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录] 《睡完总裁带球跑》作者:贞子

[复制链接]
查看338 | 回复1 | 2021-6-13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睡完总裁带球跑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贞子
【出版日期】2021年06月04日
【内容简介】
  
田一青和石磊的孽缘,始于她身陷危机
正当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际
幸好石磊出现了,像个英雄一样及时救了她
自此后他便在她心里生了根,起了独占他的贪念──
利用孩子上位的婚姻,只换来永无止尽的孤单与寂寞
最后她认命地看清了,也如他所愿离开他了
没想到她只是睡一觉,醒来竟然回到八年前
这时的她还没死赖着要嫁给他,还来得及阻止一切……
她正想把过去的荒唐人生打掉重练,却发现怀孕了
好,没关系,她是很愿意重温当妈的感觉
但是她没说要跟孩子的爸再续前缘啊!
他根本是她人生最大的bug!她一点都不想再看到他
都已经像避瘟神似的离他远远的,偏偏他不放过她
只是选择性忘记跟他打声招呼就落跑而已
他一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有必要这麽在意吗?
哼!鬼迷心窍一次就足以让她万劫不复
这次她绝对不会再让她的人生变成那样的恶梦了……

【链  接】https://www.yqtxt.net/thread-124327-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1-6-13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嘶啊──」

  田一青惊喘一声,猛地睁开双眼。

  瞪着苍白的天花板,她感觉睡前还有些肿胀难忍的眼眶已经好多了。

  然而想到自己为什麽夜夜哭着入眠,她不禁又是一阵悲从中来。

  他真的一点都不爱她吗?他怎麽能对她那麽残忍呢?

  「石磊……」

  她忧伤地喊出那个深深刻在她心版上的名字,尽管她明知道不会有人回应……

  「你醒了。」

  咦?这不是石磊的声音吗?

  「醒了就过来。」一句话仍是说得那样清清冷冷的,令人听不出来情绪为何。

  是石磊的声音没错!

  田一青心头一跳,从床上猛地坐起身,惊得像要掉出来的眼珠子循声立刻找到了人。

  尽管房间里只有一盏夜灯的照明,昏暗得紧,但她不会认错的,那个站在床边的英俊男子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石磊!

  可是他不是应该──

  「你怎麽会在这里?」她脱口而出的问题竟把他问笑了。

  尽管很浅,但他嘴角确实是勾起了弧度,教她不禁看了呆去。

  在她呆愣的注视下,他慢条斯理地解开袖扣,一次一枚扔进自己的裤袋里,随後扯松了整齐的领带。

  他的一举一动是那麽的优雅而充满诱惑,源源不绝地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仅仅只是这样看着他,她就能感受到暌违已久的悸动。

  当时的她就是因为这男人浑然天成的魅力越陷越深……

  「还是只想看着?」男人倒是好脾气,自己走过来坐在床沿,近得让她足够闻到他身上的酒气。

  他喝醉了?可是那也不该来找她啊?

  几天前,他才拿她爸爸哥哥的事业危机来逼她签字离婚而已,怎麽可能会回来找她?

  难道她只是做了一场恶梦吗?其实他没有处心积虑要跟她离婚,甚至,他终於被她感动了,决定回应她多年的等待了?

  田一青的脑海里有好多问号,但她一个都问不出口。

  她害怕眼前的这一切才是梦。梦醒了,她又什麽都没了。

  「你……」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尖试探性地碰触他的脸颊。

  她的动作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彷佛他是一点就破的泡沫一样。

  这举动肯定再次逗乐了他,因为他嘴角的弧度加大了,甚至主动将脸颊靠进她的掌心。

  那上头稍热的温度让她本来就紊乱的心跳更加失控。

  「这真的不是梦?」她不确定地低喃。

  「看来我的确是好一阵子没过来了,居然让你这麽惊讶。」他的声音含着笑意,令她感到一丝心痛。

  她有多久没听到他对她这样说话了?那彷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还是你觉得晚了?那我可以离开。」他说完便作势要离开,可是还系在脖子上的领带教一只心急的手给攥住,再也动弹不得。

  「不晚!不晚!」她拚命摇头,努力对他挤出笑容。

  所以,他真的是回来找她的?真的不怨恨她了?

  「行了,我不会走。这样就把你吓哭了?」他的手指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珠。

  这样温柔的对待再度让她怔忡许久,久到当男人温热的唇瓣压在她嘴上时,她才反应过来。

  噢!这麽多年过去,她早已忘了被他亲吻是什麽样的滋味。

  原来是这麽样的令人头晕目眩……

  「唔……」她嘤咛一声,迫不及待张嘴迎接更加热烈的唇舌。

  不过是短短几秒钟,她就已经在他的怀中化成一滩水,任凭他刁钻的舌尖舔过她嘴里的每一处柔软,逗弄得她几乎要窒息。

  当她终於能够正常呼吸时,他竟然还意犹未尽地搂着她、在她耳後落下点点亲吻,这让她激动得几乎要落泪。

  她真的盼到他回心转意了,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思及此,她鼓起勇气收紧攥着领带的五指,大胆地将这多年来对她格外冷酷的男人拉向自己。

  她的额头抵着他的,仍然带着慌乱的目光迟疑地对上他的,发现那里头没有让她恐惧的情绪之後,她才试探地主动吻上他的嘴。

  上一次她这麽做的下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狠狠推开,那还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吻我吻到走神,我该高兴吗?」石磊出声打断她的回忆,向来凌厉的双眼此刻是兴味盎然。

  对她吗?

  这个想法让她心头一阵乱跳,但随即她便重整思绪,不准自己再这样心不在焉。

  「对不起。」她轻声道歉,泛起水光的双眸怯怯地看着他。

  她担心他又会掉头离去,殊不知他的回应是比刚刚更加狂野的热吻。

  一只大手趁隙钻入她的上衣,精准地掌握住一只敏感的乳房,肆意搓揉惹得她呼吸更加不顺畅。

  「原来你这底下什麽都没穿……」他的声音哑了几度,勾引得她不禁望向自己身上的衣物。

  她睡前好像不是穿这件?──田一青有点疑惑。

  然而这个问题刚冒上来,就被过激的快感给狠狠拍了下去。

  「你喜欢这样,对吗?」他边问边收紧指尖,在布料下恣意揉捏她毫无遮蔽的丰盈,掐住了一只挺立的乳尖。

  她气喘吁吁,脸颊涌上两朵酡红,一个字都还没说就被他脱得一乾二净,推倒在柔软的床上,雪白丰满的胴体在他被慾望烧亮的目光下无所遁形。

  算了算,她也差不多有八年没有跟他这麽亲密了,结婚多久,她就被他冷落多久。

  现在被他这样看着,让她忍不住产生了像处子一样的紧张感。

  然而她的紧张太过明显,石磊不得不注意到,竟没有表现不耐烦,甚至像是被这样的她给取悦了,重新覆上她身体的双手是那麽样的温和。

  带着磨人热度的大掌轻柔地爱抚着她柔软的腹部,然後在纤细的腰线逗留一下便向上托住盈盈丰乳,然後嚣张地在那上头留下暧昧的痕迹。

  她浑身止不住地颤栗,却依然柔顺地躺在床上,像头任人宰割的羔羊。

  「你今天很不一样。」石磊这样说着,表情依然看不出喜怒。

  但应该是欢喜的,因为他随後便腾出双手扯掉自己的领带,俨然还想继续下一步。

  只是当他的手一离开她,她便难耐地坐起身,渴求的肌肤一下子贴回他的胸膛。

  「我来帮你。」她自告奋勇,不在乎自己看来像是急於表现。

  一直以来渴求的东西终於到手了,令她贪婪地一刻也舍不得放掉,哪怕是会遭到男人的嘲弄也无所谓。

  然而眼前的他没有一丝嘲讽,眼里对她的兴致依然高涨。

  「虽然我不知道你怎麽了,不过你这样……」他沉吟数秒,才下了结论──「挺好。」

  他喜欢她这样?

  田一青瞬间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决定抛下羞耻心,讨好这个失而复得的丈夫。

  可惜她的双手一点也不配合,几根指头在他衬衫上打了无数次的结也没能解开一颗扣子。

  「唰」地一声,他的衬衫应声大敞,几颗扣子叮叮咚咚落了一地。

  「这样省事多了吧?」石磊对她笑得诱惑又邪气,是她从来没见过的。

  她浑身顿时就像着了火一样,热切难耐,双手迫不及待地褪去他的衬衫,唇瓣更是大胆地贴上男人的乳尖,在上面辗压舔舐。

  「呼……」他渐渐粗重的喘息就是她最好的鼓励。

  她唇舌并用,积极挑逗着男人起伏剧烈的胸膛,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的指尖一路向下,在轻轻扫过坚实的腰腹之後,停留在令人羞赧的隆起上。

  她的嘴唇因为熊熊燃烧的慾望而发乾,抬头望去,发现他竟也是舔着嘴俯看着自己。

  小脸一红,她压下不合时宜的羞怯,帮助男人迅速褪下长裤,释放被布料紧紧包裹的肿胀慾望。

  他的手紧扣着她的後脑,提示她接下来应该做些什麽。

  她顺从地含住特别硕大的前端,让舌尖紧抵敏感的冠部,在适应那惊人的尺寸之後,由着男性的象徵将她的小嘴拓宽到极致。

  她不是没对他做过这样的事,只是那是婚前的事了,时间久远,现在做起来毫无技巧可言,青涩得就像第一次一样。

  不过他显然不在意,这从她後脑勺收紧的力道就可以感觉得到。

  「唔……」她紧抓着他的大腿,双眼因为作呕的感觉而水气氤氲,她求饶地看向他,却只得到更加放肆的抽送。

  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终於退了出来,再一次将她放倒在床上。

  高大伟岸的身躯随即压了上来,将她紧紧困住,让她几乎又要失去呼吸,然而这样压迫的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美好。

  她抬起双手,犹如两条贪婪的白蛇一般紧搂住他的脖颈,同样白皙的身体跟着拱起,尽可能地贴近男人温暖厚实的躯干。

  只是这样抱着他,她就已经感到心满意足了,然而他显然比她还贪心,急着溜进她双腿之间的大手昭告着他的慾望更盛之前。

  「噢……」她因陌生的异物感而惊喘不已,却不曾想阻止男人指头的长驱直入,她甚至放荡地大张双腿,方便他动作益发凶猛。

  当他的指尖蹭过她体内的某一点时,她才忍不住挣扎扭动,想要把那犹如触电般的感觉甩出去,却只是让他的指头更故意在那一点上刺激。

  「哦哦……那里……」她的呻吟夹杂着难耐和欢愉,身体欲迎还拒地吸吮着将她深入又扩充的那几根手指头。

  她以为自己早就忘记这样的感觉了,然而被他这麽一撩拨,她才知道她的身体对他仍是那麽样的熟悉且饥渴。

  她不该如此沉溺的,但她的情慾却随着他的抽送而层层堆叠上去,不必触摸她便知道自己腿间的秘处已经湿成什麽样子了。

  「给我……快给我……」她就像个毒瘾发作的人一样,瘫软在他身下,乞求着他再次给予记忆中的欢愉滋味。

  令她欣慰的是,眼前的他不再狠心漠视她,而是多年来第一次应允了她的索求。

  当比手指还要勃发粗壮数倍的雄性慾望一古脑儿地挤进她湿漉漉的体内时,她先是感觉到一股几乎像要把自己撑开的胀痛,然後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这种满足感使她产生更大的渴求,让她迫不及待地在男人身下蠕动起来。

  「这麽猴急?」男人的唇角勾起更大的弧度,但胯下的动作却猛地加剧。

  他那有如烧红铁柱一般的昂藏一下子深入到不可思议的深度,成功将她顶出销魂蚀骨的吟哦之後,便是一连串狂野的抽送。

  肉体拍打的声音不绝於耳,她纤细的腰臀甚至被他精壮的身躯撞击得有些疼痛,可是她却不想要他停下来,还想要他继续像这样用力地折磨她。

  唯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这一刻是真实的。

  想到这里,她的双腿更是缠紧他的腰际,娇柔的身体从内而外紧紧绞住他炽热的每一部分。

  「真棒!」向来冷淡的男人似乎也被她勾引出难得的热情,腰臀的摆动越来越凶猛,每一次都像是要将她捣坏一般的深沉有力,挤压出越来越放肆的呻吟。

  「呃!」他的喉咙忽地挤出压抑的吼叫,与此同时,阵阵的快感犹如潮水一般向她席卷而来,涌进了她的四肢百骸,又从她腿间奔流而出。

  同样满足的他低头激情地吻住她喘息不休的小嘴,舌头像是意犹未尽般不断挑逗着她的,如同在淋漓的秘处慵懒抽动的下身一般。

  强烈的刺激让她的脑袋阵阵发晕,田一青勉强睁着沉重的眼皮,羞涩地看一眼难得如此这般对待自己的男人,她情难自禁地开口道:

  「石磊……我真的好爱你……」

  说完这些,她就让自己彻底陷入一片黑暗,想着有什麽话等醒来再说也不迟吧?

  ☆☆☆☆☆☆☆☆☆

  日正当中,灿烂的阳光从没有遮蔽的窗户闯入,强硬地把田一青从床上叫起来。

  「唔啊……啊!我的腰……妈啊!我的屁股……哎哟喂!还有我的腿……」

  她本来只是想伸个懒腰,却没想被席卷而来的强烈酸痛引发出连连惊叫。

  这一连串的刺激让她的大脑迅速运转,一秒钟就清醒过来,到了第三秒就已经知道是什麽让她现在浑身像散架一样。

  除了石磊还有谁?

  所以她真的跟他共度一夜春宵?不是她在作梦?

  「都瘀青了……」她低头审视自己一圈,在腰上发现点点青紫。

  想到昨晚的激情,她忍不住脸红,然而一起红起来的还有她的眼眶。

  整整八年的时间,他终於决定不再冷落她了吗?那些说他在外面包养小三,还有私生子的报导都是假的吧?他还是要这段婚姻、还是要她的对吗?

  那麽他也该跟她说清楚,为什麽人又走了呢?

  田一青抚着冷冷的半边床,皱眉思索,但双眼随即因为震惊而瞠大到极限。

  「这花色……」她猛地揪起一把被单,难以置信地瞪着那上头熟悉又陌生的几何图案。

  这棉被怎麽跟她以前还在被石磊包养的时候,放在租屋处的那条那麽相似?

  还有这床单、这些枕头套!通通都像极了那时候的──

  「不是吧?」她的目光震惊地环顾一圈,这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根本不是离开石家後,随意落脚的饭店房间。

  这里,就是以前她住了好几年的套房啊!

  「怎麽可能……怎麽会……这这这……」她惊讶得不成言语,嘴巴又开又合,像是被活拖上岸的鱼一样。

  就在这时候,一阵铃声响起,又把她吓了一大跳。

  回神之後,她草草裹上被单,迅速在房里找寻声音来源,最後终於在梳妆台上找到自己的手机。

  果然是八年前她拿的那款!

  她看着上头的来电显示,一阵犹豫之後还是接了起来。

  「一青,怎麽这麽久才接电话?」电话那头是她的经纪人小雯,在她如愿嫁给石磊,辞去模特儿工作之後就没联络了。

  人还不错,只是没什麽交情,带她的时候一直是不冷不热的。

  「我、我睡过头了……」她战战兢兢地回话,深怕自己是不是工作迟到了?

  在她印象中,这是少数会让小雯大发雷霆轰炸她的原因。

  「好吧,总之从现在开始,你都没有行程,在家好好休息吧!月底记得过来公司一趟就好。」

  「要去公司做什麽啊?」她知道自己问这问题肯定挨骂,不过她总得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麽状况吧?

  「说好了要拍房屋广告的试镜照,我上礼拜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小雯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无奈。

  她不知道,她说的上礼拜对现在这个田一青来说,已经是至少八年前的事了。

  不过她很快就想起来她拍过的几支房地产广告,有个建设公司老板好像还很猪哥……

  「喂?喂?你有在听吗?」

  「有……先这样吧,我有点事,先挂了!」

  说完,田一青立刻就按下结束通话键,然後像拿着烫手山芋一样把手机扔回梳妆台上。

  「天啊!我这是回到过去了吗?像电影演的那样?」她不敢相信地瞪着手机。

  所以现在是八年前她正准备要嫁给石磊的时候?不对!那几支广告好像是更久之前拍的?具体是多久以前呢……

  「哎呀!想不起来啦!反正照石磊昨天晚上的态度看来,我们肯定还没结婚!如果结婚了──」

  回忆戛然而止,田一青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所以石磊不是回来找她,而是这时候的他还没开始憎恨她而已。

  原来他也曾对她热情如火,是她硬生生将两人的关系逼入绝境。

  石磊从来都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早在他还没注意到她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第一次应公司要求去招待会所,说是要拜会厂商,却没想到被个不肖小开给盯上,把她困在一个房间,想要强行令她就范。

  当时她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是偏偏石磊出现了,像个英雄一样及时救了她,事後听说还狠狠惩罚了那个小开,让对方不敢再找她麻烦。

  自此後,石磊便在她心里生了根,她越是注意他就越难将他忘怀,本来以为这只会是她单方面的暗恋罢了,却没想到老天爷会送她一个绝佳机会,让她成为石磊钦点的床伴。

  她本来还想这样她就该满足了,却低估了人性的贪婪,越是靠近,她就陷得越深,以至於连算计他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唉!她从一开始就错了,她再怎麽爱慕也不该设计他,在怀上他的孩子之後偕同疼爱她的父兄去他家大吵大闹,然後让他最敬爱的奶奶逼他跟她结婚。

  想想看,他怎麽可能会爱上一个胁迫自己的女人呢?

  只可惜在那整整八年的婚姻里她未想清楚过,还痴痴盼望着他有一天能看见她的好,然而他却从来都不回去有她在的石家大宅。

  处心积虑嫁给他之後,只换来永无止尽的孤单与寂寞。她只能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女人跟他一起上新闻版面,嘲弄她这个合法妻子形同虚设。

  她也急得跑到那些女人面前跳脚过,可是又能如何呢?他就是铁了心要她悔恨嫁给他,今天骂跑了一个,明天还有第二第三第四个,她根本赶都赶不完。

  这八年婚姻就这麽过了,她镇日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拚命博取石磊的注意,哪怕从来没得到他一次友善的回应,她也丝毫不想放弃。

  然而,真正叫她心死的那一天还是来了。

  尽管她已经回到八年前,她依然忘不了八年後那一日心神俱裂的感觉。

  她记得当她在石家大宅看见久违的石磊时,她是那麽样的欣喜若狂,然而他却只是来告诉她,这八年时间他是如何安插自己的心腹到她父亲跟大哥身边,让他们在这短短几年卖光了田地家产,最後甚至连经营的酒厂都被人栽赃卖假酒,如果没人出手相救,她的爸爸哥哥都难逃牢狱之灾。

  而那个能救他们的人就是他石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至於能让石磊善罢甘休的,就是她跟一纸有她签名的离婚协议书。

  那一天她才知道,原来这八年来,他对她只有难消的怨气。

  强摘的果实滋味酸涩,尽管勉强塞进嘴里,终归还是会吐出来的。

  石磊跟她的婚姻,就是她必须吐还的东西。

  所以她最後认命地还清了,也如他所愿离开他了,却没想到她只是睡一觉,醒来竟然回到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她还没死皮赖脸嫁给他,也还来得及阻止一切发生。

  「那我现在该怎麽办啊?吼唷!」她烦躁地大叫。

  像是要回答她一样,梳妆台上沉寂已久的手机蓦地发出声响,她在慌乱之下赶紧接起手机。

  还没说话呢,就被电话那头连珠炮似的话语给砸得再度红了眼眶。

  「喂?阿青啊!我是哥!怎麽好久都没打电话回来了?这个礼拜要不要回家?阿爸养在後山的土鸡有一只特别肥,哥宰了炖鸡汤给你补补好不好?」

  这声音真的是大哥!那个最疼爱她的大哥!

  「哥……」田一青终於开口回应,可是也就这麽一个字说得清楚,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含糊不清的抽噎。

  这可吓坏了她素有妹妹傻瓜之称的大哥,他在电话那头不停问她怎麽了,她却不知道要怎麽跟他解释清楚。

  她想告诉大哥,她好後悔,她後悔仗着家人的疼爱,恃宠而骄,要他们联手逼婚石磊,让石磊一起记恨上,最後落得那样的下场。

  他们何错之有?他们只是太疼爱她了呀!

  「阿青?你怎麽了?你哥说你在哭?你为什麽哭?」电话那头换了人,是对她的宠爱一点也不输大哥的爸爸。

  那个即使知道她离婚的不堪真相,也还是一句责备都没有的爸爸。

  「爸……」她哭得只有更大声了。

  「不哭!不哭!有什麽事,阿爸给你靠!你先回来再说。」

  「对啊!对啊!还有哥在呢!你赶快回来!」

  电话那头争先恐後表达自己是她的靠山,让她心痛又心安。

  没有石磊,她还有家,不是吗?

  「好……我回去……我这就回去。」她抽抽噎噎地答应他们,哭红的双眼里盛载了重新来过的决绝。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她的人生变成那样的恶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睡完总裁带球跑》作者:贞子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睡完总裁带球跑》作者:贞子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