。

  童桐尴尬一笑,「哈哈,我肚子在抗议了,哈哈……」赵凭澜的视线下意识落在童桐袋子里那个饭团上,刚才他有瞄到袋子里头是饭团和一瓶饮料。

  超商的饭团,冷冰冰的,包装朴素,看起来味道就很一般。

  他踟蹰了一下,觉得她今晚是帮了他,他家中有食物,他应该主动邀请她去家里用餐,可是内心深处又在排斥别人踏入他的私人领地。

  赵凭澜知道这是自己的性格缺陷,他已经许久没有和人交流过了,他讨厌无意义的社交,也讨厌别人侵入他的世界。

  可是这个人的笑容看起来很温暖,他觉得,不算太排斥……

  「晚上吃饭团不好消化,我家里有热食,要用一点吗?」赵凭澜开口道。

  「这怎么好意……」童桐话还没说完,肚子又是一阵响亮的咕噜声,她话音一转,特别真诚的道:「那就不好意思打扰了。」

  然后就登堂入室了。

  呜呜……她知道,她就是个饭桶,根本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

  ◎◎◎

  比起她那套小小的两室一厅,他家明显大了很多,有五十多坪,但是赵凭澜将房子都打通了,只有两个房间,客厅看起来很宽敞,落地窗看出去的夜景特别漂亮,偌大的空间整洁干净得让童桐这个女人汗颜。

  她家那沙发上好像还挂著自己上星期换下来的运动裤没洗呢……

  「妳坐一下,我马上就好。」赵凭澜帮她拿了拖鞋放著,转身就进了厨房。

  童桐虽然性格大剌剌,但是在别人家里也不会太随意。她在沙发上坐下,第一眼就看到摆在茶几上的两台笔记型电脑,浮动的曲线图很像是股票。

  花花绿绿的,她看不太懂。

  「这个南瓜粥是我单独装起来放在一边的,不是我吃剩下的。」赵凭澜将一碗南瓜粥端上桌,又上了几个小菜,还有两个白胖的包子,「这是包高丽菜和冬粉,这是包咸菜的,晚上稍微吃一点垫垫肚子,不觉得饿就可以。」

  原来刚刚闻到的是南瓜粥的香味……

  童桐坐下就开吃,赵凭澜觉得屋子多了一个人,他有点不自在,就又坐到茶几那边摆弄电脑去了。

  童桐觉得自己就这么闷头吃也不太礼貌,说起来她还不知道对方名字呢,便在吃饭的空隙开口道:「那个,我叫童桐,姓是童年那个童,名是梧桐那个桐,你呢?」

  「赵凭澜。」他说完也解释了自己名字怎么写。

  「你是在玩股票吗?」童桐好奇的问道。

  「嗯。」

  「我有几个朋友也在玩这个,不过据说最近股市不是很好?」童桐纯粹是没话找话。

  「还可以。」赵凭澜说道。

  好吧,对方并不想搭理她。

  童桐不自在的挠挠头,干脆专心埋头吃饭了。

  啊……这南瓜粥真的太香了,入口那软软滑滑的滋味,一口咽下去,感觉口腔和肠胃都弥漫着南瓜香甜的气息。

  咸菜包好吃,高丽菜冬粉包的也好吃,感觉附近应该没有这么好吃的包子店,她要不要问他店名?

  「妳也想玩股票吗?」赵凭澜突然开口道。

  「啊?」童桐一愣,摇头,「我不会玩这个,我脑袋不好。」

  童桐很有自知之明的,她不是十全十美的人,从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跆拳道上,所以功课成绩真的是很差,勉强挂著吊车尾的尾巴上了个一般的大学混了个毕业而已。

  这些年靠着比赛的奖金也陆陆续续存了些钱,但是她也没什么好的投资眼光。要买房子嘛,最近房价飙升,要买股票嘛,她又没太多时间去弄懂其中的弯弯绕绕,就只好让钱安静的待在银行里了。

  「我帮妳选几支股票。」赵凭澜说道。

  其实他的想法很简单,今天童桐帮了他,他特别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所以想尽快还了。而童桐看起来好像对股票有点兴趣,那他觉得,这样正好。

  他天生对数字这种东西就很敏感,股票这些对他而言都是顺便玩玩打发时间的,挑几支不错的股票对他而言很容易。

  「可是我不懂这个……」童桐觉得自己有点晕。

  「没关系,妳不需要懂。」赵凭澜指挥着童桐拿出手机,让她线线上开了户,隔天再去临柜补文件,然后一一给她说了要买哪些股票,「就这几支,这几天妳可以注意一下股票的涨势情况,不管妳什么时候卖出去,都不会亏,但是最迟不要超过一个星期。」

  「哦哦……好……」

  童桐觉得自己大概是吃太饱了血液都跑到胃里帮助消化,导致她脑子不太够用了。她居然真的听从了一个陌生人的建议买了自己从来没玩过的股票。

  ◎◎◎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就出门去补开户的文件,到这里她甚至还怀疑自己被下了降头。

  不过也还好她投进去的钱不算太多,而她也没什么理财概念,看了一眼手机,就将昨晚的事情抛下脑后快快乐乐的下楼跑步训练去了。

  嗯,昨晚吃了美味的南瓜粥,现在觉得浑身都充满了能量。

  那位赵先生似乎是个不爱出门的,后来几天童桐再也没遇见过他。

  转眼又是周五,童桐训练完毕,从场上下来,想拿毛巾擦汗,就听到自己几个师兄围着手机指指点点。

  「你们在干嘛?」她皱眉,「不训练了?」

  「师妹,师兄心痛……」

  童桐眉头一跳,忍耐著开口,「说人话。」

  「师兄买的股票又跌了,再跌下去,饭钱都没了……」一个身体壮硕的大男人,故意做出哭啼啼的模样,看得童桐一阵恶寒。

  刚要开口骂两句,童桐后知后觉想起来,对哦,自己好像也买了股票来着。

  她下月初又有一场比赛要参加,这几天忙着训练都忘了这事了。

  连忙拿起手机,点开股票一看。

  满江红……

  童桐又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资产。

  啊……头晕……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她原本只是玩闹的投资了几万块,现在资产翻了好几番……

  指尖一动,她连忙将股票卖出去,帐户里面剩下的就是实实在在的钱了。

  她的邻居是什么样的大神啊,原来她身边居然还有这样卧虎藏龙的高人。

  童桐兴奋的尖叫一声,在周围师兄弟们疑惑的注视下,连训练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背着包跑出了道馆。

  她一路飞奔,从道馆到社区只用了三十分钟,从电梯里出来,她迫不及待的去按赵凭澜家的门铃。

  过了一会赵凭澜才过来开门,门一开,童桐就举起手机一脸兴奋的对赵凭澜说道:「大神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知道这些股票要涨?你太厉害啦。」她满眼都是崇拜,情绪鲜明不加一丝隐藏。

  赵凭澜被她的热情弄得有点狼狈,后退两步,胸膛微微起伏,一会才语调平静的道:「进来说吧。」

  他音色这样清冷,让童桐也瞬间回神。

  然后……她脸红了。

  经常混在男人堆里说黄色笑话,从来没脸红过的童桐,就因为赵凭澜的一句话……脸红了……

  「不,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吓到你了?」童桐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我就是比较激动……那个,因为我比较笨,从来没体会过靠脑袋赚钱是什么感觉,所以有点忘形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赵凭澜摇摇头,「我正好在做饭,一起吃吗?」

  他说得那么自然,导致童桐也自然的点头,「好呀好呀。」说完了才发现,她真的太厚脸皮了。

  本来只是单纯上门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和感激的,谁知道她居然又蹭饭了。

  呜,感觉自己的饭桶属性真的没救了……

  家中多了一个人,原本准备的份量自然就不够了。赵凭澜本来只打算给自己做两条烤香鱼,但是考虑了一下她的饭量,他把烤香鱼的数量增加到了六条,然后做了一个清炒菠菜,一个凉拌海带,还有一个番茄蛋花汤。

  餐具都是一人份的,赵凭澜有些洁癖,饭菜都是分装好然后各用各的。

  然后童桐也发现了,自己那一份的份量,好像比赵凭澜的多很多。

  所以她饭桶的帽子,是摘不下来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蹭饭小娇妻》作者:桔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蹭饭小娇妻》作者:桔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