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完美先生和角落小姐》作者:安祖缇

[复制链接]
查看29 | 回复1 | 2020-5-23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完美先生和角落小姐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安祖缇
【出版日期】2020年06月05日
【内容简介】
  
元雪安从未想过有天自己会成为流言的主角  
什么形象完美的男神副总视她为眼中钉  
因为她像个疯狂粉丝跟踪骚扰他,让他不堪其扰  
甚至爱不到就伤害他,副总的脚就是被她撞伤的──  
见鬼了!她害他受伤是事实,但一切都是不小心  
根本就没有爱慕、跟踪吸引他注意这种事啊!  
她觉得生气觉得冤,不懂他们之间为何状况总是这么糟  
她可以非常笃定整间公司就只有她对他没半毛兴趣  
像她这种路边角落的小白花,他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干嘛白费力气乞求他一个注意?讨不了好还惹他讨厌  
偏偏老天爷看不顺眼她的无欲无求  
她却是招惹他最多的人,最后还搬到他家对面来了……  
明明告诉自己跟他保持距离,以免又被误会  
谁知两人酒后乱性,在床上激情翻滚了一夜  
好吧!跟他一夜情她认了,结果他竟然全部忘光光  
还当她是偷跑到他家脱衣服想勾引他的变态……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0-5-23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1-1

  身为鞋子设计师的元雪安所任职的公司有一名男神。

  那人是公司的副总,名叫喻熙展,今年三十三岁。

  身为台美混血儿的他,脸是欧美的窄型脸,有一管特别高挺的鼻梁,鼻头尖,像是用三角板画出来的。

  双眼皮明显而深邃,虹膜占了眼眶面积的三分之二,常被误认是戴了美瞳片。

  唇略薄,一微笑就几乎看不见上嘴唇,下颚方正刚毅,如同希腊神话里的神祇那般俊美无俦。

  他还有一百八十八公分的身高,大学时就是篮球选手,但为了继承家业而退役,想当然耳身材健美高大,一双笔直的逆天长腿,裤子都得订做。

  除了外型完美以外,他的个性圆融、温和有礼,虽然是高高在上的副总却没有架子,为人绅士,小至零岁大至人瑞,一定ladyfirst,从不会开黄色玩笑。

  最重要的重点就是──单身。

  而且目前无女朋友。

  公司内的同事(包括同性恋同事)只要一看到他,双脚就会自动停下,视线难以控制的直往他身上飘,无不在心上祈求老天爷让喻熙展多看她/他一眼,来个一见钟情,晚上直奔饭店大战三天三夜都OK。

  当然也有几个比较傲娇的,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可是如果问她──

  「副总若是开口跟妳告白的话,妳会答应吗?」

  傲娇女装模作样地假装思考,最后勉为其难地叹了口气道:「他是公司副总,为了我的饭碗着想,只好答应了。」

  表情机车得可以,心里其实想的是──拜托快选我!

  但元雪安则是认为喻熙展太完美了,完美得让人觉得他一定有什么致命的弱点,譬如反社会人格之类的,或者喜好SM(像是某阴影的男主角),甚至会家暴,或者有什么奇怪的怪癖。

  她相信绝对没有人是十全十美,喻熙展也许只是面具戴得好。

  要是他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真的那么完美的话,匹配得上他的女人至少也会是像林志玲姊姊一样人美心善EQ好的,像她这种路边小白花人家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干嘛白费力气祈求他一个注意。

  把追求他的时间、买礼物的钱用在自己身上不是很好吗?

  就算吃东西会肥,也比扔在水里好吧。

  所以当喻熙展出现时,她一定是站在人群后方做自己的事,不像其他爱慕者为了占到一个最接近喻熙展的好位置而争得你死我活。

  但不知是不是老天爷看不顺眼她的无欲无求,总爱将她带到喻熙展眼前去,比如说现在──

  「……所以那家甜点确定是星期五折扣吗……」踏出电梯,头仍转向后方跟同事说话的元雪安撞到了个人。

  「啊,对不起!」一抬头,竟然是副总?

  喻熙展眉头微蹙些微忍耐的痕迹,但那仅仅只有零点一秒钟,即戴上嘴角扬着浅浅微笑的表情。

  但那个蹙眉,近距离的元雪安看见了。

  不过她猜想自己八成眼花了吧,性格温和情商高的男神怎么会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呢。

  「没关系。」说话的时候,修长指尖拍著元雪安不小心印上黑色西装的大片粉底。

  见自己弄脏了人家西装,元雪安急忙要抽出湿纸巾帮他擦干净,可她才伸手入口袋,就被挤到一旁去了。

  「副总,你西装脏了,我帮你擦干净。」

  这殷勤也献得太快了。

  差点被挤到跌倒的元雪安傻眼。

  「副总,我这有湿纸巾,含有酒精成分,可以顺便消毒。」

  元雪安嘴角抽搐。

  她的脸是有病毒吗?

  消毒个什么鬼啊?

  「有酒精等一下害副总西装褪色怎么办?」某人把拿酒精湿纸巾的女同事推开。「副总,我这含有芦荟精华,可以顺便保养你的西装。」

  元雪安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湿纸巾除了擦拭功能外,还可以保养西装。

  女同事争先恐后,为的就是能得男神青睐、被多看一眼。

  看着这么多人争先恐后为男神服务,手还拿着湿纸巾的元雪安噘了噘嘴,心想好像也轮不到她「负责」,那就……先走人吧。

  喻熙展一一婉谢蜂拥而上献殷勤的员工,眼睛则是看着走远的元雪安,心想这女人怎回事,自己酿的祸竟是拍拍屁股就走了?

  这只是一项意外,元雪安自然没放在心上。

  过了几天,她去茶水间泡咖啡,坐在她隔壁的同事拜托她顺便泡一杯,并把自己的保温杯给了她。

  元雪安拿着自己的角落生物马克杯跟同事的附盖保温杯走往茶水间,刚进门的时候突然有个女生冲了出来,元雪安为了闪避急急退后,手上的保温杯盖子翻了出去,里头剩余的咖啡泼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泼在经过的喻熙展白色衬衫上。

  要死了!

  元雪安脑中第一个闪过的是这三个字。

  上回不小心在人家的黑色西装上印上粉底,这次是泼到难清的咖啡,可不是湿纸巾就能解决的啊。

  喻熙展先是低头看了眼胸口的咖啡色痕迹,抬起头来一见是元雪安,眉头微微往中间蹙拢,而这次的时间比上次长,有零点三秒钟。

  这个表情元雪安有印象。

  上次他也用同样的表情看着她。

  这表情很微妙,看起来像是不高兴,可是又没到生气的地步,双眉间的蹙痕不是太明显,没仔细看的话,难以察觉这男人可能是动了气。

  所以她上次没眼花?

  难道说,副总脾气其实没传言中的好?

  「副总,对……」

  「不」字还在舌尖滚动,那个不小心撞到她的女同事又冲过来,一把将她撞开。

  猝不及防的元雪安踉踉跄跄往旁退了两步,她宝贵的角落生物马克杯差点脱手而出,她赶忙蹲低身子稳住重心。

  这马克杯可是绝版品,万一碎了她的心也会跟着碎,而副总的衬衫至少还可以送洗挽救啊!

  「副总,你的衬衫怎么被泼到咖啡了?」女同事大惊小怪的嚷嚷。

  「那个……洗衣费……」

  元雪安才想说她愿意「负责」,女同事已经作势要脱喻熙展的衬衫。

  「副总,你把衬衫交给我,我有办法把咖啡渍除去。」女同事充满自信。

  「什么办法?」元雪安好奇的问。

  她也很想知道怎样可以去除衣服上的咖啡渍,这样她不小心泼到咖啡时就不用朝荷包哭泣了。

  女同事完全没搭理她。

  而喻熙展则是轻轻的将女同事的手推开。

  「没关系,我自己会处理。」喻熙展露出招牌的温煦微笑,女同事瞬间被迷得晕头转向,连他什么时候走人的都不晓得。

  「呃,洗衣费……」元雪安的手很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

  看起来好像还是不给她机会负责呢。

  是说,他刚才转头的时候,是不是有轻瞪了她一眼?

  1-2

  有鉴于这两次的突发事故,元雪安后来在办公室走动时,会特别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随时注意小心,免得又不小心弄脏副总的衣服,被记上一笔。

  但她没想到第三次不是发生在办公室内,而是在外头。

  那天她骑着她的摩托车来公司上班。

  公司附近虽然有路边停车位,但是因为这一带有不少间银行,在银行营业时间内,想停入停车位都得靠机运,于是,她就在附近公园的地下停车场月租了个车位。

  她随着蜿蜒的机车道一路顺畅下去,嘴里哼著老歌。

  「我骑着一部自行车,啊哈哈来到路的尽头……」

  结果到了车道尽头,她不知怎地撞到一辆车了。

  事情发生得太快,紧急刹车已经来不及。

  她的前轮直接撞上门板,板金明显凹陷。

  她当下心底嘶吼著:哇靠!这台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更惨的是,车头的那个银色闪亮亮的三叉星标志,显见这是一辆高价进口车。

  她会不会连续好几个月得吃方便面?

  元雪安欲哭无泪的想。

  她虽然还满喜欢吃方便面的,但天天吃也会腻啊!

  车子的主人下来了,一看到那俊美的脸庞、高大健壮的身躯,元雪安的嘴角在抽搐,喻熙展的眉尾也在抽搐。

  靠,怎么又是这个人?

  两人心里不约而同如此咆哮著。

  「呃……副总……」

  「不要用这种方法引起我的注意!」喻熙展忍无可忍的说。

  这样的女人他看太多了,谄媚、献殷勤、不时送礼……但没有一个人像眼前的女人一样,直接在他身上制造麻烦。

  他在公司的形象完美,间接的也制造出一种疏离感,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除了这个女人。

  这样的方式绝对不会留给他好印象,这女人的脑子是被驴子踢了吗?竟用如此愚蠢的引人注目方式!

  他适才抵达停车场,准备倒车入车位时,父亲那边突然打了电话过来,本应该由总经理也就是他舅舅去参加的一个会议,因为舅舅临时生病无法参加,而那又是重要的大客户,只得由他代打。

  可不知哪个白痴把车子停到车道上,他不得不由另一边出去,谁知这女人就直接撞上来了。

  「啊?」他说什么?

  吸引他的注意?

  谁会拿自己的荷包开玩笑,故意撞车吸引他的注意啊?

  制造假车祸的目的通常是为了勒索钱好不?

  等等……这车主是喻熙展,公司的副总,有钱人家的少爷,搞不好真的有人这么做,所以他才会气呼呼。

  这样一想,元雪安就释怀了。

  「副总,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要吸引你注意。」她举手做发誓状。

  「妳三番两次弄脏我的衣服,现在还撞我的车,敢说不是?」他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限。

  喻熙展的确如元雪安所料,不是好脾气的人,学生时期更是一言不合就动手,但现在毕竟是成年人了,懂得克制,在他的休息室挂著一个大沙包,就是不爽时发泄用的。

  而形象完美也有个好处,虽然蜜蜂苍蝇不少,但因为自然而然散发出的疏离感,与众人画著界线,没有人敢真的缠上他。

  「那都是意外。」元雪安感到冤枉。

  况且他突然冲出来,她根本来不及刹车啊,话说,他出来的方向算是逆向吧……这真的要论责任,她也不见得得负百分之百。

  但眼前这个情势,她完全不敢把心中的猜测说出口,只能当个小孬孬。

  「最好是意外。」喻熙展咬牙道。

  元雪安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车子修理费需要多少,再请你报价给我,我一毛钱都不会少。」她尽量语气平和且坚定,别把大老虎惹得更毛。

  「妳不是早知道保险公司会出险,不用赔到什么钱才撞的?」

  「……」元雪安一整个无言。

  她又没有买过车子,哪知道保险可以赔到这种程度啊。

  「下次妳再故技重施,我不会再轻放。」

  「副总。」她忍无可忍的发下毒誓,「如果我是真的要引起你注意,我等等出去被车撞!」

  「这种小把戏糊弄不了我的。」誓言要是真的有效,这世上不知有多少人被雷劈死。

  元雪安好想仰天长啸。

  「好好好,随便你。」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反正保险没赔足的地方你再跟我说吧,我是设计部门的元雪安。」

  部门跟姓名都报上了,算很有诚意了吧?

  「趁机报上部门跟姓名想让我认识了?」喻熙展冷笑。

  俊脸上写着「我就知道」四个大字。

  「……」去死啦!

  再跟他对话下去,细胞不知道要死几万颗,为了身体健康着想,她还是赶快滚吧。

  「反正……就这样了。」不知还能说什么才能证明清白的她双手一摊,看在喻熙展眼底就是个不负责任的态度。「那副总,我去上班了。」

  见他只是瞪着她没说话,元雪安就当他允准了。

  她转动龙头,从车子的前方绕过去,骑向机车停车区。

  喻熙展一直没有拿修理单给她。

  元雪安曾经想过是不是应该主动去问问,可是又怕他误会她是借机会跟他攀谈,想想还是算了。

  说不定真的是保险费把修理费全cover了。

  这虽然是幸运,她扁扁的荷包不会更悲惨,但是又希望他能拿修理单来跟她要钱,好证明她是说到做到,绝不是会使奸使诈的小人。

  而、且、完、全、对、他、没、意、思!

  是的,没错,她对这种只可远观的男神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她不断的点着头,坚信此点。

  像她这种小白花型的人物还是在草地上随着风随意摇晃,跟旁边的杂草相依偎比较开心。

  她如此告诉自己。

  现在的元雪安不仅办公室,只要是公司范围一百公尺以内,都同样的小心注意,随时注意喻熙展会不会突然又冒出来害她惹祸,以免又被「误会」。

  1-3

  这日,元雪安埋首于电脑前,绞尽脑汁设计下一季鞋款。

  她卡稿了。

  目前手上这双靴子的脚踝部分,她怎么就是想不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设计,自己都不满意了,就更别说是完稿交给主管了,设计部的经理黄圣翔可是龟毛又挑剔,还擅长捕捉部属脸上的微小变化,除非天生的骗子跟天才演员,否则休想说谎骗过他的眼。

  不知道副总能不能骗过经理?

  不知怎地,她脑中冒出这个想法。

  副总被赞誉有加的温和好脾气她觉得是演出来的,因为她实在捕捉到他太多次的神色小变化,更别说他上回还对她咆哮呢。

  元雪安双手环胸,念念有词,扁著嘴不断点头。

  「干嘛?」突然有人拍她的肩,把她吓得差点跳起来。

  速速转头,原来是同为设计师的曹馨淳,她还以为她偷偷说副总坏话被本人抓包了呢。

  曹馨淳今年二十五岁,年纪小她三岁,可是比她早进公司两年,所以在年资上算她前辈。

  她是个很活泼可爱的女生,时常带着灿烂的笑颜,很得人喜欢。

  对了,她也是喻熙展的爱慕者之一。

  「吼,妳吓了我一跳。」元雪安拍着惊魂未定的胸脯。

  「嘿嘿。」曹馨淳调皮的笑,指着她的萤幕。「妳这双鞋还没搞定喔?」

  「对啊,我卡稿了。」她愁眉苦脸。

  「有没有人有空?」一名营销部的人员突然跑进办公室。

  「要干嘛?」离他最近的同事问。

  「展场的工读生昨晚一起去吃火锅,结果集体食物中毒,现在展场人手不够,需要支援啊。」营销部同事面上愁云惨雾的。

  办公室大伙顿时一阵静默,脸上流露同情之色。

  公司每年会出清零码鞋跟NG鞋,选在年末办理出清展,时间是五天,今天是第三天了,地点就在办公大楼一楼的展示会场。

  「我去吧。」元雪安举起手。

  反正她卡稿中,想不出来,换个地方说不定灵感大神就来拜访了。

  「妳靴子不是还没改好?」曹馨淳问。

  「想不起来怎么改,干脆去帮忙,说不定灵光一闪,知道怎么改了。」

  「也是。」曹馨淳附议点头。

  她卡稿的时候也会找点别的事做,尤其是偏劳力的,奇妙的是,手脚忙碌时,脑子空闲了,灵感反而会增生。

  「经理,」元雪安转头征询黄圣翔的同意,「我可以去吗?」

  「去吧。」

  黄圣翔自己本身是从设计助理爬上来的,很了解元雪安想去展场帮忙为的是什么,故爽快的答应。

  除了元雪安,另有两名同事也举手愿意帮忙,于是三人跟那位营销部的同仁一起搭电梯下楼去了。

  电梯抵达一楼,不巧,喻熙展也在电梯口等待。

  电梯门一开,他就跟站在最前方的元雪安四眼相对。

  浓眉微微往中间聚拢了。

  他不会以为她是故意跟他来场「偶遇」的吧?

  元雪安很想直接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巧合,她又看不到监视摄影机,也没有在他身上装雷达,怎可能知道他的动向。

  可碍于同事在场,她只能看向他身后的对面电梯,假装自己是个路人甲。

  「副总。」其他同事纷纷跟喻熙展打招呼。

  喻熙展等他们出来才问,「去哪?」

  营销部人员向他解释了原由。

  「工读生目前的情况如何?」

  他竟然是先关心工读生的状况,而不是会展人员的短缺,倒是让元雪安有些惊讶。

  想不到副总还满有人情味的耶。

  「目前都在家里休息,明天应该可以来上班。」

  「叫他们拿医院收据来申请医药补助,今日的工读费用照算。」

  「好的,副总。」

  交代完毕,喻熙展与特助踏入电梯。

  电梯门一关,同事立刻对喻熙展的做法赞誉有加。

  「咱们副总真是完美到一个不行,人长得帅、身材好又高,还这么替员工着想。」同事已经整个陷入花痴状态了,虽然他是男的。

  「就是说啊,不愧是偶像。」同事二连声附和。

  一旁的元雪安难得认同他们的花痴发言。

  那个人其实人还不错嘛。

  她进入这家公司的时间没有很长,大概半年左右而已,以前她都当同事如此拥戴副总,全都只是因为一张皮囊好看,现在反而觉得是自己肤浅了,他不仅皮相好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如果没把她当成倒追对象分数会更高。

  不过这更显得这人只能供奉在神坛上,上辈子不知要扶多少个老太太过马路才有办法与之匹配。

  反正都跟她无关。

  她抿嘴耸了下肩,跟着同事一起来到会场。

  ☆☆☆☆☆☆☆☆☆

  特卖会的客人非常多,十分忙碌,其他两名同事很快地就阵亡,不到半天就上去换了两个人下来,只有元雪安十分自得其乐。

  虽然有时难免遇到刁难的奥客,但是她发现借由贩售近距离与客人接近,可以更理解客户的需求。

  譬如就有客人反应现在的孩子脚长得比较快,童鞋的尺寸很快的就不能穿,可是如果穿大人尺寸的鞋,一外型孩子不喜欢,二小孩的脚比较窄,大人的脚比较宽,会有不合脚的情形发生。

  元雪安将这些抱怨一一记在心底,打算下次开会的时候一并提出。

  她也同时得到修改靴子的灵感,甚至还有新的启发,可谓是一举数得呢。

  「雪安,妳可以帮忙搬些鞋子出来吗?」一名同事请托,「这边的布鞋卖得差不多了。」

  「好。」

  元雪安把编号记在手背,再快步跑到仓库去。

  仓库就在楼上,这是临时的,真正的出货仓库离这里约十分钟的车程,当有特卖会时,就会把这些零码鞋清出来,直接动用公司的一间会议室暂放。

  元雪安推著推车脚步轻快的上楼。

  贪图方便的她为了不想跑第二趟,把鞋盒堆得高高的,左手高举按著最上缘,预防掉落,右手握著推车横杆,摇摇晃晃地往前行。

  由于鞋盒堆得太高,她看不见前面,不过她想她这么明显的存在,加上她有放慢步伐,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才是。

  可她还是撞到人了。

  鞋盒散落一地,有的盖子还被撞开,鞋子飞了出来。

  「是谁?」

  被撞倒的人怒抬头。

  元雪安发誓她看到公司最优雅的副总翻了个难看的大白眼。

  「又、是、妳!」

  2-1

  「对不起,副总,」元雪安连忙道歉,「我没看到你。」

  「谁叫妳把鞋盒堆这么高的?」

  喻熙展一看到地上散落的众多鞋盒,就猜到这女人干了啥好事。

  「我想说我这样子应该大家都看得到我,会主动闪开。」

  「……」喻熙展气得头顶几乎快冒烟了。

  「而且我走得很慢,为什么你还会撞到我呢?」

  喻熙展沉沉深吸了口气,才不会直接抓起她的衣领,把她扔下十八楼去。

  「是妳撞到我的!」喻熙展咬牙切齿,「我就站在这,一直站在这。」愤怒的手指不断地指着地面。

  元雪安左看看右看看,「副总,这里是通往电梯的走廊。」

  「所以呢?」

  「所以是你挡到我的路了。」元雪安理直气壮。

  「……」

  「为什么你要站在走廊中间不走呢?」

  「……」

  「这就好像开车的时候,突然有台车停在路中央,我因此撞上了,这不能算我的错吧?」

  「妳这是在狡辩。」

  「没有喔,我是字字在理。」

  「第一,现在不是在马路上。第二,我没有突然停下来,我一直都在这里,依妳的逻辑,妳应该可以看到我而闪过,但是妳该死的鞋盒堆那么高挡住视线,今天就算是个绿巨人浩克站在这妳也看不到!」

  天啊,副总竟然说粗话耶!

  太shock了!

  她突然觉得副总有「人味」了,没有因为过于完美而显得高高在上了一点点。

  他气得要命,这人竟然发起呆来了。

  「喂。」大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副总,我接受你的说法,是我的错。」

  她突然变乖了,反而让喻熙展反应不过来。

  「非常的对不起。」

  元雪安朝他点头表示歉意后,即跪在地上整理鞋盒。

  「妳……是在敷衍我吗?」

  「当然不是啊,我是真心诚意的。」

  思考过后,她觉得自己的论调的确有误,毕竟她论调的基础是在人家从对向过来,看得到她的情况下,能有时间闪避,但如果背对着她的呢?

  这样一想的确是她的问题,就未再跟喻熙展抗辩了。

  她拿起一双粉红色女童运动鞋,却找不到鞋盒。

  「不是这个……」她拿起另外一个空鞋盒,「编号也不对……到底是哪个啦?」

  喻熙展扫过地上散落的鞋盒一眼,拿起一个白色上面印有太阳花的鞋盒。

  「这个。」

  「你怎么能这么快找到?」元雪安好生讶异。

  「前两季的女童运动鞋盒都是白色底,印有太阳花。」

  「你连鞋盒都背起来?」记忆力会不会太好?

  「自家公司的商品,背清楚不是理所当然的?」

  「不好意思,我完全记不住。」她这个人的内建内存非常稀少,无法容纳大量的资讯。

  「我看妳是脑容量不足。」

  「副总,你这是人身攻击喔。」元雪安控诉。

  喻熙展轻哼了声,扶著墙壁起身,检查了一下被撞到的脚,动了动似乎没什么问题。

  「少出现在我面前。」

  每次遇到她,没有一次不发生意外,这女人根本是他的灾星。

  「我真的没有要引起你注意。」她举高双手郑重声明。

  「最好。」喻熙展压根儿不信。

  他还怀疑她根本是故意撞过来的,就跟上次车子的事情一模一样的动机跟方法。

  喻熙展走往电梯,可才走了两步,脚踝突然传来剧痛,他连忙伸手扶墙。

  「副总?」

  元雪安上前关心,「你怎么了?」

  喻熙展抬手挡住她靠近,以免衰上加衰。「去忙妳的。」

  上次板金撞凹,这次扭了脚,她若再接近他,说不定连命都没了。

  「你是不是脚痛?」看他摸着脚踝,八成是脚踝出问题了。

  「没事。」

  喻熙展试图往前走一步,才碰到地,就痛得他「嘶」一声。

  「我看你要看医生喔,要不要叫救护车?」

  脚踝扭伤叫救护车?

  「小题大作。」喻熙展啐道。

  骂她小题大作?

  不过想想他脚扭了,肯定是因为她的关系,就不能怪人家骂她了。

  她想了下,脑子迅速绘出这附近的地图,「后面有间诊所,要去诊所看看吗?」

  「我自己会做处理。」他毫不领情。

  「……」元雪安挠著头,当下不知该怎么办。

  她把人撞伤了,可不是弄脏衣服这种小事,也不是靠钱就能解决的撞坏板金,于情于理都不该把人丢著不顾。

  「快走啊妳,楼下不是在忙?」喻熙展满脸不悦的看着她。

  「那、那我先走了。」

  喻熙展没理她,元雪安只好摸摸鼻子,把剩下的鞋盒在推车上叠起来,运到楼下的特卖会场。

  「雪安,女鞋也要麻烦妳一下,尤其是三十七、三十八这种大众鞋号,妳把库存的都拿下来。」卖场负责人道。

  「好,没问题。」

  元雪安推著推车上楼,发现喻熙展还在。

  他单手扶墙,拿着手机讲电话,扭伤的脚悬空。

  推车子出了电梯,他正好讲完。

  两人四目相对。

  「还没搬完?」

  「我在想,我先搬你好了。」元雪安做下决定。

  「什么?」搬他?

  元雪安上前来,突然一把揽住他的腰,强硬地把人放到推车上去。

  她竟然可以把一个男人抱起,而且还是他这样有一百八十八公分高,八十公斤体重的男人,力气之大,让喻熙展瞠目结舌,竟然忘了挣扎。

  直到屁股落在冰冷的推车台面上,他才回过神。

  「妳在干嘛……啊!」他一时忘记,想站起来时先用了受伤的脚触地,痛得他龇牙咧嘴。

  「我把你搬到诊所去,抓好。」

  元雪安不由分说,单手控制他的肩膀,推著车子迅速滑入电梯门尚未合起的电梯。

  时间算得刚好,人一进入,电梯门就关了,元雪安迅速按下「1」。

  电梯向下。

  喻熙展不敢相信元雪安竟要用如此可笑的方法把自己「运送」到医院去。

  「我会从后门出去的,应该不会被什么人看到。」元雪安以坚定的语气说著。

  怕他会担心「面子」问题,故告知她自认贴心的方式。

  反正诊所也是从后门走比较近。

  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可笑模样,喻熙展心里是一个悲摧啊。

  可从镜子的反射里看见元雪安一脸认真,不像开玩笑、不像恶作剧,而是打心眼里认为这是个好方法,他竟哑口无言。

  甚至有一种奇妙的、难以言喻的想笑的冲动。

  这女人,是个奇葩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完美先生和角落小姐》作者:安祖缇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完美先生和角落小姐》作者:安祖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