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录] 《辣妻驭夫术》(男人心机2)作者:花袭

[复制链接]
查看1363 | 回复1 | 2012-4-16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泪娃儿 于 2019-11-24 21:15 编辑

书  名:辣妻驭夫术
系  列:男人心机之二
作  者:花袭
出版日期:2012年4月11日

【内容简介】
这个叫花艳艳的女人看似是个狠角色,
一见面就用想吃了他的眼神猛瞧,还特意诱惑他,
不过他才没那么容易拜倒裙下,想征服他?省省吧!
然而她外表呛辣,其实性格却直率得可以,
不仅想什么都写在脸上,还像只猫,一被逗弄就炸毛,
让他忍不住想再多逗逗她,看她的可爱反应,
再加上她不时露出的纯真笑容实在很美,
让他被影响得连工作都忘了,只想要多看几眼,
也许就是因为她这样不经意的魅惑,他沦陷了。
怎知这花艳艳竟在他们发生关系后偷溜?!
以为把人吃干抹净不用负责?哼,门都没有!
既然老天安排他们再次相遇,还让她到他的公司工作,
这次,她绝对别想逃离他的掌握……

链接:https://www.yqtxt.net/forum.php? ... E%D4%A6%B7%F2%CA%F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叶子 | 2012-4-16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楔子

  她,花艳艳,尽管个性再呛辣,但从来不骂脏话,因为骂脏话不仅降低自己的格调,也实在没那个必要,可是她今天终于忍不住了!

  不发泄此时心头的怒火,她恐怕下一秒就会自燃吧。

  “王文祺,去你妈的!老娘不干了!”

  将辞呈往对方脸上一丢,花艳艳果决的转身,性感的长卷发在半空中画出一道美丽的弧形。

  她踏出总经理办公室,在众多同事好奇的目光下,拿起桌上的私人物品离开公司。

  外头正午的阳光,照得她双眼短暂昏花。

  她甩甩头,旋身,冷哼,蹬着三吋高的火红高跟鞋,对已经离职的旧公司大楼,豪迈的亮出中指。

  “哈哈哈……”

  接着,她爽快的仰头大笑,招来计程车,离开这工作多年的鸟地方!

  第一章

  以现在的社会价值来衡量,花艳艳足以跻身女强人之列。

  她今年二十八岁,凭自己的能力在大安区买了间二十坪的公寓,开着百万休旅车,工作是“凯耀公关公司”的资深经理……喔,不,更正一下,是“前”凯耀公关公司的资深经理,现在已经不是了。

  她已经离开那个烂男人所在的地方,在三天前。

  而这三天,她就窝在自己的房子里,大吃大喝,她喝光了酒柜里所有的红酒,把从卖场搜刮来的一堆会让人爆肥的巧克力跟洋芋片当作零嘴,要是肚子饿就打电话叫披萨或速食外送……

  吃吃吃、喝喝喝,吃累了就趴在沙发上睡,喝多了就抱着马桶吐,总之,她糜烂到了极点,自我放弃到了极点。

  会如此失控只因为她失业了

  不,主要原因是她失恋了。

  可若说失恋又太可笑,是她先把辞呈丢到那个男人身上,正式宣告两人关系结束,所以是她甩了他的。

  没错,她早该脱离这段不会有结果的恋情,是她笨,是她傻,聪明一世的女强人花艳艳,竟相信一个满口甜言蜜语的烂男人所说的话。

  周遭的好友跟母亲早劝过她,王文祺那男人说的话若能听,那大便也能吃了,是她执迷不悟,是她蒙蔽了自己的心,以为王文祺会为了她跟妻子离婚……毕竟当初他追求她时信誓旦旦的说了,说他跟妻子感情不好,形同分居,妻子目前跟儿子旅居国外,他们差不多要签字离婚了。

  没想到王文祺口中的“差不多”却让她一等就是两年,而且最后没等到他离婚,倒是等到他老婆从国外飞回来抓奸,狠狠甩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是她应得的。

  呛辣的花艳艳没有还手,谁教她要破坏人家的婚姻跟家庭,她是该承受那一巴掌的。

  而那一巴掌打醒了她,让她彻底觉悟,看清王文祺不过是个烂男人,于是她决定离开他,不过因为两人同在一家公司里,该如何结束是一门学问。毕竟曾经好聚,就算分手,也该好散,再说这段感情会失败不该全怪在王文祺身上,她答应他的追求时,便已清楚明白他已婚的身分。

  既然她也有错,就该修正这错误。她考虑辞职离开凯耀,切断两人的联系,可她在凯耀努力打拚多年,可以说所有的成就都在凯耀里,要她为了一个男人、一段错误的感情辞职,她还真的有些迟疑。

  就在她迟疑之际,王文祺,那个她曾经爱过的男人,竟然向上头说尽她的坏话,游说他们辞退她。

  原来想好散的只有她……

  王文祺怕自己的老婆闹到公司,破坏他的形象,害他总经理职位不保,于是想尽办法要将她赶出凯耀。

  知道详情的她彻底冷了心,以最快的速度打好辞呈、收拾好私人物品,再将辞呈丢到王文祺脸上,当着他的面骄傲的离开凯耀。

  但那份骄傲,在她回到家后,瓦解了。

  女强人不该哭的,但在自己的堡垒里不算,没有人会看见。

  花艳艳大哭了一场,哭到脸上的妆都花了。

  她不是哭自己失恋,而是哭自己的爱情运真是烂到无以复加。

  是谁说美丽性感的女人都能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她就没那个命。

  难怪老妈老爱说她差劲,明明遗传到她的美貌,却一点用都没有。

  大学时期的男友每个都背着她劈腿,进入职场后也没好到哪儿去,在那么多男人中她偏偏挑了个已婚的……唉……

  花艳艳放烂自己,她责备自己、厌恶自己,想要毫无节制的大吃大喝,最好让自己的脸跟身材都变形,不再是三十四E、二十六、三十五的魔鬼身材。

  喝掉手边最后一瓶红酒,她醉倒在客厅的地毯上,在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后,昏睡过去……

  花艳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在乎现在是什么时候……直到一盆水从天而降,毫不客气的往她身上泼下。

  她大惊,弹坐起来。

  “下雨了、下雨了……”嘴里惊慌的嚷嚷着。

  “下个头,在自己家里哪来的雨。”花艳艳那艳冠四方的巴西、台湾混血辣妈,花想容,正穿着性感大V洋装站在她的脚边,手里还拿了个……空水桶。

  花艳艳完全清醒过来,瞪着老妈。“你干么拿水泼我!”

  “不拿水泼你,你醒得了吗?”花想容踢踢散落在客厅地板上的空酒瓶,一脸嫌恶。“这些酒若全倒进浴缸里,足够溺死你了。”

  花艳艳抿抿嘴,难得没有回她老妈的嘴,因为她知道老妈说的是事实,她真的喝太多了。

  她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进卧房,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物后走进浴室。

  花想容一直跟在女儿身后,见她进入浴室淋浴之后才往水蓝色的大床上落坐并摇头。

  她这个女儿啊,恋爱运会不会太差了点,花想容不禁责备起自己,当初生她时是不是落在一个“爱情不顺”的时辰里。

  三天前,艳艳打电话告诉她,说已经离开凯耀,当时她便猜到艳艳八成跟那个王文祺分了。

  分了也好,她根本不喜欢那个王文祺,明明已婚还来追求艳艳,而艳艳就像被下了蛊般,对他痴迷不已。

  一想起女儿的恋爱运,花想容就头痛不已,什么时候老天爷才会怜悯艳艳,送给她一个绝佳好男人呢?唉。

  十分钟后,花艳艳从浴室走出来,她已经洗好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意识也清醒许多。

  花想容白了女儿一眼。

  “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况且还是个烂男人。“你酒柜里那些红酒的价值,搞不好还比王文祺的身价高。”

  “我又不是为了那个人而喝的。”

  “不然呢?”

  “我是为我那狗屎到不行的爱情运……”

  “那的确该喝。”花想容拍拍女儿。“不过你都喝了三天,应该够了吧。”继续糜烂下去,可不是坚强的花家人该有的生活态度。

  花艳艳索性整个人趴到床上,懒懒的说:“我不知道,反正我过去几年那么努力工作,现在该好好休息了。”

  “就算要休息也不该是赖在家里喝酒、吃垃圾食物果腹度日。”花想容发狠的朝女儿的屁股用力打去。

  !

  花艳艳弹跳起来。“很痛耶!”她抚着屁股,用责备的眼神瞅着老妈。“花想容,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暴力!”

  “花艳艳,你可以这么没礼貌的直呼你老妈的名字吗?一点都没有当女儿的样子。”

  “那也要你有当妈的样子。”花艳艳顶了回去。

  这就是她们花家的特色,花家的女人个个呛辣不已,非常不好惹。

  “难怪当初爸会在婚礼前夕临阵脱逃,不想娶你。”

  “错,是我逃婚,不想嫁了,因为我实在受不了被家庭绑住。”她要当一辈子的单身女郎。

  花艳艳猛翻白眼。“如果你要当单身女郎,就不该生下我。”逃婚、把她老爸给甩了,却在发现已经怀孕后坚持生下来。

  花想容从没对女儿隐瞒她的身世,虽然后来艳艳的亲生父亲另娶他人,组织了别的家庭,但他对艳艳的关怀却从来没有减少过。

  “生都生了,也塞不回去了。”要呛,她可不输给自己的女儿。

  突然,花想容走出房门,在自己的大包包里翻啊翻的,掏出个信封,再走回房里丢到她床上。

  “这是什么?”花艳艳仅是瞄了瞄,没有打开来看的欲望。

  “民宿资料。”

  “你没事给我看民宿资料做什么?”

  “我帮你订了台东的一间民宿,你明天就出发。”

  花艳艳皱起眉。“我现在没有旅行的欲望。”

  “这不是旅行。”花想容将女儿的脸扳过来,要她直视她。“我要你离开台北,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在那里你可以重新找回自我,寻找生命对你的意义。”

  “妈,只是到台东去一趟,你有必要说得如此伟大吗?”

  花想容双手环胸。“我不管,反正你非去不可。”她使出当妈的高压手段。

  “我就是不去。”她花艳艳生来就是爱叛逆。

  “好,若你不去的话,我就每天上你这报到,念到你耳朵长茧、发脓,念到你脑神经衰弱,念到你投降……”

  花艳艳相信她老妈说得到做得到。

  看来她酗酒三日的糜烂行径彻底的惹恼老妈,才会想把她赶到后山去,要她去“寻找生命的意义”……

  啧,她都已经二十八岁了,生命的意义早在进入职场后,就被现实给磨光了。

  “好、好、好,我去。”她就当去度假,逍遥自在。

  反正现在民宿的服务都挺好的,她就去那里享受当大娘吧。

  孰料,花想容似乎能看透女儿心里打的主意,开口说:“那间‘寻找月光’民宿可是我费尽心思找来的,那里远离台东市区,就在某座山下,民宿老板非常随性,他会给予每位入住者一副大门跟房间的钥匙,厨房任意开放,冰箱里会随时准备好食材,客人想吃什么就自己动手……”

  “什么 那是什么烂民宿啊!”居然还要自己动手煮饭。

  “可是那里风景非常美,宛如仙境,绝对会让你的身心彻底获得洗涤。”

  “……”花艳艳欲哭无泪,她一点都不想被洗涤啊。

  “对了,顺便跟你说,离那里最近的便利商店至少要开上一个小时左右的车才能到。”

  “天啊,那是什么鸟地方啊!”花艳艳高喊。

  “相信我,女儿,那里绝对会让你找寻到新的人生……”花想容想起她找的那位神算先生所说的话——

  叫你女儿往东去,在人烟稀少的山区里,她将会找到人生的伴侣,而且一辈子幸福无虞。

  她这当妈的是迷信了些,但为了女儿的幸福,什么都得试试。

  于知名的瑞士前卫艺术展上,新锐家具产品设计师姜青风以台湾竹子为素材,融合易经八卦的概念所设计出来的桌椅组,荣获评审青睐,获得最大创意设计奖,可说是设计界的台湾之光。而姜青风所属的“开花的树”创意艺术公司总经理岳禹群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提及姜设计师毕业于纽约大学艺术创作相关科系,他对于每一样作品都非常认真看待,这个奖得的实至名归,至于姜设计师本人,目前正闭关进行下一项创作,请大家期待……

  看完岳禹群要他看的报导,就接到来电,说什么都已经放出消息了,他非得赶快构思下一个作品才行,姜青风不耐地按下结束通话键,将岳禹群的叨叨不休给切断后,就将手机塞进牛仔裤后方的口袋,抬头望向远方的蓝天。

  炙热的阳光让他微眯起眼,汗水则从他的额际顺着太阳穴滑下脸庞,他豪迈的举起手将汗水拭去,再拿起一旁的矿泉水,扭开瓶盖,就口而饮,这率性的举动再加上他已将上半身的汗衫脱去,露出健硕的胸膛跟结实的六块肌……整个画面看起来十分迷人,真的会让女人流口水……

  只可惜,现场没有女人,只有几个男人。

  姜青风并不是在闭关创作,只是最近迷上漂流木创作的他,正跟他几个原住民艺术家朋友在台东山区某个废弃的私人林场里玩得不亦乐乎。

  至于公司新一季要推出的产品……呃,他目前还没构思出来,就暂且先抛诸脑后吧。

  毕业于纽约大学的他,跟学长岳禹群、学弟蓝曜到台湾共同投资开设了“开花的树”创意艺术公司,三人各司其职,岳禹群的专长是管理、行销跟业务,蓝曜是室内设计高手,他呢?则是负责开发新的创意设计品。

  现在公司一切都上了轨道,他血液里那股喜爱自由、向往风的性格就会涌现,所以三不五时就会从公司里偷溜,假借寻找创意为由,实则是沉醉在他自己新开发的兴趣里头。

  姜青风喜欢这样的自己,有些顽皮,有些正经,却忠于自我。

  他可以想像岳禹群在台北公司里急得猛跳脚的模样,但是,学商业管理的他是不懂艺术创作这玩意儿的。

  创作的灵感不是说来就来,对于下一季的作品,他现在可是脑袋空空,连个底都没有。

  瞧瞧,天蓝、云白、风微,在山里所看的所闻的,都是自然的味道,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他好想学大树扎根,从此在这生活……

  在这种氛围下,将艺术创作跟铜臭味很重的商业行为混在一起,岂不是很杀风景?

  他耸了耸肩,继续专注于眼前的雕刻……

  几分钟后,一台小卡车缓缓从山下驶来,在林场的外围停了下来。

  小卡车上下来两个人,是老唐跟央央,他的朋友,由于他们夫妻俩在台东经营民宿,他每次到台东来都住在他们的民宿里。

  “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刚好路过,央央说顺道来跟你打声招呼。”

  老唐是卑南族同胞,人不高,但身材壮硕,蓄着性格的小胡子,央央则是花莲阿美族的美女,个头娇小,很爱笑,夫妻俩都是乐天派且超随性,如今他们夫妻一起出现……

  姜青风大感不妙。“你们该不会又是要……”

  老唐跟央央同时笑着点头。

  姜青风发出一阵哀号,拍抚着额,一副“又来了”的无奈表情。

  老唐大笑,拍拍他的肩,试图鼓励他这位好友。

  “你们这回要出门几天?”姜青风强自镇定地问道。

  “快则两个礼拜,慢则一个月。”

  姜青风又想呻吟了。

  是这样的,这对超随性的民宿夫妻喜欢开着他们的小卡车到处趴趴走,他们深爱山,更爱到山区里跟大自然融为一体,所以尽管他们经营着民宿,却也常常不在。

  民宿一切采放任制,冰箱里会摆好食材,住户请自己动手煮食,要整理、晒棉被,请自己处理,吃完饭要洗碗,同样也请自己来……

  这些都不打紧,姜青风也早已习惯,他能接受这般自在的生活方式,只是,民宿又不只他一个客人,若每次有了新客人(完全不懂民宿随性风格的客人),老唐跟央央就会把人丢给他。

  “不会吧,别跟我说,你们不在的这段期间,正好又有客人要入住。”

  “没错。”央央猛点头称赞姜青风的聪明。“是个从台北来的女客人,她已经预约要住两个星期,明天就会过来,所以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是真的挺麻烦的。”姜青风感叹。“但我又能如何,谁教我交友不慎呢。”

  老唐跟央央听了大笑。

  “对了,我有请阿好婶每两天帮我补充冰箱里的食材,所以你不用担心。”央央补充道。

  “OK。”姜青风挥挥手。“好了好了,不耽误你们了,这事我会看着办。”

  老唐跟央央得到好友的保证之后,开心的上车离去。

  其实说麻烦也不是真的麻烦,以往第一次入住“寻找月光”的客人都挺上道的,因为多半都是想远离尘嚣,向往大自然的人,他们来这不是想被人伺候,而是想追求心灵层次的平静。

  所以通常这样的客人都不太需要“照顾”,他们都会将自己打理好,甚至巴不得他人没事别来打扰。

  他相信这次从台北来的女客人也是这样,充其量,他就充当半个主人,问她有何需要即可。

  姜青风在心里是这样盘算的,所以他很快就将这种小事抛到脑后,又重新投入眼前的创作当中……

  第二章

  如果换个情境,花艳艳真的很乐意、非常乐意欣赏眼前的大自然美景。

  台东果真是个好山好水……也好容易迷路的地方。

  十分钟前看,右边是山,左边是海,很美,十分钟后,右边还是山,左边还是海,还是很美……

  但半小时后,眼前所见依旧如此,她便觉得头皮发麻。

  卫星导航该不会秀斗了吧,拜托别在这种“前无住家,后无来车”的地方秀斗,她可是求救无门啊。

  这时,卫星导航显示要她弯进某条山中小路,她迟疑了老半天,最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顺着导航的指示开进小路里。

  然后,她便一直绕着山路走,没有停歇。

  她后悔了。

  刚刚虽然迷了路,至少还是在大马路上,可这回绕进了山里,她已经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好不容易,导航语音说即将抵达目的地,可是……这里看起来如此荒凉,哪来的民宿?

  直到花艳艳又开了一百公尺左右,才突然豁然开朗,山径小路的尽头是较为宽广的平台,而一栋矗立在山与树间的木造大房顿时印入眼帘。

  终于到了……

  花艳艳差点喜极而泣。

  她将车子停好,下车后才发现,这民宿盖的点实在是太好了……虽然偏僻到不行。

  民宿正前方有接近一百八十度的环绕视野,可将台东美丽的山野风景一览而尽,而且空气清新到不行,花艳艳不禁深呼吸一口,令胸肺间充斥着芬多精跟微润的山间水气,太舒服了。

  因为这好空气还有好景致,她可以暂且原谅老妈找这偏僻鸟地方给她住。

  然而当她走近民宿,却感觉屋里一片宁静。

  该不会屋内半个人都没有吧?果然……在民宿外围朴实的木头矮门旁有个信箱,上头挂着一串钥匙,还有留言板,板上写着——

  花小姐,欢迎光临“寻找月光”,您的房间在二楼最右方,谢谢。

  很好,钥匙跟留言板就是民宿主人欢迎她的方式……花艳艳无奈地从车子后车厢取出行李,推开没落锁的木门,登上阶梯。

  各式各样的花草盆栽沿着台阶往上摆放,一直延伸到大门前,大门的左方摆着一个古朴的大水缸,里头是蓬勃发展的铜钱草。

  艳艳拿钥匙打开大门,踏入铺着红砖瓦的客厅。

  除了她自己制造的声响之外,还真是一片静谧啊。

  民宿客厅充满原住民文化的元素,而且看得出来一切皆为手工打造,漂流木桌椅、木制矮柜跟亚麻色窗帘……没有精致的设计感,但有着一份简单与朴实。

  这儿……其实还挺不错的嘛。

  花艳艳对寻找月光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

  客厅的右后方是宽敞的厨房,木头大餐桌上的玻璃瓶插着芳香的白色野姜花。

  她瞄到一旁的双门大冰箱,摸摸饥饿的肚子,想起她早上从花莲出发到现在,光是找路就花掉所有心力,都忘记自己除了喝下一杯咖啡外,什么都没吃。

  于是她打开冰箱,美丽的双眸为之一亮——

  冰箱里头塞着满满的食物,不过她比较感兴趣的是,其中那拿出来即可食用的蔬菜沙拉,还有一大盘的新鲜水果。

  花艳艳不客气的从冰箱中拿出食物,还有鲜奶放在桌上,接着大快朵颐。

  她饿死了,反正现场也没人,不用注重什么形象,所以不到十分钟,她嗑光了所有放在桌上的食物,还满足的打了个大饱嗝。

  吃饱了就想睡觉,这真是亘古以来不变的现象。

  花艳艳拎起行李爬上二楼,找到最右边的那间房,开门而入。

  房里那一大张铺著白色床单的双人床强烈吸引着她,于是她踢掉高跟鞋、脱掉外套,即刻往床扑去。

  床单有阳光混着森林的味道,好舒服喔。

  花艳艳阖上眼,没几秒钟即听见她轻微的打呼声……

  阳光透过窗帘一角悄然溜进房间里,没有打扰床上的可人儿,只是自在的在原木地板上轻跳。

  此时是午后三点,真是补眠的好时刻啊……

  姜青风在晚上七点钟左右回到寻找月光,当他的车子慢慢驶近时,看到一台银灰色的BMW停在民宿前,看来客人已到。

  循着台阶而上,大门前的感应灯乍亮,他掏出钥匙开门。

  室内安然无声。

  姜青风打开客厅大灯,温暖霎时晕黄了整个室内。

  他不担心新来客人的行踪,因为会选择这间民宿作为落脚休息处的人,都是非常讲究隐私,不爱让人打扰的。

  姜青风一如往常走进厨房,准备料理自己的晚餐,可当他看到餐桌上杯盘狼藉的样子,一整个傻眼。

  他早上为自己准备的沙拉还有水果……通通都没了。

  没了就算了,吃完东西竟然没清理,将碗盘杯子、鲜奶空罐以及用过的餐巾纸通通都丢在餐桌上。

  造成这一片脏乱的罪魁祸首,不用讲也知道是谁,肯定是那位从台北来的女客人。

  姜青风大叹一口气,认命的开始收拾餐桌,并为自己准备晚餐。

  吃完晚餐后,他回房间洗澡,换上轻松的短裤和无袖T恤,拿着啤酒,倚着房间外的阳台栏杆,仰头望向今晚的月……

  天,无云,夜,异常沉静。

  空气中混着花草香,拂来的夜风掺杂着不知名虫儿的叫声。

  在寻找月光里,最无价的就是此时的景色。

  姜青风下意识睐了一眼最右侧那间房,没有灯光,他不禁猜想新来的客人是怎样的女人?

  吃完东西不整理,在夜色最美丽的时候呼呼大睡,一点都不懂得欣赏……既然这样又何必到寻找月光来。

  台东市区多的是方便又舒适的民宿,要不她干脆入住大饭店岂不是更好?

  姜青风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管太多了。

  别人来此的目的为何又不关他的事。

  姜青风将手中的空酒罐用力捏扁,丢进角落的垃圾桶。

  还是早点睡吧,他伸了个懒腰,觉得在台东的生活真是惬意,要不是怕岳禹群会拿枪来将他压回去,他还真想一直住在这儿呢。

  花艳艳舒服的翻了个身、打了个大哈欠,才睁开迷蒙的双眼。

  天啊,这儿真好睡……她至少睡了超过十二个小时,连姿势也没换过,还睡到流口水。

  她下床走到洗手间解决生理需求,大解放后感觉浑身自在,而一自在……肚子又饿了。

  自从辞职之后,她觉得自己的生活跟猪有得比,睡醒吃,吃完睡,真是……慵懒又惬意啊。

  花艳艳离开房间下楼,准备到厨房找吃的。

  她懒懒的踩着拖鞋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搜寻……冰箱的内容物依旧充足,可是没有一样可以马上吃的。

  花艳艳想起来了,这家民宿的最高原则—— 要做什么请自行处理。

  她喃喃咒骂出声,内容不外乎又跟她那自作主张的老妈有关。

  再一次的,姜青风错愕不已。

  他人在厨房准备早餐,忽地听到脚步声,心想应该是昨天入住的房客,然后下一秒就看到了一个非常邋遢的女人踩着拖鞋 答 答的走进厨房,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

  这女人头发乱得像鸟窝,身上的衣服凌乱发皱,眼角还有清楚的眼屎,在非常不优雅的打了个大哈欠后打开冰箱……

  接着,他听到从她口中冒出一连串非常精彩的咒骂声。

  姜青风微挑高一边的眉,无言。

  发泄完心头的鸟气后,花艳艳摸摸饥饿的肚皮,起身关上冰箱,一转身……

  “啊、啊—— ”她发出尖叫。流理台前怎么会突然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她刚刚进厨房时怎没注意到?

  花艳艳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后退好几步。

  “你……”抬起手指着他,声音微微发颤。我的妈啊,他是人是鬼?怎么她都没听到声音。

  姜青风其实也吓到了,拜她莫名的尖叫声所赐。

  瞧她一脸惨白地指着他,说不出话来,他很错愕。该不会她从晃进厨房就恍惚到现在,压根没看见他?

  这可能性是很大的。

  不过姜青风还是非常有礼貌的同她打招呼。“你好,我是另外一名房客。”

  所以他是人喽 花艳艳拍拍胸脯,要自己别怕。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真恐怖。

  姜青风的额头冒出三条黑线,果然如此。“我在你进来前就在这了。”

  “啊?真的吗?”花艳艳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傻笑。看来是她还没完全清醒,恍惚过头,一心一意只想找吃的才会忽略他。

  “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原来被漠视的感觉还满不好受的,不过他太过专注时,似乎也常漠视他人。

  姜青风将煎好的荷包蛋、培根跟德国香肠装盘,再放上一杯煮好的咖啡,端到餐桌上准备用餐。

  花艳艳看到如此丰盛的早餐,口水不自觉分泌,她摸摸肚皮,却听到它发出好大的抗议声。

  姜青风也听到了,不过他故作镇定的用起早餐,装没听到,免得对方尴尬。

  当看见他切下煎得酥脆的德国香肠,听到里头饱含的水气发出嗤的一声时,花艳艳再也受不了了。

  她决定……当野蛮女掠夺他人的食物,呃,没啦,一切都只是妄想而已,她只能认分的再度打开冰箱,拿出蛋、培根跟德国香肠……以上都是生的,走到瓦斯炉前,自己料理早餐。

  说到厨艺这一回事……花艳艳向来认为,将生的东西煮成熟的应该是件简单的事。

  好比煎蛋,锅热了,放油,油热了,打蛋下锅,蛋熟了,铲起便可食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辣妻驭夫术》(男人心机2)作者:花袭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辣妻驭夫术》(男人心机2)作者:花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