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总裁大人很腹黑》作者:凌兮兮

[复制链接]
查看60 | 回复1 | 2019-12-21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总裁大人很腹黑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凌兮兮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24日
【内容简介】
腹黑如他,对女人一向不上心,却败在她的手下;
傻气如她,对男人一知又半解,却勾引了他的心!

活了二十四年,感情空白的秦时悦连个交往的男朋友都没有,
竟然平白就蹦出个未婚夫。笑话,她可是幻想过爱情的,
这辈子才不会为了结婚而结婚。可惜,这位总裁大人似乎很难缠,
看着高冷不可一世,没想到竟是个超级大色胚。不但撩她,
还只要逮到机会就直接将她拐上床,折腾得她腰酸腿疼,
纤细的腰身只差没被他给撞断。秦时悦说,有钱又长得帅的男人,
一定是花心大萝葡,外头养的女人肯定不会少,她才不稀罕。
墨晏冷哼,他不知道其他男人养不养女人,但他这人怕吵,
特别是被女人烦,肯定翻脸走人。没想到碰上秦时悦这女人,
她不但不吵不闹,还老用嫌弃口吻喊他总裁大人。 明明听着是挑衅,
但不知怎么地,他却对这女人起了好感, 不但看着顺眼,
还总将人压上床收拾,教她哭得好不委屈, 她说这场婚约不过是儿戏,
可惜,娶她当老婆,他当真了!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19-12-21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楔子

  街口转角的咖啡馆。

  舒缓的钢琴曲在静静地在空气中流淌,醇厚的咖啡香气淡淡弥漫。

  角落里,两名年轻女子面对面坐着,正在开心地讨论著什么。

  「喂,我们的时悦大作家、大编剧,我们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没聊上几句。」林瑶欣佯装生气地瞪了对面的秦时悦,「妳要不要这样不分场合地犯花痴啊。」

  秦时悦一手拿着玻璃杯,咬著吸管,另外一只手捧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里面的影片,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可是真的很帅啊。」

  影片里播放得正是最近即将上映的电视剧凤凰劫的预告。凤凰劫这部电视剧是由同名小说,改编,作者和编剧的笔名都是时悦,说来也是她运气好,自从凤凰劫出版之后,十分畅销,里面精彩绝伦,虐恋情深的故事赚足了一大票读者的眼泪。

  后来又有幸被知名影视公司买了版权,如今这部电视剧由知名导演执导,制作班底精良,大到选演员小到服装道具都花了不少精力。而最让秦时悦满意的是,里面的男主墨晟容貌俊美,轮廓精致,眉目间神采飞扬。那一头乌黑及腰的长发,那一身翩翩白衣又仙气又吸睛,活脱脱就是从书中走出来的男主角凤凰。

  林瑶欣凑过去看了两眼,眼睛也不由一亮,「虽然之前这个男主的演技让人诟病,但不得不说,「他长得好看,而且从预告看,他的演技是进步不少。」

  「是啊。」亲时悦捧住自己的脸,咬著唇,「我真的好喜欢他,至今为止,他是最令我满意的男主角了。」

  「拜托,妳一共也只有一部作品问世好不好。」林瑶欣不由笑道,同时也真心祝愿道:「不过真的要恭喜妳,终于完成了一个心愿。」

  「谢谢妳。」秦时悦眼眸激动地闪烁著,随即收回手机,「这个预告我看了好多次,怎么看都看不够,真是太期待成品了。」

  「妳身为原著,竟还没有看过成品?」

  「我只是身为原著而已,哪里有那么大的权力。」秦时悦双手交握,一副星星眼的样子,「我快沦陷了,真的,这种男主就是一瞬间让人着迷的那种,着迷得我想马上嫁给他了。」

  林瑶欣是个极为理智的人,从不觉得追星会有什么前途,她摊了摊手有些不怀好意道:「这辈子妳是没希望了,我知道妳有个从小订下婚约的老公,我们这么好的朋友,什么时候介绍给我认识?」

  秦时悦顿时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她嘴硬道:「妳胡说!」

  林瑶欣见她吃瘪,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事妳别掩饰了,毕竟是你们爷爷定下来的婚事。」

  「都什么年代了,还搞什么从小订亲?而且这也就是大人们随便说说的。」

  林瑶欣一脸坏笑,「万一……他马上出现了呢?」

  「妳不要乌鸦嘴!」秦时悦瞪了她一眼,「就算他出现了,我也要退婚!我是那种随人捏扁搓圆的人吗?」

  秦时悦话音刚落,她就接到了她妈妈打来的电话。

  下一刻,林瑶欣见到对面的秦时悦呆若木鸡,随即她拔高了声音,「什么?未婚夫?见面?」

  第一章

  秦时悦挂了电话,来不及和林瑶欣说什么,就匆匆忙忙赶回家去。

  回去的路上,秦时悦脑子乱糟糟的,从小到大,她一直对爷爷说的这件婚事当做是一个玩笑,可没想到,如今这个玩笑成真。

  先不论对方长相如何,人品如何,他们之前根本没有感情基础,甚至对方叫什么她都不清楚,她想着各种理由推脱的说词准备一回家用这些说词去堵她妈妈的嘴。

  秦时悦一回家,就看到系著围裙的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盘鸡块,温柔地对她笑道:「宝贝,妳回来啦,快洗手吃饭。」

  秦时悦迟疑了下,慢吞吞的走到洗手台洗了手,出来在饭桌前坐定。

  「刚才妳爷爷打电话回来了说,他的老朋友从国外回来,同时回来的还有他的孙子,哦。对了,也就是妳的那个未婚夫,我们已经约好了明天见面。」妈妈说得很平常心,好似她刚才说的只是我们一起吃完饭去散个步这样简单的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秦时悦目瞪口呆,耳边似有惊天响雷,本要去拿筷子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妈,妳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妈妈瞪她一眼,「那是妳爷爷从小帮妳订的亲,怎么是开玩笑?宝贝妳明天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许丢了妳爷爷的脸!」

  「不行不行,你们突然给我塞了一个未婚夫,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秦时悦连连摆手。

  「妳心里准备了二十四年,够了。」妈妈轻飘飘地回答她。

  「我最近在赶稿,编辑催得很紧,最近真的没时间,不然过段时间再说?」秦时悦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想着拖一天是一天,说不定她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就想不起来她了。

  「什么改天?什么稿子都没这件事重要,写稿子能给妳写出个老公来吗?」妈妈一口否决。

  「妈!」

  「妈什么妈,就这么说定了!」她妈妈根本不容她拒绝,直接拍板。

  秦时悦苦着脸,却也不敢再说什么,谁让这个家是她妈妈在当家作主。全家可没有谁敢忤逆她妈妈,不然她爸爸要是知道了,绝对对要找她聊一聊的。

  ◎◎◎

  就在这个时候,她爸爸下班回家了,这下秦时悦就更不敢说什么,毕竟她一个人可说不过两张嘴。

  吃完饭,她爸爸主动去厨房里帮她妈妈的忙。秦时悦看着厨房里相处亲暱的父母,不由感叹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爸爸妈妈感情还是好得不得了,在这个家她才是多出来的人。

  秦时悦很羡慕父母这样的感情,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么排斥这个婚约,她也想要这种独一无二的爱情,那个他也要像爸爸对妈妈那样,一辈子只疼她,爱她一个人。

  ◎◎◎

  休息后,秦时悦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不小心听到了父母的窃窃私语。

  「我们宝贝是个傻乎乎的孩子,从小腼腆,只知道死读书,现在倒好了,天天就只知道写一些古怪的故事,哪有心想谈恋爱?要不是有这个婚约,我真的担心她嫁不出去。」

  「那倒不是,妳看我们宝贝不是很会写爱情故事吗?」

  「你不觉得我们宝贝有心理问题吗?本来好好的谈恋爱,她非要给他们设定重重阻碍,各种误会,把一对小情侣虐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

  「老婆……」

  「明明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这么大了还没谈过恋爱,你不觉得很可怜吗?要是真的嫁不出去了,你要负责吗?」

  「呃……」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喜欢女孩子,那个欣欣不是也没男朋友,你说说看……」

  秦时悦一点也不想听下去了,原来她在妈妈的眼里就是这种好可怜的单身狗啊……

  既然这样,她还是继续当一只古怪的单身狗吧,反正她宁愿嫁不出去也不想随随便便将就一个没见过的男人。

  ◎◎◎

  次日,台北市豪华的五星级饭店。

  「妈,前面一直塞车,我马上就到了。」秦时悦站在金碧辉煌的饭店门口,随便找了个借口应付了她妈妈的电话。她看着玻璃中自己的倒影,唇边不由勾起了狡黠的笑容。倒影中的女子脸上画著非主流的妆容,眼线跟唇妆都画得异常夸张,还有那令人生畏的金色爆炸头,这样子要给哪个男人看上,那才有鬼。

  秦时悦一进饭店大厅,服务生再三确定了她的身分才放她进来,从对方给的眼神,秦时悦就知道,等下会有一场好戏。

  等秦时悦找到包厢时,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她这么故意姗姗来迟,想必给人的印象会大打折扣,而这正是她想要的。她推开包厢门,发现这包厢很大,在门口布置了玄关,遮挡了视线。

  这边秦时悦还在迟疑,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阿姨,妳说的对,我就是妳说的那个凤凰,妳也看过那个预告?」

  凤凰?凤凰?这两个字她太敏感不过了!这么朗朗而有魅力的笑声……天啊!秦时悦双眼发光,粉色泡泡从她眼中冒出来,凤凰,难不成里面的是她最近痴迷的偶像……墨晟?

  秦时悦绕过玄关,偷偷地看了一眼,就这一瞥,她呆若木鸡,这个面容精致,五官立体的男人不是墨晟是谁?

  秦时悦下意识地从里面退了出来,她抬起头再次看了看包厢号码,牡丹厅301,的确是这里没错。她先前心里还有些不可置信,但刚才匆忙一瞥,她看到她的爷爷和爸妈都在里面,所以那个从小和她订了亲的未婚夫,可能就是她最近心心念念的偶像……墨晟?

  对了,从前爷爷提起她的未婚夫的时候总是会说墨家什么什么的,只是她一直都很抗拒,并没有把这个墨字记在心里。

  秦时悦无法表达出自己此刻的激动,她只知道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好想尖叫,她甚至想马上给林瑶欣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件事情。她觉得她的人生简直像是开了外挂,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馅饼砸在她的头上,砸得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此时的她已经完全不记得几分钟之前她还有多么排斥这个婚约,现在的她恨不得马上冲进去,让这个所谓的婚约变得名副其实。

  这时秦时悦不小心在旁边的小玻璃镜中看了一眼自己,原先的那点小得意早已不见,她恨不得搧自己一巴掌。为了吓跑她的未婚夫,她现在的打扮恐怕是她有生以来最丑的模样了,怕是连她爸妈都认不出来。如果让墨晟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秦时悦忙冲了出去,疯狂地去寻找洗手间,秦时悦一到洗手间,忙不迭地将自己一头金色的爆炸头假发拿掉,一头茂密光亮的青丝自然地垂挂下来。但是这一脸的浓妆让她有些苦恼,她可是连卸妆水都没带,怎么办才好?

  「什么叫自讨苦吃?这就是,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她悲伤地嚎了一声。

  不过也没办法了,她只能低着头拼命的拿面纸擦自己的脸跟唇,嘴里嘀咕著,「早知道就不化这么浓的妆了,现在擦都擦不掉,怎么钓我的男神呢?」

  专注著清理自己的秦时悦并没有发现,不知何时她的身后多了一个修长的身影,她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换妆的一幕已被这个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啊……变态!」秦时悦突然抬头的时候,半瞇起的眼睛隔着迷濛的水雾,终于发现了这个男人。

  身后的男人微微皱眉,下意识地捂住了她的唇,声音清冷,「嘘……太吵了。」

  柔软濡湿的唇陷在他的掌心,有一种奇怪的触感,心尖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这种陌生的感觉使得他微怔了一下。

  她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吗?运气这么那么背,不仅差一点错过男神,居然还在厕所里碰到变态了!秦时悦剧烈地挣扎起来,「唔,你这个变态,你这个死变态,居然在女厕里偷窥,我要报警……」

  身后的男人看她挣扎的样子,慢悠悠道:「小姐,这里是男厕。」

  「唔……」轰!秦时悦感觉自己被一道雷劈了。

  「妳才是那偷窥男人的变态,见被我识破才恼羞成怒。」还是那种不疾不徐的语气,又带着淡淡的调侃。

  「我我我……」就这一空档,秦时悦已经从他的手中挣扎出来,站在一边喘气,此刻的她简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就只瞪着这个高大的男人,他怎么怎么就……那么无耻!

  可初来乍到的她,方才并没有仔细看她是否进了女厕,这里难道真的是男厕?她快速地环绕一眼周围的陈设,顿时就心虚了地往门口退,因为太快,头撞到了后面的墙上。

  她往旁边挪的时候,高跟鞋又不小心扭了一下她的脚……然后她就啪地一声摔倒了。

  一时之间,秦时悦痛得咬牙切齿,还起不来,她真的是快疯掉了,今天走的是什么倒楣运啊!

  那个男人迈著修长的步伐朝她走过来,绅士地微弯下身来,对她伸出手来,「需要帮忙吗?」

  需要个鬼!秦时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她才不要碰他,她飞快地、挣扎地站起来就狼狈地跑走了。

  只是她走回牡丹厅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件可怕的事,她刚才卸妆卸到一半,她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子,想再回去,又怕碰到刚才那个男人。

  就在她踟蹰之间,她妈妈从包厢里走了出来,惊见她后,快速拉住她的手臂,「妳是怎么回事?给妳打电话也不回?」

  「我,我的手机掉了。」秦时悦这才想起,她把她的手提包落在男厕了。

  「妳这孩子是想逃吧?妳别找借口,让人家爷爷等久了,妳快进来!」秦母最了解自己的女儿,一紧张的时候会有点结巴,此刻她就是认定了秦时悦在找借口。

  「妈,我……」

  「妳是想让妈妈生气吗?」秦母也不顾秦时悦说什么,直接把她拉到了包厢里面,言笑晏晏地对大家道:「这位是小女……秦时悦。」

  ◎◎◎

  算了,死就死吧!

  不过,很快地,秦时悦就没时间再纠结自己的形象问题,此刻的视线完全完全被角落里那个唇角含笑的墨晟给吸引住了,真人比电视里更加英俊,因为素颜的缘故,又添了几分阳刚之气,此刻的她也就大大方方地盯着人家看。不过她还是知道分寸,脸上露出得体的笑,「对不起,我迟到了。」

  「没事没事,我们也没来多久。」说话的爷爷满脸的睿智,很和蔼,看的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帅哥。

  她爷爷介绍道:「这位是墨爷爷。」

  「墨爷爷好,你看起来好年轻。」

  「妳这个女孩嘴巴真甜,跟小时候一样,不过快二十年没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墨爷爷见秦时悦把视线落在墨晟的身上,又跟她介绍道:「这是我的孙子墨晟,也是……」

  「妳是时悦?」

  秦时悦满脸错愕,「你、你叫我?」

  她的偶像居然叫的出她的名字,还叫得那么亲暱,好惊喜啊!

  「我上次见过妳,在片场的时候,妳睡着了。」墨晟一本正经地说道,他见秦时悦还是一脸呆滞,又加了一句,「妳的作品很棒,我很荣幸演出妳的作品。」

  「睡、睡觉?」秦时悦有点尴尬,还记得她去片场探过一次班,那次她赶稿多日就在片场后面睡着了。那天不是说没有墨晟的戏吗,他怎么又出现了?不过那天她睡相好吗,有没有流口水……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哦哦,对,阿晟和我说过,妳是编剧,写那个……凤凰劫的作者。」墨爷爷看起来十分欣喜,「现在长这么漂亮又有才华的女孩子不多了。」

  「谢谢爷爷。」秦时悦心里有个小人在叉腰大笑,看起来墨爷爷对她很满意,墨晟对她的印象也不错。哼,爸爸妈妈两人在旁边一副诧异的样子,看不出来他们眼中那个不会谈恋爱的女儿这么厉害,等著吧,等她把金龟婿给钓回家!

  随即,秦时悦看向墨晟,又说道:「现在像墨晟这样又努力又优秀又帅的男演员也不多,我真的超喜欢他演的男主角。」

  墨晟突然想到了什么,「戏里的凤凰和瑶瑶也算是指腹为婚,不知道妳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秦时悦斟酌了一下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就觉得很好,虽然古时候这种制度看起来很不尊重当事人,酿成了不少的爱情悲剧,但是其中还是有许多可歌可泣的唯美故事。不得不说,即便是相亲,也是一种缘分,至少这种缘分不会让两人之间有门户之见,是不是?」

  「所以墨家和秦家的婚约,妳接受?」

  秦时悦被墨晟的笑容闪得恍惚了一下,她总觉得墨晟的笑容里有一种坏坏的笑意,不过她也来不及细想。她面皮薄,有些不好意思,却又觉得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她点了点头,「我爷爷和墨爷爷是多年故交,两家结为亲戚蛮好的。」

  「哥!」秦时悦还在等墨晟的反应,却突然见他站起来对着她的身后道:「看吧,她说要嫁给你。」

  哥?嫁给你?秦时悦顿住,整张脸都在发烧,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问题。

  紧接着,一道有些熟悉的低沉声音不疾不徐地从后方传来,「既然对方那么干脆,我也不反对。」

  秦时悦浑身血液似乎都停住,她僵硬的身子慢慢地转过来,然后,她就对上一双含笑的双眸,漆黑得深不见底。那个先前在洗手间里见过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拿着她的手提包,就这样直直地望着她。

  她此刻的心情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形容,失落?心虚?羞恼?惊讶?就在这种五味俱全的情绪里,那个男人把她的手提包递过来,「丢三落四。」

  嗯……丢三落四?这语气怎么还有点……宠溺?她能不能不要说话了。

  可在众人的视线下,她只能回了一声谢谢。

  「你们认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墨爷爷,他有些欣喜地说道:「这就是我的长孙墨晏,也就是妳的……」

  墨晟飞快地接上一句,「未婚夫。」

  墨爷爷,「对对对,未婚夫,悦悦,看来妳说得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身也是一种缘分。我倒不晓得你们会提早认识,早知如此,我就不必大费周章了,哈哈,来来,人都到齐了,我们就坐下来吃饭。」

  「不,不是的……」秦时悦还想解释什么,却发现无从解释,而且还已经被安排坐在墨晏的身边了。

  秦时悦心里的小人继续在呐喊,哦,天哪,这是什么鬼?她的未婚夫怎么……换人了?她现在还能不能拒绝?可是她刚才义正言辞说的那番话真的很打脸!

  「擦一擦。」墨晏把湿巾朝她递了过来。

  「什么?」秦时悦看到墨晏微微戏谑的笑意,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她从手提包里拿出小镜子,就发现自己两只眼圈还是黑黑的。

  她顿时就有些想哭,敢情她刚才就顶着这么个熊猫眼睛和偶像说了那么多的话。

  墨爷爷见秦时悦低头擦眼睛,还趁机不悦地瞪了墨晏一眼,「阿晏,这是现在流行的烟燻妆,你懂什么?」

  「是吗,对这方面我可能不太懂。」

  秦时悦心想,墨爷爷真的好善解人意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总裁大人很腹黑》作者:凌兮兮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总裁大人很腹黑》作者:凌兮兮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