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万金娘子火辣辣》作者:零叶

[复制链接]
查看20 | 回复1 | 2020-5-23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万金娘子火辣辣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零叶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内容简介】
  
跟男人耍性子,被拐上床后,没折腾后哪能下床;
被女人掀旧帐,拐人上了床,连人带心由她没收。

听说,塞北的男人就跟那狼似的,凶狠又野蛮,
郑芒是塞北的王,传闻他在沙场上战无不胜。
又传闻,他也是塞北最穷的王。可没人知道,
这么个寡言冷面的男人,却有个挣钱挣得响叮当的媳妇儿。
李重华没想过,贵为大都督的夫君,这府中竟如此寒酸,
更没想过,她家夫君骨血里刻上的大男人性格如此霸道。
宁愿花光家底,穷得掀不开锅也不肯花她的银两,
李重华终于相信,传闻塞北的郑芒穷得出名是真的。
夫君穷得养不起塞北军队?没事,娘子啥没有银两最多,
笑看夫君挺拔腰身,健壮体魄,刀刻般的五官,
银两养家活口是吗?那就先签借据,日后让他肉偿得了。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0-5-23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听说,塞北的风跟刀子一样,能将人脸上的皮给刮下来一层。

  听说,塞北的耗子比家猫还大,能一口将小孩给吞下去。

  听说,塞北的男人就跟那狼似的,凶狠又野蛮。

  可不管怎么听说,她李重华还是来到了这座塞北的中心,明光城。

  她是当今圣上亲封的重华县主,她的哥哥是当今的清河王。

  可那又怎样?

  树倒猢狲散,哥哥没了,整个清河王府,不过就剩下一个空壳而已。

  三年前,她哥哥和嫂子外出礼佛半个月,不想回城的时候遇到天灾,嫂子当场坠亡。

  哥哥被人送回来,也是进气多,出气少,花了不少珍贵药材,勉强将一口气吊住了。

  哥哥重病不治后,她与首辅王家长子的婚姻,也被退了。

  明面上王家说长子喜欢上了别人,承担了骂名,但实则,不过是觉得没有了清河王府做依靠的重华县主,已经配不上王家长媳的身分罢了。

  殊不知,并不是她依靠清河王府,而是清河王府的依靠,一直都是她。

  八年前父母去世,只知读圣贤书的哥哥接管王府,面对朝廷对清河王府的封地压榨越来越重也无能为力,入不敷出。

  她逼不得已,十三岁的她,乔装之后,出门经商。

  这八年来,她创办的百余家商号遍布全国,算的上是当今最富有的商号之一了。

  也是三年前,清华王知道自己不行了,撑著最后一口气,给圣上上书,请求圣上给妹妹赐婚。

  正巧,当时上京受封大都督的郑芒,就这么被赶鸭子上架得到一桩婚事。

  述职结束,就改道清河王封地,迎娶李重华。

  这也是清河王的意思。

  李重华为了冲喜,答应了。

  结果刚拜完堂,两个新人还没来得及见一面,外面传来紧急军报,郑芒脱下新郎服,只来得及留下一队人马护送李重华回塞北,就带着人马匆匆走了。

  第二天,清河王就去世了,临终将年仅八岁的清河世子李明朗,托付与她。

  李重华悲痛欲绝,根本无心北上,最后修书一封,让他的下属带回去,说要替哥嫂守丧,三年后再去塞北。

  他来信倒是也答应了。

  只是如今眼看着三年早就过了,塞北并没有派人前来接她,再加上一些原因,如今她不得不举家前来投奔他。

  毕竟,他们已经成亲了,投靠他,不也是天经地义。

  ◎◎◎

  塞北大都督郑芒的出身就跟他的名字一样。

  寒门出身的他,为了活命,投身军营。

  本以为命如草芥,混个几年哪天出去就回不来了,却不想命如野草,坚强又充满韧性,十二年,从一个小兵,变成了镇北的大都督。

  这些都是李重华这三年陆陆续续打听到的。

  「县主……」

  丫鬟盼春在外面喊了一声。

  「何事?」

  「马上就到明光城了,要……要奴婢派人去给大都督送信吗?」

  李重华放下手中的画本子,想了想,「天色已晚,今日休整,明日再入城吧。」

  「是。」

  盼春吩咐下去,马车往城外的一家客栈走去。

  那也是她李重华的产业。

  三年前与郑芒成亲后,李重华便有意将自己的生意往北边发展。

  盼春持她的权杖,掌柜的出来迎接。

  而后将后院腾出来,闭门谢客,招待主家。

  连日的舟车劳顿,李重华确实乏得很,叮嘱知夏照顾好李明朗后看,在盼春的服侍下,正要歇息,外面忽然传来门被大力推开的轰响。

  紧跟着是掌柜着急解释的声音。

  李重华看了她一眼,盼春立刻出去查探。

  结果刚走出房门,就被人逼着退了回来。

  李重华坐在那没动。

  盼春快速退到她身边,正要说话,就看到为首一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一身胡服,满脸络腮胡,看着比他们还要风尘仆仆。

  看到李重华,对方也是明显怔愣了下。

  李重华细看了两眼,原来是他。

  她虽未见过郑芒,但是见过他的画像。虽然他此刻蓄须,但眉眼鼻子,还是能看的出来的。

  或者说,这个男人的五官太过深邃,尤其是拿双眼睛,跟狼一样。让人过目难忘。

  镇北大都督郑芒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如炬,须臾后道:「搜查奸细,如有打扰,还请见谅。」

  「已经打扰了,再说见谅,不觉得虚伪吗?」

  郑芒直来直去的性子,说一声打扰,也是看对方一身华服,像是打南边来的,客气客气而已,结果居然被怼了。

  「放肆,怎么说话的。」

  郑芒身后一人疾步走出,高声呵斥。

  李重华认识他,是当年被郑芒留下要护送她的人。

  不过当时她在屏风后面,所以他不认得她,但她认得他。

  盼春等人没认出来,一来当年婚礼她们一直在后院,根本没来得及看到大都督人就走了。

  盼春上前一步,拿出清河王府一等侍女的架势,「你们才放肆,知道我们主家是谁吗?」

  对方一愣,似是没想到一个丫鬟的比他还横,他看了看郑芒。

  郑芒则看着李重华。

  李重华美眸轻转,问:「有搜查令吗?」

  郑芒身后的人从怀里掏出权杖,大都督府权杖,有此权杖,在塞北,想去哪儿都行。

  果然是他。

  李重华看了一眼权杖,对盼春招手。

  盼春有些惊讶的看了郑芒一眼,虽有不喜,但还是忍着了,毕竟对方有大都督府权杖,大都督可是她家县主的夫君。

  她护着李重华走到一旁。

  ◎◎◎

  外面的人就要进来搜查,但被郑芒拦住了。

  「你们出去。」

  罗成一愣,但还是听话的带着众人退了出去。

  等人出去了后,郑芒看着李重华,须臾后,他问:「重华县主?」

  李重华没想他会认出自己来,心里一惊。

  但既然身分被揭穿了,再掩饰也没什么意思。

  「重华见过大都督。」李重华行礼,盼春一愣后连忙跟着行礼。

  郑芒点了点头,「何时来的?」

  「刚到片刻。」

  郑芒又点了点头,一言不发,转身走了。

  等人走了后,知夏带着李明朗也进来了。

  「姑姑……」

  李重华对侄子伸出手。

  李明朗立刻奔到姑姑身边。

  「姑姑您没事吧。」

  「我没事。」

  「刚才那人是谁,好霸道。」

  李重华在心里道,那是你未来姑父,但到底是没说。

  说了两句,知夏带着李明朗回隔壁厢房休息了。

  盼春心有不悦,「县主,这个……大都督都知道您来了,居然……就这么走了,到底什么意思?」

  李重华垂眸,她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歇下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盼春应是,开始铺床。

  刚躺下没多久,外面再次传来马蹄声,紧接着,脚步朝这边来了。

  李重华起身,盼春已经出去了。

  须臾后,盼春回来道:「县主,大都督……来接您了?」

  李重华有些不解这个男人去而复返是个什么意思。

  但既然来了,她也没囉嗦,快速的整装。

  一刻钟后,李重华出来了。

  就见郑芒已经换掉之前的胡服,这会儿穿的是一身大都督的盔甲,胡子也刮掉了,跟刚才判若两人。

  看到李重华,他起身,干脆直接,「来接妳。」

  李重华看着他,这个男人,怕是不太喜欢说废话,也不喜欢寒暄。

  正好,她也喜欢有话直说的人。

  她点头,「这就让人收拾。」盼春得令,立刻吩咐了下去。

  ◎◎◎

  客栈顿时又热闹了起来。

  正厅只剩下他们两个。

  郑芒拿起茶壶,给她倒了一杯。

  李重华拿起,喝了一口就放下了。

  郑芒倒是连灌了好几杯,才问:「来了怎么也没送个信。」

  李重华斜睨着他,那飞扬的眼角带着三分讽刺,「我以为三年一到,大都督应该会派人前来。」

  郑芒闻言,十分干脆的道歉,「抱歉,最近太忙,忙忘记了。」李重华没想到他这般干脆的认错,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虽然早就成亲,但这算是他们二人第一次正经的面对面说话。

  「如何认出我的?」李重华忽然问。

  郑芒看着她道:「妳我虽未见过,但到底是我将妳从轿子里迎出来的,身影……有些眼熟,再加上进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的马车上,有清河二字。」

  李重华点点头。

  一路北上,实在不安全,马车上有记号,也是给过往的山匪们一个警示,这是清河王的家眷,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在很快盼春就过来了,说东西已经收拾妥当,可以出发了。

  郑芒起身,「罗成。」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到。

  「整军,回府。」

  等李重华出去的时候,才发现门口端端正正的站了一百零八位骑手。

  一个个的挺拔如松,端得很有气势。

  「恭迎夫人……」

  整齐划一的声音喊出来,让李重华心里一顿。

  郑芒就在她身边,低声道:「没去接妳,是我的错,既然来了,该有的规格,不能少。」

  李重华美眸轻瞥了他一眼后,在盼春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李明朗在经过郑芒身边的时候,十分好奇的看了他好几眼。

  ◎◎◎

  等车队出发后,李重华掀开帘子往外看。

  虽然外面漆黑一片,但蜿蜒的火把,倒是让人觉得声势浩大。

  盼春笑着道:「我还以为大都督是个莽夫,不懂这些,没想到弄的阵仗挺大,县主可以放心了。」

  李重华暗道,说放心还早了点,要不是不得已,李重华宁愿带着侄儿继续在清河王府度日。

  三年时间早就到了,他都没来接,连自己的夫人都能忙忘记,不是混帐是什么?

  但至少现在来看,这个男人,还不算太混帐。

  等到了城门口,天色已经泛白,罗成拿着牌子,叫开了城门,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大都督府去了。

  等到了门口,郑芒下马,亲自将李重华扶了下来。

  等她站定,郑芒道:「我还有事,得赶回军营,府里一切事物,妳自可作主。」说完喊了一声罗成。

  罗成过来,从腰间摘下一串钥匙递给郑芒。

  郑芒递给她,盼春立刻接过。

  「这是府里的所有的库房钥匙。」

  李重华嗯了一声。

  郑芒也不废话,带着一群人飞身上马,又走了。

  只留下一群主仆,面面相觑。

  「县主,大都督……就这么走了?」

  刚夸他这事办得不错,结果把县主丢下就又走了,真是不禁夸。

  李重华看着牌面上大都督府四个字,抬脚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道:「先进去再说。」

  主仆四人先进了府,其他人开始卸东西。

  ◎◎◎

  天色已经大亮了。

  李重华看着眼前的景象,有点意外。

  掌管整个塞北的大都督府,占地广阔,但居然没想到这般寒酸。

  一路走来,也没碰上几个仆人。

  等到了主院,李重华吩咐道:「把管家叫来。」

  须臾后,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过来了。

  早就接到罗成的通报了,知道这位就是大都督的夫人,重华县主。

  「夫人……」

  「府里其他人呢?」

  「启禀夫人,府里加上老奴,一共只有五人。」

  李重华一听,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老者解释:「大都督常年都在军营,很少回都督府,府里一般事情,都是罗将军顺道打理。」

  原来如此。

  「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等人一走,重华让人伺候笔墨。

  很快,采购清单就写满了好几张纸。

  「吩咐下去,赶紧采买。」

  盼春转身离去。

  李明朗看着姑姑,心想他们是来投靠大都督的,结果发现大都督府似乎比他们清河王府还要落魄。

  是的,自从他爷爷走后,清河王府一直走下坡路,他父王去世后,清河王府,彻底落魄了。

  按理说,他今天已经十二岁,是可以册封清河王了,但没有,至今,他也只是清河王世子。

  「姑姑……」李明朗有些不安的看着李重华。

  李重华摸了摸他的脑袋,「以后我们就要常住在这里了,你得尽快习惯。」

  李明朗点头。

  又叮嘱了两句,被知夏带下去了。

  安顿好侄子,李重华也乏得很,在知夏的伺候下,歇下了。

  等一觉醒来,已经是夕阳西下。

  她刚起身,盼春跟知夏就进来了。

  「大都督回来了吗?」

  「没有。」

  李重华嗯了一声,「传晚膳吧。」

  「是。」

  姑侄俩吃了晚饭后,绕着大都督府转了一圈。

  虽然才一个白天的功夫,大都督府已经改头换面了。

  她带来的人,自然是能干的。

  看到府里多了不少点缀之物,李重华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不出意外,这里以后就是她要常住的地方,自然是要往舒适了弄,又不是没钱。

  哦,大都督似乎没钱,但她李重华有钱啊。

  塞北的九月,已经冷得让人不敢出门了。

  逛了一圈,李重华吩咐,「明日拿着大都督府的拜帖,去给明朗请一位先生。」

  「是。」

  刚睡了一天,李重华这会儿还不困,但外面实在太冷,于是回到屋子里。

  屋子里已经烧好了炭盆,一进屋,瞬间暖和不少。

  「去将我的帐册拿来。」盼春出去拿了,须臾后,拿了两本册子,「这是最新的帐册。」

  李重华接过,对她道:「妳早点下去休息吧。」

  盼春自小就跟着李重华,知道她的性子,当下也没囉嗦,应了一声便下去了。

  ◎◎◎

  李重华看着册子,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陌生的脚步声。

  李重华立刻将手里的册子塞在枕头下面,而后起身,站在门口等他。这个点还来这边的,除了郑芒,不做他想。

  她是县主,要是被人知道居然经商,不但给清河王府丢脸,也会给大都督府丢脸。

  但要她丢掉生意,安分的做个大都督夫人,她是不愿意的。钱是个好东西,只要钱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难事。

  她要钱,也要大都督夫人这个身分,这就是她来塞北的目的。

  这时候,厚重的帘子被人掀开了,郑芒一身盔甲的走了进来。

  看到站在门口的李重华,似乎是愣了下,随即道:「这么晚还没休息?」

  「白日里睡多了,这会儿睡不着,正好听到大都督的脚步声。」一边说,一边走到郑芒的身边。

  作为妻子,丈夫回来,替丈夫更衣,是妻子的责任。初来乍到,虽然没有感情,但也不想被他指摘。

  郑芒看着她面色淡定,但解他盔甲的手指隐隐发抖,心里有些好笑。

  顺利帮他脱下盔甲,结果差点没拿稳。幸好郑芒似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稳稳的托住了她的手。

  李重华脸色一红,「没想到这么重。」

  「太轻的,挡不住弓箭刀枪。」李重华点了点头,又开始帮他解腰间的佩刀。

  但那上面的环釦,她怎么也没办法解下,只抿著唇,暗自使劲儿。

  郑芒见状,「要这样……」一边说,一边抓着她的手,先是往前一拉,接着往后一拽,就听哢嚓一声,环釦解开了。

  郑芒放开了她的手,拿着佩刀,放在一旁的刀架上,然后不等李重华再做什么,转身道:「妳先休息吧。」说完转身就走。

  「你去哪儿?」李重华的声音有些急切。

  「书房。」郑芒说著,转身看了李重华一眼,「莫要多想,早点休息。」

  李重华脸一红,想解释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说。等人走了,李重华摸了摸不知什么时候发烫的脸。

  心想,这个男人,不好对付呢。她想他成为她的依靠,首先,就得让他爱上她。

  可如今看来,怕是有点难度,不过她李重华,就喜欢挑战难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万金娘子火辣辣》作者:零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万金娘子火辣辣》作者:零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