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那一夜》作者:橙心

[复制链接]
查看401 | 回复6 | 2019-3-27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出版日期:2019年4月3日


内容简介:
别人的蜜月旅行都是成双成对,幸福又甜蜜
方洁恩的蜜月旅行却形单影只,孤单又落寞
不只如此,她的男人没了,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了
前男友说她太过坚强独立,没了他也能勇敢活下去
另一个女人却依附着他,让他迷恋被需要的成就感
虽然婚姻作废,她的旅行却不想因为他人放弃而取消
打扮得美美的,期待有段美丽而梦幻的短暂恋情……
这个陌生男人一定是上天送来补偿她的礼物
他用温柔包容她的胡闹,还提供他的胸膛借她哭泣
那一夜他们翻云覆雨,却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
但他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时候陪伴了她,这就够了──
原以为那一夜的放纵,只是人生中一个小小篇章
翻过页就结束了,她可以重新当回自己的主人
不再因谁而心情起伏,情绪不定了
没想到那个与她有一夜之缘的男人竟然会追来
用让人无法拒绝的方式,又一次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手机用户请使用UC、360、搜狗、Chrome、百度、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度假的海岛,晚风拂来,椰子树摇曳着。

  方洁恩坐在充满度假气息的海滩餐厅里,耗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她的耳里听着海浪一波波扑上沙滩的声音,嘴里啜着清凉的啤酒,看似十分享受,只是她的目光却没有优闲的从容,有的只是喘不过气的沉窒。

  已经很久了。

  她从天边有着金黄色的夕阳时落坐,一直到灿亮的星子上了天,始终都待在位子上,偶尔有人搭讪,但她身边的椅子却总是空着。

  她支着下颚,目光注视的方向没有变过,不同的是她的目光因酒液而变得迷蒙。

  坐在这里,她矛盾的希望时间走快一点,让她的心痛好得快一点;但另一方面,又希望时间走得慢一点,那她无法忘却的伤痛,就能多一些疗伤的时间。

  说来可笑,这是她的蜜月旅行,理当应该要幸幸福福、快快乐乐,只可惜,她一个人落单了。

  不只如此,她的男人没了,被另一个女人抢走了,甜蜜的蜜月旅行,当下就少了另一个人。

  男人说,她太过坚强、太过独立,就算没了他,还是能勇敢的活下去,但是另一个女人不行。

  另一个女人依附着他、紧靠着他,无一时一刻能让他远离,他迷恋於那种被需要的成就感,他无法舍下另一个她。

  这是什麽可笑的理由?!

  是啊,自己是够勇敢,要活下去有什麽做不到的。

  难道因为这个理由,那个男人就决定让她一个人过日子,是这样的吗?

  活下去,就活下去,她做得到。

  但是她却开始怀疑,她还能像以前那样笑着?那样闹着?那样开心的活着吗?

  没有人能给她答案,而答案就在未知的未来,她只能咬着牙走下去,一如那个男人说的。

  她会活下去,勇勇敢敢的活下去!

  纵使她的婚姻没了,她脾气却执拗的不想放弃这订好的蜜月假期。

  婚姻因为另一个人的舍弃而作废,但她的旅行却不想因为他人而取消。

  说是逃避也好,说是享受一个人的旅行也罢,她理当可以享受一个礼拜自由自在的生活,不需面对那些人同情的眼神,也不需要面对父母停不下来的质问,说她这两年全都瞎了眼。

  好吧,她承认,这趟旅行纯粹就是为了逃避,带着不悦的心情逃避着,远离那熟悉的人群,把自己孤立。

  好烦。

  她仰头就口将啤酒一饮而尽。

  这几天,她总是处於这种似醉非醉的状况,不停浪费着美好的时光。

  她知道自己该振作,於是,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期待会有一个美丽而梦幻的短暂恋情,毕竟天气这麽好,景色这麽美,她值得一个王子来拯救才是。

  只不过,这样的期待跟想要嫁个好男人一样,都是不切实际的想像,她索性把自己灌醉,然後在梦里相见会比较容易满足。

  经过这一段感情的转折,她真的到了一个接近崩溃的境界,怀疑自己是不是真那麽一无是处,连约好要走入婚姻的男人,都会从她的身边逃开。

  她的坚强是否这般可笑?竟成了男人离开她的藉口?

  单手支住额,酒意已经慢慢发酵,她觉得头有点昏,料想自己快醉了。

  理智告诉自己,她该走了,但身体却丝毫不想移动,只是目光涣散的看着前方,耗着、等着、看着、等待时间过去。

  而就在稍早前,沙滩另一头,谈闵从饭店走出,来到旁边的餐厅里坐了好一会儿。

  他坐在吧台前啜饮着,放眼望去,在热闹的气氛里,那女人的存在显得很突兀。

  会注意到她的最主要因素,是因为她是黄种人,虽然说夏威夷是度假胜地,各样的人种都有,但是看到「同胞」,总忍不住会多看两眼,更何况是个漂亮的同胞。

  她有一头及腰的长发,微卷,带着浅浅的咖啡色泽,看来很舒服的长发塞在耳後,夹上一朵漂亮的花……怎麽样都是一个会让人注意到的美人。

  她有一副纤细的骨架,穿着在海边常看到的细肩带休闲风长裙,白皙的脚丫没穿着鞋,有意无意的踢着沙,纤白的脚撩得人心都浮动着。

  另一个让他更加注意她的原因,这已经是他第三天在沙滩上遇见她了。

  「她是我们饭店顶级蜜月套房的客人。」吧台後的服务生,很识眼色的主动告知他。

  谈闵的眉挑得更高了。

  蜜月套房?

  这个女人怎麽看也不像是来度蜜月的。

  连续三天,她都独自坐着那个位子上,一直到他离开了还没走,怎麽也不像个来度蜜月的女人。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服务生主动又补了一句。

  「据说没有结成婚,所以是一个人来住的。」服务生压低声音,告知他自己听到的消息。

  谈闵浅浅勾起唇,笑了。

  该说是他的好奇表现得如此明显,还是说服务员的眼色好?

  无论如何,都不是他该插手管的事。

  他从皮夹里拿出小费递给服务生,後者笑着收下,他站起身准备离开。

  但走了一步,他忍不住停住脚步,驻足。

  五秒後,他回头,再次看了她一眼。

  说不出为什麽,他对那个女人很好奇,一个没有结成婚的女人,独自住在蜜月套房里,连着几天都喝着酒在沙滩上发呆,她存的是什麽心?

  想到自己「逃」到这里的原因……想起那个被自己抛下的女人,又是什麽样的心情呢?

  一股说不清的异样情绪涌现心头,虽然不是自己种下的因,却有着相同的果,谈闵无法放任不管一个孤身的女人可能需要的协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2

  心意甫定,脚跟随即转了方向,沉稳的朝着女人走了过去。

  长腿有个坏处,他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就已经来到女人的桌边,停住。

  没有太多搭讪的经验,他不知道此时该做什麽才好。

  是直接坐下来?

  还是礼貌的先行询问一下?

  无论是哪个答案,他都得面对陌生的女人,想些连自己都没想过的问题。

  此时有些尴尬,他如果再走回去,要面对的大概就是服务生似笑非笑的表情了……

  果然,冲动这件事不适合自己。

  他所从事的工作里,任何一笔交易,都得细心评估背後隐藏的内情,衡量得失,确定结果,绝不能冲动才是……但他竟然干了这种傻事。

  此时,目光始终望着远方的女人,似乎察觉身边有异样,转过头来,两人四目相视。

  方洁恩扬眸,看清了眼前的男人。

  很好,是个黄种人。

  「你会说中文吗?」方洁恩劈头就问,一双迷蒙的眼,直直的望着他。

  谈闵愣了下,因为她主动开口,也因为她一张白皙清亮的小脸。

  看着他的沉默,方洁恩把头转回去,目光又再次回到已是昏暗的海浪方向。

  「怎麽就找不到一个能聊天的人?连想找个人陪着说说话,都是个这麽大的问题,我那时候为什麽不选择去大陆旅行就好……」她淡笑了下,似是自言自语的又接着说:「如果连伤心的时候还得练习英文,那实在太累了。」

  这几天来搭讪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她没空在这个时候,还得对着陌生人陪笑脸,说着连自己都觉得不流利的英文。

  这样的「短暂恋情」,太累了。

  她的自信已经被打击的很严重,没必要再添上英文很差这一笔。

  连想谈个「不负责爱情」都这麽难……老天对她真是太苛刻了。

  谈闵没有忽视她眸中的失望,看来,她的确需要一个伴,伤心的时候,的确需要一个人谈谈。

  那麽,就由他来扮演这个角色吧。

  「虽然中文不常讲,但是应该不成问题。」谈闵露出笑容,补了一句,自动拉开椅子坐下。

  咦?他听得懂!

  方洁恩的耳里传来熟悉的语言,她意外又惊喜的的看他一眼,想也没想的笑了。

  没待谈闵反应过来,方洁恩主动扬手对着吧台挥了挥,比了个「1」的手势。

  「太好了,我请你喝一杯,啤酒可以吗?」方洁恩笑得很开心,可看得出来她已有几分醉意,小脸上泛着诱人的红,看来极为迷人。

  谈闵笑着点头。

  非常好。

  目前为止,她的反应出乎意料的热络与主动,让他少了一点还得想话题的尴尬。

  方洁恩看着眼前长得十分好看的男人,心里想着,老天爷是开眼了吗?她的「不负责爱情」看来有希望了!

  「你还要在这里待几天?」方洁恩主动询问,一双眼笑得眯眯,红唇灿灿亮亮。

  「三天。」谈闵发现自己几乎是有问必答,是时候该他主动发问了。

  「你呢?」他接过服务生送来的啤酒,轻碰下她的酒杯,边饮边开口。

  「明天再一天,後天就离开。」方洁恩拿起啤酒,就口灌了几下,脸上笑着,没让人看出她眸中的落寞。

  终於,也快撑过这个「蜜月期」了。

  九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她就这麽给浪费掉这个昂贵的行程。

  好歹也是自己花了两年的时间换来的「结果」,无论结局是好是坏,她真的该下个完美的句点才是。

  「你一个人来吗?」她手支着下颚,露出迷人的笑容。

  「嗯。」谈闵点头。

  「你知道我的情况吗?」她单刀直入,见他微微的眯起眼。

  「如果你指的是一个人来住蜜月套房的事,是的,我知道。」他也不拐着弯说话。

  「那我们应该有共识了。」方洁恩笑着点头。

  会来找她搭讪,而且知道她的情况,表示他是「有所为而来」,也表示剩下的时间里,她不用孤单一个人了吗?

  「共识?」这一点谈闵倒不是很确定。

  「你结婚了吗?有女朋友吗?」直到这个时候,方洁恩才认真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第一个吸引她的,是他挺直的鼻梁,立体的让人想摸摸看,很快的,他那双深邃的眸,就改变了她的眸光焦点……总之,第一眼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不过,现在不是看那麽仔细的时候,她该知道的是他会给她什麽样的答案才是。

  有人陪是好事,但假使找到错误的人来陪,就不是一件聪明的事了。

  「有吗?」她又问了一次。

  谈闵笑得有些尴尬。

  「我们聊的……有些太深入了。」在美国长大的谈闵,对个人隐私相当重视,觉得这问题太唐突。「我们才刚认识,不是吗?」

  方洁恩失笑。

  「是,没错!我们才刚认识,不过如果你有女朋友,请马上离开,我没兴趣陪着有女朋友的男人聊天,更别说是已婚的身分。」她表明立场。

  俗语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

  但是,她因为第三者才落魄至此,没理由再拖一个垫背的。

  虽说这是个「不负责爱情」,她後天就会离开,但她不想助长这种「歪风」。

  「喔。」谈闵长应一声,顿时明白她的意思。

  简单明了,不拐弯。

  「没有。」他补了一句。

  「什麽?」方洁恩的思绪有些混沌,不太能理解他的意思。

  「我说,没有,我没有女朋友。」谈闵注视着她的侧脸,发现她有着长长的睫毛,搧呀搧的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3

  他就是因为不想有女朋友,也不想莫名其妙变成已婚的身分,才会逃走以示决心。

  「谢谢。」方洁恩开心的转过头。「看来老天爷对我还不错,剩下两天的时间,还让我遇到一个可以聊天的人。」

  谈闵但笑不语。

  她倒是很有自信,认为他会陪她两天吗?

  他来,主要用意不是为了搭讪,只是担心她想不开,该是蜜月的时间被丢下,怎麽想都不是件容易看开的事。

  他不希望已经知道可能的危机,却不伸出援手。

  只不过眼前的女人总是笑盈盈的,看起来并不需要太多的「帮助」,一切都是他多心了。

  他心里打定主意,正打算要饮完手中啤酒并起身告辞时,她突然天外飞来一句──

  「我问你,你一个人,寂寞吗?」方洁恩支着下颚,望进他的眼,眨了眨眼睫,好生迷人。

  谈闵呛到了下。

  这女人的问题……都直接到让人招架不住。

  「还好,我很习惯一个人。」他挺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不需要在忙碌的工作上分心,想做什麽就做什麽,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方洁恩点点头,眉头蹙了蹙,像是很理解他的话。

  「我以前也很习惯一个人,单打独斗也不怕,也不曾觉得孤单,只不过一个人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很习惯,有些人就一定要有人陪着……」她话没说完,却没了下文,陷入沉默。

  在那男人「一个人」的时候,因为孤单,所以找了另一个需要陪伴的女人,所以这寂寞的滋味,就得由她来嚐。

  「所以,你现在孤单吗?」话没经过大脑就出了口。

  很难得的,谈闵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热。

  才说了探别人隐私不应该的话之後,自己竟然犯了这毛病。

  纵使他的立意是出於关心,却仍是踰矩。

  「呃,对不……」他尴尬的想道歉。

  但方洁恩像是没发现他的尴尬,反倒笑了,心事被捅出个洞,开始在心房里漫开来。

  「是啊,我觉得孤单,很孤单,彷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她觉得头有些昏,轻轻的在桌上趴了下来。

  随着她的动作移动,她一头浅咖啡色长发顺着肩膀滑落,在他的眼前落成了瀑布。

  淡淡的香,盈在他的鼻尖。

  该是她的发香吧?

  谈闵忍住低下头去细闻的慾望,有些过火了。

  只是不同於她脸上笑得灿烂,她散发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寂寞,在这麽近的距离之下,他彷佛能感觉她心情的起伏。

  他刚才放心的太早了。

  「你还好吗?」见她背对自己,看不到她的表情,他有些担心。

  听到他的声音,方洁恩睁开眼,眨了眨,把头转了个方向,看着他又笑了。

  「不好。」她脸上笑着,眼睛亮亮的,闪着点点水光……给的答案却比表情还真实。「很不好。」

  谈闵叹了一口气。

  一般来说,大家都会勉强装出没事的样子,这样比较合理,是吧?

  她突地给了这个答案,他反倒不知道应该怎麽处理,看着她的眼里有着淡淡的水气,像是错觉般,不是很清楚。

  「我不知道该怎麽做……」他想,或许他们可以聊聊。

  「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做,所以我还在这里。」方洁恩自嘲道。

  她叹了口气,眸光垂了下来,停在他摆在桌上的手。

  她仔细的看了看,眨了眨眼,再看。

  他有一双好修长的手,像艺术家的,很有好感的那种。

  「你的手真好看。」方洁恩忍不住伸手,中指轻轻滑过他的手背,一路滑至他的中指背,慢慢的,细细柔柔的,像是一种享受。

  谈闵笑了笑。

  不少人说他长得帅,说他长得高,说他长得好看,但是称赞他的手长得好的,她是第一个。

  「这种手握起来一定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她像是赞叹艺术品一样的称赞着他,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像不让她试试很对不起她似的,毕竟她现在的确需要一些安全感。

  「你要试试看吗?」像开玩笑一般,他对她伸出了手。「来握握看。」

  方洁恩意外的睁大眼,然後开心的笑了。

  她笑起来很漂亮,如果不知道「蜜月套房」那件事,谈闵看不出来她受了这样的打击。

  「既然同意让我握手试试,可不可以也陪我在沙滩上走走?」她得寸进尺的问。

  好像掉入陷阱一样,谈闵觉得那个洞还是自己挖的。

  「好。」除了答应,好像也没别的答案了。

  「太好了。」方洁恩主动握住他的手,小跑步的往沙滩走去。「快来。」

  谈闵半强迫的被拉走,发现她的手好小,有种让人心疼的味道。

  她没穿上鞋,赤着脚走着,紧紧握住他的手。

  「比想像中还舒服。」她笑着,回眸,给他一个赞赏的眯眼笑容。

  「谢谢。」谈闵耸了耸肩,发现自己只能挤出这两个字。

  她的长发在风中飘着,偶尔掠过他的脸,带着一种异样的感觉,直往心里去。

  两个人很开心的走了一小段路,他发现她的唇边带着浅浅的笑容,像是很满足。

  不讳言,他因为她的笑容,心里隐隐浮上某种说不出的骄傲,至少他让她露出了笑容。

  像对恋人一样。

  他发现,她总是走着走着,就回过头对着他浅浅一笑,那样的笑容让他的心颤了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说话的猫 | 2019-3-27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4

  走了好一会儿,她才缓下往前走的脚步。

  「你好高。」方洁恩停下脚步,在他的面前站立,仰头,发现自己只到他的肩膀。

  她不矮,但是他真的很高。

  「很多人这麽说。」谈闵低头,看着仰着头的她,心里涌起某种异样的感觉。

  方洁恩在微光下看着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醉了,竟然觉得他看起来好迷人,觉得这样被他握着手好幸福,觉得这样跟他走在沙滩上再美不过了。

  醉了。

  真的醉了。

  她的眸光停在他的唇上,心里充满好奇,不知道这样的唇吻起来,会是什麽感觉?

  此时、此景,适合的角度、适合的灯光……她好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吻她。

  谈闵惊诧的发现,她正用眸光邀请他吻她?

  察觉到这令人讶异的想法时,他突地转头,清了清喉咙,中断那些不该继续发酵的思绪。

  趁人之危,不是他的风格。

  再说,发展短暂的恋情,也不是他该做出的事。

  「我们还是再走走吧。」他试图转移话题。

  方洁恩一愣。

  竟然……拒绝了?

  气氛有短暂的尴尬,方洁恩先是自嘲的笑了,不急着说话,拉着他的手,听话的继续往前走。

  两人一步一步,藉着餐厅的灯光,在有些暗的沙滩上走着。

  她不再回眸对着他笑,少了她甜甜的笑容,他的心口罩上一层乌云。

  「其实,我只是想找个伴。」做好了心情的调适,方洁恩淡淡开口,目光看向暗暗的远方。

  谈闵没有接话,等着她往下说。

  「其实,我只是想把跟他没做过的傻事都做过一次。」然後她就可以试着忘记,努力不让自己感觉遗憾。

  没做过的傻事……指的不会就是在沙滩上漫步吧?

  谈闵挑起眉。

  她的意思是,他是她选择上的那个对象?

  而她口中的那个「他」,应该就是她的未婚夫了吧?

  虽然是他自己凑上来的,但听起来还是有些刺耳,有种不太愉快的被利用感觉。

  面对这样几乎主动邀约的「艳遇」,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谈闵一向敬而远之,所以他应该要及时喊停──

  心里的警钟还没响完,谈闵甚至还没准备好要松手,她却先他一步的做出反应,往後退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其实……你不是我应该要找的那个人。」她停下脚步,仰头望进他的眼里,一双眼亮亮的,却感觉……湿湿的。

  不是她应该要找的人?

  如果他不是她应该要找的人,那她应该要找的人又是谁?谈闵无声自问。

  「依我现在的心态,我该找个坏男人。」她对着他一笑。

  所以,她觉得他不够坏?

  谈闵微挑起眉。

  像是嫌他遭受的打击还不够大似的,方洁恩又补了一句。

  「再加上你看起来并不孤单,那……我一个人寂寞就好。」方洁恩礼貌的松开紧握的手,然後又退了一步。

  双手的紧握,是他礼貌的邀请,但她也不该厚脸皮的黏住不放开才是。

  如果不是真正心属的人,就算十指紧握,也通不到彼此的心里,更何况他只是个路过的人。

  他是个好男人,冷静自持,风度优雅,一个没有跟着她的闹剧起舞的好男人,不该被她给「蹧蹋」了才是。

  手心被松开的那一瞬间,谈闵思绪有几秒钟的空白,一句话都说不出。

  从遇上这个女人开始,她总给他一种措手不及的感受,什麽都来不及反应。

  有种突然的被拉上船,没多久又被踹下海的错觉,这种感受真的不太好。

  她总是单方面的替他做决定,无论是拉着他在沙滩上散步,还是一秒松开他的手,想跟他划清界线。

  虽然对於方洁恩来说,她只是意识到两人的不合,不想再浪费时间,说得更直白一点,她想找个地方,治疗自己又被拒绝一次的创伤。

  她心想,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有一段浪漫且不负责的爱情。

  至少,眼前的男人不是。

  「谢谢。那我先走了。」方洁恩对他挥了挥手,毫不留恋的转过身,往前走去,把他一个人留在原地。

  走了?

  谈闵脑门像是被敲了一棍,面对她突然的喊停,他半晌回不过神。

  她转身离开的原因,就因为……他没吻她吗?

  就因为这样,她觉得他不够坏吗?

  虽然心里塞着一个大谜团,但是他决定按捺下少见的好奇心,不该招惹的事,不该招惹的人,敬而远之才是上策。

  理智已经分析好应该要做的事,但情感上,他的眼睛却盯着越走越远的纤细背影,久久无法移开目光。

  她转身後的一身白,残留在他的眼中,慢慢的烙进心里深处。

  然後,他看着她慢动作般的,在沙滩上坐了下来,屈膝,双手环住小腿,长发落在身後,接着把脸整个埋进膝盖里。

  远远看起来,动也不动的她。

  再加上,动也不动的自己。

  像是电影里的停格画面,彼此隔着一段距离沉默着。

  第一次,他迟疑了。

  因为这个陌生的女人,他不知道应该怎麽做才好,难得的让理智跟情绪拉扯纠缠着,然後──下一秒,他发现自己朝她走了过去。

  没有多远的距离,一步一步的靠近,接着他发现她其实并非动也不动的安静着。

  她在哭。

  她正无声的哭泣。

  从她抖动抽搐的肩膀上,他看到了她的脆弱与无助,心口像是被谁抽了下,闪过一种隐隐的疼。

  不该招惹的。

  但,他已经招惹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maybe214 | 2019-9-17 15: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看!希望快点有下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那一夜》作者:橙心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那一夜》作者:橙心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