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录] 《总裁舔狗日常》作者:安祖缇

[复制链接]
查看244 | 回复1 | 2021-6-13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总裁舔狗日常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安祖缇
【出版日期】2021年06月04日
【内容简介】
  
从小看尽母亲为了男人的花心所受的苦
楼馨若就对帅哥很感冒,尤其讨厌受女人欢迎的高富帅
而她家总裁俊帅高大又多金,完全符合她厌恶的条件
总裁跟秘书的恋爱故事只在小说跟偶像剧里上演
现实中就是想养小三的渣,聪明的女孩都该避得远远的
但说也奇怪,她的坚持跟原则在他面前就瓦解了
理智告诉她要离他远一点,可是她的心却背道而驰
对他虽有抗拒,又莫名的想靠近他、在意他
更纳闷为什麽他会熟知她的尺寸,清楚她的喜好
又像会读心术,她的想法很快就被他看穿
能够对她如此细心体贴,次次打中心坎
他了解她的程度,就好像他们曾经交往过……
明明他有花心的本钱,却宠她宠上了天
望着她的眼睛彷佛溢满星光,让人很难不受到吸引
也让自诩为帅哥绝缘体的她栽了,一颗心彻底失守
只是就在她以为找到真爱,竟发现他隐瞒的秘密──
原来他就是当年害她出车祸失去记忆的渣男……

【链  接】https://www.yqtxt.net/thread-12432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1-6-13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我在想,我家总裁是不是喜欢我。」

  正在喝可乐的章薰芷差点喷了正前方的楼馨若一脸。

  「什么?」她连忙拿起纸巾摀着咳了两声,顺便擦嘴。「谁喜欢妳?」

  服务生将她们点的手扒鸡送上桌,楼馨若连忙挪了下水杯跟餐具,给予更大的放置空间。

  「妳明明有听见我说什么。」看章薰芷的反应就知道了。「我只是猜的啦,妳反应那么夸张干嘛?」楼馨若扁了扁嘴。

  「没有,我只是很惊讶……」由于被可乐呛到,喉咙有些疼,章薰芷喝了几口水舒缓后才有办法继续说话。「因为妳之前从没有提过妳家总裁。」

  「妳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是很喜欢在休息时提工作上的事。」楼馨若干笑。

  章薰芷是她的前同事,两人原本都在房仲公司上班,章薰芷是房仲,而她则是分店祕书,关系非常好。

  不过因为上班时间长,常加班到很晚,因此下班后或者假日,楼馨若即便跟章薰芷出来聚餐,工作上的事也是不提就不提,免得完全没有放松的感觉。

  后来楼馨若因为工作太累,身体出了毛病,只好辞职换工作,目前在一家建材物料公司担任总裁祕书一职,进公司不过两个月时间,还是个菜鸟。

  「如果是这样的话,」章薰芷一把握住正准备套手套的小手。「记得随时准备密录器,等那老色鬼碰妳的时候就录下来告死他。」

  一提到「总裁」二字,章薰芷脑海中浮现的就是一个脑满肠肥的阿伯,就算身材保持良好,也是个可以当楼馨若爸爸的老男人。

  帅总裁跟漂亮祕书的恋爱故事只会在言情小说跟偶像剧里发生,现实中就是想养小三的渣男,聪明的女孩都该避得远远的。

  「妳这样握,我的手套就不能用了……」

  「谁管什么手套?现在是妳贞操的问题!」章薰芷真不敢相信楼馨若竟把重点放在手套上。

  「贞、贞操?」这古时候的名词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老色鬼肖想年轻祕书,告死他!」章薰芷义愤填膺。

  「我家总裁只大我两岁。」

  「两……」章薰芷诧异地双手松开。「两岁?」

  「对啊,今年才三十岁。」

  「这么年轻?」

  楼馨若点了下头。

  「结婚了没?有没有女朋友?」章薰芷急问,活像听见女儿交了男朋友的母亲大人。

  「没有结婚,有没有女朋友我不知道。」楼馨若摇头。

  「快把起来!」章薰芷激动的手再次握住她,疼得楼馨若蹙眉头。「这样妳就是总裁夫人了!」

  没想到偶像剧的情节竟落到好友身上,章薰芷激动得好像她才是女主角。

  「别闹了。」楼馨若用力扒开章薰芷的手,要不然手指都要被她拧断了。

  「干嘛?妳嫌弃人家总裁喔?是不是长太帅?」

  「对啊。」

  章薰芷瞠目,「真的?」

  「非常帅,个子也很高,应该有一八五。」

  「那没戏了。」章薰芷有些意兴阑珊的套手套。

  认识楼馨若多年,她很清楚楼馨若对帅哥很感冒,原因出自她有一个很帅的老爸,从年轻时期就四处拈花惹草,后来不小心把她妈妈的肚子搞大,只好奉子成婚。

  可是结婚之后,父亲还是一样在外勾搭女人,可笑的是,他玩女人的钱还是她妈妈赚的。

  后来她妈妈因为精神备受折磨,加上负担一家经济而疲累不堪,早早就过世了,过世不到半年,父亲就再娶,让她跟她姊姊气得要死。

  姊妹俩认定帅哥就是花心,因而对其退避三舍,比楼馨若还要漂亮的姊姊特地挑了个长相忠厚老实的男人嫁了,而楼馨若虽然美貌不及姊姊,但也是长相清纯秀美的甜姊儿,尤其嘴角一往上扬,下方的两个梨涡足以让男人深陷其中爬不出来。

  楼馨若在房仲公司时,有不少同事对她释出好意,但她只要一发现对方对她有意思,她就会刻意保持距离,而且不管是长得好看的还是普通的,通通不接受,加上章薰芷听说她没有交过男朋友,因而常开玩笑说她会当老处女直到老死。

  撕开了一只鸡腿,章薰芷又忍不住好奇的问:「妳为什么会觉得他喜欢妳?」

  「因为我老觉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视线朝向他,他一定是看着我的。」

  「噢?」

  「所以我觉得有点烦恼,想说是不是该辞职。」

  「为什么要觉得烦恼?」章薰芷不解了。「以前妳在我们公司时,那么多人追妳,妳从没有考虑过辞职的事啊。」

  楼馨若还满懂得把距离划开,或是给太过积极的男人软钉子碰,虽然难免困扰,但并不至于影响她的上班心情。

  因此她说想离职时,章薰芷就特好奇了。

  「难道他真的骚扰妳啊?」

  「也没有……」楼馨若抿了抿嘴。

  「干嘛欲言又止?」

  「就是……感觉很奇怪。」

  「怎样的奇怪?」

  「我也说不清楚……」楼馨若顿了顿后道:「通常、通常男生太过接近我,尤其是长得帅的,我会很抗拒……」

  「但他不会?」

  「也不是完全不会,就是排斥跟不排斥的两种感觉在拉扯。」

  「该不会妳也有一点喜欢他吧?」

  「我不知道……」楼馨若十分困扰的鼓起双颊。「我说不出那种感觉。我的心在说离他远一点,可是有次,我在跟他说事情时,看到他放在桌上拿笔的手,就……突然……很想握……」

  「妳喜欢他!」章薰芷激动地喊。

  「不可能!」楼馨若用力摇头。「我从小就很排斥帅哥的,妳知道我爸那样子,尤其我妈常说,如果不是因为我爸的脸而瞎了眼,她的日子也不会这么难过。」

  「但妳就是喜欢他。」

  「我不……」

  「如果妳没看他,怎知道他在看妳?」章薰芷吐槽了句。

  「呃……」这样说好像也没错。

  「搞不好是妳一直盯着人家瞧,人家才会一直看妳吧?」

  「我、我才没有!」楼馨若连忙否认,却莫名结巴。「我会看他都是因为有事情要跟他说。」

  「有事情要跟他说的话,他会看妳也很正常吧?」

  楼馨若顿时被伶牙俐齿的章薰芷怼得哑口无言。

  她很想说,她觉得他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

  她从未见过一个男人望着她时,眼睛彷彿溢满星光,让人很难不受到吸引,他的眼眸总是带笑,即便她不小心犯错,他也总是笑得如春天的和风。

  她有偷偷注意过,他看别人的时候眼神是否亦是如此,而答桉是否定的。

  但会不会……会不会真是她自作多情了?

  可若真的是她喜欢他的话,那有某种难以言喻的抗拒感又是怎回事?

  这感觉跟对待其他男生不同,所以她才会如此迷茫,想跟好友聊聊,没想到却变成她在暗恋人家了,太过意识他,才会放大他的动作。

  「我说啊,」手拿着薯条的章薰芷头侧向她,笑得坏透了。「妳就是喜欢妳家总裁,所以什么不接近帅哥的原则都抛在脑后了。」

  「才、才没有!」楼馨若严正否认,小脸不知不觉红了。

  「我不信。」章薰芷说话的同时,油腻腻的手指几乎要摸上楼馨若粉嫩嫩的颊面,「哇,红得像苹果啦。」

  「乱讲!」楼馨若闪躲章薰芷的油油手,无措的抓起自己的可乐,仰头就喝。

  自己的脸热,自己最清楚,巴望着这冰凉的饮料能帮她的脸颊降温,别热烫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一口气喝掉了半杯可乐,抹掉唇上的褐色汁液,喘了两口气后,她方道:「其实我会这么在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觉得他似曾相识,好像在哪见过他。」

  「说不定是上辈子的情缘。」章薰芷贼笑。

  「我是认真的。」楼馨若生气的鼓颊。

  「好啦,认真认真!」章薰芷回应得超敷衍。「那妳有问过他吗?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哪敢啊,万一让他觉得我对他有意思怎么办?」

  「妳就是对他有意思啊!」

  「就跟妳说不是……吼,妳好讨厌,不跟妳说了啦。」

  「好啦好啦。」章薰芷敛起神色,不再嘻皮笑脸。「正经问妳,如果妳家总裁真看上妳,要追妳的话,妳会答应吗?」

  楼馨若看着章薰芷,坚定的说:「不会。」

  ☆☆☆☆☆☆☆☆☆

  楼馨若的办公室位置就在总裁办公室的斜前方。

  一早抵达办公室,她拿着清洁用品先把总裁办公室简单整理一遍,再整理自己的,通常忙完的时候,项清臣也差不多来了。

  当她把为了方便抹净桌面而移开的文具用品摆整齐时,果然听见了项清臣的脚步声。

  她抬头,双眼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就与一双深邃的长眸对个正着。

  在四目相接的当下,项清臣嘴角微扬一抹能让诸多闺女当场头晕目眩的迷人微笑,朝她点了下头。

  楼馨若一脸拘谨的起身朝项清臣打了招唿。

  「总裁早安。」

  「早。」除了笑容迷人,低音砲的威力更是无比强大。

  有多少人受得住这样外表完美,还拥有优异身家背景,犹如爱情偶像剧走出来的男人呢。

  楼馨若心想,莫非就是因为他太出色,所以自诩为帅哥绝缘体的她,竟也栽了?

  不行!

  这样的男人诱惑肯定比父亲还多。

  他可是俊帅高大又多金啊,父亲只拥有俊帅高大而已,本人倒是很穷,一直都是靠母亲在养。

  所以若跟这种男人在一起,将来流的泪肯定比母亲还要多。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坚定的告诉章薰芷,即便他先跟她告白,她也不会答应的主因,也是为何此时的她几乎是面无表情的与他对视,她直觉如果回应了这样的笑容,整个人就会被一颗巨大的粉红泡泡包围起来,逃不出去了。

  她不想步母亲的后尘,一点都不想。

  而且对他,她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危险。

  倒不是说他人品有问题,对她人身安全有威胁性,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说不上来的,将会万劫不复的预感。

  她从不曾在一个男人身上有这么多复杂的感觉,而她不想明白承认他的特别,那太可怕了。

  她极尽所能地在抵抗项清臣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力费洛蒙。

  「帮我泡杯热奶茶,两颗方糖。」项清臣指示道。

  「好的。」

  项清臣每天早上要喝的饮料都不一样,有时是咖啡、有时是奶茶……某次他还叫她去麦当劳帮他买个冰炫风,只因为他突然想吃冰淇淋。

  他的决定常是突如其来,因此楼馨若从不提早准备。

  楼馨若心想他喜好如此多变,对女人肯定也是变来变去的吧,绝对不会独钟一个,对这种男人敬而远之才是上策。

  帮项清臣泡好热奶茶,送进总裁办公室,并报告了今日的行程,以及昨日下班之后至今天早上自各部门所传来的报告资料。

  项清臣边喝着温热香浓的奶茶,边听她报告。

  叙述到一个段落,楼馨若抬起头来时,不偏不巧,又与项清臣视线对上,四目相触的刹那,微笑自然浮上嘴角,她心一跳,瞬间觉得脸颊有点热了。

  她迅速低下头去,假装阅览行事历上的文字,来遮掩自己的窘迫。

  希望项清臣没发现才好。

  「……祕书?楼祕书?」

  恍然回神,楼馨若惊诧的勐抬头,没想,项清臣不知何时站来她面前,带着抹兴味的笑,身材高大的他低着头,视线充满研究的打量适才恍神的她。

  「在想什么?走神了?」俊颜微偏,此时的笑带着抹调侃意思。

  楼馨若的心又是一跳。

  小脸儿瞬间暴红,支支吾吾的道歉:「对、对不起……」

  由于与他的距离太近,心脏无法承受这般的俊颜特写画面,她急急退后了两步,不慎被后方沙发区所铺的地毯绊到脚了,人往后仰,项清臣一个箭步向前,大手搭上腰后,撑住纤细娇躯。

  她人往后仰,项清臣也不先把人托正,让她持续维持着半悬空的姿势,活像在跳探戈。

  「想不到楼祕书也会这么冒冒失失的。」

  他没责备之意,语气带着一份促狭,还有楼馨若认为是自己多心的亲暱。

  她猜一定是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了,低沉的嗓音几乎是冲着耳朵直来,有点麻、有点痒,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她进入这家公司其实也才两个月的时间,加上前祕书是突然辞职的,所以没有人跟她交接,她等于是一边摸索一边做,很多事情都是项清臣手把手指导,因此刚担任此职位的第一天,上班的八小时中,项清臣都与她一块儿挤在一张办公桌后。

  她之前在房仲公司是担任分店祕书,但负责的不仅是主管,所有业务的杂事也是由她处理,压力甚大,老是加班到晚上十点,而且还没加班费,后来身体实在撑不住了,即便是小感冒也要拖上一个月才会痊癒,只好辞职,休息调养半个月后,方又开始找新工作,幸运收到这家公司的面试通知,没想到应徵的人竟然有十个,她以为自己八成无望了,却又意外幸运录取。

  说来,第一次见到总裁,她对他的感觉就有点奇怪了,只是当下因为即将面试太过紧张,因而没发觉。

  面试那天,他并非主考官,而是在面试中途,她人还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等待时,他突然信步走入。

  那时面试的人就只剩下她了。

  虽然面试的人众多,意外的速度倒是挺快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面试了八个。

  他一进来就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气场,楼馨若当下判断他应该是主管级的人物,毕竟之前在房仲当祕书,看过不少人,对识人有心得。

  「你好。」她不卑不亢的点头招唿。

  他看着她好一会儿,楼馨若开始觉得有些侷促不安。

  他的双眼特别明亮,楼馨若甚至觉得他有些激动,即便表情轻松自若,但双眼的神色是隐瞒不住的。

  她不明白他这样看着她是什么意思时,项清臣突然开口问,「只剩妳一个?」

  「对。」

  他走来她前方的一张桌子,臀靠着,双手撑在桌缘。

  「怎会想过来这家公司应徵?」

  他那样的问法,让她心生狐疑。

  怎么好像他不是这公司的人?

  难道她猜错了?

  但若不是这家公司的人,可以这样擅自走动,甚至与面试者攀谈吗?

  搞不好他故意在测试她。

  满腹狐疑的楼馨若选了安全的答桉,「看了公司介绍,感觉公司文化不错。」

  「妳是说上班可以吃泡麵的公司文化?」

  她一个忍俊不住,差点笑出来,还好在笑声出口前,反应快的强忍住了。

  这让她紧绷的情绪轻松了些,微笑回道:「主要也是有自信能胜任这份工作。」

  「之前也是祕书?」

  「对,在房仲公司当分店祕书。」

  「工作内容是怎样的?」

  她侃侃而谈职务的内容,当然也不忘称赞了一下在前公司获得的成长。

  她晓得,即便是换新公司,人家也不想听到她说前公司坏话。

  「那又怎会离职?」他又问。

  「虽然我在前公司收穫很多,不过工作时间较长,长期下来身体不堪负荷……」她看到他眉头皱了一下,以为他担心她身体不好,会常请病假,连忙解释,「但我一直都是全勤,没有请假的。」

  主因是全勤有三千块的奖金,分店祕书的薪水不高,三万有找,怎么可能放弃全勤奖金。

  「身体不舒服不需要勉强的,该请假休息就请假。」

  语气听来甚是语重心长,却当场让楼馨若心凉了一半,暗恼自己还是不够谨慎,都还没正式面试就被贴上「身体差」的标籤。

  她立刻做出垂死挣扎,「我现在身体状况很……」

  话还没说完,负责安排面试的小姐就走进来。

  「楼馨若……欸,总裁,你怎么来了?」

  总裁?!

  楼馨若相信她那时一定做出一个很蠢的表情,因为视线仍停在她身上的项清臣在那个时候转过头去,略微抖动的肩膀以及抬起放置唇边的手很明显在憋笑。

  她顿时觉得心慌意乱,立刻起身问道:「轮到我了吗?」

  「呃……对对,麻烦随我来。」

  「好,谢谢。」

  经过项清臣身边时,虽然晓得自己无望,但她觉得还是应该要打个招唿,于是朝他点了头,「总、总裁你好。」偏偏舌头很不配合的反应慢,害她结巴了下。

  于是她清楚的听到他「噗哧」一声。

  她瞬间明白寡妇死儿子无指望的感觉。

  由于有那一段尴尬出糗的过程,因此当她晓得自己被录取的时候,惊愕得无以复加,再三确认,确定对方当真未打错电话,也不忘问被录取的原因。

  「因为妳的经验让我们觉得妳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

  这个回答让她猜项清臣应该未告诉面试官,她「身体不好」一事,说不定他晓得她被录取,也会跟她一样做出很蠢的惊讶表情。

  不过木已成舟,总裁你只能接受了。

  虽然在心里对项清臣放话,可是上班的第一天,她还是紧张得不得了。

  那感觉,就像她第一次应徵上工作时,在那之后,她换新工作都未曾这么紧张过。

  抵达公司时,项清臣还没来,因为无人跟她交接,所以她只能做清洁打扫的工作。

  偏偏那天项清臣来得特别晚,她桌子擦干净了,还拖了地,拖完之后才有公司同事告诉她,公司定期请清洁公司打扫,所以不用拖地,只要清洁自己的办公桌面即可。

  话虽如此,但因为没事干,开了电脑又不知道开机密码,于是又把办公室内的沙发、茶几,甚至书柜、衣架都抹过一遍,让她认真的觉得,她如果去应徵清扫工作应该也会很上手。

  整个清理完,项清臣才姗姗来迟。

  他踏入办公室时,她正拿着湿纸巾在擦他的电脑萤幕。

  「总裁早。」

  他轻笑了下,把公事包放上桌子,脱下身上的大衣。

  「一早当什么清洁妇?以后擦桌子就好了。」

  「因、因为没有人跟我交接,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妳真是天生劳碌命。」

  这句话让她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这话不是因为她扫除整理的关系,而是认定她原本就如此,很像是……从熟人口中说出来的。

  「去洗个手吧,我来告诉妳我的祕书该做什么。」

  洗完手后回来办公室,他拉了把椅子坐来她身边,毫无总裁的架子,仔细地告诉她一些重要事项,毕竟虽然都叫祕书,但总裁祕书跟房仲分店祕书的工作还是有所不同。

  而且他不仅一开始表现得亲切和蔼,两个月过去了,人设依然没走样,可惜她没有祕书前辈可以询问,不然她真想问问,是不是总裁对祕书都是这么友好,好到让人会错意?

  楼馨若看着悬在上方的俊秀脸庞,心脏不由自主地跳个飞快。

  「总裁,谢谢……可以让我起来吗?」

  她很想自己起身,可是这样的姿势跟角度,没他推一把,就只能躺在他手上,嘤。

  是说他的手好大啊,她觉得整个背上都是他的掌心触感,十分温热,像把大扇子,害得她心头更是惶惶了。

  「妳想起来吗?」项清臣反问。

  他怎么这么问啊?

  不起来是要在他手上躺一辈子吗?

  她觉得脸上的热度已经无所遁形,肯定让他看到她脸红了,所以才会这样戏弄她的吧?

  戏弄祕书很不可取啊,再怎么说他们都是主雇关系啊!

  「请让我起来,总裁。」楼馨若很严肃的说,希望这样的语气能让他忽略掉脸上的红晕。

  「遵命。」他微微一笑,手腕略微用劲,把人撑起。

  「谢谢总裁。」

  她迅速拉整了一下衣服,假借低头看行事历,来遮掩脸上的窘迫。

  「今晚……」

  「今晚有春酒。」

  「啊,是……」她点头。

  「我们一起去。」

  「好……欸?」

  「喝厂商、客户春酒,祕书怎么可以不到场呢?」他斜睨着眸,故意用指责的语气,可嘴角却是往上扬的。

  他斜睨看人的样子好性感啊……

  察觉自己胡思乱想的楼馨若连忙双手握拳,指甲陷进掌心,以疼痛提醒自己清醒点。

  她觉得自己真要失控了,怎么在他面前,一点都不像自己原本的样子了?

  「我明白,我负责开车。」

  「不,妳负责挡酒。」

  「什么?」楼馨若惊愕。

  她负责挡酒?

  「面试时不是有问过妳酒量?」

  「嗯。」她点头,这时才了解此问题的来由。

  她当时还以为只是随口一问呢。

  「现在就是发挥妳功效的时候了。」

  项清臣笑,依然是那样如沐春风般的醉人……

  当晚,楼馨若醉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总裁舔狗日常》作者:安祖缇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总裁舔狗日常》作者:安祖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