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录] 《红豆红豆我爱你》作者:橙星

[复制链接]
查看1106 | 回复1 | 2012-4-16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泪娃儿 于 2019-11-24 21:13 编辑

书  名:红豆红豆我爱你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橙星
出版日期:2012年3月28日

【内容简介】
因为不得已的因素,她偷跑到老爸三令五申不准她跑去的禁忌之地,
竟然发现那里有个帅哥,害她当场因受惊而摔车!
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
在那帅哥脸上竟然有着浓浓的思念,那让她看得好不舍,
只是毕竟他俩是陌生人,她也没把他放在心上。
再见他,他竟然成了她家的房客,
不但如此,他还顺手拯救了她家经营多年的小餐馆,
条件是:只要她肯多跟他相处,
这有什么问题,她可是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忍不住对他产生好感耶!
而在得知他的心结,知他想寻找儿时玩伴,她立刻热心的四下替他打听,
只是当那女人真的出现,夺走了他的全副注意力,
她这才知道原来她已爱上他,
而还好的是,他似乎也对她有意;但他那儿时玩伴又该如何……

链接:https://www.yqtxt.net/forum.php? ... 9%CE%D2%B0%AE%C4%E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叶子 | 2012-4-16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楔子

  圣恩育幼院门前,一名八岁男孩和一名六岁女孩正紧紧握着彼此双手,离别的感伤在两名幼童的脸上清楚可见。

  男孩听到后头呼唤自己的声音,他依依不舍的用布满烫伤疤痕的手,拉下女孩在他手臂上紧抓不放的小手。“小红豆,我真的要走了,你要听院长的话,以后不要调皮捣蛋,好好念书。”

  过往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如果没有小红豆的陪伴,他真不知自己是如何度过那段自我封闭及遭人嘲笑冷眼的两年时间。

  “我不要……”女孩知道,这一走,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男孩了,因为院里其他哥哥、姊姊们就是这样,只要一出院,就再也不会回来。

  她心一急,眼泪就流出来,惹得男孩慌了手脚。

  “你别哭。”他最不希望的就是见到小红豆流泪,但背后的呼唤声令他不得不硬下心来。

  这是一个新的机会,他的养父母是对和蔼亲切的男女,他们会供应他一个衣食无缺的未来,只要他肯好好努力念书,将来一定可以赚很多的钱,这样就能把小红豆一起接走了。

  小孩子的心思,就是如此简单。

  “小红豆,我答应你,一定会回来找你。”

  “真的吗?你不会有了新爸爸、新妈妈,就把我忘记了?”

  “不忘,我王毅绝对不会把小红豆忘记了。”他牵起小女孩的手,小拇指勾上她的小拇指,“我们打勾勾,以后每年你生日的时候,我都会去我们常骑脚踏车的那座桥下等你,还会带好多好多礼物来给你过生日。”

  育幼院里很多小朋友是被父母抛弃而不知道自己的生日,院长都用接到他们的第一天当作他们的生日。

  “你不会骗我吧?”女孩终于破涕而笑。

  他对女孩露出右手小拇指,代表他们的约定。“有了勾勾,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小女孩对他一笑,那笑容在别人眼底或许不算什么,但对王毅来讲,却是他见过最漂亮的笑容。

  他跳上养父母接他的轿车,隔着玻璃和女孩挥手道别。

  王毅,别难过了,离小红豆的生日只剩下两百九十五天,所以很快他就可以见到她了,还可以替她买漂亮的生日礼物。

  只是当他再次回到这里时,小红豆已经被人领养走了,而他,也因为家里因素,不得不离开这块他喜欢的土地。

  二十年后,男孩蜕变为男人,回到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却依旧没有忘记当年的约定,和小红豆见面一直是支撑他度过漫长岁月的原动力,如今他有了足以让人幸福的能力,就只剩下一个问题。

  小红豆到底在哪里?她还记得两人当年的约定吗?

  第一章

  夏记海鲜馆是一间既道地又传统的两层楼餐厅,位于中部地区,虽然不在市中心,位置有点偏远,但祖传三代留下来的传统味,依然是老饕客以及周边住户的最爱。

  只不过随着时代变迁以及周边各式美味餐饮业的出现,尽管海鲜馆的生意依然不错,却也没有往日来得繁华。

  近日更是有集团看中他们这一区的地块,想尽办法威胁利诱要收购夏记海鲜馆以及周边的老宅。

  不过这都影响不了这一代经营者,夏大荣的信念就是坚守着家业,秉持传统手法以及新鲜食材,要把每一道料理送到喜爱夏记的食客面前。

  夏大荣的妻子在十年前便因癌症病逝,留下两儿一女。

  这大儿子任苦任劳,简直就是他的刻版,好人一个,又勤奋向学,考上人人称羡的好大学,还被推荐领取奖学金到外国念书,儿子有这番成就,他这个老子可得意了,自然不愿意让孩子窝在这充满油烟味的地方,鼓励他在国外念个博士回来。

  反观他的二儿子就有点好逸恶劳了,书也不好好念,毕业后成天在家吃饱闲闲不做事,要他帮忙借口一堆,动不动就跑得不见踪影,真不知道这贪玩的个性是从哪学来的。

  至于小女儿,这个就更值得夸赞了,虽然功课平平,没有大哥念书的好本事,但打小就懂事,一放学有空就进厨房帮忙,懂得减轻家人负担,知道哥哥有机会出国念书,大学毕业就说要待在餐馆里工作照顾父亲,好让哥哥放心出国,人是傻气了点,却也让夏大荣疼到心坎里。

  老天给了他这一双好儿女,他夏大荣真是此生无憾了,当然,如果能让那个老二脑袋开窍,勤奋一点,那就更好了!

  “臭小子,我在仓库叫了老半天,你人在外面做什么不应声?”一天到晚正事不做,就知道玩那个什么摩托车。

  夏家是一栋简单的透天厝,就在夏记海鲜馆的隔壁,上下班工作相当方便。

  夏家大门口,夏英雨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样,懒洋洋道:“老爸,你找我?”

  “这里就只有你跟我,我不跟你说话跟谁?”这兔崽子就是想气死他。

  “哦。”

  “哦什么哦,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究竟是听进去了没?”夏大荣气得跳脚。

  夏英雨摸摸鼻,这才不舍的把注意力从自己的宝贝机车上移开,“到底什么事,老爸你非要急得这样吼来吼去?”

  “什么事?我要你快点赶去阿水伯家拿那两袋新鲜龙虾和螃蟹回来,再晚店里就要营业了,我们的食材会不够用。”

  阿水伯是他们常合作的鱼贩,人老实,海鲜又新鲜,夏记从老一代就跟阿水伯合作许久。

  “这怎么行?我车子才洗到一半……”话没说完,他头一低,顺势躲过迎面而来的平底锅。

  哇!玩这么狠,他可是老爸的儿子咧!

  不过面对父亲气到铁青的脸,夏英雨也只好默默把“不要”吞下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进屋拿外套准备出门。

  就在他穿好外套,碰巧撞见刚送完外卖的妹妹回来。“小妹,老爸刚刚说要你去阿水伯那里拿一袋龙虾和螃蟹回来。”

  女人有着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五官不算出色,但有一双灵活的大眼睛,一头直顺黑发让发圈扎起,此时脸上露出狐疑神情。“可是我刚刚在夏记见到爸,他没有叫我去阿水伯那里呀?”

  这丫头平时傻气,却没想到有时候也挺机灵的。

  “管那么多做什么,总之家里要你去,你就去拿啦!”

  夏千晴盯着穿上外套一副准备出门的二哥,突然她明白了,“哦,我知道了,爸一定是叫你去阿水伯那里,可是你懒得去,对不对?”

  既然被发现了,夏英雨也不想狡辩。

  “我的好妹妹,你就帮帮二哥嘛!”夏英雨双手合什拜托,来回一趟阿水伯那边也要一段时间,晚上他跟朋友约好要带着他新买的机车出去亮相,怎么样也要花点工夫把车子打扮清洗一番。

  “人家才刚回来耶!大气都还没喘几口,你就要我马上出去。”每次都这样,自己的事都不自己做。

  “拜托啦!大不了明天中午的外送,我来帮你。”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直盯着夏英雨看,“这是你说的,可别又想抵赖了!”

  “我保证不会。”

  “如果你又骗我的话,我就去跟爸说,说你硬拉着我去河边骑车……”

  这番话果然吓得夏英雨变脸,赶忙摇头晃脑并对天发誓,明天一定乖乖待在家帮忙,夏千晴才愿意替二哥跑一趟。

  要说夏英雨为什么这么怕,是因为夏家有条家训在,就是严禁带夏千晴到溪河边玩耍,违者家法伺候,小时候他就顽皮带着妹妹偷玩水,结果被爸妈打得屁股快开花,差点闹家庭革命,自此,没人再敢带夏千晴去河边。

  看来这夏大荣是真的疼女儿疼上天,女儿比儿子还重要。

  *  *  *

  从抵达阿水伯家到准备离开,她足足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海鲜馆的厨房一定已经开始准备了,而她背负使命带回的龙虾和螃蟹都还在机车后座,真是糟糕,她就快迟到了!

  只能说,阿水伯一家人实在太亲切,不但拉着她天南地北的聊,还盛情邀请她喝阿水伯老婆煮的红豆汤,她一时推却不了,只好坐着喝完那碗刚煮出来,烫口要命的红豆汤。

  夏千晴心里估算时间,从阿水伯这里骑回去少说要花二十多分钟,她望着腕上手表看,怎样可以在十分钟内赶回去呢?

  干脆……走捷径吧!

  她把机车一个紧急掉头,从大马路上弯进巷子,再穿过小隧道直抵河畔道路,由这条路一直往下骑,不但省去路上红绿灯,还可以少弯几条巷子。

  虽然爸爸再三交代她千万不可以靠近河畔,但是现在是紧急情况,只要她不说出来,没人知道她今天犯了禁忌,不是吗?

  机车行经一座衔接两河岸的废弃桥墩下,这里平时很少有人,夏千晴的视线扫过一道站在河边的高挑身影,可能是太过诧异了,她不小心多瞄了那陌生男人几眼。

  实在是因为挺拔身形的主人有一张夏千晴从未见过的俊逸面貌,这里不是热闹的大城市,要见到这样帅气的男人不常有,对方完美的侧脸此时望着河边失落难过的样子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人心头跟着一揪。

  好看的东西人人都会忍不住留恋几眼,她就是个例子。

  这个男人是不是和恋人分手了?是谁忍得下心让这男人如此难过?

  夏千晴顾想着这些,倒忘了自己正在骑车,这样分神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机车前轮压到一块凸起尖石,整个打滑一倾斜,她会意过来时已经来不及。

  难怪爸总是警告她不准到河边来!

  脑海里只来得及闪过这句话,夏千晴就翻车了,还正巧翻在偷看的那男人身后。

  “砰”一声巨响很难让人不去注意,夏千晴摸摸撞疼的腿,忽地“哎呀”一声,着急转过身查看后座让绳子牢牢绑紧的大袋子,这时,她的身侧传来一道关怀嗓音。

  “小姐,你没事吧?”

  她一个抬头,原来是方才看出神的帅哥。

  想到自己摔车的糗事被瞧见,她脸一红道:“我没事……”

  岂料她的话未完,帅哥男人双眸突然闪着炙热光芒,在夏千晴措手不及下将她紧紧抱紧在怀中。

  她听见自己心跳声“砰砰砰”的加快,发烫的脸就贴在男人胸前,这这这……这男人是怎么回事?

  “小红豆,你终于出现了!”

  咦?他在叫谁?

  小红豆?她是喝了碗红豆汤没错,但不至于就有了小名叫红豆吧!

  “小红豆,对不起,我失约了二十年,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果然,你今天还是来了……”

  等等!这男人说的话怎么她都听不懂?

  夏千晴努力挣脱男人紧窒的怀抱,探出一颗头发声,“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男人稍稍一愣。

  逮到空隙,夏千晴立刻钻出他怀中,满脸通红的站起身,拍拍身上草屑掩饰尴尬,“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小红豆。”

  “骗人,你明明就是小红豆,我是王毅呀!你怎么会忘了我?”男人坚持。

  “我真的不是小红豆。”她坚决摇头。

  “可是你脸上明明就有小红豆的痣,今天,我们约好今天你生日的时候在这里碰面,你怎么可能不是小红豆……”

  “脸上的痣?”夏千晴摸摸自个儿脸蛋,在嘴角左下方摸到了一个突兀的颗粒,一抹,把颗粒拨下来一瞧,原来是方才在阿水伯家喝红豆汤时,不小心有半颗红豆就这样黏在嘴角。

  她把自己不是小红豆的“证物”,送到了男人面前。“你看,你是真的认错了人,我脸上才没有什么痣咧!”

  “你没有痣?!”男人完美的表情上有着大受打击的神情,教人看了还真不忍心。“可是,可是如果你不是小红豆,怎么会知道今天要来这里……”

  “先生,这条路人人随时想来都可以来吧?我不过是凑巧抄捷径,然后……呃,不小心摔车在你身后。”她脸一偏,不好意思对着人家说是因为看他到失神而摔倒。

  “如果你不是小红豆,那,小红豆到底在哪里?”男人一脸的茫然无措,看起来好可怜。

  这男人不会是找人找到傻了吧!

  同情归同情,夏千晴可没忘了自己的任务,赶忙先检查那一袋螃蟹龙虾,顺便冷静一下方才意外被人搂住而狂跳的心。

  呼!还好,袋子完好无缺,虾呀蟹呀也没有洒翻在地,她把机车扶正,却见着那男人仍失落的坐在地上。“这位先生,你想找人,为什么不去警察局找?”

  “没有用的,她已经不在以前住的地方了。”

  “那,既然约好这里碰面,你可以拿张对方的照片,问问看附近的住户……”

  “我没有相片。”他们在育幼院的照片也少得可怜,当年走得匆忙,以为还可以回来找她,手边并没有带走任何关于她的相片。

  “那,想办法找人描绘出来呀!”

  他苦笑,“可是,我不晓得她现在的长相。”

  咦?夏千晴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帅哥。

  “我仅有的记忆,就是小时候小红豆的模样,和她脸上的红痣。”

  这、这是在找啥人呀!

  夏千晴牵动嘴角,好不容易才挤出话来,“那,你慢慢找吧!希望你快点找到口中的那个小红豆。”

  “你住这附近?”

  她点头。

  帅哥眼中顿时透露出希冀的光芒,“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脸上有痣的女人在这边等人?”

  她摇摇头,这年头什么怪人都有,没想到眼前的帅哥脑袋是个傻子,凭颗红痣也想找人,这要怎么找?

  男人沮丧的站起身,看样子是打算站回原处继续“等人”;夏千晴摸摸鼻子,除了保佑他找到人外,也不能做什么。

  机车才发动,那男人突然出了声。

  “你车上载的是什么?”

  “海鲜。”有点讶异他这么问,她照实回答。

  男生抿唇,最后道:“海鲜不新鲜,我劝你扔了它。”

  机车猛地一熄火,夏千晴跳下车来,脸色不悦的走到他面前,“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作我的海鲜不新鲜?”

  这些可都是阿水伯亲自从港口边带回来的,阿水伯为人忠厚又诚实,从来不会给他们夏记不新鲜的食材,这个男人凭什么这样说!

  “字面上的意思。”他耸肩,“我只是好意提醒你而已。”

  “我听你胡说八道,亏我刚刚还很同情你,没想到你这个人嘴巴这么讨人厌,说什么我的东西有问题。”对这男人的好感一扫而空,夏千晴整张小脸气呼呼的。

  “我说的是事实。”他望向那双盛着怒火的双眼,觉得这女孩变脸变得好快。

  上一秒对你和和气气,下一秒就摆出凶巴巴的面孔。

  “事实是,你想抹黑我们夏记才是。”她指着眼前的男人,落下话来,“我告诉你,我们夏记真金不怕火炼,那些伪造的事实是不会打败我们的,你要是打算到处去胡乱说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夏记?这又是什么?

  男人掺着不解的黑眸直望着那道气呼呼骑车而去的背影,等到对方消失不见,他才把这段插曲抛之脑后,视线继续放在这一片空荡荡的河面上。

  今年,他是不是又等不到小红豆的出现了?

  *  *  *

  等夏千晴终于赶回夏记海鲜馆时,已经比原本预计的时间晚了将近两小时。

  早知道就不要绕路,反倒更花时间。

  她急忙把两袋海鲜送入厨房,交给了掌控厨房的父亲。

  “阿晴,怎么是你把龙虾送进来?阿雨那死小子呢?不会又跑了,把活儿留给你……你的腿怎么了?”夏大荣瞧见她的腿不对劲,赶紧接过她手上的两大袋,交给自己的副手,满脸紧张的瞅着女儿看。

  “刚刚转弯的时候,一个不稳,不小心摔了一下。”她简单的说,不敢提及跟河边有关的字眼。

  “怎么这么不小心,腿摔得疼不疼?”

  “没事的啦!”她逞强的动动腿,想佯装没事,岂料一个抽痛,令她忍不住攒了眉。

  奇怪,刚刚明明在河边还没这么痛的呀!

  只能说当时的痛觉不知道被什么掩盖过去,八成是让帅哥一个抱满怀,而忘记了痛楚。

  “你这孩子从小就这样,总是这么爱逞强,别让你老爸这么担心了。”夏大荣脸上堆满心疼道:“赶快回房里休息,等一下开店时你就别来忙了,把那个死小子叫出来,让他来代你的工!”

  看到父亲脸上的坚持,原本想拒绝的声音,夏千晴只有咽下去。“好,我现在去休息,不过等下如果我觉得好一点的话,我还是会出来帮忙的喔!”

  “你这孩子……”夏大荣还想多说什么,突然被后头副手的诧异声给吓了一跳。“怎么了?老乔。”

  “夏老大,你快过来看看这袋龙虾和螃蟹。”

  夏千晴也被紧张的声音吸引过去,就见那两袋由她带回来的海鲜,让夏大荣全部倒了出来。

  “夏老大,你看,这螃蟹里面有两只螯整个变了色,龙虾也是,有两只整条脚也变了色,只是刚好压在中间,没有被发现,看起来这几只变色的都有病变。”

  夏大荣面色凝重,走出厨房打电话联络阿水伯。

  夏千晴则是瞪大了一双水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一地的食材,怎么会?这些螃蟹龙虾还真的出了问题!

  她想起桥下遇到的那个帅哥说的话……不可能,这一定只是巧合!

  一会儿夏大荣沉着脸走回来。

  “怎样?夏老大。”一群师傅们全都盯着大老板看。

  “这两袋螃蟹龙虾统统不能用。”

  此话一说,所有人都惊慌起来。

  “不能用?那今晚的菜单……”

  “改,全部删掉,至于有下订的酒席,不够的全部换上新鲜鲈鱼和明虾,并且打电话通知客人,我们会退还差额。”

  夏大荣一下令,所有人立刻动工起来,临时更换菜单,大伙得加倍把准备工夫做足。

  夏千晴陪着父亲把地上一只只螃蟹捡起来。“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只是一两只有问题,挑掉不就可以了。”动物会生病她知道,但她不明白为什么所有螃蟹龙虾都不能用了。

  “没有办法,整个水池都受到了污染,幸亏有几只先病变,不过所有螃蟹龙虾全放在同一个池子里,我担心其他的也有问题,要是让客人吃了可就不得了。”

  “那其他从阿水伯那里来的海鲜……”她一顿,岂不是都有问题了?

  “早上那一批是直接从港口载来,所以没有问题。”

  “怎么会?阿水伯从来都不会骗我们。”

  “不是阿水伯的问题。”夏大荣叹了一口气,“那家伙也是我通知他,才注意到后院的水池不对劲,有好几只虾都死了,看来池水里让人放了污染源。”

  这么说……是有人恶意这么做!

  夏千晴盯着沉默的父亲看,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好过分,究竟是谁……”夏千晴止住了嘴。

  如果这些海鲜他们没注意到有问题,还煮了给客人食用,而客人出事的话,那他们夏记铁定完了,而最希望他们夏记关门的,不就是那间恶名昭彰的雄鹰集团。

  夏千晴心中愤慨万千,看着心情沉重的父亲把海鲜全扔进垃圾桶内,她的心也跟着一沉,蓦地想到桥下的那个帅哥,真被他说中,“所有”的海鲜统统不能用了。

  但是那男人是怎么知道的?

  他既没见过她的龙虾,也没摸过她的螃蟹,难不成他跟阿水伯水池出了问题有关系?

  可是又不对呀!帅哥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雄鹰”那些尖嘴猴腮的员工,况且他只是来等人,从那家伙脸上黯然的神情看来,夏千晴一点也不相信他是个会做坏事的人。

  她甩甩头,决定不再去想那家伙的事,现阶段她应该加入帮忙行列,于是她卷起袖子。

  “阿晴。”

  “呃?”

  “回去休息。”夏大荣把她推出厨房。

  “不要啦!我真的没事,可以帮忙的。”她恳求。

  “里面的工作都很费力,你什么都别想做。”

  “我、我可以做简单的事情,好比洗菜、洗鱼……”

  “……”那是学徒的工作。

  “好好好,我不搬重的东西,我负责顾炉子、算时间,可不可以?”

  “……”这是主厨副手的工作。

  “那,剥虾壳?”

  “……”

  那是客人自己的工作!

  *  *  *

  临时更改菜单使得今晚的厨房相当忙碌,在经历了一番大战后,所有餐点全部安全送达外场桌上,大伙一个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气休息。

  虽然客人有抱怨,但大致上都还能接受他们的安排,这也让夏大荣松了一口气。

  对厨房们共同努力的伙计好好赞扬一番,今天的工作也到一段落。

  因为开餐馆的关系,夏家人吃饭的时间不是比一般人早就是晚,今天比较忙,晚饭自然落到了十点以后。

  “不错,今天总算把难关解决了。”夏英雨向妹妹要了碗白饭,一屁股坐在餐桌前,准备好好慰劳自己一番。

  “你还说,不是要你过来帮忙,怎么到了九点才滚进厨房来?”瞪着二儿子,夏大荣如果还有点力气,一定会吼他一顿。“让妹妹抱伤来帮忙,你这个哥哥真不知道有什么用?”

  “爸,我的脚伤没什么大碍,别说得那么严重了。”夏千晴把饭递给父亲,顺便帮二哥说点好话。

  “小妹都说没事了,况且我本来跟人有约,是特地取消回来帮忙的耶!”嘴里嚼着饭,他总是得去露一下脸、秀一下车呀!“一见我就念我,我又不是真的没在做事,你们在厨房忙的时候,我在家里也很忙呀!”

  “你忙什么?”夏大荣哼声。

  “傍晚有人来看房间,我总得带人家上楼去看看合不合适吧!”他们这间透天厝,因为大哥长年在外,房间一直空着,所以从年前就贴出出租的广告,但因为位置远离市区又不便利,故而乏人问津。

  夏英雨继续说着,“那个男人看了后觉得不错,接下来我得收订金和签约,可忙的咧!”

  “什么?”夏大荣把饭喷了出来。“那间房已经租出去了?”

  “人都住进来了。”夏英雨道,又把空碗递给妹妹,想再要一碗白饭。

  “你这家伙,这种事怎么都不先说一声就擅自作主?”在大家忙昏头的时候,这浑小子居然让个外人进屋里来住。

  “爸,没关系啦!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二哥能租出去也是好事呀!”夏千晴在一旁帮忙说话。

  “可是连住进来的人是怎样的品行都不知道。”做父亲的总有疑虑,尤其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在。

  “这点爸你就放心啦!”夏英雨拍胸脯保证,“那位展先生长得一表人才,说话也很有礼貌,不会是坏人啦!”重点是房租给得阿莎力,一给就是一年连同订金的支票,这样好的房客真是提着灯笼都找不到。

  “你的鉴定通常都有很大问题。”

  “老爸不信的话,喏,人走下来了,你自己看看吧!”夏英雨拿着筷子的手,指着正从楼梯走下来的高挑身影。

  来人似乎是被餐厅突如其来的沉默给吓了一跳。

  “呃,不好意思,因为房里没有水瓶,所以我下来厨房找水喝,打扰到你们用餐了吗?”他的口气相当有礼。

  “没事,展先生,厨房前面直走就是了,顺便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老爸,隔壁的那个是我小妹。”夏英雨咧出一抹笑来欢迎好房客,眼角不忘朝父亲示意眨了眨。

  怎么样?这个人看起来就是个正经好人吧!

  夏大荣瞪了一眼给儿子,回过头对房客客气道:“不好意思,今天我忙了点,还没时间跟你打声招呼,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年轻男人露出温和的笑容,“夏伯父,我姓展,叫我阿群就可以了,其实应该是由我先来跟你们打声招呼,很感谢你们能让我住在这里……”

  “咦?你不是……”桌旁的夏千晴突然对说话的男人发出了惊呼声。

  对方看向她,平静的黑眸也闪过一抹异光。

  是他?

  是她!

  “怎么?小妹认识他?”从两人互看的眼神中,夏英雨察觉了什么。

  夏千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倒是先开口,“不算认识,只是今天下午来看房间前,在外面见到过夏小姐,有点印象。”

  “呃,展先生想喝水是不是?我带你去厨房拿。”夏千晴一个起身,想快点把这男人带走,免得他一不小心说溜嘴,提到河边的事。

  对方注意到她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直觉问道:“夏小姐脚扭伤了?不会是下午在河边摔车摔的吧?”

  想冲上前捂住那男人的嘴已经来不及,夏千晴心虚的看着父亲当场沉下来的脸。

  “河边?”夏英雨一愣,“小妹,你居然真的跑去河边了?”

  下午才恐吓他完,没想到这丫头真敢这么做!她忘了保护欲旺盛的老爸严禁她去河边的事情吗?

  幸好这次一点都不关他的事,不然爱用连坐法惩罚人的老爸一定会把帐算到他的头上来。

  不顾脸色发青的老爸,夏英雨不怕死的继续问:“阿群,你怎么知道我小妹跑到河边去?”

  “因为当时她就在我身边。”男人语毕,突然察觉一股怒气朝他而来。

  夏千晴心中一叹,这家伙每次说话都是语出惊人,她比较担心的是,这男人很有可能会被她父亲扫地出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红豆红豆我爱你》作者:橙星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红豆红豆我爱你》作者:橙星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