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你会喜欢哪一种小草呢?(加分帖)

  [复制链接]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梦幻絮语 于 2015-7-22 02:17 编辑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回复加分5——10清风币


看这个相册,会十分强烈的感受到那种生命的张力~片子里的植物和环境如此融洽呈现。摄影,本该如此。 太美了,让人心醉!我给100个赞!
一直对野草有很深的情怀~小草小花,那么倔强,静静生长着,习惯被遗忘,但总有那么一个人会为你驻足,留恋。
你会喜欢哪一种小草呢?


Narcissus pseudonarcissus 黄水仙, Daffodils. 阔叶林的边沿大片散逸着,这些从地中海沿岸跟随人类足迹到来的春光。 超市里有黄水仙的花梗,插在水瓶里就能盛开。
1.jpg


Hypoxis hirsuta 糙毛小金梅草, eastern yellow stargrass. 漩涡一样的花药。仙茅科/小金梅草科传统上被认为是与兰花最为近缘的植物,现在则与天门冬目其它各科一起构成了兰科的近缘支。
2.jpg


Dodecatheon meadia 白色型的流星花。仙客来的近缘,目前被并入报春花科,美国中东部广泛野生(其实还是不太容易看见)。
3.jpg


Stylophorum diphyllum 金罂粟,北美东部的温带树林里,叶形极似白屈菜。
4.jpg


Muscari armeniacum 亚美尼亚串铃花。车站边风很大,阳光很好。
5.jpg


Nothoscordum bivalve 二果爿假葱, False Garlic. 北美的公园野地到处是可以吃的野葱,但这个不是。石蒜科的假葱,误食会中毒。
6.jpg


去年五月在Shaw Nature Reserve遇上的另一堆羊肚菌,感觉色泽晶莹,与我近日所见不是同一种。
7.jpg


路边又遇羊肚菌Morel。 Ozark区域的阔叶林里似乎很多,完全没有国内山珍高大上的感觉。同去的某小朋友摸了一会儿,说感觉口感很筋道的样子…
8.jpg


Geranium maculatum 斑叶老鹳草, Spotted Cranesbill. 北美和东亚的野花类群惊人地相似,源于白令海峡在地质史上多次成为陆桥。出门不用带图鉴,看到花,属中文名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但两地看花的乐趣却完全不同:在国内是"找",累死累活一整天终于在某个角落收获了一朵花激动难以言表;在北美是“看”,喏,路边左脚边一大片是一种,右脚边一大片是一种…
9.jpg


Uvularia grandiflora 大花铃铛花, large-flowered bellwort. 带流苏的黄色风铃

10.jpg


点击以下连接进入活动贴

治愈系漫画:只愿我们都被这个世界温柔的对待过~遇到一个人叫温暖(加分帖)
电影《扫毒》:毋忘情义,日后再相知未晚(加分帖)
【治愈系图文】一万个美丽的未来,抵不上一个温暖的现在。(加分帖)
【中外明星相册】中国美人,明眸善睐,流光溢彩,唇红齿白,笑靥如花。
宫崎骏:造梦师谢幕——【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宫崎骏动画】(加分帖)
讲不完的故事,赏不完的美景……去旅行吧,看看这个令人惊叹的壮丽世界。(加分帖)
【心灵治愈地萌宠篇2】 2013年宠物大聚会(加分帖)
秦淮八艳——历史上秦淮河畔那些传奇女子的传奇故事(加分帖)
那一刻,阳光正好——用一个花开的季节,温暖你的每一个眼眸!(加分帖)
尘世间的美,或许你永远不了解——云端的尽头或许真有仙境(加分帖)
摄影师镜头下梦幻般绚丽的画面,摄人心魄……能不心动吗?(加分帖)
【心灵治愈地萌宠篇】万物有灵且美~就不信萌不死你(加分帖)
温柔一瞄——猫の浪漫情话(加分帖)
美丽中国  群山蕴宝 飞瀑流泉 人间仙境,哪个是你的最爱!(加分贴)
十大异国浪漫风情——希腊畅游晴空白云之下,西班牙乡村美景……(加分帖)
月亮再亮,终究冰凉。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加分帖)
盘点动漫里的那些神作,哪部是你的最爱?(加分帖)
【治愈系图文】你好,六月。——人生,说到底,活的是心情。(加分帖)
谁为嫁衣狂——在这热情洋溢的夏天,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加分帖)
镜头纪录的2013年 回顾世界上最难忘瞬间(加分帖)
手机用户请使用UC、360、搜狗、Chrome、百度、猎豹手机浏览器访问本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幻絮语 于 2014-4-19 04:18 编辑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Erythronium americanum 美洲猪牙花, Yellow trout lily. 借着山涧深泉的水汽,开满了Greer Spring旁的有阳光的岩壁。
1.jpg


Asarum canadense 加拿大细辛, Wild Ginger. 经过北美少有的漫长冬天,细辛终于开花了,即使如此它依然紧贴地面又藏在心形的叶片下,几不可见。细辛的根状茎气味与姜类似,曾被用作调料,但近几十年来被人们所知是因为它茎中含有的马兜铃酸,食用可导致肾脏不可逆的损伤,中药的关木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无论如何,我喜欢它的花的结构。
2.jpg


刚钻出岩缝的三叶半夏 Arisaema triphyllum, Jack-in-the-pulpit. 还需数日才能伸展开,妖冶如地狱火焰。
3.jpg


Podophyllum peltatum 北美桃儿七. Mayapple也就刚出土这时候最可爱…
4.jpg


Sanguinaria canadensis 血根草.
5.jpg


Trillium recurvatum 紫花延龄草, Prairie trillium. 大概show一下延龄草属在北美温带阔叶林里的密集程度,将开未开的花。 以血根草、延龄草、桃儿七为代表的林下植物大多有着一系列的趋同演化特征称为Woodland herb syndrome,除去早春开花外,它们种子外面往往包裹着一层含糖的胶质或者假种皮。林中的蚂蚁开了宴席,欢天喜地把它们搬回窝,但只吃掉外面的组织,种子因此得到了传播,在春天钻出了地面,在阔叶林下形成大片种群。
6.jpg


Trillium sessile 无柄延龄草, Toadshade. 春光点燃的绿色火焰,轮叶之上,绿色的是萼片,红色的是花瓣。东亚-北美广泛分布的延龄草属,在国内多被当做药材滥挖,所谓“头顶一颗珠”即是。
7.jpg


Sanguinaria canadensis, bloodroot, 血根草的叶柄断开后,断面流出殷红的带苄基异喹啉生物碱的腐蚀性毒汁,粘在破损的皮肤上可导致难以除去的疤痕。在美洲原住民文化中,血根草的汁液曾经是一种重要的天然红色染料。
8.jpg


Cardamine concatenata 轮叶碎米荠, Cutleaf Toothwort. 我们熟悉的那些十字花科蔬菜如白菜萝卜多半一年生,但温带树林里的野花把宿根埋在地下,可以在早春第一时间开花,吸引那些刚苏醒的昆虫。

10.jpg


Viola cucullata, Marsh Blue Violet 北美分布最广泛的堇菜之一
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Viola pubescens var. pubescens 毛叶黄花堇菜, Downy Yellow Violet
1.jpg


Lithospermum canescens, 灰毛紫草,Hoary Puccoon 常见有蚂蚁咬住它带柔毛的叶片似沉醉嗑药状,柔毛或有类似于蚁卫蜜的作用,且记之。
2.jpg


Phlox pilosa 柔毛天蓝绣球, Downy Phlox 早春植物的表面多有绒毛结构,类似于高原植物,可起温度上的缓冲(绒毛夹带的空气是很好的隔热介质),防止过低的夜温带来的冻伤。
3.jpg


Hepatica acutiloba 尖齿獐耳细辛, Sharp-lobed Hepatica. 悬崖上的仙子,在日夜奔涌的巨泉边,年复一年地枯荣,等待了一个世纪。
4.jpg


Dicentra cucullaria 兜状荷包牡丹, Dutchman's Breeches. 荷兰人的马裤。
5.jpg


Hepatica americana 圆齿獐耳细辛/北美獐耳细辛, Round-lobed Hepatica. 暴雨后的花。
6.jpg


Enemion biternatum 疏齿拟扁果草, False Rue Anemone 路边的白色精灵,银莲花cosplay亚军得主。
7.jpg

Mertensia virginica 东部蓝铃花,Eastern bluebells. 苞片中的花蕾,明天就要开了。
8.jpg


Claytonia virginica 东部春美草, Eastern Spring Beauty. 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9.jpg


Current River河边的Erythronium albidum 白花猪牙花,White Trout Lily. 中文名命名人我跟你没完我跟你说…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莲花盛开. Thalictrum thalictroides Blue Spring泉水旁的小银莲花唐松草
1.jpg


刚揉开睡眼的北美桃儿七 Podophyllum peltatum,过一个月就成了may apple
2.jpg


岩壁上见到了血根草Sanguinaria canadensis 纯白的花,简直不能用欣喜来形容。易碎的花瓣两天即告凋萎,何况是暴雨之后。
3.jpg


暴雨过后,Big Spring附近整个山坡的尖齿獐耳细辛Hepatica acutiloba钻出了腐叶堆 。
4.jpg


Salvia miltiorrhiza 丹参 磨山路边,紫色的鼠尾草。
5.jpg


Campanula rotundifolia,Bluebell bellflower/Bluebell-of-Scotland/Harebell,沾着晨露的圆叶风铃草 。
6.jpg


Calochortus leichtlinii,Sego Lily, 山麓的蝴蝶百合
7.jpg


伪装成菊花的Castilleja rhexifolia花序苞片,英文名Rosy Paintbrush,玫瑰彩刷,列当科的半寄生植物。花开的时候更美,在犹他的沙漠旷野中如燃烧的火炬。 苞片外的粘丝的用途没有明确答案,可能用于防御——粘住昆虫,保护至关重要的花序。
8.jpg


Fritillaria pudica, 怀俄明初夏的骤雨过后,在灰熊漫步过的地方,美洲黄贝母从泥土中探出了头 。
9.jpg


pomopsis aggregata, scarlet gilia/scarlet trumpet/skyrocket,鲜红吉利草。绽放在落基山脉的晨雾里,长管状的花冠暗示着授粉者的长喙——的确是由几种蜂鸟和长喙天蛾来完成的。花荵科在欧亚大陆并不多见。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Neottia convallarioides, broad-lipped twayblade, 大提顿溪流瀑布边的宽叶鸟巢兰。
1.jpg


Phlox multifloral,匍匐盛开在黄石公园washburn的岩壁山顶的多花天蓝绣球。
2.jpg


Sedum debile, orpine stonecrop,细茎景天。盐湖城外,每一年积雪融化的溪流扬起的水尘,滋润了悬崖上的多肉植物。
3.jpg


Symplocarpus foetidus 臭菘的苞片和花序,如同襁褓中的婴儿安静呼吸。典型的天南星科植物拥有spathe(大苞片)+spike(肉穗花序)的组合,中文美称曰佛焰苞。
4.jpg


一年一度Symplocarpus foetidus(臭菘,Skunk Cabbage)即将开花的时候,它的抗氰呼吸能够产生大量热融化冰雪,在早春第一时节绽放,散发恶臭吸引某些甲虫授粉。北美东部和东亚的湿地广泛分布,中国见于东北。在美国东部的分布偏偏把Missouri绕开,拍个野花要往返开6个小时,还不算第一次大雪盖满伊利诺伊南部没找到…
5.jpg


午后的风中,低吟轻唱的小盼草 Chasmanthium latifolium. 拉丁名直译为宽叶北美穗草。
6.jpg


野塘边的丝叶狸藻 Utricularia gibba, floating bladderwort. 水下的叶子会形成捕食小鱼或者水生昆虫的小囊。另一个有趣之处在于其基因组的高效,只有3%的DNA非编码序列(传统意义上的垃圾DNA)。
7.jpg


Asimina triloba, 巴婆树的花。英文名pawpaw【爪爪…】,中文名泡泡或巴婆树。北美本土植物里果实最大的果树。 能呲,好呲。
8.jpg


绿眼魔 Clematis fremontii,弗氏铁线莲初绽的花蕾。5月初于Shaw Nature Reserve 。
9.jpg


Campanulastrum americanum 北美风铃草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Claytonia lanceolata 柳叶春美人, lanceleaf springbeauty,高山顶上的残雪化了,已湿润的冻土和枯草堆上,开满了这些生命倏忽的花。
1.jpg


Leptosiphon pachyphyllus 山峦琳那花,盐湖城外约海拔3300m处岩缝边的小花,寿命很短,春生秋亡。
2.jpg


Mahonia repens 蔓十大功劳,其实这货貌似还没有中文名啦,Mahonia在国内是十大功劳属,我配合着瞎取了这么个中土的名字。在Yellowstone东北门之外的森林里大量生长。
3.jpg


落日下,Salt Lake City 附近雪山上的Ranunculus adoneus 雪毛茛,海拔大约3300m 。
4.jpg


Hypericum hypericoides, 花开得像X染色体的金丝蝴蝶……
5.jpg


Pedicularis canadensis 加拿大马先蒿。Canadian Lousewort,马先蒿属350-600种不定,但绝大多数都在东亚至喜马拉雅山区。异乡看到熟人的亲戚也要泪流满面一下虽然比东亚的丑多了。。
6.jpg


Sanguinaria canadensis 血根草。比较遗憾的是期待的bloodroot已经花落结果了,只好明年再看…
7.jpg


Delphinium exaltatum 翠雀属,随手翻译成高翠雀花。英文俗名tall larkspur,而larkspur目前是另一属Consolida飞燕草属的英文俗名【俗名什么的最尼玛混乱了】。拉丁属名是海豚的意思,来自于蜜腺的形状。 花距(储有花蜜)有被虫子啃过的痕迹,这些流氓虫子木有长口器,就会这么耍赖。
8.jpg


Aquilegia canadensis 加拿大耧斗菜。5月初,还未展开的花。
9.jpg


Podophyllum peltatum 北美桃儿七。英文俗名May apple,也正是5月初的林下野花。Podophyllum鬼臼属也是东亚-北美间断分布,东亚的五种常被滥采作药,远没有它常见了。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幻絮语 于 2014-4-20 02:52 编辑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Glechoma hederacea 欧活血丹。 从地中海边的摇曳生姿到成为北美分布最广泛的非本土Lamiaceae之一。 人类其实并不完全清楚自己对地球改变了些什么,而这些改变甚至会在人类灭绝很久之后依然持续着。
1.jpg


Eranthis hyemalis 冬菟葵。惊蛰之后,冰雪消融钻出地面的,不止是冬眠的虫蚁。
2.jpg


Lamium purpureum 紫花野芝麻。 当然,它其实不是芝麻,跟芝麻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在路边一丛连着一丛,像要从脚边一直开到天涯,到那融化的夕阳里。
3.jpg


Stellaria media 繁缕。以前在珞珈山草木志里拍过它,未曾料到整个北美随处可见的和欧亚大陆完全是同一种,同属的其它120种的风头都被它盖过了,真是野草界的人生赢家。。
4.jpg


Papaver californicum, 开遍湾区郊野的加州罂粟,可惜时间略早,花苞收敛着野性和娇媚。
5.jpg


从非洲南部入侵北美西海岸的Carpobrotus edulis,ice plant 中文翻译成食用日中花(。。。)番杏科的花外形似菊花,却只是一朵单花而非菊科的一整个头状花序,那些花瓣状的部分其实是退化雄蕊形成的。
6.jpg


风中的萝藦。 傍晚的湖岸,大风吹起了一串悬在灌木藤蔓上的果实,在落日下煞是好看。我凑前去方才发现这是来自故乡东亚的旧客,正在散播种子。纤弱易碎的萝藦,不知借助何等伟力,早已在此扎根生长。
7.jpg


Taraxacum officinale 蒲公英的果序
8.jpg


落叶林下的黄色珊瑚菌
9.jpg


像毛虫的乌毛蕨幼叶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幻絮语 于 2014-4-29 21:00 编辑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逆光下还未长大的眼树莲Dischidia chinensis构成的藤蔓图案。 俗称小清新
3.jpg


林荫朽木上成簇的小蘑菇。 带着磨砂的质感,新生没多久,还顶着沙砾。
4.jpg


长满石蕊的温带阔叶林。想起初中化学里的石蕊试剂了么?那就是从它(当然包括而且主要是其它地衣)这提取的色素Litmus,它的生色团在酸碱度不同时发生酚醌结构互变而产生不同颜色,人类很早就用作染料了。石蕊是地衣,地衣是藻类(或者蓝藻)和真菌的共生体,而真菌和植物的关系其实很远(想象我身上一半植物细胞一半动物细胞哦耶),所以这种奇葩的存在大家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呢…【话说回来我们都和肠道里的菌群一直共生着】
5.jpg


Ionactis linariifolius,无正式中文名,根据拉丁学名或可译为线叶踝菀(Lonactis 踝菀属,linarii线形的+folius叶子),密苏里南部的秋天,阔叶林下常见的小野花。
6.jpg


Asclepias curassavica 萝藦科的马利筋,原生美洲,现在已经出现在全球的花园里,在国内时我常见到它类似于蒲公英一样的种子。娇艳而特别的花,花蜜是多种蝴蝶的取食对象。它的茎叶被折断后的流出的乳汁含大量有毒的强心苷,多数动物无法取食,但黑脉金斑蝶的幼虫以其茎叶为食,并能够收集这种毒素用于自卫防身。
7.jpg


Polygala arillata 不容易见到的荷包山桂花,当然还有个文艺的中药名字是黄花远志。 目前在祖母家的山里面已经很难看到,大多是被家乡人挖去做坑爹的中药了- -……“很补”,补他妹的那是皂苷中毒……
8.jpg


我当年也是能拍植物小清新的。。。
9.jpg


竞猜,这是什么~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幻絮语 于 2014-4-29 21:06 编辑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野菰 Aeginetia indica 列当科的寄生植物,路边上初看到一阵兴奋,以为是腐生兰。 没有叶绿素,叶片退化,却能开出鲜艳诱惑的花。
1.jpg

同一丛野菰,上一张用标头不打闪光的略加比较。 旁边的禾本科植物是它的宿主,被折磨得生长不良。
2.jpg

路边看到野菰开花(这个相册的上一张)时的激情状态… 槽点大家自寻。。
3.jpg

Gentiana veitchiorum 蓝玉簪龙胆。 蛇之吻。 10月上旬于甘南。
4.jpg

Polytrichum juniperinum 桧叶金发藓 在这无人的高山上,一年一年,从容地生长、老去。是否你已经等待了我,一个世纪?
5.jpg

Clematis sp.铁线莲。 毛茸茸的瘦果成团地长在藤上。 10月上旬于甘南。
6.jpg

滇西北,熊蜂和圆穗蓼。 圆穗蓼其实长得很萌的,只是花太小了,不留神不会注意到。
7.jpg

石灰质岩上的珊瑚苣苔。 这是另一张的完整版~
8.jpg

Roscoea yunnanensis 滇象牙参。一直被我误认为兰花的姜科小朋友。 它有很多开紫红色花的同胞。
9.jpg

Allium sp. 路边的小葱花.

10.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梦幻絮语 发表于 2014-4-19 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梦幻絮语 于 2014-4-29 21:37 编辑

【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


Roscoea yunnanensis 滇象牙参。雨季的香格里拉,开满每一个高山草甸和云杉林下,每一条山路边。
1.jpg

Tupistra chinensis 开口箭 去年在太阳山。4月真是啥花都开。。
2.jpg

Cardamine leucantha 白花碎米荠
3.jpg

冬天的砂岩石壁上,因缺水而蜷曲的卷柏。 到了春天被雨露滋润一下又会长得很欢快。
4.jpg

甘南的一个堰塞湖边,某雪兔子的果序。 我们所说的雪莲,是菊科风毛菊属下很多个种的统称,手上有本云南高山植物的明信片,把水母雪兔子Saussurea medusa叫雪莲,而西北地区普遍把天山雪莲Saussurea involucrata称为雪莲花。 从广泛意义上来说,这张图也是雪莲的果序~
5.jpg

Geastrum hygrometricum 硬皮地星。 找了一圈周围都没有它的朋友,真孤独。 7月中旬于滇西北。
6.jpg

Delphinium sp. 翠雀~ 展毛翠雀或者光序翠雀,没带微距镜就小狗头拍了。 10月上旬甘南草原,就只有一小抹一小抹绿色了。
7.jpg

滇西北,菊科香青 Anaphalis属的花簇。
8.jpg

戴帽子的鬼笔
9.jpg

有一点蔫的某管花马先蒿。 虽然7月的滇西北大部分野花花期已经过了,但绿色的原野上点缀几抹红晕.

10.jpg


未完 转下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书吧发布的【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你会喜欢哪一种小草呢?(加分帖)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Weeds. 野草集】漫山遍野,袅袅婷婷春之魂。你会喜欢哪一种小草呢?(加分帖)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