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录] 《不婚不散》作者:千寻

[复制链接]
查看1525 | 回复1 | 2012-4-16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泪娃儿 于 2019-11-24 20:58 编辑

书  名:不婚不散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千寻
出版日期:2012年4月6日

【内容简介】
遇上阿尚,李薇才明白,什么叫做爱。
是他,在她开玩笑要他娶她时认真答应了;
是他,在她和妈妈因为要嫁他的事吵翻天时,
唱着他会把爱铺成蓝天,让她一抬头就能看见,
更笑着欢迎负气离家的她进驻他的怀抱;
也是他,容忍她偶尔的任性,帮不善家事的她收拾,
还每每用宠溺的眼神看她,说着一次又一次的没关系,
这样的体贴温柔让她心暖、让她想为他改变自己,
所以,她愿意为辛苦工作的他学会斤斤计较每一分钱,
愿意强压下独自待在家的恐惧,不让他为她挂心,
而在偶然得知他其实偷偷先爱了她七年时,她悸动不已,
她知道,自己好爱好爱他,再无法离开他了。
可是,碰上东日本地震,这爱变得好难延续,
那个说过会陪她、绝不离开她的他怎么食言了……

链接:https://www.yqtxt.net/forum.php? ... mp;extra=#pid33758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叶子 | 2012-4-16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楔子

  直到阿尚死去,李薇才晓得,原来嫁给他是因为爱情,不是叛逆。

  第一章

  一张白晰的小脸涨得通红,大大的眼睛填满愤然,她满肚子的怒气像火山爆发,轰地喷炸。

  “我才二十六岁耶,又不是三十六、四十六岁,我妈有必要把我当过期食品,急着销售出清吗?”

  女孩龇牙咧嘴,小小虎牙在后照镜里忽隐忽现,捶拳,后座的皮椅发出一声闷响。

  她叫李薇,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常有无知的高中生误以为她是同学前来搭讪。

  因为她长得很可爱,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酒窝、圆圆的小鼻头,她的脸上有很多圆圆的柔和线条,让人不自觉联想可爱到不行的泰迪熊,尤其在她认真想事情、歪着头时。

  但她不喜欢被“看小”,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专业,大学毕业进入出版社上班后,她就用名牌把自己包装起来。

  今天她穿着一袭粉色套装,手提今年的新款LV包,双脚踩着在法国买回来的、由知名设计师打造的高跟鞋,脖子上挂着两克拉的钻石项炼。

  她的脸上画着合宜妆容,没贴假睫毛,只用睫毛膏轻轻刷过,就刷出又浓又卷的好效果,而卷发器制造出来的大波浪长发,用一只水晶发夹轻轻固定住,香奈儿的香水味,淡淡地在车厢漫开。

  没错,她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她爸爸经营十几家百货公司和银行,十六岁的时候,登记在她名下的股票、基金就超过一、二十亿,除了全身上下昂贵的名牌之外,出入搭的是上百万名车,住的是市值好几亿的豪宅,她是那种在普通公司上班会让人嫉妒到死的女性。

  这样一个豪门千金最痛恨人家说她是千金小姐,在她的字典里,这四个字代表的是无知、没脑,只懂吃喝玩乐、不懂民间疾苦,和纨 子弟的意思相差不多。

  “小姐,夫人没那个意思啦。”开车的王叔从后照镜看着她,给她一个安抚笑容。

  王叔替他们家开车好多年了,他的妻子王婶是李家总管,由于王叔王婶只有儿子没女儿,从小照顾她长大,都说早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

  “才怪。”

  他望望怒气冲天的小姐,忍不住叹息。时间过得真快呵,当年的小公主已经大到要作媒相亲了,可光是想像,他都舍不得,董事长和夫人又怎舍得那么快把小姐嫁出门?

  “王叔,不是我自夸,就算当不成世界小姐、台湾第一美女,我好歹也是清秀佳人啊,龙配龙、凤交凤,什么锅就得配什么盖,对不?

  “你不晓得,妈昨天帮我找的对象有多可怕,他才三十岁耶,发际线就退到头顶,仅剩后半边有头发,如果不是我一再确定他的古文能力烂到爆,我真会以为他是从清朝穿越过来的满州人咧。”

  “噗哧!”王叔笑出声。小姐的形容很夸张,人家不过是发线比常人高一些,毕竟人家忙啊,每天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入睡,错过黄金睡眠时间,生长激素分泌得少,头发自然会小秃一点点。

  不过,也因为他这么致力于经营事业,才会创下高身价的嘛,台湾十大黄金单身汉,可不是随口说说的。

  “你也觉得很好笑对不?豪门多猪头,不晓得要讲几百次,我妈才听得懂!如果让她天天对着一头猪吃吃睡睡,我不信她还能满脸不在乎的说:‘男人呐,口袋深度比长相重要。’”想到老妈说的话,李薇忍不住翻白眼。

  “那小姐要不要说说,你喜欢怎样的男人?”王叔探问。

  她想也不想就回答,“一、不要有钱人,二、不要豪门公子,三、不要只认识钞票和信用卡的男人。”彻底推翻现代女性的择偶条件。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一个个都是猪头钱身的鬼,才会三十岁头就秃一半,如果我真的蒙起眼睛嫁了,等他三十五岁,朋友就会问我,出门为什么要带爷爷?”她还在做人身攻击,完全不理会她眼中的猪头先生有多少女人抢着要。

  “换句话说,小姐不只对景泰的小开不感兴趣,凡是夫人所提出的人选都不喜欢?”

  “宾果,还是王叔了解我。”她倾身向前,额头靠在王叔的肩膀撒娇。

  “小姐要不要和夫人沟通一下?”王叔皱眉,空出手拍拍小姐的头。

  “沟通?怎么可能啊,王叔又不是不知道,我妈有多强势,她看男人不挑品格脾气、不挑才能长相,她只挑男人的存款簿和信用卡是出自哪家银行,是不是VIP、是不是尊荣客户。呼!”

  说到最后,李薇大吹了一口气,把浏海吹得翻飞。

  她很无奈,也不明白,爸的财产已经够他们全家一辈子吃穿不尽,干么非要她找个有钱人嫁,难道钱和钱碰在一起,真会撞出火花?还是钱乘以钱,钱会变成钱的次方大?

  她讨厌妈的固执偏见、讨厌妈的嫌贫爱富,讨厌妈事事以“还不都是为你们好”当开头,逼他们认同一些缺乏逻辑的观念,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她就是不要让老妈如愿。

  “夫人年轻时和先生一起为事业奋斗,吃过不少苦头,当然希望小姐不要那么辛苦,何况夫人相中的那些先生条件很好,都有许多人替他们背书。”

  “别替我妈找借口,谁不晓得我妈个性鸭霸、喜欢控制人,她要哥哥娶她喜欢的媳妇,哥打死不肯,她害怕我也不受控,嫁给她看不上眼的男人,就想趁我还没交男朋友之前,先把对象定下来。”

  母亲心里那把算盘,她可是一清二楚。她与大哥都无意接手父亲的公司,眼下之计,就是招个可靠、有能力的女婿进门来打理企业。

  问题是,她不要可靠女婿,她要可爱丈夫。

  王叔还想多劝李薇几句,可她抢过话,自顾自地往下说。

  “我妈脑子长蛆了,她不晓得我的专长是搞叛逆,我的优点是你说东我往西,好啊,她越是这样就看看卢到最后,谁会赢。”想起妈妈对景泰小开堆起满脸的笑容,说出满口的赞美阿谀,她就忍不住想揍人。

  “婚姻不是儿戏,你别为了和夫人赌气,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王叔手指头在方向盘上面轻轻敲叩。夫人太心急了,小姐本来就是爱造反的个性,做事冲动,常常意气用事,从不瞻前顾后的,希望这事千万别弄到最后无法收拾才好。

  “我赌气?错!王叔,你看着吧,我一定要嫁给帅到不行的穷小子,然后像大哥大嫂那样,幸福到让我妈抓狂!”

  她是站在大哥大嫂那边的,每回妈对大嫂说话刻薄时,她一定站出来挺大嫂。

  对,她个性别扭,她是讨人厌的女儿,妈常说,前辈子自己一定是杀人放火,才会生下她这个孽女。

  她听了不但不生气,还嘻皮笑脸地拍拍母亲的肩膀接话说:“妈,你不只杀人放火,还杀错人、放错火,甚至叛国投敌、逆伦奸尸,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因为地狱不想收你,只好派我来普渡众生。”

  这是当女儿该说的话吗?可她习惯了。习惯和妈妈唱反调,而且每唱必唱得彻底,这是她人生当中最重要的原则。

  王叔想以他看过的情况劝小姐:夫人没错,好看的男人不好照顾,现在的单身公害那么多,夫人挑的男人既然都能成功经营事业,代表个性沉稳、有能力……

  可话到嘴边堵住,他懂小姐的脾气,越劝只会让事情变得越糟,如果他不想在下班时间接小姐时,顺便接回一位“姑爷”,还是闭嘴比较安全。

  “小姐,中午我帮你送便当,好吗?”他想起安抚小姐的最佳方法,小姐爱死了老婆的家常菜。

  “不要,被我妈知道了,肯定又要说—你这个千金大小姐什么都不会,吃东西又挑嘴,要是不帮你挑个省心男人,谁能应付你?”

  省心的男人代表多金男吗?

  屁屁屁,连三屁!爸妈那些朋友的儿子,不知有多少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又有多少是瞒着老婆、女朋友偷偷在外面搞小三的色胚,装老实、假沉稳,呵呵,骗骗老人可以,别想诓她这种知内情的人。

  王叔苦笑。怎么母女都吃了炸弹?如同尖头蒜碰上芒草尖,成天斗个没完。

  小姐从小就和太太不对盘,太太性格是专制些,但小姐的固执也不遑多让。

  以前少爷在家还能哄哄夫人,充当母女之间的润滑剂,结婚后,因为少奶奶不被夫人接纳,小夫妻不得不搬出去,之后夫人、小姐就一直吵个不停,因为小姐什么事都要硬争到底,好像一天不抗争,日子就过不下去。

  小时候,小姐喜欢跳舞,夫人好心提议让她去学舞,小姐竟为了反对而反对,打死不进舞蹈社;夫人要小姐留在北部念商学院,小姐却谁也不商量,就在志愿上填下南部大学的中文系;毕业后,夫人要小姐进公司帮董事长,她头一扭,将履历表送进了出版社……这对母女应该去算个命,算算前辈子,夫人是不是小姐的杀父仇人。

  “小姐,出版社到了,别生气,来,含一颗片再进去。”王叔从前座抽屉拿出维他命片。

  看见片,李薇愤怒的圆眼睛变成两道弯月亮,接过,她亲了王叔脸颊一口。“还是王叔最疼我。”

  打开包装、把片放进嘴里。嘶~甜甜酸酸的感觉充分满足她的味蕾,短短三秒钟,火气平抑、心凉脾透开……真好,片真是人类最有智慧的发明之一。

  王叔下车、打开后座门,李薇下车后,他揉揉她的头发,说:“约几个同事,星期日王叔开车载你们出去玩。”

  “星期日是王叔放假的日子耶。”

  “有什么关系,老婆上班、儿子出国,星期天一个人待在家里多无聊,不如载小姐出去散散心。”

  “好,我去约约看,约一大堆美女包围我们家的老帅哥。”她甜甜说完,走到出版社大门前,旋身,挥挥手。

  蹬着高跟鞋,把包包帅帅地甩到背后,她提醒自己,别生气,反正她很有造反经验,妈要安排就安排,而她顶多再恶搞个几场,等自己在上流社交圈臭了名字,就不信妈还能找到男人让她挑。

  扬扬眉头,再拿出一颗片放进嘴里,她坚持带着愉快心情进公司。

  手机响,她接起。“喂,我是李薇。”

  “小薇,明天中午把时间空出来,我约了陈阿姨,她对出版业有兴趣,你和她谈谈。”

  倒抽口气,她才提醒自己别生气,妈就来剌猪屎,把她的脾气搅得冒滚泡。缓缓地、缓缓地深呼吸三回合,她强压胸口怒涛。

  妈当她是傻子吗?

  今天这个阿姨的女儿想当作者,希望听听她的意见,明天那个妈妈的侄子想印刊物,请她帮忙,后天那位叔叔的小孩想了解文化市场……现在又有个对出版社感兴趣的陈阿姨,如果她在连续上三次当后,还会相信妈的话,不必怀疑,她的脑子肯定有病!

  嘴巴里的片再镇压不了她的脾气,她冷冷一笑,问:“是你对陈阿姨的儿子感兴趣吧,说,是那个当医生的还是预备接公司的那位……不会吧,是那个念麻省理工的吗?他比我小好几岁呢,我可不想老牛吃嫩草。”

  她的口气又冷又苛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老鸨在说话。

  “你讲话需要这种态度吗?我还不是为你好。”妈妈的音调扬高,女儿永远有办法把她逼得高血压发作。

  “要我嫁人就是为我好?”

  “不然呢?你要拖到七老八十才嫁?等到那个时候谁还要你。”

  我就不能要我自己?可她没说出这句,反而清笑两声,硬声回话,“妈,要嫁人还不简单,今天我就给你带个女婿回去,记得哦,打扮漂亮一点,让人家见识见识我的贵妇妈。”

  说完,李薇不等母亲反应,直接结束通话关掉手机电源,用力踩着高跟鞋走进办公室。

  她痛恨被安排。

  从小到大,母亲企图安排她的一切,从衣着谈吐、该学什么才艺到该和谁交朋友……一举一动,全在她严密的监控中。

  她不断反抗,有时输有时赢,但随着年龄渐长,赢的机率越来越高,再加上她学不来阳奉阴违,因此母女间的争斗只有越来越严重,即便如此,妈妈还是不肯放弃控制,一有机会,就想逼迫她顺从。

  她理智上清楚,把亲子关系搞成这样很糟,可她心底就是有个储油槽,而妈妈明明知道这的存在,还是屡屡在上头点火,她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引火上身,但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势必早晚要离家出走,让妈明白她是个自由个体。

  不生气、不生气……

  她拿出片,却想起片不能吃太多,否则会结石,结石不是大毛病,但痛起来要人命,所以……看一眼片的每日服用单位,很好,今天的额度用完了。

  李薇恨恨地把片丢进包包里,走到办公桌前,放下包包。由于满腔怒气无处发泄,只好打开电脑,随手开启一个文字档,然后    ……用惊人速度,打下一连串的“不自由毋宁死”。

  她在打字,双眼却没盯住萤幕,反而饱含怨恨地直盯着前方走廊,这时,同事小芙捧着一杯咖啡,笑盈盈的朝她走来,她便直接从座位上起身,截走咖啡。

  “喂,你做什么?”小芙满脸不爽,想把咖啡抢回来,但李薇眼明手快,一转眼就打开盒盖。

  “对不起,我今天很衰,你让我占一次便宜吧,下次我买来还你。”

  李薇鸭霸地仰头喝下咖啡,心想,只要沾上口水,小芙就要不回去了。

  可是……恶,她吐吐舌头,满脸嫌恶。怎么会是卡布奇诺!

  她不喜欢卡布,太甜太腻了,最恶心的是某些咖啡厅还会在上面画爱心,救命哦,搞浪漫也不必搞得这么彻底,又不是要天天演韩剧。

  “小芙,你干么买卡布,你不是只喝黑咖啡吗?”

  “那杯咖啡是小芙请我的。”

  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从后面的电脑桌出现,他对她动动指头,李薇才发现阿尚在办公室里面。

  被大家称为阿尚的殷佑尚不是出版社的员工,他是老板的电脑课老师,没人知道怎么搞的,两个年纪相差二十岁、性格脾气迥然不同的两个人,竟然会变成好朋友,之后,一次、两次、三次……每回出版社的电脑有问题,一通电话,阿尚立刻报到。

  阿尚长相斯文又阳光,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面会盛满温柔,有人说那种眼睛叫做桃花眼,是真是假,李薇没研究,不过出版社里许多未婚女同事的确对他很有好感。

  可……但凡女人都会对他有好感的吧。

  他的脾气好、性情温和,对人体贴又温柔,而且身材很棒,一八五公分、七十五公斤,夏天穿恤,还隐约能看见他的六块肌,她曾经怀疑过,凯渥没挖他去当名模,是不是因为他把时间全投注在电脑和网路上?

  李薇知道他好看,却没有因此胸口小鹿乱撞,因为她有个帅哥哥,从小到大天天面对面,让她对帅男产生免疫力。

  不过她挺喜欢阿尚的声音,低低的、厚厚的,明明是急到让人想跳楼的事,他只要轻轻地、稳稳地说一句,“别担心,我来处理。”

  然后莫名其妙的,一股天外飞来的安定力量,就此降临。

  他的声音会让人认定,相信他就对了,再难的事,他都可以搞定。

  李薇性子急,容易发脾气,片是压抑她焦躁的好东西,直到听见阿尚的声音,她发觉,还有另一种安定神经的方法。

  出版社里,有一半未婚女同事偷偷暗恋阿尚,包括送咖啡的小芙,但李薇天生反骨,别人趋之若鹜的,她硬是不凑热闹,因此面对阿尚,她向来态度淡淡的,虽然,她真的很喜欢他的声音。

  可是今天……情况特殊。

  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浮起,纤纤十指按下Delete键,把一整排的“不自由毋宁死”消除掉,再吞一口甜得很腻人的卡布,她笑得贼头贼脑。

  “阿尚先生。”她勾了勾眼神。

  这举动令一旁的小芙看得眼皮一跳。

  “嗯,小薇小姐。”阿尚皱起浓浓的眉,对上她笑容可掬的脸庞,他也嗅到异常气氛。

  “你觉得,娶我这种女人,是天上掉下来的幸运,还是悲惨的开端?”她身子往前倾,向阿尚凑近二十公分。

  这么……两极化的形容吗?有没有中庸一点的说法?阿尚向她靠近十公分,试着找到合理的形容词。

  “我觉得,能够娶到小薇小姐应该会过得幸福吧。”他回答得认真而小心。

  继眼皮跳后,心脏也被踹了两脚,小芙猛地想起李薇近日里脾气暴躁的理由。不会吧……

  不要!她干么不去争取那堆让人流口水的黄金小开,却来抢他们的办公室之宝?向同事投去几个眼神后,她跳出来拨开越来越靠近的两个人,投出第一炮。

  “小薇是千金大小姐,家里没有开金矿的养不起她。”小芙说完,意有所指地瞄瞄她的衣服、鞋子、项炼和包包,然后用“我们是同一阶层的人类、千万不要搬石头砸自己脚”的眼光看他。

  (汗……小芙是老妈派来的间谍吗?怎么两人说话的口气一模一样?)

  “她连整理办公桌都不会,男人娶她回家,除了白天在外面做牛做马,晚上回家也要继续当牛马。”同事也离开座位,加入讨论。

  (晚上回家要继续当牛马?她是不想朝SM那方面想啦,不过在阿尚脖子上套缰绳、拍拍他的翘屁股,哦哦哦,性感的ㄋㄟ……)

  “她不会做饭,连下水饺都不晓得要放水。”同事把她的笑话拿出来讲。

  (啥米?下水饺要放水,那煮臭豆腐不就要放屎又放屁?这是谁规定的啊。)

  “放水?她连替自己放洗澡水都有困难。”小芙把她想像成中古世纪的伯爵夫人。

  (胡说,放洗澡水她很厉害的啦,她还会点精油蜡烛、撒花瓣,洗个香喷喷的放松浴。)

  “她不会开车、骑摩托车、坐捷运,她唯一的交通工具是王叔的宾士车。”

  (没那么严重,她也可以坐保时捷、BMW……对车子,她不太挑剔的。)

  “除非你有强烈的宗教信仰,相信照三餐拜妈祖会觉得自己很幸福,否则千万别把这位玉面妈祖请回家供奉。”同事补了句。

  玉面妈祖?越来越过分了哦!两手一拍桌子,李薇奋力排开人群,目光在同事身上扫射。

  也不想想是谁刚刚荣获了最佳员工,拿下上个月的最高绩效奖金,虽然它们很……微薄,薄到不能买下她想要的那个包,但……她是有工作能力的女人好吗?她不是没脑、没手、满肚子草包的千金大小姐行吗?

  她怨毒的眼光转到阿尚脸上,两手往他肩膀一搭再一勾,挤掉两人中间的几十公分,强势问:“你,听了那么多关于我的不实评价后,还觉得娶我是件幸福的事吗?”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好像他想要她的器官似的凶狠。

  阿尚显然没有被她的眼神或同事的评论吓到,仍然摆出一张让人很顺眼的阳光笑脸,他的手压上小薇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背,摇摇头再点点头。

  摇头……点头……

  小薇转头看看身边同事,只见一天到晚都在看小说和韩剧的她们,个个一脸困惑,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是……我问得太难了?我换简单一点的方式问,如果我现在问你,你愿不愿意娶我?你会怎么说?”下意识的,她手指施了力气,仿佛在暗示,有胆你就拒绝看看。

  他会吓得双眼暴张,接连倒退三步,再回头看看背后有没有被小人跟着。小芙想。

  他会高举双手说:我不要、我不要,我的亲事必须由家长做主。同事想。

  他会在胸口处画十字,说:对不起,我信耶稣,不能拿香拜妈祖。同事想。

  可是……这次阿尚没有摇头再点头,而是用那种不敢置信的眼光看着小薇,然后害怕她把话收回去似的,迅速给予肯定答覆。“好,我娶。”

  然后尖叫声四起,啊……啊……啊啊……

  小芙抱着头,痛苦地蹲下身,她的卡布……呜呜呜……变成小薇的卡布了……啊!她边尖叫边绕着办公室跑一圈,更拉扯喉咙大喊,“不可能!不可能!”

  同事愁眉苦脸地在胸口画十,办公室里有阴灵,绝对、绝对有!

  同事叹一口绝望的气,想把自己的头塞进垃圾桶里。

  李薇望了望阿尚,再看看满场飞的小芙,问:“你的意思是……好?”

  她自己也被吓到,但这正是发挥庄敬自强、处变不惊的时刻。

  所以,他是可以被威胁的?太好了!威胁别人恰恰好是她的专长之一。

  “对,我的意思是好。”他再确认一次。

  李薇圆圆的眼珠子在圆圆的眼睛里转过两圈后,握住他的手腕往外走,行经疯狂的小芙身边时,她丢下一句,“阿尚以前喝掉的咖啡连同刚刚那杯都算我的,帮我跟老板讲一声,我请半天假。”

  之后,小芙继续尖叫,而且叫得响亮刺耳、震人心弦。

  十分钟后,他们双双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李薇很体贴地替他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很不体贴地开门见山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阿尚满头雾水。

  “为什么说好。”

  “一定要有原因才能说好吗?”

  “如果我是林志玲,站在马路上大声问:‘你愿意娶我吗?’有一票男人大声举手说:‘好。’的话,我不会感到意外,问题是,我连蝴蝶姊姊都不是。”

  他低头、抿唇笑开,还以为她超有自信的。“你比蝴蝶姊姊还漂亮。”

  “你的意思是,若以蝴蝶姊姊为标准,超过那条线的女人你就娶?”

  “不是。”

  “那……为什么你说好?”她又把题目绕回原处,她不是个容易被糊弄的女生。

  阿尚认真想了超过十秒钟,然后回答,“你很可爱、很聪明,你的老板常夸奖你,而且你幽默又有趣。”

  “我是问为什么愿意娶我,不是问我全身上下有哪些优点。”她是打破砂锅也要问个明白的那一型,反正她是千金小姐嘛,打破几个锅子都赔得起。

  “因为你并不是真正想结婚,你只是在生气,如果我说好,能够让你不生气,应该可以算得上是日行一善。”

  他的手指相互交错,干净、修长,那是双艺术家的手,而且现在他还是笑得很阳光,有他在,想必几千年前后羿就算把所有太阳射光光,应该也没关系。

  小薇把视线从他的手指、从他爱笑的脸庞转开。“你怎么知道我在生气。”

  “你吃C片。”

  哦哦,他是观察力特强,还是暗暗注意她很久,怎晓得她习惯用片安抚怒气?她想过半天,皱着眉头,喝了一口饮料。

  她并没有想过拿阿尚当对象,如果不是被妈妈弄得太火大,如果不是恶作剧念头浮上,如果不是同事用玉面妈祖来形容她,如果不是他给的微笑那么温暖……她不会问那么不理性的话。

  可是她没想到他会说:“我觉得,能够娶到小薇小姐应该会过得幸福吧。”没想到,他会用那种令人误解的口气回答:“好,我娶。”

  于是现在……

  她上上下下打量他,一个长相八十、身高满分,性格不坏、声音迷人的男人,拿他来气死老妈,应该是个不错的想法。

  “所以,你是赌我……随口说说?”

  “嗯。”他用力点头。

  “恭喜你,你输了,我要郑重告诉你,我是认真的,认真的想要嫁给你。”她有一点恶意、一点邪气,她想看日行一善的童子军被逼得措手不及。“你敢再说一次‘好,我娶。’?”

  这次,他果然犹豫了,他低下头,保持静默。

  李薇挑衅,“以后,别对自己的观察力太过自信,不是每个人的心思都会摊在阳光下任你读取,就算你是个电脑神童。”讲完,她哼一声,模仿他的口气,“我觉得,能够娶到小薇小姐应该会过得幸福吧。话,还是经过大脑再说比较好。”

  一口喝完咖啡,她要走了。

  然,意外再度发生,他压住她的手,点头。“好,我娶。”

  啥米?日行一善之后,要提高标准变成日行二善了吗?他想当童子军头头?

  忽地,喉咙仿佛被堵上软木塞,再也挤不出来。

  卡了老半天,她拿走他面前的咖啡,喝一口,扬起下巴装骄傲。“你知道……人要为自己的话负责任的吗?”

  他轻浅一笑,笑得春风徐徐,八十分的长相瞬间飙到满级分。

  “我还知道祸从口出,而成熟的男人要懂得为自己闯出的祸负责。”

  “你是真的愿意娶我?”她再确定一回。

  “还要再问我为什么吗?”

  “如果你愿意解惑的话,我感激不尽。”

  “第一,我三十岁了,是适婚年龄;第二,我爸妈是传统父母,对于抱孙子这种事,存有期待和幻想;第三,你是个可爱的女生,我认为和你和平相处的机率很高;第四,有人说想结婚是因为头昏,我今天早上起床,觉得自己染上了一点小感冒;第五,她们都说你是千金小姐,可是就我观察的你不像,我想证明她们是错的;第六……”他顿了顿,问:“我需要讲几个理由,才能表达我的‘好’是经过深思熟虑,而不是不负责任的言语?”

  所以他刚才的犹豫和静默,是在“深思熟虑”?那么,他的效率真的很高。

  李薇歪着脖子静看他,发觉,原来他不是只有声音有安抚人的力量,连他提出来的原因一二三四五,也容易让人被说服,被说服……其实嫁给他这个念头并不是太冲动,不是太错误也不是挑衅之下的产品。

  眯了眯眼,她先用右手遮住右眼,再用左手遮住左眼,然后松开两手,再看他一眼。

  奇怪,明明他的五官容貌还是原来那个阿尚,她怎么会突然觉得他好帅,帅到……没有立刻嫁给他的话,感觉自己会亏很大。

  阿尚拉下她的手,“轮到你来回答。你说认真的想嫁给我,是真的认真想过,还是纯属挑衅、随口说说?”

  她像被催眠似的,看他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感受腕间的暖意幻化成一缕心悸,笑得满脸梦幻。

  “本来不怎么认真,可是听过你的原因后,我发觉……发觉……”她微微皱起眉目。

  “发觉怎样?”他的眼神与她不同,除了真诚还有更多的郑重。

  “对你认真,好像是一件不坏的事。”她实话实说。

  “所以决定嫁给我?”

  “对,不过我必须先给你一些心理准备,否则对你不公平。”她坐直身。

  “说说看。”

  “虽然我痛恨承认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但某些部分我真的很千金,我不会做家事、不会煮饭……女人该学的东西,我好像从没好好学过。”

  “嗯。”他点头。

  李薇看着他的表情。她的“千金”程序似乎没有吓退他。

  “我有个很势利的老妈,她挑女婿只挑身家财产,娶了我,你可能会有好几年的时间被她踩在脚底下。”

  “你会和她一起踩我吗?”他笑问。

  “不会,我是唱反调女儿,她越踩你,我就越捧你。”

  他又点了点头,本来想问一句,如果哪天他得到岳母的认同,他们是不是就该准备离婚证书?可是想想,现在不是讲冷笑话的好时刻。

  “所以你说的结婚是指现在、半年后还是若干年后?”

  还若干年后咧,说不定半年后她就被老妈卖了。“当然是现在。”她的口气不容置喙。

  “所以,我是不是该去见见你的父母亲?”

  “当然,就今天晚上,怎样?”她故意讲得很沉重。

  好吧,她承认自己又邪恶了,可她真的很想看看童子军惊惶无措的模样。

  “好。”

  他不多考虑几分,也许是因为,感冒比他所知道的更严重。

  李薇在此刻已下定决心,不管他是不是因为病毒做出错误决定,她都要将错就错。谁要她老妈不肯消停,谁要她老爱控管子女的人生,谁要她命坏,生个处处唱反调的女儿,谁要她女儿是胜利女神的代言人。

  然而这个晚上,阿尚在李家餐桌上并没有待太久,就被慌张的王婶客客气气地送出家门口。

  过程是这样的,李爸爸不在家,而李妈妈在上下打量了阿尚好一阵后,强压怒气,喝口汤镇定心绪后,问了阿尚所有丈母娘都会问的问题。

  “殷先生的老家在哪里?”

  “在南部乡下。”

  然后,李妈妈脸上像被打入过量的肉毒杆菌,表情僵硬得很。“父母亲在做什么?”

  “务农。”他实话实说。

  李妈妈额头浮现几道青筋,极度忍耐中……

  “殷先生目前从事什么工作?”

  “程式设计和网路行销。”他用最简单的言词解释自己的工作。

  李妈妈牙根咬得紧紧,他看见她突起的腮帮子。“请问你,每个月可以领多少薪水?”

  “不一定,但够用了。”

  听见他的话,李妈妈冷笑两声,放下碗。“你大概不晓得,我们家小薇每个月要付多少卡费吧,恐怕你的‘够用标准’和小薇的相差很大。”

  紧接着,李妈妈又讲了许多不中听的话。

  李薇听不下去,抢过话。“我会改变的,等我嫁给阿尚后,我会勤俭持家、会努力当阿尚的好太太,会尽心尽力配合他的‘标准’。”

  之后母女俩当着阿尚的面大吵一架,那是比民视八点档更加火爆的场面,而阿尚没等到李爸爸的出现,就被李妈妈玉手一指,轰出李家大门。

  他无奈,站在李家门外等了将近两个钟头,本想打电话问她情况如何,这才想起,自己没有“妻子”的手机号码。

  接下来几天,持续的争执、持续的叫嚣,李薇依旧不改她的志向,爸爸的劝说无效,妈妈的怒吼更无济于事。

  虽然人人都想把台大填在第一志愿,可她就是立志嫁给南部人,不行吗?

  然后母女越吵越严重,到最后,李妈妈怒极,“有本事你就搬出去,什么东西都别带,我就不相信你有本事在外面活下去。”

  唱反调小姐听见这种话,哪还会有别的做法?她扭了头,包包一拿,很帅地走出李家大门。

  这个星期天,原本要载李薇和朋友出门玩的王叔,直接把她载到夫人嘴里的那“穷小子”的家门口,而在家里面哭哭啼啼、好像女儿要被人抢走的,不是李薇的妈,而是在李家煮了十几年菜的王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不婚不散》作者:千寻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不婚不散》作者:千寻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