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买夫条件》作者:宛姝

[复制链接]
查看28 | 回复1 | 2020-5-23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买夫条件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宛姝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内容简介】
  
跟男人结婚,落伍了;买男人,又怕滚不下床,
找女人恋爱,太麻烦,拐回家,来个买一送一。

很多年前,林明逸追过阮月池,可惜没追上, 很多年后,
阮月池被逼着相亲,来的人竟是林明逸。
明明不想商业联姻,但迫于无奈,只好找林明逸假结婚,
只是,她想买夫,林明逸却趁人之危,想要跟他结婚可以,
但他不做有名无实老公,毕竟他有正常需求。
阮月池的小心肝一颤,忍不住悄悄以貌取人地猜测,
林明逸看上去身强体壮,床事需求量如果很大怎么办?
她不谙性事,一旦被他压上床,只怕连滚下床的力气都没了。
可她不嫁他,也要被逼嫁别人,反正是假结婚,就当被狗啃了。
谁知道,林明逸啃上了瘾,人被他给要了就算了,
竟连她捂紧的心都想啃上一口,甚至撂下话,
阮月池, 我喜欢妳,很喜欢的那种喜欢,反正婚都结了,
床也上了,这婚,他不想离了,不如来生个孩子吧。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0-5-23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想来林明逸真的是吃了长相上的亏,性情明明算得上温柔体贴,可偏偏生得粗犷了些,眉毛浓了些,下颔角的弧度坚毅了些,一双乌黑的眼睛瞪起人来稍显得凶神恶煞了些,除此之外,他比林家那些仗势欺人,胡搅蛮缠的男人们实在要好得太多,虽然在外人看来林明逸是林家的一个意外。

  林母生了三个孩子,林明逸是最小的,通常情况下,最小的那个往往最受宠。但林家不同,至少对林明逸来说是不同的,从小到大,他反而是最容易受忽视的那个。林父在林明逸很小的时候就断言林明逸是只披着狼皮的羊,或许外表能吓唬吓唬人,但究其本质,没有作为林家人的气魄。

  林父是非常典型的古板而传统的家长,权威,严厉,执拗,不苟言笑,他甚至还带点些微的迷信。他希望他的孩子也能像他一样,前两个孩子他都很满意,尤其是他的二女儿,简直是他最满意的作品,年纪轻轻,手腕就十分果断凌厉。在以夫为天的林家,林父认为,他的二女儿比男人还男人,将来绝对不会吃亏。

  至于一定会吃亏的,则是他的小儿子林明逸。林父恨铁不成钢,但他同样是冷血与残酷的,他只对有野心的孩子挥一挥他手上的鞭子,推他们一把,助他们一程。

  而那毫无长进的林明逸,他只求他不惹是生非,林家已经富裕了几十年,养个不事生产的公子哥还是养得起的。

  林明逸一直都知道他的父亲并不喜欢他,懵懂时也不是没有委屈过,可他很快就成熟了,并且清醒了过来。

  他知道,眼泪在他父亲面前一文不值。上学的时候,哥哥和姐姐要是获得一次漂亮的分数,他们就一定会受到林父的表扬,不仅仅是夸赞,且会得到当时最时髦的玩具。

  那时小小的林明逸自然也会羡慕,所以他也很努力地去准备考试,他显然是不笨的,也不是没有名列前茅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满心喜悦地将成绩单递给林父,也不是没有满心期待着林父的一句赞扬。他不奢求玩具,他只需要一句鼓励。

  可是,什么都没有。偏见一旦产生就很难消磨,这是林明逸多年之后才感悟到的一句真理,回溯往昔,他早就忘记当时的失落与茫然,可午夜梦回时,却还能清晰地听见林父那一声冷漠的嗯。

  从那时起,林明逸就懂事了,他的懂事体现在他日后可以与一群狐朋狗友胡乱鬼混,只要不做犯法违法的事情,他就知道林家绝对不会追究什么。

  他果然长成了貌似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而他的哥哥姐姐则在林家所有人的期待中茁壮成长。按林父的话来讲,只要这两个孩子在,林氏企业的董事长还是林家人,林父对此充满信心。

  那林明逸用来干嘛呢,林父认为,就算是块木头也有它的用处,更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虽然在林父眼里林明逸比之木头也好不了多少。林父是个精明的商人,商人重利,也得讲究合作,如今商界竞争激烈,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联姻真是再正常不过。林家三个儿女,还有谁比林明逸更适合联姻呢?

  所以,当林父以一贯命令式的口吻向林明逸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林明逸没有感到意外,又或者说,他早就麻木了。

  但仍旧沉默良久,他没有立刻点头答应,只是说想先见一见对方。

  算是相亲吧,虽然大家都知道结果,但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于是,毫无征兆的,林明逸见到了阮月池,她端端正正,漂漂亮亮地坐在他的对面,只是隔着一张餐桌,优雅地同他寒暄,「林先生,你好,我是阮月池。」

  ◎◎◎

  没有人知道林明逸此刻的心情如何,他或许惊喜,或许不知所措。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相亲对象,他的联姻对象,居然是他大学时期苦苦追求无果的学妹阮月池。

  命运既荒诞又可笑,竟不知这样的缘分是回赠还是孽债。

  林明逸也是有过年少轻狂的时候,哪个男人没在他未完全发育时做过几件傻事呢。他追求过阮月池,在他看来,算得上无比疯狂,但他风评素来不好,阮月池这样的乖乖女自然也没有答应。

  但林明逸就是不想放弃,他还有无限的热情与勇气,他就不信,他用真心打动不了阮月池。

  但老话说的好,两个人在一起,哪怕用情至深,还得有一些祝福。这些祝福无论是在检自亲朋好友也罢,来自天上的神仙也罢,总而言之,得有些机缘。八字还没有一撇,只是男人对女人一头热的情况下,那就更讲究机缘了。

  可坏就坏在,当时的林明逸与阮月池没有机缘。

  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段时间林家出了一桩丑闻,他的小叔叔抛下商业联姻的新娘跟他的情人跑了。消息一出,无论是林家的大宅门口还是林氏企业的大楼都被各路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看热闹的,挖独家的,幸灾乐祸的,总之,都是些落井下石之辈。

  林氏的股票狂跌,还是靠林氏的董事长,也就是林明逸的爷爷力挽狂澜,才将伤害值降到最低。可即使如此,林董事长还是病倒了,一场大病,病来如山倒。

  林家内部又乱成一锅粥,就算是在林家没什么存在感的林明逸也被喊回去处理各种纷乱,等他能喘一口气回到学校时,却已经是人与楼空。阮月池在大学中途前往英国交换学习,还预备在那里留好几年,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了。

  她是一只自由的鸟儿,林明逸差点忘了,她自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往哪里飞就往哪里飞,她不必为无关紧要的人作任何停留。

  她是江河里自在遨游的鱼儿,林明逸总以为自己是岸上熟谙垂钓的渔翁,以为总有一日佳人会上乡钩。可实际上,鱼不靠岸,林明逸也并非渔翁,他只是一株从阮月池身边侧畔而过的水草罢了。

  让林明逸承认自己是一株水草,这是一个男人多么痛苦的领悟。或许在无数个寂寞的夜里,他还在默默垂泪,独自舔舐伤口。八卦杂志若是听了他的故事,大概会为他写连续三期狗血失败的追人情史,这还是看在林明逸算得上林氏小开的面子上。

  这其中,能说的,不能说的,复杂的,简单的,林明逸都能接受。只是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就算当年他没有成功追到阮月池,可也在她面前露过无数次脸了吧,怎么到头来,却只得到阮月池一句林先生,你好呢?

  林明逸固然麻木,可他还没有麻木到这分上。他说不上什么感觉,看着对面近在咫尺的阮月池,他想这是心痛吗?说心痛是不是有些矫情了?

  已经喝完一整杯水的阮月池十分坐立不安,她觉得对面的男人有些奇怪,为什么忽然皱眉,又忽然瞪眼,来回变脸,像在表演川剧。更奇怪的是,从坐下来到现在,他除了打过一声招呼后,居然一口水也没喝,自然也谈不上吃什么东西。他不吃,弄得阮月池也不敢吃,她虽然爱减肥,动不动就喜欢说自己胖了,但也是要吃饭的。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他们不是在相亲吗,他们不是正准备谈谈人生大事吗?天知道,她是经理过怎么一番抗争才坐到这个位置上来的,她可不是为了与人傻乎乎地坐着,大眼瞪小眼的。

  阮月池抿了抿唇,端起水杯,又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水。说起来,她也算是名门淑女,行为举止理应矜持一些,但近些年来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更加豪迈起来。

  像这样大口喝水,以前她绝对不会这样做,哪怕是在私底下,她也会严苛要求自己,可现在不同了,哪怕是面对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她也喝得如行云流水,潇洒万分。

  归根结底,她又不是来相亲的,她是来谈判的。至于谈什么,她现在饿了,没有力气说。

  「吃吗?」阮月池终于叉起一块胡萝卜,眨眨眼,朝林明逸示意。

  脑袋转不过弯来的林明逸愣了几秒,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耳后根立刻燥热起来。但他脸皮厚,没怎么显现出来,于是装酷地点点头。

  双方达成共识,总算可以埋头吃一顿饭了,两人各怀心事,也没什么顾忌,都吃得非常痛快,一点也不拘束。

  ◎◎◎

  酒足饭饱后,阮月池总算有力气说话了,林明逸见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吞下嘴里最后一块牛肉后,就把手里的刀叉全放下了。

  阮月池抬头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水,轻轻放下杯子,明亮的眼眸直视著林明逸,她坦荡地说道:「林先生,跟你说实话,我现在还不想结婚。」

  闻言,林明逸神色未变,他其实毫无意外,默默颔首,示意阮月池继续。

  阮月池被他貌似严肃但实则温和的神情鼓励到,话匣子就这么飞快打开了。

  她的意思非常明确,她还不想结婚,起码不想现在结婚,更不想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结婚。她今天过来相亲,实在被逼无奈,她说服不了家里人,即使她愿意出来吃这顿饭,也并不代表她屈服了。

  阮月池说了一大堆,说得口干舌燥,主要是在表达她内心的痛苦与不满。暂告一段落后,她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边喝边看着林明逸,只见他仍是一副没怎么变化的神态,便有些急了,「林先生,你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林明逸点点头,「妳说妳是迫于无奈过来相亲的,妳并不想结婚,更不想为了经济利益联姻。」

  「没错。」阮月池蹙了蹙眉,「我想你也是这样吧。」

  林明逸的目光微微闪了闪,他垂下眼帘,没有接话,停顿了一会,才说:「现在的主要问题并不在我和妳之间,很显然感情也不是我们现在要考虑的因素。」

  他们都不是傻瓜,现在问题根本不是在感情上,如果仅仅是因为情感因素,今天他们也不会坐在这里吃饭了。

  林明逸抬眼看着阮月池柔和白皙的脸蛋,微微一笑,「我们为什么要结婚,阮小姐妳应该和我一样明白,这很难改变。既然无从改变,我想,妳应该还有未说完的话。」

  阮月池没想到林明逸这般敏锐,一下子就窥探到她的心思,她有些困惑,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没有外面传得这么差劲啊。

  传闻果然都是假的吗?

  阮月池咬了咬红唇,斟酌地问:「为什么你这么冷静,婚姻不是很重要的事吗?」

  林明逸发觉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这也是他曾经非常心动的原因,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俊逸的脸上泛起从容的笑,实事求是地来讲,林明逸笑起来还是相当迷人的。

  「我这样的人,和什么样的人结婚,应该没什么区别吧。」

  他说得毫不在意,只是言语间又是毫不掩饰的讽刺意味。

  阮月池迷糊了,她怎么越听越糊涂,传言果然是真的吗?就连林明逸本人也觉得自己是个差劲的男人,所以就连他自己的婚姻也不在意,他只需完成林家交代的任务,然后继续在外面花天酒地,继续过他风生水起的生活?

  可阮月池在意啊!她可是直接受害者,说受害者或许有些夸张,总而言之,她就是不甘愿就这么被安排人生。

  阮月池有些丧气,直觉告诉她,接下来的谈判没这么容易进行。

  「如果我说,我想和你假结婚,你愿意接受吗?」

  林明逸愣了一下,乌沉沉的眼珠动了动。

  阮月池有些烦躁,她用力咬了两下她的下唇瓣,「或者,我们先订婚,当然也是假的,只是表面有一层关系在,他们也会同意的。」

  「可以。」林明逸点头,十分痛快。

  ◎◎◎

  阮月池没想到林明逸答应得如此之快,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随之眼睛不由微微睁大,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五官挑不出任何毛病,尤其是一双杏眼生得格外灵动,黑白分明,瞳仁是澄澈的琥珀色,随着睁大的眼眸显出一种毫不矫饰的无辜感。

  林明逸不动声色地凝视着她,唇角轻轻勾起,「不过……」

  哦,阮月池稍稍清醒了一些,她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你说吧。」她都有心理准备。

  林明逸忽然感到心情非常愉快,这种愉快扫清了他被命令来相亲时的不悦,更扫清了阮月池似乎已经全然忘却他而产生的微微苦涩。

  他挑眉,显出他真诚的疑惑迷惘,「什么都可以装,但现实的需求怎么办?」

  林明逸可以肯定,凭借阮月池的脑袋肯定没想到这一层,不然当年他在阮月池面前转悠了大半年,对方怎么还跟块榆木疙瘩一样不开窍呢?

  阮月池果然没听懂,「什么?」

  林明逸忍不住轻笑,「我是说,我的性需求该怎么办?」

  毫无意外,阮月池的脑袋与两侧脸颊同时燃烧了起来。他可以肯定地说,她是受过现代教育的开明女性,如今这个社会,性显然是很严肃很坦然的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一切却不代表她在听到一个男人赤裸裸地跟她提起时,她不会脸红害羞。

  「这个……我……」阮月池简直语无论,她原先只考虑到对方不答应她的恳求时她应该如何软硬兼施地谈判,却没有意料到对方这么痛快答应后所要面对的直接问题。

  性需求该如何解决?是啊,对方正值春秋鼎盛之年,有需要再正常不过。她自己是有点书呆子倾向,一直沉浸在虚构的世界中就可以满足的女人,所以没有考虑不过这方面的问题,可别人不是啊。

  这位林先生……阮月池忍不住悄悄以貌取人地猜测,他看上去很健康,应该是一个在那方面需求量很大的的男人。

  这样想着,阮月池的脸不禁红得更厉害了。

  林明逸被她红彤彤火热热的脸色给逗乐,他此刻显然不想做个体贴温柔的男人,起码以他之前的风评来看,他实在不需要温柔体贴。

  他只需要乘胜追击。

  「所以,阮小姐是怎么想的呢?我想来想去,也就是这个问题最困扰我。」林明逸故意曲起手指,状似漫不经心地敲了敲餐桌。

  很明显,男人想要故意使坏的时候,是可以非常坏的,在面对毫无反击之力的猎物时尤甚。

  阮月池的脑袋早就晕乎乎了,她又能想到什么妥帖的回答呢?好不容易,她才挤出一句,「你……你可以有自己的情人。」

  这是阮月池现在这颗浑沌的脑袋里所能想到的唯一的答案。

  林明逸瞇了瞇黑锐的眼眸,他决定将先前的一些好心情收回,此刻的他,心里已经有些不爽了,但他不会笨到去细想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爽。

  虽然,一旦有这个意识,就已经是个傻瓜了。

  林明逸悄悄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语气依然波澜不惊,「妳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有另外的床伴,生活上,我们互补干涉,对吧?」

  阮月池点点头,她感到心跳很快,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位林先生的口吻有点阴恻恻的,甚至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找个情妇虽然简单,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这可比单身时养情妇严重得多。」林明逸又问:「这很难做到百密而无一疏吧,况且,我并不喜欢偷情的感觉。」

  「这个……」阮月池愣住了。

  「我一直秉承着你情我愿的原则,在这之前,我也只和单身的女人保持着友好互助的关系。第三者,无论是在任何时候,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

  林明逸冷静地分析,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其实如今这个混乱的社会,偷情的事情还少吗?有些人还就吃这一套,反而更加觉得背德刺激。林明逸比起林家其他豺狼虎豹般的男人是好一些,但他显然也不是正人君子,可此刻他不介意戴上虚伪的面具,他如此义正言辞,就是笃定阮月池一定会信服。

  「那应该怎么办?」阮月池很是心慌,林明逸说得有理有据,她越听越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了,她只考虑到自己的情况,却没有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你说的对,如果一旦发生什么意外,后果也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她不知道林家的立场如何,但她很清楚自己的家人,虽然这是一场商业联姻,男女双方没有坚实的感情基础,可这并不代表她的家人会允许她名义上的丈夫在外面包养情人。

  她完全可以想像到她的父亲在面对这样的状况时,会如何抓狂,如何暴跳如雷。

  「是我考虑不周……」阮月池内心满是愧疚之情,「对不起……」那究竟该如何是好呢?

  林明逸玩味地看着阮月池沮丧而又显现著惭愧的小脸,他的心情又翻转了,他得承认,时间虽然可以消磨掉很多人的棱角,同时也能带走很多人的可爱之处,但阮月池是例外的,她一直都是这么可爱。

  这让他忍不住逗她,「办法也不是没有。」

  「什么?」阮月池的眼眸瞬间瞪圆了,一张小脸立刻多云转晴。

  林明逸禁不住在心底叹息,他只好继续使坏,「阮小姐,其实,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需求的,我想,妳也是需要的。」说完,他坦诚地笑开来,毫不掩饰地,也毫无意外地看到阮月池本就涨红的脸蛋持续升温。

  「你……」这一会,阮月池是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她的脑袋在燃烧,她的屁股也在燃烧,要不是现在的情况非常严峻非常紧急,她肯定会立刻拎包走人。

  这个男人!他在说什么啊,传言果然是真的,果然是真的!

  「你!」阮月池已经词穷了。

  「我?」林明逸悠悠地反问,脸上依然笑咪咪的。

  「如果答应你了,那假结婚还有什么意义?」阮月池没好气地说。

  「当然有。」林明逸挑了挑眉,「一般婚姻代表了心灵与肉体的结合,只是发生性关系的话,就不算真正的婚姻。」

  林明逸在忽悠人的方面很有一套。

  阮月池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又糊涂了,差点点头说好,好不容易,她磕磕巴巴,停停顿顿地说:「林先生,其他,其他,我都可以答应你,但这个,我实在做不到。」

  和几乎陌生的男人上床,她怎么可能做到。一想到这里,她的视线忍不住在他的脸上多做了一秒钟的停留,就只是这一秒钟,她都觉得太奇怪了。

  林明逸沉默了,他的指尖又开始在餐桌上有意无意地上下敲击。

  阮月池看着,仿佛觉得是时钟上的分针在慢吞吞地行走。

  这可不是在谈判,显然她早就失去了主动权,可以预感,她已经失败了。难道,她又要再次实施她的逃跑计画?

  「那好吧……」林明逸在沉默一阵后突然笑道。

  阮月池的心情如同过山车,她的心脏又高高地悬起了。

  「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我不会为难阮小姐的。」林明逸微笑,眉眼舒展,稍显深刻肃穆的五官都柔和了。

  「顺其自然吗?」阮月池忍不住重复他说的话,也就是说他答应了是吗?他居然真的愿意做忍者,这居然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阮月池的心情又复杂了。

  林明逸笑道:「不过在这之前,阮小姐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她问。

  「能将妳的手伸过来吗?」他已经站起来,踱步到她身侧。

  阮月池不解,微微一愣,但还是将手慢慢伸过去。

  林明逸准确无误地握住了眼前这只白皙纤细的手,他能感觉到她在刹那间的颤栗,而他则收紧了握住的力道。

  在她诧异的目光中,他毫不犹豫地低下头,在那柔软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让我亲一下就可以,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买夫条件》作者:宛姝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买夫条件》作者:宛姝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