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收录] 《包夜秘书》作者:金晶

[复制链接]
查看28 | 回复1 | 2020-5-2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  名】包夜秘书
【系  列】单行本
【作  者】金晶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内容简介】
  
小野花好入口,男人偷偷吃后,不小心给栽了;
大灰狼虽好色,一旦被拐上床,二话不说打包。

传言男友劈腿,朱若若借了战袍一路冲到夜店,
为了渣男大吵大闹惹人笑话,她没这么傻。
她胆子不是很大,但她有个坏毛病,那就是死鸭子嘴硬,
明明是处女,明明不懂一夜情,明明吓得全身发颤,
却仰著小巧漂亮的脸,对勾上的帅哥下战书。
男人嘛,女人送上门,哪可能拒绝,再说她可是有腰有胸的美人。
朱家姐姐以为,妹妹就是个傻白甜,老怕她被渣男给欺负了,
知道妹妹陪宋争鸣玩了一夜情,又被他拐去当床伴时,
她气得直想痛宰宋争鸣,却听闻情场一匹狼的宋争鸣栽了。
本以为妹妹被宋争鸣玩了,结果被告知,玩人的是朱若若,
先是秘书包夜总裁,发现被总裁喜欢后,竟对总裁始乱终弃!

【链  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泪娃儿 | 2020-5-23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章节抢先阅读

  第一章

  到了夜晚,夜店纷纷营业,一道魔鬼身材的身影推开其中一间夜店,走了进去。

  开门的瞬间,不少人看过去,再看到那张清纯的脸时,兴致勃勃地挑了挑眉。

  有一群年轻的大学生聚在一起,其中一个男生说:「咦,她好像……」说著,看向了正搂着一个穿着清凉的美女的郑书,「郑书,这是不是你追了半年的女朋友?」

  美女惊讶地说:「你有女朋友?」她也看到了进来的人,语气酸酸地拍了拍他的胸膛,「你眼光很差哦,她也不是很漂亮。」

  不漂亮吗?要是不漂亮,为什么夜店里三分之二的男人目光落在那道身影上?

  郑书神色变幻多端,「不会是她,她是乖乖女,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太像了吧。」有人喃喃道。

  「是朱若若吧,发型都一样,只是现在穿的衣服辣了点。」

  「对啊,阿书,你跟朱若若分手了?」

  「没有,我没跟她分手,才交往一个月。」郑书坏坏地一笑,「还没到我床上呢。」言下之意就是上了他的床,他随时把人给丢了。

  突然有一个黄头发的男生阴阳怪气地说:「我是不知道她上不上你的床,反正她现在快上别人的床了。」

  郑书看过去,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跟一个看起来很高大的男人纠缠在一块儿,这个时候正放著煽情歌曲,灯光昏暗之下,那两道黏在一块儿的身影正打着火热。

  「不是她!」郑书恼怒地说。

  「你当别人眼睛都瞎了的?」黄头发男生嗤笑。

  「都说了她是乖乖女,不会来这里!」郑书不耐烦地说。

  有人起哄,「那打电话呀,问问看她在哪里。」

  「就是就是。」

  「打呀。」

  郑书硬著头皮,在他们起哄之下打了电话过去,没有人接听。

  「是朱若若吧,哈哈哈!」

  「我靠!阿书不行,乖乖女?哈哈哈。」

  「朱若若踩你的脸,阿书快上,给她一点脸色看看!」

  「别了,你自己还不是在泡妹,还不让人家泡哥哥哦。」

  「好啦,既然你女朋友给你戴绿帽子,你今天跟我快活快活。」美女朝郑书抛媚眼。

  郑书脸色铁青,看着那张越看越眼熟的精致小脸,他气得说不出一句话,身边这些损友的嘴一个比一个厉害,他今天被戴绿帽子的事明天就能传遍。他出去泡妹,跟朱若若出去泡哥哥当然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大概就是郑书大男人地认为自己出去怎么样都无所谓,但是朱若若不行!

  他的脸一阵黑一阵白,就像发现妻子出轨的丈夫。

  「喂,朱若若跟男人走了!」

  「切,阿书不行啊,交往一个月朱若若还没上你的床,哈哈哈!」

  「绿帽子戴得稳稳的。」

  身旁损友的笑声,郑书听得脸色很不好,看着朱若若真的要跟人走了,他故作镇定地说:「不是她。」

  可惜没人信。

  「来来来,我们赌一赌,阿书什么时候跟朱若若分手?」

  「明天?」

  「后天?」

  「哈哈哈!」

  郑书看着离开的两个人,捏成了拳头,还是没忍住,推开怀里的美女,往外走,推出门,却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该死!她去哪里了?

  身后是震耳欲聋的笑声,他没有回头,跑了出去,拿着手机,不停地打着朱若若的电话,但,始终没人接听。

  ◎◎◎

  半个小时前。

  朱若若接到了好友的电话,知道郑书去夜店玩了,这是她这个月听到的第三次了,她想不通郑书这么正直斯文的男生怎么会去夜店,他跟夜店挂不上钩,但很快她收到了好友传来的照片,这一次,铁证如山。

  一开始,她没当真,因为她以为是别人看错了,但不至于别人看错了三次,这一次连照片都传过来了。她看着照片里熟悉的脸,平时甜言蜜语说他的怀抱只给她靠的郑书正搂着一个火辣辣的美女。

  她是哪里不好?他要去泡妹?是她的脸不够好看,还是她的身材不够火辣?

  郑书是她大三的时候开始追她的,追了她整整半年,她确实心动了,就答应跟他交往,结果才多久?她肚子里的火一下子冒了起来,啪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太过分了!欺人太甚,一边对着她说著口是心非的情话,一边泡妹?他给她去死!

  她火爆地跑到姐姐的房间里,姐姐朱萸萸吓了一跳,「干嘛啊,吓死人!」

  「姐,战袍借我!」

  朱萸萸挑了挑眉,「干什么去?」

  「老娘要去打脸。」

  朱萸萸看着火爆的妹妹已经去翻她的衣柜了,她头疼地说:「妳发什么疯,什么打脸,妳……」

  朱若若才不跟她囉嗦,找到了衣服转身就往外走,她急急地说:「喂,衣服很贵的,妳拿我的衣服干什么!」

  「借一下!」

  「借一下一千元!」

  「好啦!」

  回房后,朱若若换上了衣服,看着镜子里凹凸有致的自己,她满意地点点头,没有化妆,年轻的小脸上是满满的胶原蛋白,上身是一款小可爱,露肩露肚脐,胸部勾勒出美好的弧度,身下是一条超级短裤,走起路来,臀部招摇地摇摆着,一双长腿又直又白,要是弯下腰,臀肉都能被看到。

  ◎◎◎

  她急急地冲了出去,坐上出租车,直接去了那家夜店,一进门,她就看到了郑书那帮人,她目不斜视直接越过他们,余光瞄了一眼郑书怀里的那一个美女,浓妆看不出长得怎么样,但是她瞄到郑书的手色色地摸著美女纤细的腰。

  恶心!

  她目视一圈,就看到了站在吧台旁的男人,长得很帅气,一双桃花眼在昏暗的灯光下璀璨生辉,身材挺拔,年纪大概要比她大上五六岁,气质很稳重,但是他的那张脸长得格外的不安分,她吞了吞口水。

  想到自己要做的事,她挺起了腰肢,直接走了过去,「哈啰,帅哥!」

  男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没有笑,但天生的笑唇令她看起来给外的甜美,坐在出租车上,她就计划好了要怎么做。

  郑书这个臭不要脸的,有她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居然还到夜店泡妹妹,她就要当着他以及他朋友的面钓一个帅哥,让他知道,她比他渣,比他更厉害,她不屑跑过去在他面前哭,或者是冲过去揍他一拳,呵,她要给他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宋争鸣刚加完班,这几个月来,公司的项目令他的头都大了,好不容易成功拿下,他可以放松,过来喝一杯。他看着第五个来搭讪的女生,不由地挑了一下眉,对比前几个妆容浓到脸都看不清的女生,这个女生的脸干净得过分。

  她俏皮地朝他眨眼,「帅哥,请我喝酒,好吗?」

  宋争鸣笑了,桃花眼里的莹光闪闪,「小妹妹,没人告诉妳,请喝酒是什么意思吗?」

  朱若若的胆子不是很大,但是她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死鸭子嘴硬,怎么都不肯认输,她仰著小巧漂亮的脸,神采骄傲,「知道啊。」

  宋争鸣笑了笑,对她没有兴趣,却觉得她有趣,于是逗着她,凑近她的耳朵,对着她轻轻地说:「我这个人的癖好有点奇怪,喜欢玩刺激的,妳行吗?」

  她的脸在昏暗的掩护下,红成了一颗苹果,但是她嘴欠,大胆地说:「鞭子还是蜡烛,来啊。」

  宋争鸣笑瞇瞇地说:「我喜欢的妳可不一定喜欢。」

  一股浓浓的威胁迎面而来,朱若若不争气地吞了吞口水,有点想跑,怎么办?

  她感觉自己,有点不行。

  「妳的嘴唇很漂亮。」他意味深长地瞄着她,「颜色好看,形状小巧,嗯,有点小,但是我很喜欢,越小越舒服……」

  她挑了最帅的男人是个变态?他就差没把口交说出来了,她紧张地抿了抿唇。

  「怎么样?想喝我的酒吗?」他将自己的酒往前一推,还剩三分之一的威士忌里飘着几块冰块,冰块随着他的动作,敲击著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冰块好似击打在她的背脊上,她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她知道不少人在盯着自己看,这一身战袍很吸晴,郑书那一帮人肯定也盯着她,她现在打退堂鼓?不可能!

  她一把端起那酒,一口喝下,咣的一下放下,眉眼染着火焰,生机勃勃。

  宋争鸣诧然,这样都吓不走她?刚才他可是看她身体轻颤了,他打量着她的身材,很显瘦,但是前凸后翘,腰肢才他的手掌般大,他正这么想,她突然靠了过来,他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酒味,「喂,好看吗?」

  他望向她,她眉眼里尽是得意,偷看被抓包的他很坦然地笑着说:「好看,很好看。」

  朱若若的心脏直打鼓,这个男人举手投足之间的魅力让她有一刻晃神。两人几乎挨在一起,只要她侧侧脸,她就能吻上他的唇,她瞥了他一眼,他正含笑地望着她。

  「这里可不是小朋友是该来的地方,乖乖回家。」他拍拍她的头。

  她懊恼自己居然在他面前失神,头一侧,粉嫩的小嘴轻轻地擦过他的唇,「你怕了吗?」

  怕?宋争鸣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怕这个字,他轻轻一笑,伸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拿了钱放在吧台上,搂着她往外走,「到时候别哭着求我,知道吗?」

  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在他的怀里,他身上没有任何奇怪的味道,很干爽,和他表现出来的那种轻浮截然不同。

  她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气,耳边听到郑书那个方向传来好几声惊呼声,她没有回头,她想,嗯,郑书应该会永远记得她这个给他戴绿帽子的女朋友了。

  很棒。

  她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

  走出夜店,夜间的风有点凉,吹得她有些冷,但是威士忌的后劲上来,她身体被酒精的热度点燃了,她贴着他,跟他一起走进了附近的饭店。长这么大,她都没有跟男人去过饭店,刚上任没多久的男友也成了渣前男友,她现在一个自由身,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任性地将脸往他的怀里埋得更深了。

  宋争鸣要了一间房,带着她上了楼,奇怪她像一只鹌鹑一样安静,低头一看,她正红著脸,也不知道想什么,眼睛格外的亮,他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她的脸颊,「叫什么名字?」

  朱若若才没打算要告诉他真名,「我叫宇宙超级美少女!」

  宋争鸣听笑了,捏着她的脸颊肉,「我是宇宙超级大猛男。」

  「噗嗤!」朱若若笑喷了,「猛?有多猛。」

  他深深地看着她,「妳等一下就知道了。」

  十八禁的暗示让她吞了吞口水,门被打开了,他们一起走入房间,身后的门嗒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落地窗那里的灯照进来,她伸手要去找房间的开关,突然手摸到了硬邦邦的地方,有点硬,也有点软。

  像一具有锻炼过的男性胸膛。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笑,「这么心急吗?」

  她的脸微微发红,她不是心急,她只是想开个灯而已,突然一抹炙热袭来,她感觉到一股清风般的呼吸拂过脸颊,接着一抹热乎乎的映在她的唇上,软软的,烫烫的,夹杂着一股酒味,让她一下子晕了头。

  他的吻技很好,宽大的手掌伸到她的脑后,支着她的后颈,修长灵活的十指在她的后颈上轻轻地摩挲著,激起了她一阵战栗,她身子软软地被他接管在怀里,他吮吻她的方式就像是在舔棉花糖,一下一下地撩着她,舌尖轻撬开她的唇瓣,直入其中,她羞涩地想躲。

  他突然变得霸道,不许她乱动,舌尖狠狠地缠着她的,将她压在门板上,他西装的高级布料贴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轻轻地滑过她的肌肤,引得她发出甜美的娇吟。气氛,一下子就热起来,呼吸也变得灼热,她忍不住地张开嘴,却使得他更加方便地探入其中。

  她被他吻得双腿发软,双手无意识地圈住他的脖子。

  「知道怕了吗?」他咬了一口她的唇。

  她低呼一声,双眸氤氲著媚色望着他,「才、才不怕!」

  「给妳最后一次机会。」他沙哑地开口,桃花眼深处有被她撩起的浓浓欲望,「现在走还来得及。」他只跟年纪差不多的熟女交往过,合就在一起,不合就分开,很简单,而她是他没碰过的类型,太小了,像是一个学生。

  但身材发育得很成熟,他的大掌悄然地抚摸着她的身段,玲珑有致,是个男人都不想放过的尤物。

  她晕乎乎的,靠向他,不服输地说:「我不走!」谁走谁是猪。

  她的手心微微冒汗,但是她不在意,这个男人太勾人了,勾得她两腿走不动,既然遇上了,她,就吃了他。

  他伸手将她抱了起来,强劲的手臂横过她的臀下,令她像一个小孩子似地坐在他的臂弯上,她吓得紧紧抱住他的,波动的胸脯就搁在他的下颚,他低头,将脸埋在她的胸前,舌尖轻舔了一下那雪白的乳肉,「洗澡吗?」

  「嗯。」她被他的舌尖舔胸的动作弄红了脸,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好看,丝毫不猥琐。

  他笑着将她抱进了浴室,她坐在浴缸里,看着他慢悠悠地脱衣服,她惊讶地说:「你要跟我一起洗?」

  「在浴缸里做过吗?」他问她。

  她脸蛋发红,她知道才有鬼,她还没来得及结束她的处女之身,他问她?但不能被小看,她擡起头,「在车里都做过。」

  他脱下衬衫,露出矫健的上身,轻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很好。」

  他俯身打开水,暖暖的水打湿了她的衣服,使得她的衣服变得透明,黏在身上,他瞟了她一眼,「我来帮妳?」

  她轻咬了一下唇,喝了酒的自己就像一朵云飘在水里,她傲娇地说:「从来都是别人伺候我的!」说完话,她有些懊恼地咬了舌尖,哦,这喝了酒就说大话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好气。

  他很有耐心地笑了,脱光了衣服,充满著阿波罗般的力量和美学的身体坐进了浴缸里,他轻咬了一口她的耳朵,「说实话,我也从来没伺候过人,但这一次我伺候妳。」

  ◎◎◎

  她脸红地任由他褪去她的衣衫,看着他双手沾了沐浴乳,白色的泡沫一点一点地擦在她的身上,从她的胸前,小腹,背上,最后到了双腿间,双腿大开,挂在浴缸两边,这个姿势怎么看怎么豪迈。

  宋争鸣的手拂过那花瓣,看到娇艳的花朵,赞了一句,「很漂亮。」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巨根,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怎么这么大!但输人不输阵地说了一句,「你的也还不错。」

  他被逗笑了,使坏地挺起小腹,巨根蹭在她的大腿上,「嗯,还有更不错的。」

  她默默地吞了吞口水,有点怕。

  「冷吗?」他将水调热。

  「没有。」

  他抚着她的身体,「妳在颤抖。」

  她只是有点紧张。

  他的手顺着她的腿根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探去,感觉那最私密的地方被他的手指一点点地打开,她紧张得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他停下了,本来带着调情神色的他,有着漫不经心的撒野,可现在望向她的他,看上去多了一丝探究,「妳还是处女?」

  水气打湿了她的发丝,令她看起来就像是迷雾中的女妖。

  「在车理都做过,嗯?」

  她面无表情地说:「怎么了?我刚做了膜,摸著蛮像一回事的。」妈呀,她这张嘴!

  宋争鸣不是傻瓜,撤出了手指,淡淡地说:「妳走吧。」

  简直是奇耻大辱,衣服都脱光了,他却不继续?她的脸黑了,眼见他站起来了,她一把拉住他,双手双脚缠了上去,「我是你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人吗?作梦,衣服都脱光了,你跟我说不做?有本事,你别硬啊!」

  说著,她扫了他下面正挺翘的小弟弟,眼里流露出不屑。

  宋争鸣可不是会被人欺压的人,在别人面前他一向是游刃有余,结果被她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自己口是心非,嘴上说不要,身体老实的很。

  「说话呀,你说不出话了吧,你心里想我想的很吧,是不是脑子都在想怎么做了?」她聒噪个没完。

  他的唇干脆堵住她的,「闭……」他倒抽一口气,没想到,她的手伸到他的身下,恶劣地像在玩游戏一样地扯了扯,她的指甲不经意地划过巨根表面,带来一丝异样的疼痛,他将她摁在墙上,捏着她的下颚,「妳胆子很大啊!」

  上一个敢这么挑衅他的人,好像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她胆子不大,但是都脱光了没做成,她就是一个大笑话,爱面子的她梗著脖子,倔强地看着他,他忽然笑了一下,「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碰妳吗?」

  「因为你碰了我会上瘾?」她自恋地说。

  宋争鸣被逗笑了,「不是,我很怕麻烦。」

  朱若若哼了哼,「我们又没什么关系,男欢女爱,天一亮各奔东西。」

  他低下头来,鸦青的羽睫扇了扇,她的话很让人心动,看着她姣好的脸蛋,他动心了,「好呀。」她这么上道,他就没什么怕的了。

  ◎◎◎

  夜静悄悄的,偌大的床上,两道身体紧紧地纠缠着。

  她坐在他的身上,小嘴贴着他的脸颊,他只要一个扭头,就能碰到她的唇,他脑袋难得空白了一瞬,等他回过神时,她主动地吻着他的眼睑,鼻子,额头,他粗喘着气,她的手伸到他的浴袍里,摸着他的身体。

  他,这一辈子大概都没见过这么狼虎般的女人,但是,他该死地爱死了她的主动。

  他的身体好凉,好舒服,她的手不停地抚摸着他的每一吋肌理,没有恶心的肥肉,她的手几乎爱上这样的手感,花心那里慢慢地流出了汁液,羞耻地令她像一个求欢的发情小母狮子,在他的身上来回挪动。

  这样的动作令她身上那股奇特的燥热褪去了不少,她一边吻着他,扯开浴袍摸着他的身体,一边用娇躯去蹭着他,。

  宋争鸣额头的青筋乱跳着,他从来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欲火被她挑起的同时,他居然就像待宰的小羔羊,任由她胡作非为,他深吸一口气,抬手想用力推开她的时候,他的动作一顿。

  她仰著小脑袋,修长的脖子仰起,双腿夹着他的腰腹,不停地蹭着他,柔软的胴体不断地挑战他的极限,突然,她直挺挺地僵住,滴答滴答,他的目光往下,看到了她双腿间湿淋淋的画面,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他慢慢地擡头,对上她慵懒的神色,她妩媚地舔了舔唇,看向他时无意间流露出了一丝挑衅,他宋争鸣什么时候成了一个女人泄欲的工具,他气恼地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她双腿大开。

  朱若若眼前似闪过无数的星星,好一会,她才缓过神,一缓过神,身体里的欲望又开始作祟了,她忍不住地娇吟,伸手想再攀住他,再体验一下刚才的快感,两只小手被一只大掌狠狠地钉在她的头顶上。

  她喘着气,对上了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那眼里酝酿着漆黑的风暴,似感受到了危险,她的身体发凉。

  「这么舒服吗?」他挑逗地看着她,之前不想碰她的念头支离破碎了,他膝盖一顶,令她本来就松垮挂在两边的腿更开了,「就这么蹭几下就满足了?」

  他扯掉身上的浴袍,「我让妳知道,什么叫舒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包夜秘书》作者:金晶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包夜秘书》作者:金晶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