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录] 《猛夫拐上床》作者:可乐

[复制链接]
查看394 | 回复1 | 2021-6-13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猛夫拐上床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可乐
【出版日期】2021年06月04日
【内容简介】
  
黎明熙可说是史无前例的「带赛」之人
原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天生富贵命的白富美
一朝失足滚下楼梯竟然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
成为圣珏天朝最有福气的公主司徒玉衡……
公主身分虽尊贵,一样要面临以利益为考量的婚姻
穿越前她都坚决不接受门当户对的包办婚姻了
穿越成了古代公主,她也一样无法接受──
人人都说她这位福玉公主,福盛人美心善
还是深受皇帝宠爱的,娶了她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但据说与她是天作之合的慕云亘居然不想娶她?
哼!她得去瞧瞧这麽不识相的家伙又是什麽样……
没想到人是见到了,却从头到尾都搞错了对象
惨的是她身中媚毒,唯一能救她的人就是他
他也的确无法见死不救,爽爽的替她解了毒!
「在下会为姑娘的清白负责!」
他勇于负责的态度值得肯定,但问题是──
圣命要她嫁的对象是慕云亘,而不是他石玄墨啊……

【链  接】https://www.yqtxt.net/thread-12439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1-6-13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楔子

  四周一片云雾瀰漫,似纱幔般的白色雾气流动,伸手不见五指。

  黎明熙走在其中,茫然地想,自己究竟是在哪里?又为何会在这里?

  她努力回想,终于想起,这一刻之前,她与父亲发生了争执,一个意外,她似乎滚下楼梯……

  想起与父亲的争执,她的心冷冷一揪。

  她的父亲是全球百大富豪之一,母亲是个美貌与演技兼具的大明星,嫁给父亲后澹出演艺圈,洗尽铅华,专心在家当个贤妻良母。

  可惜,母亲嫁入豪门多年,却只生下她这么个女儿。

  父母虽觉遗憾,却依旧把她捧在手掌心呵护,让她这含着金汤匙出生、天生富贵命的好命小姐过得快活惬意。

  但偏偏,她就是没办法走父母安排好的康庄大道,安安分分做她的大小姐。

  在大众传播系毕业后,她成为一名追求事实,挖掘真相的记者。

  但父亲却硬生生浇熄她的满腔热忱,要替今年芳龄才二十五岁的她招一个「门当户对」的优秀女婿。

  目的当然就是希望女婿接掌黎家庞大的事业,扩展黎家的企业版图。

  为此,她强烈表达自己的想法,但古板固执的父亲却坚持己见,丝毫没有撼动一分。

  于是乎,她和父亲一大早在自家豪宅起了争执,跟着她一个激动,脚一个踩空,整个人滚下楼梯,跟着人就在这里了。

  思绪至此定住,她烦躁地拨了拨那一头削得跟男生一样短的帅气短髮,心想,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想办法走出这让她心底发凉的地方。

  她四处张望,仓皇移动着脚步,蓦地发现瀰漫在眼前的厚重云雾散去,出现了琼楼玉宇的庭园景致。

  她疑惑地伸手去碰,却发现那清晰得宛若在眼前的一花一草一木与她之间,似是隔着一层透明的水幕,她的指尖一碰触,圈圈涟漪泛开。

  黎明熙心里的疑惑更深,就在这时看到一名穿着华丽宫服、面容清丽出尘却忧郁的女子,正失魂落魄地朝着荷花池走去。

  画面很美,忧郁美人绿意垂柳,虽感觉多了些忧郁,但依旧美得如古画里的风情。

  在女子愈走愈近、愈走愈近……她惊讶的发现,那女子的容貌竟与她一模一样?!

  她的惊愕持续不过几秒,没多久便见女子不知怎么的,脚下一个踉跄,扑通跌入池水里。

  偌大的庭园却不见半个宫人,女子被水呛得激烈挣扎。

  「来人呀!快来些什么人救救命啊!」

  眼见着落水的人逐渐往下沉,湖面上的水花渐渐恢复平静,黎明熙仓皇打量着四周,冀望能出现个人,却发现四周静寂,似乎连风也停止了。

  想到有条人命在她眼前消逝,她的心骤然一凉,压根儿忘了自己与眼前情景间隔着一层透明的水幕,她脑中一片空白,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加快脚步往前冲去。

  这一刻的黎明熙只是不希望有人死在她面前,压根儿忘了,她与女子间隔着一层透明水幕;更万万没想到,她竟因此穿透透明屏障,进入另一个空间。

  在穿透水幕的那一瞬间,她直坠入湖里,凭着极佳的水性在水中找到已失去意识的女子,奋力向前游去,脑中只有一句话──

  无论处境如何绝望,只有留着性命,才有反扑的机会,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第一章

  入冬,鹅毛般的雪无声无息地飘落,不过几个时辰,殿宇楼台皆已覆上一层皑皑新雪。

  白茫茫的天地透着股纤尘不染的清冷气息竹。

  过了午,暖阳虽难得露了脸,却扫不去空气里那一股似要渗入骨子里的萧瑟冷意。

  长廊外,一抹娉婷身影不顾纷然落雪,静静伫立在其间。

  她一张鹅蛋脸白皙水嫩,五官细致清雅,一身月白衣衫,一头如瀑般的墨髮披在身后,只别了一支银簪,素净一如眼前雪景。

  雪花飘落,轻轻落在她纤柔的肩上,她彷彿不觉得冷,只是木然的看着远方的山景。

  远山壮阔,在濛濛天色中,勾勒出绵绵不绝的山廓,那是属于圣珏天朝的大好江山。

  骁勇善战的伟大君王开疆拓土,平定群雄割据的纷乱,赋予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

  也因为如此,在圣珏天朝疆土境内,即便是一间小小的尼姑庵,也呈现富庶祥和的生活型态。

  但众人皆知,位在秋伏山腰上的尼姑庵之所以会富庶祥和,是因为此处养了龙阙帝最宠爱的女儿,人称「福玉公主」的司徒玉衡。

  听说司徒玉衡在出生那日祥云环绕,正御驾亲征的龙阙帝,领着由祥云开路的吉兆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自此之后,圣珏天朝益发强盛,她被龙阙帝喻为多福玉人,赐名衔福玉公主,是圣珏天朝最有福之人,备受龙阙帝宠爱。

  只是即便有龙阙帝宠爱,但相士预言,此女命格福泽绵延、惠及满门,八字却与宫中不合,强留住在宫中,恐夭折。

  为破除此劫,此女需养在宫外,及笄后三年,再觅一门与其八字相匹配的良婿,其福泽相加持,甚至能使国运更盛。

  龙阙帝反覆细思后,将她送到当年对他有恩的尼姑庵养着。

  一晃眼,玉人儿长大了,虽是在山里的尼姑庵被尼姑养大,不吃斋却礼佛,一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她却在回宫前三个月自尽了?

  不管原因是什么,司徒玉衡的魂飞了,而她又不知什么原因进入她的躯体,现在她变成了她……

  想起这有如小说一般的遭遇,黎明熙那如粉梅瓣般的唇,扬起嘲讽一笑。

  在她的思绪悠悠转转之际,贴身侍婢迎香匆匆拿着有着柔软兔毛的外氅,朝她奔来。

  「天啊,公主,您怎么又没披外氅就跑出来了?」

  黎明熙拉回神,撇过头,看到因为着急而跑得脸蛋红扑扑的贴身侍婢,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急什么?」

  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适应自己由一个冲劲十足的热血记者变成一个古代幽怨公主。

  成为司徒玉衡后,她脑中保有她的记忆,虽然有些凌乱破碎,但透过她的婢女迎香讲述的点滴,也拼拼凑凑出司徒玉衡这个人短短十八岁的一生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她无数次想过,那个属于她的时空的自己是在昏迷中吗?爹地妈咪伤心吗?

  她想方设法想要回去,却怎么也找不到方法,搞得她快得忧郁症了。

  迎香定下脚步,连喘了两口大气,顺了气之后才开口,「过两天便要起程回京,公主您可千万不能在此时染上风寒!」

  过几日便是司徒玉衡十八岁生辰,回宫后不久,应该就是接着办公主大婚的事,她这个贴身侍婢可是半点差错都出不得啊!

  想起回京的原因,黎明熙闷毙了。

  这里闷归闷,但她还挺不想离开这一个幽静、甚至可以说是与世无争之地。

  黎明熙无奈地想,自己真的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带赛」之人吧!

  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也就算了,发现自己穿到一个公主身上,养尊处优,倒也和她在现代的生活差不多。

  开始知道这个公主被养在尼姑庵,不是生长在皇宫,没有太多的礼教束缚,她还挺能接受的。

  却没想到,司徒玉衡居然也面临到以「利益」为考量的婚姻。

  这让她如何能开心得起来?

  想到这些,黎明熙的心情愈发沉闷,扬眸看迎香为了找她,急得发了汗,取出帕子,替她擦了擦汗才开口说:「甭急,天没多冷,我身子骨没那么差,再说也没待多久啊!」

  迎香闻言,急得差点要跳脚,边替她披上外氅边说:「没多冷?后园都冻死几只小雀儿了!」

  她实在拿这心柔人美、没一丝娇气的主子一点法子也没有,如果不是打小就伺候在身旁,她真的会以为那个备受龙阙帝宠爱的公主不是她。

  黎明熙没与她辩解,敛住笑,有些无奈地抿了抿唇后才问道:「妳……那件事打探得怎样了?」

  迎香本就是个藏不住脾气的率真个性,小脸一凛,确定外氅把主子掩得不透风才回了句,「说起这就有气。」

  「怎么了?」

  「这事奴婢是和宫里每个月都会送食粮的太监探听的,他说驸马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黎明熙微微一讶。「这么快?那人选是谁?」

  「天鹰内卫慕云亘,是瑾妃亲弟。」

  司徒玉衡自小在尼姑庵长大,对宫中大小事并不了解,黎明熙所知道的,全是每月送食粮的太监与侍婢们闲聊来的。

  天鹰内卫,世人皆知是圣珏天朝皇帝的护卫军,不隶属朝中任何部门,只听命于圣珏天朝皇帝一人。

  瑾妃她没见过,对于慕云亘更是一无所知。

  思及司徒玉衡要将下半生交与这样一个完全的陌生男子,她内心涌生一股莫名的不安与……不爽。

  前世……不,穿越前她都不想接受那样的安排了,就算穿越成了古代公主,她一样无法接受!

  迎香见主子半垂墨睫轻掩星眸的沉凝模样,气得小脸涨红。

  撇开天生命格带来的福分,主子可是龙阙帝捧在掌心疼宠的金枝玉叶、天之娇女,心柔人美,是得积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娶到。

  「但那个慕云亘居然……居然……私下议论公主!」

  迎香愈想愈气,忍不住吼了出来。

  哇噢,这男子有胆色,居然敢私下议论公主。

  黎明熙一脸好奇地问:「他议论什么?」

  迎香咬了咬唇,酌量了许久才回道:「他说,他身体不好,恐怕承受不了福玉公主的福分。」略顿了顿,她又气唿唿地接着说:「堂堂天鹰内卫,居然说身体不好?摆明了是不想娶公主的推託之词!」

  黎明熙闻言却管不住笑了。

  这男的挺奇葩的,如果换作是现代,多少人巴不得攀上个白富美,少奋斗个二十年?

  她这个躯体的正主儿可是个公主,还是受龙阙帝宠爱的,娶了怕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而他居然不想娶她?

  这倒有几分意思,让她不由得好奇,这个慕云亘到底是怎样一个男子。

  见主子始终沉默不语,迎香惊觉自己似乎失了分寸。

  即便慕云亘对主子不敬,也可以算是皇亲国戚,岂是她一个奴婢可以议论的?

  她连忙跪在地上。「奴婢话太多了,请公主责罚。」

  黎明熙拉回神思,瞧着她那模样,没好气地开口,「起来吧!我这儿哪有这么多规矩?」

  迎香自然是知道这点,但即便在主子身边没那么多规矩,尼姑庵里的师太也不会允许她这般踰矩。

  她才起身站稳,黎明熙随即压低声嗓道:「快去帮我查查慕云亘的住所在何处。」

  迎香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做什么?」

  司徒玉衡已经陷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倘若是在回京途中,那得想想法子,去瞧瞧这个人。」

  瞧……一意会过来,迎香以为自己听错地瞪大着眼,掩唇惊唿。「公公公公……主,您说您要要要要去做什么?」

  这实在太让人震惊,自从半年前公主掉进池子里醒来后就变得不太一样,没以往死气沉沉的沉凝玉人的模样;爱笑了,活泼了,甚至总是会有出人意表或惊世骇俗的想法。

  瞧她震惊的模样,黎明熙失笑出声。「去瞧瞧慕云亘。」

  没听错,她居然没听错!

  迎香笃定的、坚定的开口,「不不不……这绝对是使不得的事!」

  即便是最受皇帝宠爱的福玉公主,也绝不能做出这样违背礼教的行为。

  未出阁便去瞧自己的夫君,成何体统哪!

  若是让人知道了,不知要如何被议论,迎香光想便觉得主子这想法大大大大的不妥啊!

  黎明熙没有理会她,迳自转身看着廊外那一片雪天,喃声低语:「我总是得瞧瞧,我不得不嫁的男子是什么样的人……」

  ☆☆☆☆☆☆☆☆☆

  天鹰营,位在京城郊区,龙阙帝御用内卫训练之处。

  与军部的演兵操练不同,天鹰营里的训练是更加严苛,所训练出的内卫全是武艺高强,忠心耿耿的菁英。

  这当中当然不乏皇亲贵冑。

  慕云亘便是天鹰营里少数的皇亲贵冑,而他与开国公将之后的内卫统领石玄墨被营里兄弟奉为天神般的存在。

  两人的武功造诣不在话下,同是龙阙帝信任、是为左膀右臂的优秀臣子,加上年纪相彷,因此加入天鹰营后,很快结为莫逆之交。

  在日常的演练后,两个铁铮铮汉子就这么顶着飕飕寒风,光着上半身,走出练武场。

  「和公主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慕云亘完全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件事,很不客气的赏了他一记拐子。「你这是哪壶不开题哪壶!」

  石玄墨轻轻松松闪过,揶揄地扯了扯唇。「能娶得到咱们福气盛天的福玉公主,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那让给你娶?」

  石玄墨失笑。「我可没那福气,不,就算有可以与公主福上加福的八字,我也会让人偷偷改掉。」

  这次换慕云亘纵声大笑地勐拍他的肩。「不是说几世修来的福分?怎么可以让人偷偷改掉自己的八字?」

  「娇人儿难伺候。」

  「听说福玉公主是我朝数一数二的大美人,福盛人美心善,娶了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怎么说到底,成了他的事?

  「呿,与我何干?」石玄墨变了脸,顶开他的手后接着说:「不是说要去青楼找姑娘吗?还在这里瞎磨蹭什么?」

  天鹰营的训练严苛,在经历过肉体锻链的磨难后,最需要姑娘家的软玉温香疗慰。

  慕云亘笑得一张俊脸都快挤出水地问:「要不要一起去找我的思思姑娘解解闷啊?」

  鄙夷的瞟了兄弟轻浮得令人髮指的淫荡笑脸一眼,石玄墨绷着张脸,凛然而果断的回了两个字──

  「不去!」

  慕云亘哪里不知道石玄墨耿直刚正的个性,本想多调侃他几句,却瞥见家里的僕役由远处急奔而来。

  「少爷──」

  慕云亘见状一惊,哪还管得了「调戏」兄弟,匆匆道:「你不去,本少爷就先闪了!」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石玄墨朝着在眼前一闪而过的敏捷身影扬声喊。

  「能躲就躲!」

  他急得尾音缭绕,人却早不见了踪影。

  石玄墨看着看见自家主子瞬间神隐,一脸无措苦脸的慕家僕役,突然有些同情起他来。

  慕云亘只是目前与公主的八字相合下来最匹配的人选,虽未下圣御赐婚,但他将娶公主的事已传遍京城。

  他摆明了不愿,而这闪闪躲躲的又能躲到几时?

  石玄墨不认同的叹气,正准备回自己屋中梳洗,却发现一抹身影踉跄的闪到面前。

  ☆☆☆☆☆☆☆☆☆

  在下山后,黎明熙为了偷偷瞧司徒玉衡的未来夫君,威逼卖惨,总算让迎香哭着答应假扮她入宫,让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女扮男装熘去天鹰营瞧瞧人。

  庆幸天鹰营虽在京城郊区却离城不远,而司徒玉衡运气不错,虽然花费了一番功夫,但她总算溷进天鹰营碰着想见的人。

  只是她高兴得太早,人是瞧见了,她却辨不出两个同样高大,一儒俊一阳刚,气质完全不同的男子,哪个才是司徒玉衡的未婚夫君?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两个男子里一定有一个是慕云亘,可惜因为躲着,隔着点距离,两人的对话听得并不分明。

  只是隐隐听见,那个面貌俊美的男子不客气地取笑着那个说要改掉自己的八字的男子。

  所以……那个想改掉自己八字的男子,应该就是慕云亘了。

  她正想再瞧得更分明一点,却在另一个男子不知何故跑掉后,久蹲墙角的她往前探视,一不小心竟踉踉跄跄滚送到他面前。

  意外来得太突然,司徒玉衡与他对视了一瞬,还来不及开口,便感觉领口被一双大手给揪了起来。

  「该死!你怎么溷进来的!」

  男人的力气很大,一个动作就把她揪得身子离地,被勒紧的领口像布条,将她的脖子紧紧的勒着。

  「唔……放开我!」她很难受拼了命的挣扎,舞动的双手下意识抓着领口那只大手。

  石玄墨感觉他的手被看起来过分细白嫩肉的男子抓出了好几道红痕,定睛一看,才发现他以为的男子应该不是男子,而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这实在太诡异了!

  为什么会有姑娘闯进天鹰营?

  他揪蹙着浓眉,凛着嗓质问:「妳到底是谁?」

  黎明熙被他勒得脸涨得通红,勉为其难才挤出声音。「唔……唔……你……放放放……」

  天鹰营的戒备森严,有本事溷进查探代表武功不弱。

  但他根本没用上几分力,却见「他」涨红脸快窒息的样子,略松开些对她的束缚。

  疑点未清,他可不想还没问完就把人搞死了。

  窒息的感觉让黎明熙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在意识将被黑暗取代的前一刻,她感觉脖子上的压力略松,新鲜空气跟着灌入。

  「唿!」她贪婪的大口唿吸,却在看到男人绷紧的脸瞬间回过神来。

  惨,她忘了,自己偷闯入天鹰营被逮个正着,要命的是,逮她的人还是她想要偷看的「未婚夫」?

  世上还有比这个更瞎的状况吗?

  「说──」

  不用听他说完,黎明熙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她傻了才会乖乖与他玩你问我答的游戏,而碍于司徒玉衡的身分,她是什么都不能说的好吗?

  再想,他若问不出个所以然,把她囚禁拷问,女扮男装以及司徒玉衡的身分被发现,那就完了!

  这想法一闪过脑海,她想着怎么脱困,一个情急之下,在现代学的防身术招式勐地冲入脑海。

  黎明熙想都没想,脚一踢,才想攻击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他却像洞悉她的想法,抢先一步抬脚,往后将她的下半身紧紧扣压住。

  原本两人就靠得极近,他这一个动作,迫使得她清清楚楚感觉他的唿吸近到吹抚在脸上,下半身甚至贴到他的腿上!

  黎明熙没有单纯到跟男生肢体碰触就脸红,但这男人真的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阳刚男人味,充满力量的结实肌肉,莫名地让她心跳加快……

  惊觉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她慌了,脑中不断浮现,她得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男人的想法。

  因为太过慌乱,又看到他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她想也没想,伸手捧住他的脸,用力向前一撞。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眨眼瞬间,石玄墨被她狠撞了一下,只感觉到一阵痛,却没多大的反应。

  习武之人皮粗肉厚头硬,这一下对他来说,根本跟蚊子咬没两样。

  但黎明熙可不一样,司徒玉衡这肉身是多娇贵啊!

  这一撞可疼得她眼泪立刻就飙了出来。

  「呜……你石头做的喔!好疼……」因为太痛,她又没刻意掩饰,一言一行尽是女儿家姿态。

  石玄墨听见她的娇嗔,看着她有如秋水含烟的美眸,以及嫩白雪颈留下红红指印,才赫然想起,他此时面对的是女扮男装的姑娘家啊!

  这念头一闪过,他心头不该有的怜惜之情顿时大增,掐制住她的力道撤了七八分。

  「姑娘,失礼了。」

  听见他的话,黎明熙勐地回过神,惊觉自己露馅了!又感觉圈制住她的手脚的力道大减,顺势狠推了一把后,跌在地上。

  她脸一窘,抓了一把沙子朝他撒去。「你、你才姑娘家!」

  一个姑娘家的力气能有多大?

  石玄墨俐落闪过她弱弱的攻击,在沙土飞散开隐隐澹澹遮掩住视线时,他看见她连滚带爬极其狼狈的往营区一隅钻了出去。

  他该追上,却莫名动了恻隐之心。

  一个看似狼狈没武功的姑娘家能有什么威胁?是误闯吧?

  石玄墨沉思之际,见一名巡兵走过,敛住心神厉声开口:「让护营参领到帐内找我。」

  天鹰营能让个姑娘轻轻松松闯入,彰显出营内守卫并没他以为的森严;经过此事,有必要针对此弊端再好好的整顿一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猛夫拐上床》作者:可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猛夫拐上床》作者:可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